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六十章 干碍甚大

鉴宝阁的鉴定手段,真不是白给的,区区的一个七掌柜,竟然能看出玉核上的本源,是剥夺出来的。

纯良也知道这本源从何而来,一时间没了找麻烦的兴趣,“既知古法,换你一百瓯火之本源,不算难为你吧?”

“这个……还真不行啊,”七掌柜苦着脸回答,“雷之本源肯定是罕见的,但你这是阴雷不是阳雷,而且说实话,风黄界的雷修也不多,我们入手之后,主要是用来储备。”

“不需要你入手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你也别委屈,委托你鉴宝阁拍卖……好歹也算你一桩功劳,对吧?”

“拍卖,”七掌柜轻声咀嚼一下这两个字,脸上泛起一丝苦笑,一时就怔在了那里,心里矛盾不已。

真要说起来,能弄到一瓯的雷之本源拍卖,哪怕是搁在鉴宝阁,绝对也是很拔份儿的事,那可是本源的拍卖,每一次这样的拍卖,都能引动真仙的关注。

更别说这是雷之本源,上一次雷之本源的拍卖,还是在天魔大战的时候,鉴于天魔肆虐,有不知名的修者一口气卖出了三瓯的雷之本源——雷修对付天魔有奇效。

三瓯的雷之本源,卖的都不算高,但那是因为有三瓯,雷修稀少,大家不用费劲去抢。

同时,当时的局面已经到了异常危急的时刻,有能力储存雷之本源的势力,也没出面捣乱,否则绝对不是那种价钱。

就算是那样,每瓯的雷之本源,成交价也高于五行本源一倍以上。

七掌柜知道,这一次大张旗鼓地出借火之本源,收获奇小,定然会遭致别人的嘲笑,但他若是能弄一瓯雷之本源回去拍卖,绝对是有功无过。

然而,他是最先接触到这本源的,难免就要有买下的心思,只能拍卖的话,未免有点太过遗憾了——人心总是没尽的。

不过跟这两位沟通,也实在是困难了一点,一个家伙太有主意,一个家伙胡搅蛮缠,偏偏地,他俩还有极强的战力,以及足够显赫的后台,这令他连发火都不敢。

果然不愧是战斗伙伴,这俩配合真是相得益彰,旁人根本无法抵挡得住。

所以他只能低声哀求,“咱能不拍卖吗?你们有什么要求,只管提好了,一旦拍卖,有人溢价购买,我们无法竞争啊。”

鉴宝阁是财大气粗,连战斗方式,都是以奢华著称,但他们本质上是商人,灵石再多也不能乱糟蹋,采购物品还是要考虑盈利问题——就算不盈利,也不能赔得太惨不是?

出于垄断资源的目的,他们可以溢价很多来购买珍稀物品,但是万一遇到没理性的疯子,又具备支付实力的话,他们是没办法豁出身家性命去争的。

打个比方说,真意宗现在若是有一两个玉仙的雷修,再加上几个比较看好的玉仙苗子,真意宗肯定倾家荡产也要把雷之本源买回去——不冲别的,只冲雷修强大的战斗力,就绝对划得来。

就是陈太忠想的那样,宗门中人一旦不理智起来,其疯狂令鉴宝阁都害怕。

“我们拍卖,可不就是冲着多挣点吗?”纯良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“你们能不能竞争得上,跟我们有一毛钱的关系吗?”

七掌柜刚才说出去话就后悔了,不过现在,也容不得他犹豫了,他看向陈太忠,“陈真人,你才收了不少的阴雷化石,现在就拿出了阴雷本源,看在很多人眼里,他们会怎么想?”

“他们会怎么想,跟我有什么相干?”陈太忠笑得异常灿烂,“这雷之本源是翡翠谷少谷主的,你别问我。”

“我当然信得过你,但是别人……恐怕就未必了,”七掌柜的脸上,泛起一丝诡异的微笑,明明就是“我也信不过你”的意思。

不过他的话说得漂亮,“咱们再解释,也拦不住别人一定要这么想,若是被他们惦记上,你或者不怕,但是浩然派弟子何辜?”

聪明人神马的,最讨厌了!陈太忠的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,“你在威胁我?”

“我哪里有胆子威胁您?但是您必须承认,我说的可能,是客观存在的!”七掌柜振振有词地回答,“作为生意上的伙伴,我觉得有必要郑重地提示您,这是用玉核承载的雷之本源,是上古就已经失传的雷电剥夺之术!”

