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洞府落成

蓝瑜门出于政治正确的考虑,拒绝了风亲王府的建议。

鉴宝阁则是由派了人来,细细琢磨这里阴雷化石的成因——在知识储备方面,鉴宝阁一向极为重视,得不到多少雷化石,把成因考据清楚,也算没有白来一趟。

蓝瑜门留了十余名修者下来,跟着鉴宝阁的人考证,大部队即将返回的时候,有人问一句:我们打算去找血旗公讨要弟子,顺便讨回损失的雷化石……你们两边,谁去?

同样的借力打力,同样的利益共享,他们原封不动地把问题推了回来。

但是收获的结果,却绝对不一样。

鉴宝阁表示说,我们可以派人旁观,问一问他们从哪里挖到的矿石,也谨慎支持你们讨要弟子的行为,至于说雷化石……你们若是能要到,我们按“合理的价格”收购三分之一。

要不说这商人最是无耻,他们不想卷入其中,却还想获得利润,就摆出一副“我旁观也是支持你”的样子,也不怕对方不答应。

风亲王府的人考虑了好一阵,终于点点头——那行吧,就一起去,咱先把比例商量好……

按说血旗公也是官府体系的,鉴宝阁和风亲王府这么做,有点不地道,政治上也不正确。

然而事实上,并不是这样,原因很简单:血旗公是立朝七大公之一,早该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了,对英家不客气,真谈不上政治不正确!

接下来就是一出好戏上演,这三家找到英家的驻地,折腾得鸡飞狗跳,血旗公这边,一口咬定没有得到哪怕一块雷化石,说我立朝大公被人如此欺负——还有宗门体系的人,我们冤枉啊!

这官司直接打到了风黄界,隔着位面传递信息,可见有多热闹了。

官府还有一些人,是支持血旗公的,左相这边见状,也跳出来为血旗公抱不平——反正能恶心皇族的事,他们一定会去做的。

站在皇族角度细说的话,这就是把立朝元勋往左相那边推,但是皇族也不是特别在乎,立朝元勋的影响,到了现在,已经几近于无了,官府和皇族不方便出面,旁人出面却是无妨的。

不过,任由亲王府如此欺凌血旗公,也是不好的,总难免被外人嚼谷。

随着这官司的影响越来越大,不少人就纷纷注意到:原来陈太忠还得了那么多的雷化石?

反正放出风声的人,是没存了什么好好心眼的,而引动的觊觎的眼光,起码有三位数——再多也没有了,够资格知道雷化石的,本来也就不多。

不过陈太忠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,他是债多了不愁,虱子多了不咬人。

正经是消息传开之后不久,北域爆发了一场抢矿战斗,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。

那是一个大型秘银矿,起码价值数百万极灵,虎修跑到人族的地盘上,对着矿主大喇喇地表示,要收两成的保护费。

矿主表面上答应了,暗地里调派人手,屡次袭击收保护费的虎修。

终于有一天,虎修也埋伏了接应的人手,同偷袭者展开了大战,双方战斗的时间虽然短暂,但是规模一点都不小,参战的最少有十名玉仙和大妖。

人族修者一方,损失惨重,五名玉仙负伤,其中有三人伤势极为严重,更有一人被废了修为,虎族方面的损失不详。

传言里说,虎族本来是处于劣势的,但是战斗到关键时候,陈太忠出现了,短短的时间内,给人族修者造成了巨大的杀伤。

至于纯良所起的作用,就被大家华丽地无视了——麒麟的存在,本来也就是个禁忌话题。

反正这一战,让陈太忠头上“人奸”的光环,越发地耀眼了,没有人会指出,修为被废掉的玉仙,用的是血沙侯家的功法。

所以多数人族修者,对陈真人的印象,变得糟糕了一些。

更有修者心恨北域官府的不作为——陈太忠都嚣张成这样了,你们也不知道管一管?

北域官府就当没听到这些了,难道他们能跟别人解释,说杀伤的都是左相的人?

有些事情,心知肚明即可,说是没办法说的。

对皇族来说,陈太忠帮虎修杀人族,是不好的,丫本身还是宗门体系内的人,但是左相的存在,已经威胁到了皇族的统治地位,相较这万世的江山,有些小事,就不值得计较了。

他们甚至希望,陈太忠继续对左相保持这强大的压力——反正恶名你背,实利我享。

当然,这样的心愿,也是说不出口的。

这一战过后,在靠近西疆的边界处,左相的人马开始全面收缩,以防招来陈太忠更狠的打击。

他们在决定打这一战的时候,就调查过了,知道陈太忠还远在中州,并且没有使用任何传送阵——以他们的消息渠道,打听到这些东西,真的是一点都不难。

陈太忠不在的话,教训一下虎修,还真不是什么问题。

然而,他们还真是被惯性思维坑了,陈太忠凭什么就赶不过来呢?

