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穷大方

七掌柜并不相信,陈太忠愿意将拍卖一事,委托给天下商盟——鉴宝阁跟陈真人,有着广泛的合作基础,以及良好的合作前景。

而天下商盟,跟陈真人有着极为不愉快的过去,基本上等于半个仇家。

但是七掌柜一点都不想赌,他对陈太忠相当了解,知道此人做事极为率性,一旦不满意的话,没准还真的会去找天下商盟。

所以他先赌咒发誓,说我鉴宝阁也不会泄露你的信息,但是事关上古的雷电剥夺之术,相信会有太多的人动心,一定会用各种手段探听消息——没准可能会有真仙出手推演。

所以鉴宝阁最好的选择,就是适当地泄露出物主的消息,相信翡翠谷少谷主的身份,能震慑不少心怀叵测之辈——起码真仙是没可能参与其中了。

但是小麒麟的身份一泄露,做为其战斗伙伴,陈太忠就会出现在大家视线中,那些人或者惹不起陈真人,但是拿浩然派弟子做一做文章,还是没问题的。

若是隐藏他俩身份的话,探听消息的人,就会比较肆无忌惮——不敢泄露身份,肯定是实力不够强嘛。

这个矛盾是无解的,在巨大的利益面前,不存在两全其美的事。

七掌柜使出浑身的解数,力求让陈太忠明白:我真的是想做成这笔交易,所以才会说那么多,而不是有意冒犯你。

“早这么说,不就好了吗?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看纯良一眼,“要不要委托鉴宝阁拍卖,还是你拿主意吧……毕竟是你的东西。”

我的东西?纯良眼珠转一下,“要我说,直接跟鉴宝阁交易也不错。”

“少谷主果然是智慧非凡!”七掌柜闻言,赶忙竖起个大拇指来,“您开价。”

纯良一张嘴,就是一盆凉水浇了过去,“我要一百瓯火之本源。”

你这不是又绕回来了吗?七掌柜哭笑不得地一摊手,“真不值那么多……除非你拿出古法剥夺雷电之术,不过那样的话,得阁下的尊亲亲至,少谷主还是有点年轻。”

“没有一百瓯,你让我开价?”纯良一副生瓜蛋子的模样,“玩我是吧?”

“咱咱咱……咱开个合理的价位,行不?”七掌柜苦得脸上能滴出水了。

“我就看上你那火之本源了,”纯良继续胡搅蛮缠,“送我,我就让你鉴宝阁拍卖雷之本源。”

“真送不起啊,”七掌柜叫苦连天,“一成五的佣金,不够换火之本源。”

纯良小巧的猪嘴一撅,阴森森地发话,“你连拍卖结果都知道了,还敢说没有内幕?”

“这是……这是常识啊,”七掌柜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,这少谷主也太奇葩了一点吧?“一瓯雷之本源,不可能换到五瓯火之本源,雷修毕竟不是那么多。”

“哼,你就敢保证,没有急需雷之本源的?”纯良冷哼一声,“天地奇物,哪里有固定行情?”

这话倒是……也在理,七掌柜不能驳斥。

纯良见他不说话,似乎是有点胜利的感觉,于是又问,“一瓯不行,那半瓯呢?”

“半、半……半瓯?”七掌柜觉得自己的脑瓜有点不够用了,“您还有雷之本源?”

“多稀罕啊,”纯良嘴巴一张,吐出一件物事来。

这次就没有玉盒了,纯粹就是一枚玉核,正是陈太忠第一次上手的那块,先抽取了两块雷化石的本源,后来又抽取了一块叠加,一共三块。

“这还真是……太意外了,”七掌柜顾不得多说,又将玉核拿了起来,细细地感受一下,才颓然叹口气,放下了玉核,“少谷主,这有没有半瓯,我不知道,但是……离一瓯的价格,绝对相差甚远。”

“你直接说不能交易不就完了?”纯良的小蹄子一划拉,就将玉核划拉到身前。

“别!”七掌柜大喊一声,然后哭笑不得地发问,“少谷主知道一瓯的意思是什么吗?”

陈太忠哼一声,“别说它了,我都不知道啊,你解释一下吧。”

七掌柜也相信他俩不知道,因为“瓯”这个计量单位,根本就是风黄界的一帮高阶修者搞出来的,是土法子,他们能知道才是怪事。

“这个……说起来很长啊,”七掌柜迟疑一下,抿嘴思索一阵,“简单地说,就是一个准证想通过属性提升来证真,所需要的最少本源,但是一瓯本源,不能保证准证证真,或许会需要更多……我说的还算明白吧?”

“就是一颗筑基丹嘛,”陈太忠撇一撇嘴,这种概念,他在地球界的网络小说里见多了。

这话出口,就轮到七掌柜迷糊了,“煮鸡蛋……那是什么?”

