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衔尾而来

陈太忠听到这话,先是一愣,然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莫非……是为了阴雷化石?”

“陈真人慧眼如炬,”明广智先伸出一个大拇指来,然后苦笑一声,“确实是为了阴雷化石,我二人已经无路可去,恳请陈真人收留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得咂巴一下嘴巴,沉声发问,“是集市里的修者吗?”

“这个倒不是,在您的集市里,我还是安全的,”明上人恭恭敬敬地回答。

原来他跟陈太忠回来之后,就在集市住了下来,不成想没过两天,上次那个看出阴雷化石的瘦高天仙找到了他,问他是否得了阴雷化石,可否考虑售卖。

明广智跟这个叫强高的天仙,并没有多大的梁子,无非是对方想捡漏没捡成,他又从对方嘴里得知,原来这石头,是阴雷化石。

被人惦记捡漏,这滋味并不好受,明上人也不是那种胸怀极广的主儿,但是他从陈真人这里,得了急需的复颜丸,治好了自己二人的容貌,这是一桩难得的机缘。

所以他也不恨对方,见他想买,正好他打听着想卖,就说我只得了一块,你开个价吧。

他拿出的一块,是人头大小,强高犹豫一下,开出了一千极灵的价码。

这你想都不要想,明广智还价一万。

其实两人开的价格,谁的心里都没底,这种东西根本没人交易过,没例子可循。

高强这么开价,是因为他认为,这么大一块雷化石,搁在风黄界,怎么也得卖五千极灵——应该是不止,他当然是尽量往低里估。

而此刻灵石的购买力,大大地增强,幽冥界又是在前方,前方的战利品价值又是被低估的,再加上这雷化石是阴性的,不是阳性,到手之后可能还需要处理。

所以他开出一千极灵这个价位,不能说高,但也不能说是捡漏价。

明广智更不知道这阴雷化石的价格,但是他会判断,血旗公家都派了中阶真人去坐镇,后来还有蓝瑜门出现,明显是去找场子的——一个矿抢成这样,怎么可能才值这点极灵?

事实上,他对雷化石的功用也有所了解,天地奇物多不是以灵石来计算的,就说我这一万极灵也是友情价了,若搁在风黄界,我五万都敢卖。

反正两人自说自话,谈来谈去,最后以两千五百极灵成交。

明广智心里有算计,己方发现的第一个矿坑,采出了两百多块雷化石,陈真人奖励了程兆两千极灵,第二个坑七十多块,就奖励了七百多极灵,合着一块雷化石就是奖励十极灵。

若是按百分之零点五的分成奖励来算,一块雷化石就值两千极灵,当然,这个数只是他胡乱猜的,对不对很难说,但是他也没有别的参照物了。

反正卖两千绝对是亏的,他跑来跑去耽误时间,还要下去采矿,于是就卖两千五百极灵。

成交之后,两人给集市里缴纳了税费,强上人雷化石落袋,才又问他还有没有雷化石了,他愿以更高的价格收。

“滚!”明广智就只送了他一个字。

五天之后,强高出去办事,好几天没有回来,又过了几天,集市上有熟识的修者告诉他——有外人在打听你的根脚。

十余天之后,有外来的高阶天仙,找上了明广智,开口就是要收购雷化石。

明广智断然否认自己有这东西,事实上,这些天他一直在打听雷化石的行情,深知自己卖得便宜了。

按说他到处打听行情,旁人就已经能断定,他有雷化石了,不过明上人一点都不顾忌这个——在陈真人的集市里,我怕得谁来?

问话的高阶天仙也是明白人,猜出了他的心思,很直接地发话:我们知道你有,陈太忠开了两个雷化石坑,你自己挖矿,陈真人不管,真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吗?

明广智初开始以为,是强高泄露了他的秘密,现在才反应过来,合着是风亲王府那帮家伙,把消息泄露了出去。

所以他拿出一张玉简来,递给对方:你想要雷化石,按照这个单子,咱们再谈交易,否则那是真不用谈了。

天才地宝最大的价值,就是换取同等类型的宝物,次一点的也行,卖灵石是最不划算的。

明广智也缺灵石,不过卖给强高一块阴雷化石,极大地缓解了他灵石匮乏的困境——虽然那笔交易他赔了,那也无所谓,以后几块卖好就行了。

结果来人一看,登时面皮翻转,“你卖给强高那块,只卖了两千五百极灵,卖给我们,就是这样的条件……活腻歪了吧?”

