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接着狂

明广智本身就是个快意恩仇的性子,想一想那高阶天仙时不时地来威胁一下,他就恨得牙根儿直痒——当然,也可能是怕的。

跟陈太忠交易完毕,他已经是迫不及待地想看对方的表情了:雷化石不在我这儿了,已经卖给陈真人了,有种你去找他强买强卖!

他一点都不担心陈太忠会吃亏,常年在集市呆着,耳闻目睹之下,他实在太清楚陈真人的战力了——真仙不出,没人奈何得了此人。

事实上,明广智心里清楚,这件事也是首先要解决的,自己成为陈真人门下的行走的消息,他必须要尽快宣传出去,只有这样,他在幽冥界的安全才能得到保障。

若是消息没传出去,就着急去浩然派看门,等哪天出去被人埋伏了,那可就哭黄天都没泪了。

就算他不想打脸,现下的形式,也由不得他不打脸。

所以他就回到了集市自己的住处——一顶小营帐内。

李蔓兮也有她自己的住处,于是取块面纱蒙了脸,径自回去了——自打面部受伤,她一直是如此装扮,此次也是来见陈真人,蒙脸有点冒犯,才取了面纱。

女修总是容易被人骚扰的,尤其是在这位面战场上,男多女少到令人发指,不过她将自己中阶天仙的气息外放出来,倒也不虞人骚扰。

——集市里修为不如她的女修很多,没谁愿意冒着违反集市规矩的风险,跟她动手动脚,这实在有点划不来。

但是一天之后,有名高阶天仙,差点冲着明广智动手动脚。

来人正是一直找明上人谈话的那位,他所代表的势力,似乎也认定,明上人不可能请集市的管理者出面——陈太忠并没有说,不许在这里威胁人,不动手就行了。

这位自称姓白,白上人今天颇有点不耐烦。

他绷着脸发话,“常言道事不过三,我这是第四次来了,也是最后一次,你若继续固执,下一次跟你谈的,就不是我了,地点也不会在集市内了……更不会只用嘴巴谈。”

他是如此地肆无忌惮,甚至不在乎旁边有集市的管理人员路过。

那位负责维护秩序的天仙闻言,停下脚步看他两眼。

白上人冲那天仙翻个白眼,“你看我作甚?我又没有动手!”

这天仙只是初阶的,闻言眼睛一眯,冷哼一声,“你最好识趣点,不要胡来。”

“你最好也识趣点,”白上人轻声地笑了起来,眼中是浓浓的威胁之意,“别让我在集市外碰到你,做人还是低调一点的好。”

初阶天仙并不在意他的威胁,这种事在集市太常见了,而令人郁闷的是,陈真人为了表明己方“讲规矩”,并不会因为口头上的冒犯,就对某些修者采取什么行动。

集市的一些管理者,对此颇有点微词,但也没什么办法。

所以这初阶天仙只是冷冷一哼,随手摸出了一块留影石,阴森森地发问,“你是否强烈希望,我把你的话上报给陈真人?”

外面修者在言辞上的挑衅,陈太忠不会过问,但是这修者的恶意,若是针对整个集市,那么,一旦传到陈太忠耳中,胡乱开口的人,也会倒霉的。

“哈哈,”白上人仰天大笑了起来,却是没再继续挑衅下去。

但是他眼中嘲弄的味道,却是非常明显。

反正他又不说话,眼神总不能定人罪——他打的就是这种擦边球。

初阶天仙气得有点肝儿疼,但是对此,他也没有好办法,只能悻悻地转身离开,心里暗暗地盘算,是不是该撺掇一些修者,来找这高阶天仙的麻烦。

只要麻烦大到一定程度,集市的管理人员就有理由出动了,到时候,定要狠狠给这小子一点颜色看。

从这一点上讲,所有地方的管理者,都是类似的,只要他们愿意,就可以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,玩弄一些手段——执法的人,最方便玩法了。

那白上人也不以为意,而是对着明广智傲然地发话,声音还奇大,“我只问你最后一遍,你卖还是不卖……你有十息时间做出决定,十息一过我转身就走,不会再等你。”

他这么大的声音,那已经走远的初阶天仙听到,停下脚步扭头看来——强买强卖,集市上也是能管的。

可是白上人依旧不在意,他这是最后一次谈判了,再不成,就是他说的那样,他不会再来了——再来的人,会换一种干脆的方式,跟明广智“沟通”。

所以在此刻,他不介意小小地放肆一下,一次又一次地前来,明广智烦得慌,他又何尝不烦?

