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门下行走

明广智也想过,把这些雷化石,在集市里出手了就算了。

货物出手,别人自然不该打他的主意了,就像他将第一块雷化石,卖给了强高,所以倒霉的就是强高,他的货物出完,别人也就没有找他的道理。

但是话说回来,人家既然已经找上门来,他还要交易出去雷化石,那就是不给对方面子,万一被迁怒,却也是常事了。

这年头很多事情,就没个道理可讲。

而且这个集市,虽然在幽冥界很有点名气,可终究是黑市起家,现在受到浩然派庇护,却也只是一个小小的称派宗门,交易额真的……不算很强,鉴宝阁的人就公然小看过集市的流水。

唯一值得称道的,就是集市的信誉了。

对于明广智来说,集市的信誉……或者很宝贵吧——起码他就是受到集市的庇护,才会对某些人嗤之以鼻的,但是集市除了信誉,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称道的了。

流水不算少,但是跟大号的坐商相比,也就那么回事了。

简单一句话,这个集市想吃下这七块雷化石,有点费劲,需求就那么多——从总体的流水上来看,吃下雷化石不是问题,但是别人又不可能只买雷化石。

说到这里,明广智干笑一声,看向陈太忠,“我俩觉得,有点不太安全,所以前来投奔陈真人,做门下行走,请您收留。”

所谓的门下行走,其实就是仆从,比奴仆强一点,类似于下属势力的样子,不需要下奴印,但是讲究一点的,起码要起个誓言。

严格来说,王艳艳跟陈太忠,就是类似的关系——虽然她自认是女仆。

陈太忠没心思收留他俩,两个中阶天仙,真的只是负担,可是听到有人在自己的地盘上搞风搞雨,他心里也很不舒服——合着我不让你们动手,你们就觉得威胁人无所谓?

然而话又说回来,虽然心里不舒服,他也不觉得自己欠了明广智什么。

我买你第一块雷化石,虽然现在看起来,是便宜了,但是当时我不知情,也给了你急需的复颜丸,而且带你出去寻找矿藏的时候,你挖到的雷化石,也全是你的,我没有抽取任何的费用。

做人做到这个地步,不能说我不讲究,对吧?

至于你采回来的雷化石,怎么处置也是你说了算,我问过没有?

他想一想,很干脆地回答,“我不可能管你们太多,而且你们的修炼,追不上我的脚步,帮不了我什么忙。”

陈某人的修炼速度,是风黄界众所周知的,初期就引发了很多觊觎。

若不是后来他隐约跟浩然宗搭上了关系,又有蘑菇和麒麟护身,没准都能惹得真仙出手,将他捉了去,琢磨一下此人为何修炼如此之快。

他拒绝得理直气壮,明广智侧头看一眼那女性天仙,然后才试探着发话,“我可以把采集到的雷化石,全部卖给陈真人。”

“卖给我?”陈太忠怪怪地看他一眼,一时间有点哭笑不得,“明上人你搞清楚了没有,当时若不是我允许你采矿……你能有这些阴雷化石吗?我差这点东西吗?”

其实经过这些日子的实验,他还是有点后悔,当时让明广智采了几块石头,阴雷化石那是只嫌少不嫌多的啊。

不过已经决定了,哪怕再后悔,他也不会推翻自己的决定,真丢不起那人!

“我本来是该送给您的,”明上人赔着笑脸发话,“但是我和蔓兮此来幽冥界,也是求财的,要不然也辜负了家族的期待。”

陈太忠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合着你也知道该送给我?算了,这点东西我不稀罕,也不会买你的。”

“您不买,我们的生命会受到威胁,”那唤作蔓兮的女修出声了,“卖给您之后,您得了好处,我们也可以安然脱身。”

“不懂别瞎说!”明广智狠狠地瞪她一眼,又转过头来,冲陈太忠赔个笑脸,“女人家,她不会说话,陈真人你莫要在意。”

“卖给我……你们就可以脱身?”陈太忠怪怪地看着他,心说这倒也不错,我就假装是为了帮他解除麻烦,不得不买下雷化石,同时还能卖人情。

明上人却是会错了意,只当陈真人生气了,马上出声解释,“我们没有把包袱甩给您的意思。”

陈太忠闻言笑了起来,“你当我怕这点包袱?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收了多少雷化石,你那区区的几块,算得了什么?”

