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各有算计

烈真人很清楚,交易本源的时候,谈极灵啥的,一点意义都没有,想达到目的,必须用天才地宝交易,不可能有例外。

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烈准证,我建议你还是先问一问,宗里有没有交易的意思吧。”

烈真人却是不肯上当,“你总得说,你有什么好东西,跟宗里换本源,你若没有好东西,我根本无法汇报的……别人会笑话我!”

陈太忠只想了解本源的行情,并没有真的交换的意思,闻言他踌躇一下,然后深深地看烈真人一眼,“皇族九大灵宝,有遗失在外的……你知道吗?”

烈真人是真不知道此事,须知当时易萱收了两大灵宝,在场的除了皇族的人马,只有玉衢宗两个玉仙——玉衢宗不可能把这事儿说出去!

不过这话入耳,这并不妨碍他理解其中韵味,合着陈太忠手里,捏着皇族的九大灵宝?

如此一来,此人执着地跟鉴宝阁做交易,原因倒也说得过去了——怪不得白燕舞那么恨你!他想一想之后,微微颔首,“那我就了解了。”

“我还有别的好东西,”陈太忠洋洋得意地发话,嘴里张扬地跑马车,“无非就是区区的本源,不是我吹牛,鉴宝阁不跟我交易,我都能跟异族交易……他们也是有本源的。”

我擦!烈真人只觉得自己的头,越发地大了,你什么时候能跟异族做买卖了?

他非常清楚,异族当然是有本源的,若是幽冥界只有三两个真仙,可能不涉及本源,但是这里的真仙也有十来个——不掌握本源的话,一个位面,出不了这么多真仙。

但是以烈真人一千多岁的经历和眼光,他并不相信陈太忠能从异族那里交易到本源,这真的不现实,那是能制造出真仙的奇物——异族断没有资敌的可能。

浩然宗的东易名来了都不可能,除非是东上人宗中的大能露面,以其“位面扰乱者”的形象,说不定能强行敲诈出来些许。

不过,这并不影响烈真人做进一步的试探,“那你打算跟异族用什么交易,九幽阴水?”

一直以来,真意宗都在小心地控制着“九幽阴水”的话题,不跟陈太忠过多谈论,就是担心刺激到此人,可是有机会的话,为什么不谈一谈呢?

“看它们提什么要求了,”陈太忠也不回避九幽阴水这个话题,他淡淡地表示,“若是不能交易到本源,我借来体悟一二,相信它们总不至于拒绝。”

直到这时候,他才暴露出自己的真实目的:我只想体悟一二。

体悟?烈真人瞬间就明白了,陈太忠只是想借交易的名头罢了,实则此人的目的,就是想借来看一看——怪不得你敢惦记。

然而,这依旧不是他能做主的事情,本源这东西,连他这个九级玉仙的长老,也只是百年才能见到一次,他怎敢空口白话地答应下来?

他沉吟一下,略带点为难地表示,“此事我要上报宗门,宗中能否答应,我也说不好。”

“烈真人你的话,实在莫名其妙得很,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不高兴地表示,“我本来就没想要跟上宗做交易,我再说一遍,我要跟鉴宝阁谈交易,你为难不为难的,关我什么事?”

“话不是你这么说的!”烈真人也恼了,直着脖子嚷嚷了起来,“反正你只是借来一观,不损本源,既是如此,何必让皇族的人得了便宜?”

这样的话,他也只可能跟陈太忠说,换个别人说想借本源一观,费用好商量,他肯定直接飞出一脚:滚,有多远你滚多远,老子看一次本源,都要等一百年,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惦记?

但是陈太忠真有惦记的资格,此人修为不高,战力却强,尤其是富有!

这厮手上有太多东西,令真意宗眼红了,如果能商量出一个合适的价格,真意宗将本源借给此人一观,也未尝不可。

当然,更关键的是,真意宗现在有竞争对手,若是没有竞争对手,他们大可以端着架子拿乔,有对手就不同了。

“我只管晋阶,哪里在乎谁得便宜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没好气地回答。

他这心态,正是一般修者的那种,“不是我不跟上宗交易,烈长老你自己心里清楚,上宗都未必答应,我何必拿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?”

烈真人闻言,真是有点尴尬了,“你稍安勿躁,我尽快给你答复可好?”

“看看,这就是差距!”陈太忠无奈地一摊双手,哭笑不得地发话,“鉴宝阁那帮家伙,我太了解了,只要我能给出足够好的条件,别说借给我本源,卖给我都没问题!”

