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麒麟大张嘴

陈太忠对本源的分布,其实不是特别清楚,但是他深深地记得,自己在浩然宗的石窟,初次看到被封印的雷精时,有多么地震撼。

风黄界的雷电不少,但是没有多少像样的雷属性资源——不那么严格算的话,五行之雷有很多,但是真正的雷电本源,少之又少。

甚至这天地间有没有雷精存在,都是大家争执的话题——理论上有,但是没谁见过。

所以陈太忠相信,自己手上的雷之本源,价值绝对比火之本源高。

七掌柜怔了差不多有半盏茶的工夫,这对以精明著称的他来说,是极其罕见的。

最终,他心一横,咬牙深施一礼,“在下想一观雷之本源,还望陈真人垂怜……”

陈太忠有意无意地看一眼烈长老,发现老真人站在气罩之外,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这里。

七掌柜本是挑通眉眼之人,刚才是被这个消息震撼到了,才会如此失态。

见到陈真人的动作,七掌柜登时反应了过来,于是勉力一笑,强自保持着若无其事的样子,“真人,我可是一直很配合您的。”

“让你一观,自是无妨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,仿佛是在说“让你看一块灵石”似的,“顺便帮我估一下价,没问题吧?”

“真人有意交易?”七掌柜登时欣喜若狂,脸上也冒出了红光。

“交易……怕是不合适,”陈太忠看一下不远处的纯良,“终究不是我的东西。”

“这个好商量,”七掌柜喜出望外地回答,“它不是喜欢火之本源吗?拿火之本源来换,它一定会很开心的。”

“就那一瓯火之本源?免了!”陈太忠不屑地冷笑一声,“我不会坐视它吃这个亏的,不信你问问它,它信你还是信我?”

“只要真人愿意支持交易,价格什么的,都好商量,”七掌柜兴奋得声音都发抖了,他不过一个区区的天仙,竟然能促成本源的交换。

这一笔交易若真能谈成,阁中同仁哪个还敢再小看他?谁还有资格跟他争三阁主的位子?

他争夺这个位子,最大的短板就是修为不足,一旦成功,这位子反倒能帮他提升修为,鉴宝阁就会帮他想办法——堂堂西疆分部的三阁主,才是天仙修为,传出去不好听啊。

他想得很美,但是下一刻,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就算卖,我也不支持卖给鉴宝阁,你们生意做得太精了,我倒不如考虑一下真意宗,没准能卖起价钱去。”

七掌柜认可这话的后半截,宗门做生意,有的时候真的很傻,只要是需要的,就不惜成本,这跟鉴宝阁的理念就不同——当然,宗门这么做,更多是为了传承,倒也不能说错了。

但是他对陈太忠的前半句话,是坚决不答应,“我鉴宝阁在你眼里,就那么不堪吗?你一说想借本源观看,我谈都没谈,就给你把东西带来了,这还叫没有诚意?”

“拉倒吧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,“你这是做生意的诚意,恰恰证明,鉴宝阁是唯利是图,没有利益的事情,不会去干。”

“我们开门做生意,当然是求财了,这有什么不对吗?”七掌柜一摊手,理直气壮地反问,“而且买卖做到交换本源这个层面,就要强调另一个观点了……”

陈太忠等一等,见没有了下文,于是就问一句,“什么观点?”

“做事先做人!”七掌柜掷地有声地吐出五个字来,“够资格做这种买卖的,能有几个修者?名气毁了还怎么做事?这个圈子并不大!”

“唔,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点点头,“这件事……你还是先跟我的伙伴商量,也许它并不想出让雷之本源。”

“看来我有必要跟它好好谈一谈,”七掌柜看着不远处的小白猪,眼中闪过一道精芒——它或许会比陈太忠好说话一点?

然而,事实证明,他只是一厢情愿:小麒麟比陈太忠还难对付很多。

纯良是个很懒的家伙,见识也不算多,算是一只宅麒麟,并不习惯商业上的讨价还价。

但这并不代表它不够精明,而且这厮最为擅长的,就是胡搅蛮缠和自说自话。

它很明白地向七掌柜表示:我的雷之本源,要换一百瓯火之本源,没有一百瓯免谈。

什么,你要看我的雷之本源?不行!你不答应就不让你看!

七掌柜被它折腾得是头大如斗,一个劲儿地解释:你不让我看大小,我怎么知道,它值不值一百瓯火之本源?

不相信我的话,就别交易嘛!纯良摆出一副“满不在乎”的架势:我的可是雷之本源,不比你火之本源贵重一百倍?

