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抽取本源

陈太忠很干脆地拒绝了集市修者要求:不是不让你们修炼,实在是鉴宝阁说了,这是为我浩然派弟子提供的。

他进去尝试修炼了一下,才真切地感受到,这洞府的灵气有多么充沛,比之易萱的庭院洞府,或者精巧上有所不足,但是灵气的充沛,还犹有过之。

易萱那种庭院洞府,是享乐型的,而这个小塔的洞府,纯粹就是用来修炼的。

第九层的塔尖处,灵气甚至足以供他来修炼。

所以七掌柜要的这个价钱,真的是良心价——甚至可以说是跳楼价。

这样的洞府,搁在风黄界,哪怕是固定的洞府,最低也就这价钱了。

陈太忠一向以讲究人著称,七掌柜这事儿办得漂亮,他就做不出收灵石放人进去修炼的举动——宁可我倒给你们灵石,也不能让你们进去修炼!

总之,不能让鉴宝阁看了笑话去。

与此同时,他越发地惦记中州的子午阴阳谷了,区区一个不成功的仿制品,都能成为如此这种洞府,哥们儿若是能将手里的通天塔凑齐了,又该是怎样一种气象?

当然,这事儿距离现在的他,还是相当遥远的,他也只能想一想。

不过,七掌柜虽然仗义,陈太忠心里还是有疑惑的……鉴宝阁这么大方,应该是有别的算计在里面。

所以他不打算在里面修炼——洞府应该没动手脚,但是小心一点总不是坏事,而且他若不在里面修炼,就能多容纳起码一两百的灵仙弟子。

事实上,浩然派能进洞府修炼的弟子,也没有多少。

三批弟子,一共两百八十余名,监督矿场、巡查、守卫驻地、探矿,这些都需要有弟子,所以算下来,大约也只有九十来人能在洞府里修炼。

于是内堂辛堂主做出了建议,所有弟子分为三拨,每一拨都可以到洞府修炼十天,然后出来公干二十天,再进去修炼。

没有进塔修炼的修者,如果遭遇到了灵气损失,可以在聚灵阵内修炼——聚灵阵的效果要差一些,但好在是可以随时出入,非常方便。

小塔洞府也很方便出入,但是每一次洞府的开关,都要损失一些灵气,数量虽然不算多,但是久而久之积攒下来,也是相当惊人的。

这小塔是通用型洞府,不需要祭炼就可以使用,只须持有门禁中枢即可。

门禁中枢是一块玉牌,陈太忠没兴趣掌管这东西,多少事等着他办呢,于是他将中枢交给了李晓柳。

遗憾的是,李晓柳也没兴趣掌控这样的洞府,她只是拿着门禁把玩了一阵,就交了回去,“我还是希望能做其他任务,巡查、探矿甚至战斗……而不是呆在这里看家。”

虽然仅仅是五级的灵仙,铁血堂的副堂主已经展示出了悍勇的一面。

见她如此坚持,陈太忠无奈,叫来了皇甫院主。

怎奈皇甫也不想掌控门禁,他考虑的是——我争取多做任务,三十天里,能有二十天在洞府中修炼,调养好受伤的身体之后,再努力地夯实一下基础。

他已经九级灵仙了,如果有登仙的可能,怎么会放弃呢?

陈太忠又叫来了辛古,辛堂主表示,我此来之前,毛执掌再三叮嘱我,要听从李晓柳的安排,执掌门禁中枢一事,恕难从命。

最后执掌中枢的活儿,还是交给了李堂主,李堂主命令辛堂主执掌,却被他断然拒绝。

陈太忠交卸了责任,自己也没走远,在驻地门前不远处,他放出了得自吴真人的逍遥宫,自己就待在里面。

逍遥宫号称逍遥,也是能遮蔽感知的,他在里面呆着,外面的人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。