“不用说那么多,我是文盲,”纯良不耐烦地哼一声,“说我这半瓯不值钱,是吧?那行,你可以走了,我这人讲究,不强买强卖。”

“少谷主你没必要这样啊,”七掌柜叫了起来,“我就是实话实说而已嘛。”

“你还要怎样?”纯良眼睛一瞪,傲娇属性登时爆发,“还嫌羞辱得我不够?好了,我决定了,雷之本源我都不找你们拍卖了!”

这又是哪一出啊?七掌柜简直要崩溃了,“不是都说好了吗?”

“说好什么了?”纯良的眼睛一翻,“我只说要跟你直接交易,你不答应。”

一换一百,我能答应吗?七掌柜被折磨得连生气的劲儿都没了,他有气无力地发话,“天下商盟是左相的产业,你俩跟他作对那么久,觉得他们真的可信吗?”

“谁说我要找天下商盟了?”纯良的眼睛一瞪,闷声闷气地发话,“老子不卖了行不?”

果然不愧“纯良”二字啊,陈太忠心里默默地为它点个赞,心说这才是最应该的反应。

他苦心设这么一个局,主要就是想知道一下雷电本源的行情,好决定该如何处理剩下的阴雷化石。

雷化石越多,抽取的本源越多,玉核肯定也是越值钱——这基本上是废话。

但是抽取本源,实在太耗费他的灵气了,所以他必须找到一个合理的平衡点,既不用耗费太多灵气,又能将本源充分利用起来,实现利益最大化,毕竟雷化石就那么多。

现在看来,一瓯大小,就是比较合理的分配方式,而他第一次尝试的那个玉核,虽然叠加抽取了一次本源,耗费了更多的灵气,但是因为配置不合理,反倒不怎么值钱。

现在七掌柜露出了嫌弃半瓯本源的意思,纯良果断决定不卖,这也是正常的反应——雷之本源其实就没理由着急卖,在外人看来,它着急卖的原因,在于想得到那一份火之本源。

既然火之本源不能交易了,少谷主脾气发作,不想卖了,这才是最合情合理的。

七掌柜在瞬间就懂了这个逻辑,于是笑着一拱手,“这样吧,少谷主可否将这半瓯本源先交给我,我让阁中主事估算一下?若是能交易火之本源,那就交易了……然后咱们再拍卖那一瓯本源。”

“你这么出尔反尔,有意思吗?”纯良一脸的傲娇,可是小蹄子却已经发力了,将那块玉核不着痕迹地往外推了一推。

“总之都是我不好了,”七掌柜赔着笑脸回答,“少谷主胸怀宽广,不会跟我这小人物一般见识。”

其实他还是有点拿不准这半瓯雷电本源的价值,按说半瓯和一瓯的价值,相差不可以道里计,但是……本源就是本源啊。

他相信,一瓯火之本源交易半瓯阴雷本源,总算是亏,也亏不了太多——万一哪个准证证真,一瓯本源不够用,就用得上这半瓯了。

若是再加上拍卖雷之本源的收入,这买卖就绝对值得一做。

事实上,拍卖雷之本源,收入仅仅是一方面,带来的影响力也很重要——别的商行拿不到雷之本源,鉴宝阁拿得到,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宣传。

他大致的算计,就是这样,不过这买卖太大,不是他能拍板的,而且这半瓯的雷之本源,到底值多少,他也拿不准——本源这东西,真的是太少见了,没经验很正常。

“你若要拿走也行,”纯良斜睥着他,嘴角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,“但是那一瓯火之本源,须得拿来做抵押。”

这抵押给你,找得回来吗?七掌柜有心拒绝,但是又舍不得这一大笔交易,只能求助地看向陈太忠,“陈真人……你得做个见证才好。”

陈太忠沉吟一下,缓缓点头,“这样,你先把两样本源都带走……我信得过你。”

“为什么要带走?”纯良这次不答应了,“你信得过他,我可信不过!”

“笨蛋!”陈太忠怒视它一眼,“他不带走,你从赖真人面前拿走火之本源吗?”

火之本源,还牵动着真意宗两名真人的心呢。

“拿走就拿走,”纯良可是不肯示弱的主儿,不过大致来说,它也是喜欢显示不含糊而已,大局它还是懂的,只是犟了一句。

然后,它又提个建议,“都不带走,让鉴宝阁来人,难道不行吗?”

纯良很少有这样的时候,它对太多东西都不是很在意,实在是看着火之本源离开自己,它心里有强烈的不舍。

“然后鉴宝阁再来俩真人,惹得真意宗又派真人来?”陈太忠又狠狠瞪它一眼,“到时候你想不想安生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