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五十章 拿下

白上人被明广智笑得羞愧难当,脸色也涨得通红,只觉得面皮燥热,一颗心也在腔子里“突突突”跳个不停,一时间呼吸都急促起来。

此生六百余载,所遇尴尬,当以此刻为最!

他知道对方是有意羞辱自己,报复此前自己的威逼,但是这众目睽睽之下,对方大声地说出来,实在令人难以忍受。

他急促呼吸了好一阵,才强压怒火发话,“你休得胡言乱语,我何时说过要对付陈真人门下的行走?陈真人在位面大战中战功彪炳,我一向是很敬佩的,倒是你这俗物……我很是不了解,你何以当得起陈真人的看重?”

“我陈某人收门下行走,何时轮得到你这蝼蚁置喙了?”就在此刻,一个声音冷冷地响起,大家循声望去,看到一个人影,虚虚地站在不远的空中。

整个人影影影绰绰,看不甚分明。

陈太忠是被明广智的大笑引来的,他留了神识在对方身上,不过明广智说话做事都很到位,没有什么不敬的话,他对这个小神识的关注,就降低了一些。

直到这大笑的声音响起,他才又关注过来,听到这高阶天仙大放厥词,心知这便是明广智口中的对头了,少不得抽身过来支持。

至于这影影绰绰的人影,却是他羡慕雪峰观舒真人的隐身,觉得这样出现在大家面前的话,装逼的效果很不错。

反正他已经领悟了部分的空间规则,做到这一点并不难。

明广智见到陈真人现身,禁不住大喜过望,这下自己可是坐实了“门下行走”的资格。

他弯腰深施一礼,恭恭敬敬地发话,“未得真人许可,便将门下行走一事说出……广智有罪,请真人责罚。”

他这么说,是有道理的,越是高阶的修者,越是喜怒无常,最是容不得别人胡乱揣摩心思,而他不但未得允许,此刻更是尚未起誓,也就是说还没有敲定“行走”的身份。

这种情况下,公然说出来,对陈真人是不敬的。

但是陈太忠并不这么看,他做人虽然睚眦必报,但是还真不是很在意小节——你申请了,我答应了,这事儿就算敲定了,无非就是差一道手续,有啥呢?

正经是他非常看重“公然”两字,明广智公然宣布,已经成为他的门下行走。

虽然陈太忠讨厌诸多麻烦,收行走的仪式,也不会任外人观看,但是明广智当着大家这么说,那就是邀请了众多人来做见证。

有了这个见证,将来明广智和李蔓兮若不能很好地维护浩然派,他出手惩治,想必也没谁会说二话。

所以对于明上人的请罪,他直接无视了,皱着眉头发话,“做我门下行走,有什么说不得的……难道会给你明上人抹黑?”

“广智该死,”明广智听到这话,吓得又是深深地一鞠躬,心说这些高阶修者,果然是喜怒无常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陈真人站出来支持他,还是很令他开心的——生命有了保障啊,“我此番说出来,也是生恐自己将来做得不好……是请大家帮忙监督的意思。”

这话很合陈太忠的口味,他当然也就不再追究,而是微微一侧头,看向白上人,冷冷地发话,“便是你……三番五次地为难我门下行走?”

“陈真人海涵,”白上人见陈太忠问自己,一腔的怨气,早就丢得不知了去向,吓得腿肚子都不住地颤抖,此刻能站得住,已经算是心性坚毅了。

他虽然肆无忌惮地为难明广智,但那是因为他知道,陈真人不会为此人出头,眼见陈真人向自己发难,一时间,他直觉得肝胆俱裂,双腿打颤。

以往无数血淋淋的例子证明,这位是杀人不眨眼的。

他哆哆嗦嗦地解释,“我只是想跟明上人完成交易,真的没有不敬您的意思,我也不知道他成为了您门下的行走,这里是黑市……是集市,是谈买卖的地方,对吧?”

就在这时,董毅也已经闻声赶来,并且从那低阶天仙处,打听到了一些情况,闻言他大声发话,“此人在集市里虽然没有动手,言辞却极为乖戾,有诸多不敬之处,请真人明鉴?”