陈真人接到同心牌的传信之后,甩掉了自己护送的浩然派弟子,日夜兼程地赶了过去,砍瓜切菜一般地打了半柱香的功夫,二话不说转身走人。

当然,他认出了血沙侯家的功法,本来想斩杀那厮的,但是好死不死的是,正好有一只虎修挡路,尾巴化作一条钢鞭,正在狠狠砸下,挡住了他的刀路。

所以他将人废掉,就离开了——那条钢鞭似的尾巴提醒他,他在帮兽修对付人族。

不管这里面涉及了多少利益纠葛,他终是不习惯帮着兽修杀人族——可以打败,但不能杀。

血沙侯郑家的仇怨,他早晚要去报,但是这个节骨眼上杀人,他过不了心里那道坎。

接上浩然派的弟子,他继续前进,不过因为这一场赶路,吃了一些回气丸,他的身体里,又出现一些暗伤。

穿过虎修的地盘,来到浩然派驻地之后,董毅和皇甫都赶来汇报,地盘里有点不稳。

集市里出现了一些诡异的苗头,浩然派开的几个矿场,近期也有人张头张脑。

说来说去,还是陈真人失踪得有点久了,就有人生出了点小心思——在这种混乱的局面中,在巨大的利益面前,有太多人抱有铤而走险的心思。

浩然派的第三批援兵赶到,极大地鼓舞了派中弟子的士气,多少人前来幽冥界搏命,根本就没想着能回去,没想着能再见到熟识的同门。

当天晚些时候,浩然派大营里,成了欢乐的海洋,所有不当值的弟子都出关了,盛情接待新来的同门。

说句实话,浩然派第一批第二批残存的弟子,精气神还真赶不上第三批,他们见到了太多同门的陨落——三分之二的弟子,已经埋骨幽冥界。

而这第三批送来的弟子,又都是铁血堂的精锐,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。

不过,了解到同门师兄弟的遭遇之后,第三批弟子也沉默了,大多数人心里想的是——远征幽冥界,真不是开玩笑,想要求个轰轰烈烈的死,都很不容易。

大多数弟子,是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幽冥界的某个角落了。

功劳?不知道!战绩?不知道!死得有多壮烈?还是不知道!

死亡不可怕,可怕的是默默地死去,可怕的是没人知道你的事迹!

面对精气神都不如自己的前两批修者,铁血堂的弟子,难得地沉默了。

前两批弟子也不在意这些,他们更关心的是,风黄界熟识的同门,现在还好吗?咱浩然派的山门,守得是不是很难?

听说污魂位面的那些污魂,很不容易对付呢。

这是游子对家乡的思念,这是战士对故土的牵挂!

大家热烈交流的时候,陈太忠没有参与,他去集市上转了一趟,然后又去浩然派的各个矿点走一趟——两个多月不见,就又多了两个矿点?

总之,陈太忠的冒头,让浩然派和临近北域的地区,再度地平静了下来:不管有多少私下的算计,陈真人回来了,一切都可以休矣!

陈太忠现在,就有这么大的名气,事实上,当他破开了大雄之罩,破除了官府的五行阵之后,他就稳稳地坐实了真仙之下无敌手的名头——起码在目前的幽冥界,是这样的。

接下来的日子,铁血堂的弟子开始接手各个矿点的保卫和监督。

这时,浩然派的弟子数量上来了,同时加大了巡查力度,更有弟子能抽出时间去探矿。

甚至有弟子,还跟那些异族奴隶一样,自行开采一些矿石,来赚取灵石和宗门的贡献点——铁血堂的弟子,战斗没有任何问题,但是他们一直在风黄界,穷得也太久了。

幽冥界的富庶,实在大出他们的想像,这种情况下,他们恨不得赚取每一块可以赚的灵石,所以也就顾不得考虑身段了。

弟子们如此频繁地出动,耗费的灵气是海量的,这时候就看出七掌柜的诚意了——一座小塔,就坐落在浩然派的驻地中。

当听说这是一座洞府,集市上都有一些修者赶来,远远地参观一下小塔,甚至还有人找到董毅,说希望花费灵石,进去修炼体会一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