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烈真人暴走

七掌柜这几天,实在是有点无聊,他的修为不到,无法体悟本源,强行体悟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。

他有逍遥阁的进出权限,可以偶尔出去走一走,不过他总共也就出去过两次,大部分时间,就是盯着陈太忠二人看。

后来他找到了点消遣,阅读玉简,同时再弄一壶茶喝一喝,并不发出什么声音。

要不说能成就大事的人,都不是简单的,七掌柜真的很沉得住气,似乎并没有考虑,这一等也许会是一年甚至两三年。

然而,体悟才进行了五天,还不到第六天,陈太忠就走过来说了这么一句——体悟完了。

这令七掌柜有短暂的失神,足足过了十来息,他才低声发话,“不是玩笑?”

“当然不是玩笑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我认为,你可以停止计时了。”

七掌柜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你是认真的?”

“我当然是认真的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又看一眼正在体悟的赖真人,“我不会为他的体悟支付九幽阴水的,你要明白。”

“个把时辰的优惠,我还是能提供的,”七掌柜眼珠一转,“陈真人,找个地方详谈?”

他可不会什么都不问,就傻兮兮地跟着陈太忠的指挥棒走,那样很容易落入陷阱。

“你愿意送,那是你的事,”陈太忠很无所谓地撇一下嘴,“反正现在停止给我计时。”

两人走出逍遥阁,七掌柜苦笑一声,“陈真人,咱不带这么玩人的,可以说一说,我哪里做得不对吗?”

陈太忠皱起眉头,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这话什么意思,我说过你做错了?”

七掌柜这下不干了,“既然我没错,你为何才体悟五天?你知道我把本源带过来,花了多少心思,付出多少成本吗?你竟然只体悟五天!”

陈太忠淡淡地一笑,“我天赋异禀……这不行吗?”

“苦死我了!”七掌柜一抬手,狠狠地一拍自己的额头,一脸的苦相,“兴师动众大张旗鼓,才是这么个小单子……我会成为大家的笑柄啊。”

“陈真人,咱们不带这么坑人的,五天真的是不够啊。”

陈太忠并不为其所动,“反正你再留怎么说,我也不会支付九幽阴水了。”

“嘿……”七掌柜气得连喘几口气,然后沉声发话,“这就是你要我留下来的原因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笑得意味深长。

就在此刻,一条人影降落在两人面前,却是烈真人的本体,他通过小神识,早已知道里面发生的一切,他黑着脸发问,“两位这是在谈什么?”

“谈我自家的事,与烈长老无关,”陈太忠淡淡地一摆手,你既然是用小神识偷偷摸摸地体悟的,总不可能当着七掌柜的面说出来。

烈长老的脸,越发地黑了,他当然知道,这是陈太忠欺他不敢明说——我的小神识进去,瞒得了别人,还瞒得了你?

他阴着脸发话,“所谓一人计短,二人计长,何不说出来听听?”

七掌柜却是不愿他在一边掺乎,于是后退十余丈,“两位真人先谈,我可以等。”

烈长老也不推辞,抬手在两人周边布下气罩,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陈真人此为何意?”

“哪有什么‘何意’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不耐烦地反问,“我体悟完了,不行吗?”

“怎能、怎能……怎能如此快捷?”烈长老也被这话噎得不轻。

“老烈,你给我听好了,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沉着脸发话,“我体悟多长时间,是我的事,你不相信我天赋异禀,那也随便你,反正……我是体悟结束了,要跟鉴宝阁完成交易。”

“这怎么可以?”烈真人低声吼了起来,“你是收了宗里天眼术功法的!”

陈太忠深深地看他一眼,眯着眼睛发问,“我收功法,只说允许你们跟着体悟,我说要体悟多长时间了么?”

烈长老登时涨得脸红脖子粗,对方确实没有说时间,而真意宗是跟着沾光,也没资格定下时间——用一本鸡肋一般的功法,换来体悟本源,已经很划得来了。

但是大家做梦也没想到,陈真人只体悟了区区五天的时间——甚至还不到!

这令烈长老异常地愤怒,他不但觉得自己被戏弄了,不好向宗里交待,而且他自己也没体悟的机会了,所以他咬牙切齿地发问,“那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?”