你赶快张嘴,求着卖给我吧!他心里是满满的期待。

“我们本该送给您的,结果是卖给您了,”明广智赔着笑脸回答,“这肯定不合适,所以我们就在您门下行走一段时间……您放心,绝对不给您添累赘你。”

嗯?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才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,一时间有点哭笑不得,“浩然派最多只能有七名天仙,虽然陨落了一名,但是你俩若是做我门下行走……做我门下行走……”

说着说着,他愣住了。

他原本是想说,做我门下行走,浩然派的天仙数额就超了,可是再一想,他回去之后,就得隐居了,能不能算浩然派的人,还在两可。

而他离开浩然派之后,派里的实力会大受影响,那么,多两名天仙护卫,对派里是有好处的。

可是他这么话说一半,明广智就又误会了,马上笑着表示,“我们只是您门下行走,这个……也不想占用浩然派的客卿或者供奉名额。”

占用名额,就是要享受相关的待遇,赚了不少的明广智,哪里会看得上那点小待遇?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皱着眉头思索一下,待遇什么的,对他来说也扯淡,关键是他担心,这俩没待遇,就不肯好好地看顾浩然派。

“我们会尽心的,”唤作蔓兮的女修虽然性子直,但也会察言观色,见他犹豫,马上猜到了原因,“我们二人,愿意给浩然派看守山门……当然,我们若有事,也希望能短时间离开一段时间,要求行动自由一点。”

修者不愿意被收编的最重要原因,就是因为他们习惯了自由,不想受到约束,谁没有遇到事情的时候?就算不说家族之类的因素,自身也存在需要探险,需要赚取灵石的时候,死守一处,不利于修者自身的修炼。

女修这话,看起来是在提条件,但同时也是在表态,只要浩然派不要求得我们太死,我们没有道理不为他们尽心不是?

陈太忠沉吟片刻,微微颔首,“嗯……我不在浩然派的时候,你们也要看守好山门。”

明广智毫不犹豫地一拍胸口,“您放心好了,我明某人虽然不是啥好人,但也从来不轻许诺言,只要承诺的,一定会做到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既然是这样,他就断没有再矫情的必要了,“那行吧,这雷化石你还剩几块,打算卖什么价?”

明广智只剩下了七块雷化石,但是他不想全卖,这种资源真的太宝贵了。

于是他卖了五块大的出去,最大的一块竟然有两尺见方,三尺多长,相较而言,他保留下的两块小的,就不值得一提了。

他也不怕跟陈真人明说,这些游走在黑白边缘的流浪修者,痛快起来也是很痛快的。

陈太忠当然也是无所谓,两人商量一阵之后,他很轻易地拿出了不少珍稀物资交换——未必是明广智都需要的,但是以珍稀物资换欠缺的物资,真的不要太简单。

明广智的开价也不高,比给那高阶天仙的开价,低了差不多一半。

交易很顺利,完毕之后,陈太忠才又看一眼那女修,“你俩……一个家族的?”

“不是,她姓李,在风黄界就认识,”明广智笑着回答,“在幽冥界相逢,算是……过命的交情,为她去死,我没二话,她也一样。”

“倒是难得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行走一事……回头起个誓,我现在有点事,去办一下。”

他离开了,李蔓兮低声抱怨一句,“你也真是的,要这浩然派的贡献度,有什么用?”

“不懂了吧?”明广智白她一眼,眼中满是柔情,他低声发话,“浩然派以前是不行,但是这次位面之战,陈真人赚到的物资,起码抵得上浩然派大库的十倍,有点贡献点,换什么都方便……没准过不了多久,浩然派就会改称浩然门了。”

“这小子算计得倒精,”陈太忠通过留在对方身上的小神识,很轻易地听到了两人的交谈,不过下一刻,他就陷入了沉思里,“浩然派,改称……浩然门?嗯,此事……”

李蔓兮闻言点点头,“广智你不愧是我看重的男人,行事果然有章法……接下来,咱们就为浩然派先看守驻地?”

“不过顺手而为的事情罢了,”明广智笑着回答,“目前也要抓紧时间做生意啊。”

“生意哪里做得完,我挺想进洞府修炼一阵的,”李蔓兮羡慕地看一眼不远处的高塔。

“这个,得看咱们表现了,”明广智为难地撇一撇嘴。

不过下一刻,他就兴奋了起来,“咱们再回集市,先狠狠地回击一下那个要强买强卖的家伙!”

这口气,他憋了很久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