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有人搭车

烈真人的想法,其实不正确,鉴宝阁并不是不在意本源,而是商人的意识使然。

对七掌柜来说,陈太忠身家丰厚信用良好,将本源直接带过来,真的不算什么。

更关键的是,本源虽然珍贵,但是用来体悟的话,并不对本源造成什么损失,又能赚取大量的奇物,何乐而不为?

至于说宗门体系可能因此多出一个真仙,对官府造成影响?别逗了,观看本源的准证那么多,有几个证真了?陈太忠战力再强,也不过是区区的初阶玉仙,距离证真还远。

大家都挺忙的,没必要开这种低级玩笑。

当然,还有一点也必须说明:陈太忠在北域,给左相的势力,带去了极大的困惑,皇族和官府都很乐意看他继续折腾下去。

不过,七掌柜也明确一点,“陈真人,既然是做生意,丑话就要说在前面,若是这本源有所损失,你在第七场赌斗的全部收益,就归我鉴宝阁所有了,同时为我鉴宝阁服务两百年。”

本源很罕见,本源只能用天地奇物做交换,然而,灵石足够多的话,也能买到本源。

据鉴宝阁估算,陈太忠在第七场赌斗中的收益,起码有七百万的极灵,很可能会近千万甚至超过千万——而且这些收益,并不是以灵石的形式存在,本身也都是些罕见的资源。

这基本就可以抵得上鉴宝阁的损失了,让陈真人替鉴宝阁效力两百年,那就是纯赚的。

真仙之下第一人,两百年的效力,这种约束,本身也值一份本源了。

鉴宝阁如此开价,是狮子大张嘴的意思,也做好了陈太忠还价的准备。

不过陈太忠根本无意还价,他要体悟本源,本身就是一个借口。

虽然后一个要求,实在有点那啥,可是他无意夺其本源,就当这个要求不存在了。

于是他很痛快地点点头,“要求过分了点,不过无所谓……该如何交易?”

“陈真人果然痛快,”七掌柜笑眯眯地竖起大拇指,然后摸出一颗圆溜溜的玉珠,比他的大拇指大了些许,差不多是十立方厘米大小。

“以体悟的时辰计算,一个时辰,就需要这么多的九幽阴水。”

这个开价还是相对公道的,算下来体悟一天,不过是一百二十立方厘米,十天也不过才一千二百立方厘米,仅仅是一立方分米出头罢了,远不及一颗人头大。

但是话说回来,修者体悟本源,十天是远远不够的,烈真人对此最是清楚,这种体悟是以百天为单位计算的,一旦真有所悟,上千天都是稀松平常。

以一个相对公允的数字考虑,那就是三百天好了,三十立方分米,抵得上六颗人头大。

仅仅是出借本源,一年就可得到这样的收获,自家连皮毛都没有损伤,不考虑其他因素的话,这买卖可以算是相当地划算。

“甚好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不过就是你说的,咱们难听话说在前面,为了保险起见,须得有人旁观,证明我没有损坏本源。”

“这是应当的,”七掌柜点点头,对这话表示赞同,“我鉴宝阁此次还来了一名鉴定师,全程看顾陈真人你的体悟……我保证他不会打扰阁下。”

“光是鉴宝阁出人可不行,”烈真人适时地出声了,他一本正经地表示,“先君子而后小人,陈真人是我宗顶尖战力之一,我们有必要帮他躲避一些可能的算计。”

听起来他的意思是,担心本源被动了手脚,或者那鉴定师有什么问题。

不过七掌柜也不是初出茅庐的,闻言就笑了起来,“这番心思,也就你们宗门修者有,不过是想跟着体悟本源罢了,何须那么多借口?倒像我鉴宝阁是小人一般。”

凭良心说,鉴宝阁虽然做派比较傲慢,交易的口碑,一向还是不错的,没谁听说,有修者的宝物,被鉴宝阁强取豪夺了。

当然,没听说不代表不存在,也可能鉴宝阁行事隐秘,谁说得清?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对有相当实力的修者或者势力,鉴宝阁是比较令人放心的。

烈真人脸皮够厚,根本无视七掌柜的嘲讽,而是轻哼一声,“防人之心还是要有的,陨落的天才,不叫天才,宗中是很看重陈真人的。”

“真意宗的看重吗?”七掌柜笑一笑,笑容里多少带着些许不屑,心说你们若是真的看重陈太忠,他怎么会把监督赌斗战利品的权力交给我?

