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收获颇丰

这个大坑,正是出产阴雷化石的地方,事实上,这大坑下面分支极多,有点像风黄界的迷魂岭,坑中套坑,有若迷宫一般。

不过那异族玉仙临死之前的自爆,在地下引起了极大的震动,导致无数的坑洞坍塌,让这迷宫的主结构严重受损。

这种情况下,探明这个坑洞的情况,就轻松了许多,程兆等四人探看一番之后,兴高采烈地来汇报——我们已经搞清楚了。

事实上,程上人四人的眼力,也不容低估,他们选出的两块石头,是货真价实的阴雷化石。

接下来的事情,就好办多了,风亲王的队伍,在四天之内,将整个坑洞过了一遍,挖出了大量的阴雷化石。

检查储物袋的活儿,就交给明广智了,陈太忠发现很多事情,并不需要自己操心,自然也就不会事必躬亲。

明广智对此也很开心,这几天他在坑洞内,也收取了七八块阴雷化石。

跟董毅一样,他也非常有眼色,自己的收获,都是第一时间报给陈太忠,省得对方以为自己私藏了什么。

陈太忠当然不会管他那点收获,风亲王的人找到的阴雷化石,都超过两百块了。

这一次的收获,真的太巨大了,尤其有意思的是,风亲王的人只知道要找的矿石是什么样子,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矿石。

有不少人私下打听,这到底是什么东西,但是很显然,这是徒劳的。

就算浩然派弟子,都不知道详情,知道真相的只有陈太忠和明广智。

挖完表面的矿石之后,在明广智的监督下,大量阴雷化石放进了陈太忠的储物袋中,然后他宣布,大家整顿一下,准备转移。

这话一说,别说是风亲王门下,就连明广智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只是采了表面,还没有深挖,难道就这么走了?”

“这东西就只可能出现在表面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心里却不无得意,小样儿,说起博览群书,你们还差得太多。

雷化石只会出现在雷电密集之处,而且雷电作用到的,总是物体的表面——或者会稍微深一点,但是绝对不会太深。

所以这个矿挖下去,是毫无意义的,采走表面就足够了。

明广智知道他的性情,不敢多说,心里却不无遗憾:难道真的只能采走这么几块?别是陈真人不想对上英家的援军,故意这么说的吧?

不过仔细想一想,倒也不像,连血旗公都得罪了,陈太忠还有什么不敢得罪的人?

他正胡思乱想,陈太忠发话了,“你们先戒备着,我再到下面走一趟,若是没有意外,一天之后离开!”

他当然要到下面看一趟,一个是看是不是有人遗漏,甚至故意将矿石藏起,给他造成了损失,另一点就是想知道,是什么原因,形成了这里的阴雷化石。

探查的结果不是很好,他没有任何收获。

值得欣慰的是,没有人故意藏起矿石,虽然雷电属性对天目术的影响不小,不过他还是确定,坑洞内目力所及的地方,没有疑似阴雷化石的东西。

甚至在几丈深处的岩石内,也没有这些东西——凡可能是阴雷化石的石头,都已经被运到了外面地表。

遗憾的则是,他没有发现令阴雷化石形成的根源,倒是在最深的地底,他发现了一个大洞,阴气极重,但是那洞里没什么东西。

他和纯良交换一下意见,认为这个地洞可能就是阴雷化石形成的根源,但是很显然,这个地洞已经是过去时了,生成雷化石的根源消失了。

在无数个位面的发展过程中,这样的情况数不胜数,不尽的风流,总被雨打风吹去,曾经阴雷密集的地方,根源枯竭了,所以不再兴盛。

陈太忠不是悲春伤秋的主儿,纯良更是没心没肺,两人细细检查一下,发现不会有更多的收获,就果断地飞出了大坑。

坑外的诸多修者,还是一脸渴望地看着他俩,希望能得到什么信息,然而陈太忠大手一挥,“此处无用了,再找一找,还能不能找到其他类似的坑洞。”

阴雷化石形成的具体原因,他至今都不知道,那么当然会在周边继续探索一下,看看还有没有类似的坑洞——这不是人心没尽,而是人之常情。

至于说血旗公可能喊援兵来,那真是扯淡得很,若是再有这样一个坑洞,就算是燕舞仙子来了,陈太忠也少不得要扯出浩然宗的大旗。

利益所在,容不得退缩!

陈太忠心里清楚,但是其他的修者不清楚,尤其是风亲王旗下的修者,心里真的是太好奇了,就在他号令修者们在周遭继续探查的时候,程兆忍不住出声发问。

“陈真人,咱们找的这个矿,到底是什么矿啊?”