我跟这无知且自大的家伙,根本就说不通啊!七掌柜心里忍不住哀嚎。

事实上,他抱怨错人了,纯良其实也讨厌这样表态,它太想把那火之本源据为己有了。

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,雷之本源又不是它的,而且陈太忠答应:只要你托词这雷之本源是你父母留下的,我就帮你搞点火之本源。

其实对麒麟来说,一般的火之本源,也不见得有如何珍贵,麒麟有麒麟真火的。

但是纯良并未成年,见识也不够,多感受一下火之本源,对它的发展很有好处。

所以两人就做了这么个局,要从鉴宝阁多套点东西出来。

七掌柜见说不动小麒麟,就又来找陈太忠。

纯良见状,直接跳上他的肩头,“我也要听,看你俩说什么,有没有算计我的雷之本源。”

陈太忠正坐在逍遥宫门口喝茶,很是悠然自得的样子,他体悟了五十多个时辰,真的找到了一点感觉,也累得够呛。

七掌柜走过来,放出一只凳子,自己也坐下,然后抖手打出一个纱罩,笼罩住两人一猪,“陈真人,阁下的战斗伙伴,竟然不肯让我验货,有点小家子气了吧?”

陈太忠好奇地看一眼纯良,“是这样吗?”

“哼,”小白猪闷哼一声,跳上了桌几,细声细气地发话,“七掌柜你总是找陈太忠商量,从来没把我这雷之本源的主人放在眼里……我何须对你客气?”

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纯良,买货之前要看货,这是惯例,你若不想换火之本源,那就不用让他看,若是真想换,你还就得让他看看。”

“那你就看吧,”纯良顺水推舟地点一下头,张嘴吐出一个玉盒来。

七掌柜将玉盒挪到自己面前,也顾不得擦拭上面的唾液,就小心翼翼地打开了。

只一眼,他就看到里面的玉核,微微地一怔,然后细细地看向那玉核。

他先是惊讶,然后是惊喜,到最后,竟然是惊骇了!

看了足足有小半个时辰,他才将玉盒缓缓地合上,恭恭敬敬地推到纯良的蹄子前。

然后他扭头看向陈太忠“陈真人,我才疏学浅,能力有限,请问你怎么看这道本源?”

“我俩都不是很懂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“它甚至不知道,这是雷之本源,我嘛,也就能感受到,这大概是阴雷的本源。”

“没错,确实是阴雷本源,”七掌柜点点头,又试探着问一句,“你可知这里面有多少本源?”

“以我的感觉,大概也是一瓯左右,”陈太忠硬着头皮回答,没办法,他是真的不懂,“如果你提供的火之本源,真有一瓯的话……我连一瓯是什么单位都不知道。”

“不知道也没关系,”纯良在旁边阴森森地发话,“他若敢骗咱们,我就告诉我老妈,说鉴宝阁强抢了我的雷之本源,一块灵石都没给我!”

我去!七掌柜听得汗都要下来了,这小麒麟不但不好说话,还是个无赖!

鉴宝阁的买卖虽然大,也见识过些不讲理的——有些皇族子弟,并不怎么把鉴宝阁放在眼里,但是不讲理到眼前这位的程度,还真是罕见。

不过想一想这位的父母,七掌柜也只能干笑一声,“少谷主果然是心直口快,不过您放心好了……我从来不骗人的!”

“嗯,”小小的白色猪头点一下,“你是暗示自己不骗人,但是可以骗神兽……对吧?”

这位爷怎么这么拧呢?七掌柜被弄得哭笑不得,“人都不敢骗,神兽我自然更不敢骗了……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,尼玛你这是怎么说话呢,人不如兽?

这二位爷……七掌柜的脸色,是要多苦有多苦了,他索性快刀斩乱麻,“我修为不够,不太看得出来,这里面的本源有多少。”

纯良重重一哼,“你明知自己修为不够,还坚持要看,这是戏弄本少谷主呢?你知道不知道,你这么做,让我幼小的心灵,受到了严重的伤害?”

我去!七掌柜翻个白眼,他还真没想到,这只麒麟幼兽,竟然是如此难缠,不过他的反应倒也不满,“我只是不能精准判定,但是大致来说,跟一瓯……相差倒也不大。”

嗯?纯良又不高兴了,你明明能判定出来,刚才却说不行,这是逗我呢?

但是七掌柜已经摸到了它一些脾性,哪还容得它再说?他飞快地解释,“关键是古法捕捉的本源,真不好判断,如果我所料不差……是剥夺的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