不过这话,心知肚明即可,说出来也没啥意思,损人不利己的,于是他很随意地回答,“烈准证你若这么想,我这小天仙也没办法,希望你能离得本源远一些。”

“并非是我旁观,宗中还有他人,”烈真人面无表情地发话,同时抖手打出一团焰火,焰火在上空砰然炸开。

这又是什么鬼?七掌柜登时愕然,在那么一瞬间,他甚至有点怀疑,是不是陈太忠在算计鉴宝阁的本源。

不过他看一眼陈太忠,发现他也是一脸的惊奇之色,登时就放下了心,只要不是陈太忠和烈长老联手,他带来的两个中阶玉仙,还是保得住本源的。

这俩玉仙是双生兄弟,乃是军中培养出的死士,擅合击战术,也能使出两仪阴阳战阵,战力极其惊人,联手可诛杀高阶真人,退役之后被鉴宝阁聘来。

焰火上天,不多时,远处一道白光划过,有人御剑而来,近了浩然派驻地之后,也不见减速,陈太忠眉头一皱,才待出手,却见那剑光戛然而止,紧跟着就降了下来。

此人来势汹汹不假,但是对浩然派,也算是相当礼敬,一般来说,上宗弟子到了下派,直闯山门才是他们的做派——不如此,怎能显出上宗来人的尊贵?

当然,来人肯定知道陈真人的难惹,才会如此,否则的话,浩然派驻地的防卫,还不如宗派的山门森严,想闯进来真的太轻松了。

约莫十几息之后,一名面如冠玉的年轻人自远处走了过来,看上去走得不快,实则速度不慢,行云流水一般,眨眼之间就走进了庭院。

他抬手一拱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真意宗赖东流,见过烈长老……和陈真人。”

此人乃是七级玉仙的剑修,前一阵在七场赌斗中,为西留公麾下刀修使出了无念叫好,算是个有眼力的。

说完这话,他往那里一站,并不再言语,剑修多是这种性格,大家倒也不奇怪。

“我还以为是烈长老要监督,”七掌柜看一眼烈真人,极不满意地发话,“早知是赖准证要体悟,那就得谈一谈价钱了。”

烈长老修为虽然高,但是战力不强,而且大家都知道,他多半是无望证真了,鉴宝阁也清楚这一点,所以对烈真人想要体悟本源,并不阻拦。

可是赖东流则不然,此人晋级高阶玉仙不足百年,根本没机会去体悟真意宗的本源,那么对他而言,能多一次体悟的感觉,就多一丝证真的把握。

当然,这一丝是极为渺小的,渺小到几乎可以忽略,但同时,它又是真切存在的。

七掌柜当然有点不乐意了,嘴上发发牢骚都是轻的。

然后,他看向陈太忠,“陈真人,这是你高价交易到的机缘,有人在分润啊。”

陈太忠笑一笑,并不接这个话茬,至于说赖真人和烈真人,对这明显挑拨的话,没什么反应,只是两人眼中,都掠过了一缕不满。

接下来,众人进了陈太忠的逍遥宫,七掌柜郑重其事地取出了一个紫色的玉盒,小心地打开上面的禁制,盒子开启之时,里面洒出了柔和的光芒。

盒子中央,是一块拳大的卵形透明玉石,玉石上缠绕着淡淡的五色光芒,分别是青、黄、赤、黑、白色,五种光芒有若具有生命力一般,缓缓地转动着、流淌着。

“竟然是琉璃华晶,”烈真人嘟囔一句,“看来这道本源,是近千年得到的。”

琉璃华晶不是天生之物,而是用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玉晶炼化而得,炼制手法极为繁复,成功率也低,耗费不菲,比陈太忠储藏本源的玉核要贵很多。

这东西是用来储存虚空之物的,比如说神魂,又比如说雷电,还可以储存真仙的一些感悟,当然也可以用来储存本源。

此物是在天魔大战时被发明的,距今不足一千年,发明者是巧器门的一名天仙。

因为琉璃华晶是五行玉晶合成,华晶上可虚虚刻画阵符,一旦激发,可形成五色神光,这五色神光无物不陷,相当于是给所摄的东西下了封禁。

而且这五色神光,是通过五行转化激发的,源源不断生生不息,哪怕历经百年,基本上也不会损失多少——有点接近于“永动机”的感觉。

一旦损失有点多,将其放到五行阵中,洒出五色神砂,就可以补充损失。

“中间的……那就是火之本源吗?”陈太忠的感觉不错,透过五种淡淡的光芒,他隐约能看到,卵形玉石中间,有一颗小小的火苗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