烈真人登时无语,他非常清楚,那帮商人真的是无法无天,本源很珍贵?人家照样敢卖——只要买者出得起价钱,啥不好商量?

“我尽快地请示,”他就当听不到陈太忠的牢骚了,同时又强调一下,“宗里还要为你扛下风亲王的恩怨,你等个几天不算什么吧?”

我还想让鉴宝阁帮着估价呢!陈太忠翻个白眼,比起做生意,真意宗差了鉴宝阁不止一条街,宗中修者对价格,也不是很敏感。

不过他也不好硬扛,微微沉吟一下,他点点头,“烈长老,我看在你面子上,给宗里三天的时间……再多也就没有了。”

三天时间!烈真人盘算一下,他不认为三天时间就够跟风黄界沟通,但是目前在幽冥界,有副宗主权赋槽,对于本源的借用,权宗主基本上能做了一多半的主。

“我尽量争取吧,”他也不敢把话说死,但是同时,他还必须要问清楚交易的物品,“你打算用何种天才地宝交易?”

“这才真是的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我说,你们都没决定要交易,就来跟我谈价格……有点诚意行不行?”

“我说,你讲点道理好不好?”烈真人也气得吹胡子瞪眼,“你不跟我说,拿什么交易,我怎么跟宗里汇报?你当我是真意宗宗主吗?”

“我跟鉴宝阁谈,绝对不存在这样的问题!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这时候他真是有点无奈,“跟上宗谈交易,果然是麻烦!”

“只是制度不同罢了,”烈真人呲牙咧嘴地回答,“你倒是说啊,用什么交易!”

陈太忠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九幽阴水!”

“这个……”烈真人迟疑一下,然后缓缓摇头,“这个不太好吧?”

“有什么不好的?”陈太忠一听就恼了,“你刚才不是还在问吗?”

“我……我,”烈真人支吾一下,还是将话说出了口,“你手里的九幽阴水,大家都知道,都盯着你,我们拿走,也有别人盯着。”

“嘿嘿,”陈太忠气得又笑了,“合着你们也知道,被人盯着不好受啊?”

这也是他答应用九幽阴水交易的原因,大家都知道,陈某人拿走了整个幽冥界三到四成的九幽阴水,真意宗虽然没有提,但是雪峰观舒真人却提了。

陈太忠隐约能感觉到,虽然没几个人说,但是盯着九幽阴水的人却极多。

浩然派是很需要九幽阴水,但是等派里的天仙悟真,还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,他交易出去一部分九幽阴水,剩下的九幽阴水,也能满足一些需求。

待浩然派需要大量九幽阴水的时候,陈某人起码是证真了,那时他再来幽冥界一趟又何妨?浩然宗的前辈,根本都没有将九幽阴水藏进密库,可见这东西也稀松平常。

当然,这些都是托词,最关键的是,此刻他不交易出去九幽阴水,将来浩然派还是要被人缠着讨要,而以毛贡楠那尿性,只要价格合适,什么都能卖。

一旦交易出去的话,头疼被人缠着讨要的,就是真意宗了,浩然派反倒能置身事外。

这些因果,他并没有全部想清楚,他只是下意识地觉得,将九幽阴水交易出去,并不是多么难以接受的事。

正经是交易出去雷化石的话,会令他感到极度的郁闷,那是能抽取本源的宝贝,论珍贵程度,应该还在九幽阴水之上。

想一想就知道,一个是帮着玉仙凝练本命法宝的,一个是能帮准证证真的,哪个更珍贵,还需要说吗?

有比较才有高下,不知不觉中,陈太忠在意的重点,已经悄然转移了。

他这个朦胧的念头,被烈真人说穿,也是有点不高兴——合着你们也是见了好处就上,见了麻烦就躲啊。

烈长老被他说得有点脸红,少不得辩解一下,“你在幽冥界所获奇物,当不止这些,宗里也收获了一些九幽阴水,倒是不着急要这个。”

陈太忠想了一想,不耐烦地回答,“我都给你九幽阴水了,你还不知足,那我用秘银好了,实在不行……就用灵石。”

秘银其实也是极好的东西,但是拿来换本源,就有点……那啥了。

烈真人闻言,嘴巴抽动一下,“秘银,亏你说得出口啊,有点诚意行不行?”

“我怎么没诚意了?”陈太忠闻言,眼睛一瞪,“我只是借本源体悟一下,又不是要拿走,秘银凭什么就不够呢?”

“你要是觉得不够,那也无所谓,上宗不答应我,不是还有鉴宝阁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