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纯良心动

颗这个数量词,完全没有用错。

这火苗是静止不动的,大约蚕豆大小,只是个火焰的样子,而且还是淡淡的,就像陈太忠所收的雷之本源一样,非常模糊。

古怪的不止是这火焰的模糊,还有它的颜色,竟然是可以变化的。

不是五色神光那样,青、黄、赤、黑、白地变化,而是从红转黄,从黄转白,从白转蓝,慢慢地又恢复到无色——这时候,是观察不到这个火苗的。

然后,空间似乎微微地扭曲了一下,那小火苗又慢慢地暗红了起来。

“不愧是火之本源,”陈太忠叹口气,这火苗颜色的变化,正合火焰威力从小到大的排列,可见的火中,红色火焰温度最低,到了蓝色就是最高了,再往后肉眼看不到的,又是三个境界:有名火、无名火、本火。

有名火可烧任意实物,无名火可烧灼虚物,比如说业火就属于无名火,可烧灼情绪、因果,至于本火,那就是无物不烧,可烧穿虚空。

事实上,最后空间扭曲的感觉,就是本火形态烧穿虚空的表现。

这都是理论上的说法,当然也存在各种例外,就不一一赘述了。

七掌柜挑衅一般地看向烈真人,“烈长老,可看出什么不妥了吗?”

“我眼光短浅,暂时看不出来,”烈准证笑眯眯地摇摇头,嘴皮子也不饶人,“大抵还是平凡的火之本源,可惜不是九天之火或者冥泉之火的本源。”

就没见过你这么糟蹋人的!七掌柜气得笑了,“那真意宗有这两种火的本源了?若有,你开出价码来,鉴宝阁收了……随便你开价!”

九天之火和冥泉之火的本源,风黄界根本没有,这两种本源的珍贵程度,并不比阴阳本源低多少,烈真人这么说,纯粹是矫情。

陈太忠听得也有点不耐烦,心说老烈你胡说,也得有个度不是?他才待出声,只觉得脸上有点湿,抬手一抹,却抹了一手黏黏的东西。

原来纯良的口水,滴到了他的脸上,小白猪痴呆呆地看着那蚕豆大小的火苗,猪头斜靠在他的头顶,一动不动。

“你这是要给我洗澡吗?”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,气呼呼地一抬手,把它拽下来,直接扔到了七八丈外。

纯良在地上打个滚,起身继续看向那火苗,接着发呆,口水还是不住地淌着。

在场的人,很有几个知道麒麟幼兽的来历,见它如此失神,心里明白因果,并不计较。

七掌柜见烈真人不说话了,才又看向陈太忠,“陈真人,那咱们约定一下,什么时候开始执行?”

陈太忠原本已经计划好了,接下来该怎么做,不过纯良的反应,让他有了更合适的主意。

他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没问题,不过我想问一下,这火之本源太少了点吧?你这个奸商!”

“这你还真冤枉我了,”七掌柜苦笑着一摊双手,又看向烈真人,“烈长老见多识广,说句公道话吧?”

“你这本源,似是不满一瓯,”烈准证迟疑一下,缓缓发话。

“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足足的一瓯,”七掌柜冷笑一声,“这火之本源,是我鉴宝阁的量具,天底下还有不准的量具吗?”

“好了,”陈太忠出声打断他俩的谈话,“既然相差不多,我决定了,六个时辰之后,开始计时……我得先去安顿一下,没准一旦开始体悟,就是几百天耗在这里了。”

“陈真人果然痛快,”七掌柜笑眯眯地点点头,伸出一个大拇指来,“跟你做生意,是最痛快的,且去安顿事务。”

体悟本源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而陈太忠的摊子到底有多大,现场的人也都明白个七七八八,附近的浩然驻地和集市还好说,在北域那里抢的十来个矿,真有点照顾不过来。

陈太忠看他一眼,“七掌柜着急完任务,莫非在鉴宝阁,还有更好的任务?”

“好任务哪能有那么多?”七掌柜苦笑着摇摇头,又叹口气,“其实都是小破事,整天瞎忙,但是上面安排下来,我怎么可能不干?”

