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上宗过问

陈太忠见大家都这么说,微微思索一下,便想明白了缘故。

集市再有名气,终归是个黑市性质,也没太正规的手续,只是浩然派认可了,扣押了亲王府的天仙,人家找上门来,还真是有点不妥当。

借冒犯“陈客卿门下行走”的罪名,倒是能将其押入浩然派驻地,也算个活生生的广告,以此打响浩然派的名号。

于是他点点头,“准了,辛堂主且将此人提走,关押起来。”

围观的人里,有浩然派内堂副堂主辛古,他闻言走上前,就去拎那白上人。

白上人虽然被下了禁制,身子却还能动,见状微微一扭,气急败坏地大喊,“此前我并不知情,所谓不知者不罪,再说我本姓白,亲王府公干,修为也不低,何曾辱了两位行走?”

“身份不低?”那蒙面女修冷笑一声,“跟真人的门下行走谈身份,亏你也配,你可知王艳艳三字?”

王艳艳被杀之际,只是个小小的初阶灵仙,还是散修,杀她的人,却是宗门的天仙,然而到最后,巧器门还不是灰飞烟灭了?

辛古并不理会他们的争吵,他抬眼看一下陈真人,发现他脸上没什么表情,于是更不答话,上前抓了白上人就走。

陈太忠见状,身子慢慢地虚化,不多时,已然消失在了空中。

明广智和李蔓兮见状,交换个眼神,然后微微颔首,心知这个集市,两人已经住不下去了——赶紧走吧。

然而,他们的反应,还是慢了一点,一转身才发现,身边围满了洋溢的笑脸。

就连董毅都走上前,恭恭敬敬地一拱手,“恭喜两位上人,获得真人青睐,以后要多多提携在下这小小蝼蚁。”

天可怜见,集市里所有的人都知道,董毅虽然只是小小的初阶灵仙,但谁不知道他是陈真人的心腹,是集市真正的主人?

虽然往日里他对天仙上人们,也是客客气气的,但那是装出来的客气,是当不得真的样子货,真遇到大事,说呵斥也就呵斥了。

而他眼下这番祝愿,却是诚心诚意的,他只是陈真人一时兴起,顺手帮了一把,而对方两名上人,可是实实在在的真人门下行走了!

双方没法比,比不了啦。

明广智二人,却是不敢小觑他,李上人点点头,明上人更是笑眯眯地回答,“小董你客气了,同为真人效力,何必分什么彼此?”

“明上人教训得是,”董毅笑着点点头,“您二位瞒了我们这么久,今天小董我当大排宴席,为两位上人贺!”

谁瞒你许久了?到现在都还没起誓呢,两位上人心中无奈,可还没办法表现出来,也不合适拒绝——他俩这地位不稳的行走,跟董毅这心腹,暂时还不能比。

董毅说是大排宴席,但是宴席并不奢华,身在幽冥界这前方,又是坚持战斗了十余年,就算他将集市经营得不错,也真没多少存货。

多亏有大名鼎鼎的“陈真人灵谷”,算是撑起了台面,董毅又跟两个相识的铁血堂弟子打招呼,弄到了点新鲜的灵兽肉——铁血堂弟子此来,还很是带了一些东西的。

他储物袋里也有一小点灵兽肉,但那是十来年前带来的,没成僵尸肉,口味也差了许多,肯定不能跟新鲜货相比。

一顿饭吃了差不多两个时辰,然后两位上人起身告辞,去见陈真人了,他们打算尽快把立誓的事情办了。

陈太忠正在浩然派驻地的大厅内,跟白驼上门联络,这里有个小阵法,可以驱动远程通讯鹤,现在的白驼门,已经跟浩然派约定了远程通讯鹤的收发地址。

听说两人的来意,陈太忠也没再推辞,双方约定了一下彼此的义务和责任。

大意就是,两名天仙在幽冥界的日子不算,回到风黄界之后,还要为浩然派守一百年山门。

一百年时间,说长不长说短也真不短,是天仙寿数的十分之一,两上人若是放弃悟真也就算了,要是想悟真,这一百年的羁绊,太令他们心疼了。

不过好的一点是,他们看守的是浩然派的山门,浩然派虽然凋敝得厉害,可终究是浩然宗的苗裔,派里灵地还是不缺的,引点灵气去山门,供他俩修炼,也不是什么太大的工程。

一百年的期限是死的,之后陈太忠就放他们自由了——愿意的话,你们可以继续为浩然派效力,不愿意的话,就可以离开了。

陈太忠也只需要一百年,他相信自己回到风黄界,百年之后就算不能证真,高阶玉仙是可以打包票的——如果不死的话。

等到了高阶玉仙,他基本上就有斗真仙的能力了,那时两个天仙的守门人,要不要就无所谓了。

从晋阶速度上来讲,他虽然在幽冥界悟真,但是这里糟糕的环境,真的很影响他的晋阶,若是在风黄界,他应该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冲击二级玉仙了。