“就是活腻歪了,那你动一动我试试?”明广智不屑地笑一声,“没事,别给我面子,尽管下手!”

他倒不信了,陈真人尚在驻地内,一个区区的高阶天仙,敢对他出手。

那高阶天仙却也不出手,而是直接摸出了一块雷化石,阴森森地发问,“想知道强高强上人的下落吗?看看这是什么……搜魂术下,想说不想说,他都得说。”

明广智又是轻蔑地一笑,他早就知道,强高这个人靠不住,十有八九是对方的奸细,“强高都说了?那好啊……其实我的雷化石,都卖给他了,真的,不信你们再去问。”

姓强的奸细,我看你怎么洗得清自己!

“可是他的储物袋不是这么说的,”高阶天仙又摸出一个储物袋来,面无表情地晃一晃,“要不麻烦你……帮我们在里面再找找?”

咝,明广智闻言,登时倒吸一口凉气——合着强高不是奸细,而是……真的折在了对方手里?

意识到这一点,他心里非常不好受,他跟强高没什么交情,但是大家都在江湖上打滚,都是刀头喋血之辈,在各大势力的夹缝中小心翼翼地游走。

强高折了,他也难免生出兔死狐悲之感。

不过,储物袋仅剩的七块雷化石,是他在幽冥界最大的收获,只要能挺住,挺到回了风黄界,那就要什么有什么了。

像他这种人,骨子里都有冒险的天性,于是他收拾心情,淡淡地回答,“你既然这么说,那我也直说了,按我开的条件来交易。”

他开的条件绝对不算低,但是这一刻,他不打算再跟对方讨价还价了,“能成的话,咱们谈细节,不能成就算了……我不接受还价。”

高阶天仙收起储物袋,又慢条斯理地收起雷化石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重申一遍我的条件……就按你跟强高的交易来谈,我不会加一块灵石。”

他脸上没什么表情,语气却是极度的傲慢,就差再明说一句——有种你就别答应。

“那就谈不成了,我的条件也不会改变,”明广智哪里肯吃这一套,他闯荡江湖经年,要是被一句话吓住,那才叫耻辱!

而且,他并不认为,自己在集市内,就能遭受到什么威胁。

“哈哈,”高阶天仙轻笑一声,眼中是满满的不屑,“就算我按你提的要求交易了,你觉得……你能安然地带着收获,回到风黄界吗?”

说完这句话,他转身向外走去,竟然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。

“你……你竟然敢出口威胁我?”明广智一时间,根本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。

“我又没动手,”高阶天仙扭过头来,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陈真人没有说,不得在集市上起口角……关于规则,我也很喜欢研究。”

说完这话,他头也不回地走了,待走出集市,才又轻轻地留下一句,“集市很安全,不要随便外出哦……”

三天之后,集市外不远的地方,有人发现了一具尸体,经过辨认,大家识出,此人正是常年在集市混迹的强高强上人。

董毅对这个事情,还是相当重视的,距离集市不远处死了人,虽然跟集市无关,传出去总是不好,而且集市是浩然派的地盘,外围也依旧是浩然派的地盘,于是他马上汇报浩然派驻地。

浩然派的弟子来得也很快,巡查弟子更是一脸的铁青,像是随时准备发作的样子。

验尸的结果,让大家松了一口气——此人死于起码三十六个时辰之前。

也就是说,发现尸体的地方,不是第一案发现场,极有可能是抛尸现场。

如此一来,浩然派弟子的责任就小多了,别人过来抛尸,自家没发现,真不算什么,大家都有储物袋的,若是此人在这里,经过一番打斗,才被杀身亡,那问题就大了。

别人看着没什么感觉,但是明广智害怕了,他是真的怕了,对方已经赤裸裸地表现出了杀意:你不听话,下一个就是你!

没错,集市是很安全,有种你就一直躲在集市里!

能一直躲在集市吗?也能!但是位面通道打通,可能需要数十甚至上百年,谁敢保证,自己就没个出门的时候呢?

而且明上人从本质上讲,算是个行商,虽然偶尔也做些打家劫舍的勾当,但是不出去做点低买高卖的生意,日子是熬不下去的。

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,他不能相信对方,按自己开的价格交易,自己可能走不出集市,可是……按对方的开价,就一定能走出集市吗?

所谓强势,那是全方位的,人家就是有这么强势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