“知识是有价的,”陈太忠冷冷地回答,“我可以回答你,但是你出得起价钱吗?”

程兆闻言干笑一声,别说出价了,他都不知道自己发现那个矿坑,能赚多少呢,“嘿嘿,我只是想知道,陈真人你能赏我些什么。”

明广智冷冷一哼,“你是担心血旗公找人来找场子吧?”

“这个……确实,”程兆犹豫一下,竟然很干脆地点头承认,“若不是很要紧的矿,咱们现在离开正当时……最少也要找皇族的支持。”

他的想法很实际,若是很要紧的矿,大家现在要做的不是找矿,而是寻求其他的支持,以防生出意外——英家若是卷土重来,绝对不会再那么容易说话了。

“去探矿吧,”陈太忠对血旗大公府的威胁,并不以为然,而且他很直白地表示,“只要他们留不下我,就要考虑将来要面临的报复。”

留不下你,可是我们危险了啊,程兆暗暗叹一声,心道这些上位者,果然是冷酷无情。

不过,长期待在风亲王府,他对这种情形也习惯了,少不得跟其他人一样,分道扬镳,四处寻找别的矿石。

这么搜查了两天之后,陈太忠不得不又调来了一百名浩然派的弟子,在周边展开地毯式搜查——人手真的比较紧缺。

这百名的灵仙弟子,并不能单独行动,附近的坑中,潜藏的异族还真不算少,会给落单的弟子造成极大威胁,所以必须组队前往,而且相互之间还要保证距离。

所幸的是,它们应该是不同体系流浪过来的散兵游勇,既没有统一调度,也没有勇气冲出地面一搏,由此可见,一旦战争失败调度失效,再强大的个体,也只能绝望地面对各种剿杀。

保护这些灵仙搜查的,就是风亲王府的天仙们,陈太忠再次强调了奖惩制度,同时发出警告,若是我浩然派弟子有了损伤,你们就做好偿命的准备吧。

这个强调,令风亲王府的修者颇为恼怒,他们不用苦力一般四处跑了,但是做保姆的滋味,也很不好受。

有些天仙懒得费心费力,索性直接裹了灵仙,亲自去探查,宁愿自己辛苦一点,总胜过看着他们乱跑——不带这些灵仙,是不可能的,陈太忠还要防着他们隐匿矿情不报。

也有天仙偷懒,觉得看护弟子不是什么大事,就居中策应。

偷懒总是会付出代价的,九天之后,浩然派弟子在探查一个深坑的时候,遭遇到了异族的袭击,纵然弟子们有所防备,但是战力相差太远,在救援的天仙赶来之前,一死一重伤。

这名天仙见到浩然派弟子死亡,好悬没吓出尿来,力斩了那异族之后,坐在地上,愁眉苦脸地估算自己的下场。

他的目光扫了剩下的三名灵仙好几次,最终是不敢逃跑,更不敢杀人灭口,于是咬牙抽出刀来,冲进地洞,“我再去探看一番!”

三名浩然派弟子交换个眼神,有点奇怪,里面已经查过了,没有矿石啊。

不多时,那天仙飞了出来,左臂已经被斩落,还在滴滴答答地淌血。

他面色苍白地发话,“亏得我又进去一趟,发现一名隐身异族,已经被我诛杀,不过我也折了一臂,算是……算是护卫你们不力,应得的惩罚吧。”

三名浩然派弟子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觉得生平所遇的诡异之事,莫过于此了——陈真人的威慑力,还真不是一般的大。

不过这名天仙良好的赎罪态度,令他在浩然弟子心中得了不少印象分——铁血堂的弟子,是很狂热的气修,基本上都不怕死,只求死得其所。

你敬我一尺,我当还你一丈。

所以再见陈太忠的时候,三名弟子都比较客观地陈述了事实,还为这天仙开脱了两句。

陈太忠听到有弟子死亡,真有杀人立威的心思,可是这厮如此乖巧识做,又有弟子帮忙求情,他终于是收回了这个打算。

但这是个糟糕的开头,他也不可能轻轻放过,他做出的决定就是:停这厮的解药三天。

风亲王府的天仙,都是被他下了毒的,停三天的解药,不至于要命,但是毒发的时候,那份深入骨髓的痛痒,还是令那名天仙哀嚎不已。

这样的惨状,看到别的天仙眼里,真的是既惊又怕——修者们的神经,都是比较坚韧的,能令一名天仙打滚哀嚎,这得是经历了多么大的痛苦?

没有人喜欢经历这样的痛苦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