“东西我已经卖了,”明上人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想跟你交易,也不可能了。”

白上人淡淡地看着他,也不说话,约莫过了十来息,他转身离开,嘴里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机会我给了你,是你不知道珍惜。”

“切,”明广智不屑地哼一声,就看着对方离开,直到此人走出里许,他才放声大笑了起来,“我已经将货物出售给了陈真人,你尽管去讨要吧!”

他的声音是如此地高,有若惊雷一般,滚滚向四周荡开,传出去差不多十里地。

“嗯?”白真人的脚下,登时就是一滞,身子也僵在了那里。

他停顿了足有十息之久,最终还是没有回头,抬腿迈步,向外继续走去。

刚才他认为,明广智说的“东西卖了”是假话——这些流浪修者的话,一句都靠不住,不能强买,那就只能使用极端手段了。

事实上,他也不希望自家使用极端手段,那意味着要有专人盯着这里,费时费力不说,待姓明的离开集市之后,还得迅速地组织人手将其擒下。

守株待兔真的是很费心思的,尤其他们守的不是兔子,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是中阶天仙,能反击能杀人的。

这时听说此人将雷化石卖给了陈真人,白上人是要多吃惊有多吃惊了,心里第一个反应就是:尼玛,这怎么可能?

他非常清楚,明广智能得到这些雷化石,是陈太忠特许的,以陈某人那假仁假义的尿性,既然能让其采矿,又怎么可能出尔反尔地购买?

但是想归这么想,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有种直觉感,认为明上人说的话,极有可能是真的。

想到这几块雷化石也入了陈太忠的储物袋,白上人的心里真的是烦透了。

若是惹得起姓陈的,他所在的势力,直接就跟陈太忠交易雷化石了——当然,交易的价格,不会是跟明广智交易的相同,定然要昂贵不少。

正是因为惹不起陈太忠,谈们所以才将目标瞄准了明广智:两百块雷化石得不到,咱们得几块也不错,总比没有强。

现在听说明广智将雷化石卖给了陈太忠,白上人心里真是拔凉拔凉的——完了,这段时间的辛苦,算是白忙乎了。

他有心回去问个究竟,但是转念一想,实在没有啥必要,问明白了……要怎么样呢?

若是雷化石真卖给了陈太忠,他是绝对讨不回来的,若是没卖给陈太忠,那就是明广智不听话,该按照原计划,派来杀手对付此人了。

反倒是一旦问明白,真是陈真人所得的话,他都不知道该不该冲明广智下硬手了——这有打陈太忠脸的嫌疑。

所以倒不如不问,直接派人捉拿姓明的,捉到了,雷化石尚在固然好,就算不在,真的卖给了陈太忠,也能将明广智杀掉,出一口恶气——不知者不罪嘛。

简而言之,明广智没有珍惜那十息时间,那就必须付出代价,卖了雷化石是死,没卖雷化石,一样得死——或者,可以考虑让他死得不那么痛苦。

既然明广智必须被捉住以后处死,没有第二条路可走,那么……他何必转头回去?

明广智见到这厮继续前行,知道对方不是很相信自己,自己的危机并没有解除,少不得又大笑一声,“承陈真人不弃,本人已经拜入真人门下,成为真人的行走……哈哈,你若要动我,须记得巧器门旧事!”

尼玛!“巧器门旧事”五个字入耳,白上人真的是无法再保持镇定,身子一转,蹭地就蹿了回来,阴森森地看着明广智,咬牙切齿地发问,“此话当真?”

“哈哈,”看到他铁青的脸,明上人再次大笑了起来,笑得酣畅淋漓,笑得肆无忌惮,只觉得胸中不尽的块垒,随着笑声汹涌而出。

身为修者,就该追求这样的快意恩仇啊,这一刻,他心里对陈太忠有太多的感激。

笑了好一阵,他才停下来,笑眯眯地看着对方,“这是陈真人的集市,我敢公然这么说,怎么假得了?否则的话,陈真人答应,别人也不答应啊……你枉长了这么一副好皮囊,竟然如此地不晓事!”

说到这里,他看似无奈地摇摇头,又叹口气,“真不知道,谁有胆子派你来,威胁陈真人他老人家的行走,而且……竟然还是如此的智商!”

他这一番话,尖酸刻薄到了极点,却偏偏声音极大,不少修者都闻声看了过来。

负责维护秩序的低阶天仙见状,也是嘴角翘起,笑吟吟地看着这场热闹——你丫倒是接着狂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