“那不如在我这里多呆几天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发话,“有什么资源你看上眼了,尽管开口,同等价格的情况下,优先供应你。”

“你这儿的资源,我上次就了解得差不多了,没啥特别罕见的,”七掌柜不以为意地回答,“我鉴宝阁的矿也多呢,买你的哪里比得上自己采?抓紧时间赚灵石是正经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干笑两声,转身出去了,顺便抬手招起小白猪,放在肩头。

似乎……哪里有什么不对?七掌柜看着他的背影,眼中掠过一抹疑惑。

不过对不对都是次要的,此次借出本源,是总部白凤鸣长老首肯的,白长老还表示:你没必要尽早回来,了解一下,陈太忠到底是要干什么。

初阶真人就想体悟本源,真没几个人会相信,哪怕此人是陈太忠。

七掌柜本来就不想呆在阁里,就像他说的那样,呆在阁里全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不出成绩还挺麻烦,正犹豫该不该回呢,眼见陈真人行为有异,马上就打定了主意。

差不多五个半时辰左右,陈太忠回来了,“好了,半个时辰之后开始,那个……烈长老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冲烈真人伸出了手。

烈真人看了他一阵,无奈地叹口气,“你跟我来。”

七掌柜笑了起来,“不能在这里说?”

当然不能在这里说,烈真人随着陈太忠走到一处隐蔽场所,拿出一块玉简来,又叹口气,“你这功法,赚得还真够轻松。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也不着急接玉简,而是淡淡地发话,“不甘心你可以别给我……临时换了人,我都不知道,真当我脾气好?”

“赖准证的前景,比我光明啊,”烈真人又叹口气,“若是我想体悟,还真不值得宗里下这么大的本钱。”

“关我屁事,是你们沾光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谁得了便宜,跟我有毛线的关系?你别摆这副死人脸给我看……火了我就真不要,你们也别想沾光!”

烈真人怔怔地看他一阵,才笑一声,“有时候,我还真羡慕你的无拘无束。”

陈太忠当然没有真不要,烈长老也是以大局为重,两人嘀咕了几句,走了回去。

赖真人似乎等得有点无聊,见到他俩回来,就问一句,“烈长老,说清楚了?”

“嗯,”烈真人微微点头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陈太忠闻言却是大怒:小子,是你沾我的光,问什么烈长老,真当我陈某人是摆设?

不过这都无所谓了,接下来就是他设计的节奏了。

七掌柜很乖觉,没有离开逍遥宫,不过护送他来的双生兄弟业务繁忙,在陈太忠即将开始体悟的时候,两人告辞而去。

逍遥宫里,本来也就是闲人免进的,他俩走了之后,就只剩下了四人:陈太忠、赖东流、七掌柜和鉴宝阁的鉴定师——如果不算陈真人肩头的小白猪的话。

其中陈真人和赖真人,离得火之本源最近,那俩都是天仙,离得就要远很多。

七掌柜甚至很善意地提醒陈太忠:别尝试用神识去感悟火之本源,会烧掉你神识的!

陈太忠虽然心里有算计,但还是去用心地体悟了:这样的机会真的不多,该珍惜的时候,当然要珍惜。

他体悟了差不多三天,终于发现,这一瓯的火之本源,跟他某次一次性摄取了六块阴雷化石,本源能量的波动,感觉差不多。

也就是说,仅仅是他从雷化石中摄取到的本源,总量已经高于这“一瓯”的火之本源了。

体悟了几个时辰之后,赖真人起身出去了一趟,再回来的时候,在逍遥宫外设下了一个防御阵,加固逍遥宫的安全。

七掌柜和鉴定师淡淡地看他一眼,并不说话。

陈太忠见他进来,嘴角抽动一下,心说烈长老你敢更无耻一点吗?

合着烈真人并没有放弃这次体悟,送赖真人进来体悟,是宗里的命令,他不得已而为之,但是他也想再努努力,争取体悟出点什么来。

旁人都道他证真无望了,在老死之前,强行尝试证真,只能令他提前陨落,但是烈真人却从未放弃过——若是连自己都放弃了,那才叫真正的没救了。

所以他的一大团神识,附着在赖真人腰间的一块玉佩上,被带了进来——不能本人亲自前来,神识来体悟也不错。

陈太忠甚至能感知到,烈真人的本体,应该离此处也不远,小神识外放,本体离得越近,感知就越清晰。

他能感觉到烈真人的神识,但是鉴宝阁显然缺少类似的检查手法,七掌柜二人并不知道,真意宗玉仙巅峰的长老,竟然在他们两个天仙的眼皮子底下作弊。

陈太忠心里的不满愈甚:你们蹭体悟,还蹭上瘾了?哥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,你这么做,提前打个招呼不行吗?

不问而取,是为贼也。

于是,在他体悟了差不多五十多个时辰的时候,纯良伸出小蹄子,在他肩头敲打一下。

它的动作并不大,但是在这个小小的逍遥阁里,一切似乎都已经静止了,七掌柜二人刷地就将目光投射了过来。

倒是赖真人不受干扰,一心一意地体悟本源,剑修本就是心智坚毅之辈。

陈太忠站起身,走到七掌柜身边,低声说一句,“我体悟完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