当然,为了达到被赦免,这点小小的牺牲是值得的,但悲催的是,他虽然被赦免了,却大大地得罪了皇族,结果也不比没被赦免强多少。

总算还好,他收获了不少的财物,为浩然派的重新崛起,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双方谈妥之后,两名天仙立誓,当然还是上古誓言。

在“道义即天地,兹此誓成”之后,两个新的守门人,就该告退了,不过李蔓兮是女修,心思要细一点,又出声发问,“真人可还有什么要交待的?”

“没什么要交待的,百年之后,你我的差距只会更大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那时就更拖我后腿了,所以你俩没必要担心,我会不守诺。”

说到这里,他顿了一顿,若有所思地看一眼蒙面的李蔓兮,淡淡地说一句,“对了,以后王艳艳的名字,不要随便提……去吧!”

李上人轻轻地吸一口气,小心地跟着明上人退了出去,走出好远之后,她才叹口气,“看我蒙面,他就能想起王艳艳,今天我说话,有点莽撞了。”

王艳艳曾经被毁容,所以蒙面一事,因为巧器门的覆灭,被传得众所周知。

明上人并没有吃醋,风黄界的修者都知道,陈太忠不好女色——起码是不好人族女色,至于狐族那公主的小道消息,其实也没有多少人相信。

他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“真人乃是长情之人,也是你我的福分。”

其实说长情,陈太忠也未必当得,但是见到蒙面女修之后,心生感慨,也是正常的——尤其两人蒙面的原因,竟然如此相同。

他现在操心的,是联系上鉴宝阁,因为他想知道,元素本源都是什么行情——这种级别的辛秘,不是靠他博览群书就能获得的。

交易要求,他是通过白驼门发出的——鉴宝阁在这里并没有联系人。

陈太忠觉得,自己的布局有点失策,不过现在后悔也有点晚了,他暗暗下定决定,等七掌柜来了,他要提议设个联络处。

非常遗憾的是,他并没有等来七掌柜,来的是真意宗长老,九级玉仙烈真人。

烈真人来得不慢,在发出信息三天之后,就来到了浩然派驻地,见到陈真人之后,他很干脆地发问,听说你要跟鉴宝阁交易,是要交易点什么?

这就是没有自己的通讯系统的悲哀了,经过宗门的系统中转,上宗自然会知晓。

若是随便换个小派,甚至下门,发出这样的交易申请,上宗一般都懒得过问,直接就转给鉴宝阁了,最多在转之前,通过消息询问一下:你打算交易什么东西。

能令烈准证这宗门长老亲自来一趟,这种情况实在是太罕见了。

但是上宗如此对陈太忠,也是可以理解的,陈真人涉及到的一些交易,根本不是一般初阶玉仙能沾手的,中阶玉仙都未必有资格插足。

所以真意宗派来了烈长老,务必要抢在鉴宝阁前面,了解一下交易的情况。

鉴于陈太忠和上宗不太稳固的关系,这种截胡的事情,还不方便在信息里问,那么就只能劳动烈准证亲自前来。

陈太忠没想到,自己想请七掌柜前来,却等来了上宗长老,一时间也有点不高兴,就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区区小事,怎敢劳动烈长老大驾光临?宗门想要过问,派简真人来也足够了。”

“简真人闭关了!”烈长老也不生气,解释一句之后,旧话重提,“你到底想交易什么?”

我想交易什么,是我跟鉴宝阁的事儿!陈太忠这下不耐烦了,“无非是用了一下宗门的信息传递,你就要过来问个详细?”

“陈真人你终究是宗门体系的一份子,”烈真人试图以宗门大义说服他,“若是宗中自行能处理,何必便宜了外人?”

真意宗就把我当成内人了吗?陈太忠心里冷哼一声,却是很干脆地回答,“我想求购些元素本源来体悟,什么本源都行,能助我晋阶就行……嗯,阴阳属性的本源最好。”

“求购本源……阴阳属性?”烈长老倒吸一口凉气,眼珠子差点蹦出眼眶,“你可真……”

“禀真人!”就在此刻,一名弟子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,嘴里大声叫着,“那个……那个上人死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