“乖戾……不敬?”陈太忠稍微咀嚼一下这两个词,抬眼看向白上人,笑吟吟地发话,“蝼蚁,在我的地盘这么搞,我很佩服你的胆量啊。”

他定的规矩,是不得在集市内动手,这是底线,突破底线的话,他绝对出手惩治,但是这并不意味着,他能坐视别人在自己的地盘撒野。

类似的事情,传不到他耳中的话,那就没有任何后果,但若是传到了他的耳中,他也是不能容忍的。

正是因为如此,方才那管理集市的低阶天仙,才掣出了留影石,并且问对方,你是不是打算对陈真人不敬——白上人若是敢说一个“是”字,绝对就会传到陈太忠那里。

所谓上位者的思路就是这样,撒野可以,别被我撞到。

白上人也深明这一点,两条腿抖得筛糠一般,勉力辩解,“我……我真没这胆子。”

“我知道你没这胆子,”空中的虚影,双手向身后一背,淡淡地发话,“说吧,谁指使你的,我无意找你这种蝼蚁的麻烦。”

这样的话,也就他说得出来,堂堂的高阶天仙,不过是蝼蚁,都不值得找麻烦,须知高阶天仙打败初阶玉仙的例子,也是有的,不该这么狂妄。

但是……他真的有这个资本。

白上人这下为难了,他哆嗦了半天,艰涩地咽一口唾沫,“那东西出产之地……早被我蓝瑜门定下,我们,我们师出有名。”

“你说谎!”明广智马上就跳了起来,他在众目睽睽之下,被确认为是陈真人门下行走,自信心登时就膨胀到无以复加,感觉自己必须表现一下了,“你可是说你姓白!”

白上人扭头看他一眼,这个简单的动作,他做得艰难无比,脖颈处甚至传来“咔咔”的响声,他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蓝瑜门的弟子,便不能姓白了吗?”

“可是姓白……”明广智觉得自己没办法说得更明白了,皇族才姓白好吧?

皇族和宗门的关系,一向敏感得很,他不能多说,也不敢多说。

但是他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意思,这就足够了:你丫就不是宗派的人!

“姓白……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对着白上人伸出一只手,缓缓地一握,然后似笑非笑地发问,“你说,还是我搜魂?”

“掌……掌控?”白上人吓得魂飞魄散,他的战力其实是极高的,甚至也敢夸一下真人之下无敌手,可是感到身子不受控制了,他还是忍不住惊呼一声。

掌控次神通,基本是玉仙之下无敌手,他并不认为,陈真人使出的掌控,会给他什么机会——大约会比普通的真人更强一点吧?

但是他又一次猜错了,掌控及体,他虽然也觉得艰涩难行,但是总觉得,努努力的话,自己似乎……还能动一动?

殊不知,陈太忠在掌控次神通方面,不比任何的真人强,他能习得这一次神通,主要是因为觉得此神通比较拔份儿,自己又掌握了一些空间规则。

但是他甚至没有得到此次神通的修炼方式,使出来的时候弄个四不像,却也正常了。

不过话说回来,虽然是四不像,白上人想要挣脱也很难,关键时刻,他大吼一声,“陈真人,您这是何必?我已经道歉了,也没在您的集市动手。”

陈太忠看都不看他一眼,一抬手,就将此人吸了过来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说实话,你要知道,我从来不是个仁慈的……董毅,准备搜魂。”

“我是风亲王府的!”白上人此刻吓得魂飞魄散,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他绝对相信,陈太忠说搜魂,就能搜魂。

人家说杀人,都能随便杀人!区区搜魂,算多大点事?

“押下去,”陈太忠随手下了禁制,然后丢向地面,淡淡地发话,“风亲王府有人来,让他们找我说话……找明广智也行,我的地盘,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撒野的!”

说实话,他对风亲王府这种行为,并不感到奇怪,越是大势力,越可能滋生这种龌龊事,他只是有点后悔,当初怎么就平白放过了风亲王府那一干人……甚至还给对方支付了费用。

只可惜他去中州一趟并不方便,否则的话,定然要那帮家伙好看!

他正沉吟着,旁边走出来一个蒙面女修,她冲陈太忠一拱手,恭恭敬敬地发话,“见过真人,下走以为,此事不仅涉及集市安危,也涉及浩然派名声,还是押回驻地的好。”

明广智也上前一步,抬手一拱,“下走附议,此人冒犯了真人,便是冒犯浩然派,而且……以集市之力对风亲王,也殊为不妥。”

董毅见两名天仙自称下走,也恨不得称一声“下走”,但是他很明白,自己没这个资格,于是点点头,“真人,两名上人说得甚是!”

没人注意到,听到要押往浩然派驻地,那白姓高阶天仙的脸上,掠过一丝异色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