要说逍遥宫里的灵气,比洞府差了不止一筹,不过这里做事方便,也不用考虑鉴宝阁做了什么文章——他真的有点头疼那帮商人的算计。

他进通天塔休整了十来天,将身上的暗伤养得七七八八,就琢磨着,是不是尝试一下,把那些阴雷化石拿出来,抽取雷之本源。

哪曾想,他才将阴雷化石摆出来,某个储物袋中,就又有了微弱的波动——那是来自雷精的意念。

不能在通天塔里这么搞!陈太忠做出了决定。

为了防止这雷精作祟,他一直是将这个储物袋隔离,单独放置封印雷精的玉瓶不说,还将其留在通天塔内——丫能向我传输意念,就能向别人传输,还是留在小世界里的好。

于是他带着阴雷化石,出了通天塔,先来到逍遥宫外,探查一下周遭的情况,又游荡了几天,释放出“我随时都在”的信息之后,才又进了逍遥宫。

这次出去,他就顺便收了几块玉晶的玉核,这东西在风黄界也不是大路货,不过终究是有个价钱的,而在财富异常惊人的幽冥界,就不算什么了。

回到逍遥宫里,他仔细盘算一下,发现确实没什么漏算的,于是拿出了阴雷化石。

想一想之后,他又将大部分塞回去,只留了两块,然后取出了一枚玉核,又取出两枚回气丸含在嘴里,他可是记得,虚空画符,他都能灵气尽失。

不过他却是忘了,上次他虚空画符,是只剩下两成灵气的时候,才开始画的,跟现在的精气神圆满,却是不一样。

结果非常出乎意料:他只用了一颗回气丸,就画完了符,虽然体内空荡荡,没有一丝灵气了,但是这符,居然是画完了!

这实在是……有点不科学啊!陈太忠看着玉核上一道淡淡的黑色闪电,久久无语。

这便是他从两块阴雷化石里抽取的本源了,两块石头里,本源少得可怜,以他天目术大开的水平,也仅仅能看到一团若有若无的黑雾,缓缓飘向玉核。

洁白的玉核上,那道黑色闪电,得运足目力看过去,才能隐约辨识得出。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琢磨好一阵,才想起看过的一篇玉简,本源似乎是可以叠加的?

对此,他并不是特别确定,然后就回到通天塔,静养三天,恢复好灵气之后,走出塔来,又拿出一块大小适中的阴雷化石,想将这块阴雷化石的本源,也抽取到那枚玉核上。

然而,这一次的难度,比抽取上两块的本源,要难了许多,他用了两枚回气丸,才将符箓画完,而抽取的本源,并没有上一次的多。

总算是那道黑色的闪电,多少清晰了一点。

陈太忠继续回通天塔恢复灵气,然后接着尝试。

几次试验结束之后,他大致得出了一些规律。

本源越多,就越难抽取——这基本上是废话,同时试验证明:在已经抽取过本源的玉核上,还想再画符抽取本源的话,花费的灵气要多出很多。

同样大小的阴雷化石,先抽取两块的本源,再抽取一块叠加到玉核上的话,需要耗费的灵气,基本上等于同时抽取六块阴雷化石本源。

至于第二次叠加,会耗费多少灵气,他还没有测试过,不过他也想象得到,这叠加的难度,肯定是一次高过一次。

本源储量较多的玉核,肯定比储量较少的玉核贵,而且这比例不会是线性的,量越大,单位价格也就越高——这也符合天才地宝在价格上的表现。

对于那些掌握了抽取本源的修者来说,这些应该是常识,不必专门记录,但是对陈太忠这种半路出家的主儿,这些常识,他根本没有机会去获得。

陈太忠非常庆幸,自己先拿少量的阴雷化石做了一番试验,试验一共用去了十二块雷化石,三块玉核,然后他决定收手,想去再多了解一些关于本源的知识。

他非常清楚,一次性摄取的本源,是越多越好,但是该多到什么样的程度,就差不多了,这是需要他掌握的。

若是必须像抽取阴风夔本源的时候,耗费那么多灵气,目前他还真不宜下手——他起码要好好休养三个月,才能将身体恢复得差不多。

然而,虽然现在跟幽冥界的位面战争结束了,抢夺资源却是正酣,集市需要他坐镇,新来的两百名浩然派弟子,也需要他保护。

更别说,他还惦记着去青罡门的地盘走一趟,出口恶气。

他要做的事情,实在是太多了。

陈太忠才一走出逍遥宫,远处电一般地射来两人,在距离他半里地外落下,这是两名天仙,一男一女,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跟他去了一趟中州的五级天仙明广智。

明上人冲着他一拱手,恭恭敬敬地发话,“见过陈真人……您可算出来了。”

陈太忠眉头一皱,看看他,又看看那女性天仙,女人的眉心中间,是一道淡红的痕迹,自额头斜斜地延伸至下颌,显然曾经受了伤,才恢复好的。

这就是用了复颜丸的那女人吧?陈太忠觉得这女人的相貌也就那么回事,甚至比李晓柳还差一些——当然,事实上风黄界真没有丑女的。

看了她一眼之后,他转头看向明广智,淡淡地发问,“有什么事?”

明上人看那女人一眼,迟疑一下,才果断地再次拱手,“我二人愿为真人门下行走,还望陈真人容留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