面对他的怒火,陈太忠轻笑一声,慢条斯理地回答,“我已经很高估自己了,但是依旧没有想到,我是如此地天赋异禀……不遭人嫉恨的不是天才,你的愤怒,我能理解。”

下一刻,他面皮一转,沉声发问,“然而,我为什么要提前说?要体悟的是赖东流,你提前告诉我了吗?你的小神识跟着进去沾光,你提前告诉我了吗?”

烈真人张口结舌,没有办法回答,他总不能说,我们很明白,蹭着体悟要看你的脸色,因为怕你狮子大张嘴,所以努力形成既成事实,让你推卸不掉。

陈太忠很鄙夷地看他一眼,“既然是蹭体悟的,你就要有觉悟,那姓赖的跟我连个招呼都不打,那我现在完事收功……也无须告知你们。”

烈真人看不远处的七掌柜一眼,迟疑一下发话,“鉴宝阁似乎也很不满?”

“我用了多少时辰,支付多少九幽阴水,他们凭什么不满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。

“赖真人若想继续体悟,可以跟他们继续交易,这个我不拦着,我的逍遥宫也能借给你们用,陈某人做到这一步,自问没什么对不起你们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烈真人的脸皱做一团,是要多苦有多苦了,他就算用屁股想,也知道真意宗不可能支付如此多的九幽阴水,供赖真人体悟。

“没什么可是,就这样了,”陈太忠一甩手,向气罩外走去,“借自家本源推三阻四,蹭别人本源挑三拣四……真当天底下只有你们会算账?令人齿冷!”

烈真人气得脸红脖子粗,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陈太忠有样学样,也弄个气罩,将自己和七掌柜罩在其中。

七掌柜此刻已经不生气了,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看来真意宗对真人,也很不满啊。”

“那随便他们,”陈太忠不以为意地回答,“此次阁下的大力支持,我很是承情,你说得没错,我让你停几天,就是想让你把本源带走。”

七掌柜怔怔地看了他好一阵,然后就笑了起来,“真人当有别的话要吩咐,我洗耳恭听。”

“原因很简单,我也有本源,”陈太忠傲然回答,“我本来是要多多体悟本源的,但是我的战斗伙伴看到你们的本源,告诉我说它也有。”

七掌柜初听陈太忠有本源,眼中泛起一种奇怪的眼神——你丫体悟我们本源时间这么少,这么没有诚意,信不信我回去禀告给阁中真仙,强买了你的本源?

没错,鉴宝阁从来不强买强卖,但是一旦遇到极其珍贵的东西,若是能从对方身上挑出缺点,强买也是正常的。

但是听到“战斗伙伴”四个字,他登时就打消了这个念头,强买陈太忠的本源,还可以跟这厮身后的浩然宗讲理,强买小麒麟的本源,那麒麟夫妇可是不讲理的!

不管怎么说,对方既然有本源,这买卖是真心做不下去了。

不过七掌柜做为鉴宝阁的杰出人物,脑瓜是一等一的灵活,眼见买卖要黄,自己要受阁中同仁嘲笑,灵机一动计上心来,“不知阁下有……阁下的战斗伙伴有何种本源?”

“这个嘛,”陈太忠迟疑一下,犹豫地表示,“反正它有,你就别问了。”

“本源不同,体悟程度不同,或者我们可以交换使用对方的本源来体悟,价格也能上去不是?”七掌柜鼓动如簧巧舌,“这种高端买卖,要多沟通……争取垄断上游资源。”

说到这里,他顿一顿,眼珠又转一下,“而且我看……那小麒麟很喜欢火之本源啊。”

情急之下,他都顾不得遮掩纯良的身份了。

“这个嘛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终于是一狠心,“它有雷之本源,比火之本源贵很多。”

“雷之本源?”七掌柜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他以为小麒麟可能有异火的本源,或者是其他比较罕见的本源,才会尽力打听,却没有想到,对方拥有的,竟然是雷之本源!

天地之间的本源,以五行为主,五行之外的本源统称异本源,一般而言,异本源因为稀少,比五行本源还要珍贵很多。

当然,异本源的珍贵,也是要视具体的背景和情况而定,比如说在一个风属性很强大的位面,对那里的修者来说,风之本源可能就不算那么珍贵了。

雷之本源也是如此,但是必须指出的是,雷之本源在异本源中,都是相当地罕见,而且极难捕获,是数一数二的珍贵。

而且雷修的功法都是至刚至阳,迅疾且暴烈,毁灭性极强,得了本源的雷修,绝对是令人觳觫的存在。

所以七掌柜听说是雷之本源,心里这份惊讶可想而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