“这关我什么事?”陈太忠笑着一摊手,又看一眼纯良,“这是翡翠谷的藏货。”

纯良点点头,“我老爸老妈都可厉害呢,别说你鉴宝阁,遇到白燕舞,也是一巴掌打死。”

尼玛你真敢说!七掌柜的嘴角扯动一下,心说燕舞仙子的战力,应该已经超出了真仙的范畴,不过此刻,他也没兴趣叫真,只是笑一声,“从来没听说过,麒麟能摄取雷电啊。”

“有种的,你跟我老爸老妈这么说一句?”纯良懒洋洋地回答,根本都不带看他的。

遇到这种顶级的仙二代,七掌柜也是有点无力,他生恐再听到什么不好的话,索性不跟小麒麟说了,而是扭头看向陈太忠,“你跟我解释,我信了,但是别人肯信吗?”

陈太忠翻个白眼,也懒得多说,“你说的这个剥夺之术,上古就已经失传了,我才飞升多久?这么生搬硬套有意思吗?”

“你说的我信,我都信,”七掌柜很干脆地点头,“我想说的是,但是别人未必信!上古雷电本源剥夺之术……那是真的能换一百瓯的火之本源,起码换一百瓯。”

陈太忠和纯良面面相觑,陈太忠心里更是在暗暗庆幸:哥们儿借到的是火之本源,看到了纯良的样子,临时起意打出了翡翠谷的幌子,就算是这样,还是可能被人怀疑到。

若是按照原来的计划执行,只怕是马脚更多啊。

要不说万事就怕琢磨,不是哥们儿思维不够缜密,实在是天底下的有心人太多啊。

“听起来挺麻烦的样子,”纯良看着七掌柜,阴森森地发话,“太忠,不如杀掉他灭口算了,然后咱们假借风亲王府的名头……夺了那火之本源,你看怎么样?”

“唔,”陈太忠摸一摸下巴,盯着七掌柜也不说话,眼珠转两转,看起来是颇为心动的样子。

这都是什么人啊!七掌柜被他看得毛骨悚然,只能勉力挤出一个笑容,“少谷主真是爱开玩笑……你们现在杀我,有用吗?”

陈太忠和纯良并不说话,只是默默地看着他,一时间,空气沉重得似乎要凝固一般。

七掌柜差点被这气息压抑得崩溃,他不过是高阶天仙,面对的可是一个真人和一只大妖,对方纵然不是有意施压,但仅仅是无声的凝视,就让他快扛不住了。

他迅速地解释自己的话,“不光我鉴宝阁,烈真人和赖真人,也知道出了点问题,就算你俩真动手,杀掉我俩,难道还能瞒得住他俩?莫不成把他俩也杀掉?”

他很干脆地一摊双手,“这根本就是个玩笑,而且我并不认为,鉴宝阁不会过问此事,毕竟遗失的是火之本源……你们要明白这一点。”

陈太忠看了他好一阵,才哈地笑了起来,笑得很开心,“哈哈,许你吓唬我,就不许我吓唬你吗?”

“哈哈,他果然被吓到了,”纯良也抱着肚子,笑得前仰后合,“他刚才的表情,好难看啊……怎么样,喜欢不喜欢我这个笑话?”

我喜欢你个头!七掌柜气得差点骂娘,刚才那一刻,他真的感受到了杀机。

不过陈真人说得也没错,此事确实是他不对在先,竟然敢拿浩然派的弟子,来威胁一名真人——尤其这真人是分外护短,那么遭受点羞辱,也是正常的了。

当然,七掌柜并不认为,自己是有意冒犯一名真人,他只是道出了实情,做为一个合格的商人,他必须对大宗交易做出全面的分析——否则一旦发生什么不测,他也难辞其咎。

事实上他并不认为,陈太忠能掌握上古摄取雷电本源的法子,这法子不但失传已久,而且用手势或者符咒剥夺本源的时候,会消耗极大的灵气和神识,陈太忠应该还达不到那个水平。

七掌柜不愧是鉴宝阁的新秀,知识的储备量实在惊人,连这种上古秘法,都能知晓一二。

所以他刚才所做的,真不是威胁,不过对方既然这么认为了,他也没能力驳斥。

所以他只能尽量地解释,还得婉转,“我刚才说的话,只是一种分析,用地球界的话来说就是……销售大宗商品的时候,要努力尽到告知的义务,以减少售后服务的麻烦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被他这话逗笑了,“没想到你也是个电影爱好者。”

对方的解释合情合理,他就懒得叫真了,“说句实话,我都未必要委托你鉴宝阁拍卖,天下商盟也不错……你不能隐匿我的信息,那我去找能隐匿我信息的商家合作。”

尼玛,七掌柜的脸再次皱了起来,你俩能不那么刁钻一点吗?

说来说去,还是有了竞争对手,才导致他如此被动,念及此处,他心里禁不住哀叹一声:我喜欢做垄断的买卖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