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硬夺

英家中阶真人闻言,肺都快气炸了,但是他还没办法发作——此前为了遮蔽信息,英家的行事,确实是稍嫌霸道了一点。

不过就这么拱手相让,他心里也十分不甘,于是咬牙发话,“陈真人你好大的名头,可敢跟我赌斗一番?”

“我先发现的矿,你拿我的东西,跟我赌斗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你这是觉得……我陈某人很好欺负?”

“我英家子弟,正在跟异族作战,”中阶真人咬牙回答,他的语气中,是浓浓的不甘,“若非如此,哪里轮得到你们走这么近?”

“你甘心不甘心,关我什么事?”陈太忠懒得再跟他多费口舌,手向前一伸,叹一口气,“这是你逼我的……掌控!”

以他对掌控的娴熟程度,想要留下这中阶真人,是殊为不易,但是这厮身后的十几名天仙,应该是跑不掉了。

中阶真人见状,脸色登时一变,想也不想,大旗往前方一扔,大喝一声,“速退!”

“想退?哪里有那么轻松?”陈太忠又是一声轻笑,头顶的长刀猛地斩向对方,“好话说尽你不走,纳命来吧!”

他这么做,看似有点霸道,其实不然,跟英家不问青红皂白就发射灭仙弩相比,他已经算是相当克制了——你碾压别人的时候,就要想到,总有被人碾压的一天!

福祸无门,惟人自召,逼得我这讲究人动粗,那绝对就是你的不对了!

一刀斩出,那血色大旗狂野地卷了过来,然而下一刻,它就发出一声哀鸣,倒射而回,旗面裂为两截,连旗杆都在不住地震动。

“噗”地一声,中阶真人又吐出一口血来,脸色又白了几分。

“且住!”下一刻,他大喊一声,眼睛一眯,“我们就此离开!”

声音虽然响亮,但是掩饰不住那微微的颤抖,而他的眼中,也泛起浓浓的无奈来。

“真人!”他身后的诸多天仙,闻言脸色齐齐一变,更有人大声喊道,“真人,咱们还有战阵,何必惧怕他?”

战阵?中阶真人心里苦笑,咱英家的战阵再厉害,难道还比得上西疆官府的战阵不成?

他脸色一沉,“有风亲王的门下在,咱们的战阵还是不要说了。”

英家诸人闻言,这才反应过来,撇开陈太忠不提,对方还有一股势力,是英家也不好抗拒的,于是传出了七八声不甘心的长叹。

“走吧,”中阶真人垂头丧气地发话,一转身,就待带着诸人离开。

“且慢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长刀继续指向对方,他轻笑着发话,“你们的储物袋……我要检查一下。”

“你!”中阶真人闻言大怒,眼睛一瞪,“休得欺人太甚!”

陈太忠无视他的愤怒,淡淡地发话,“我只是担心,你们夹带我的矿石离开。”

“你这不是无稽之谈吗?”中阶真人嘴巴抖动两下,“我不是说了吗?我英家弟子还在跟异族鏖战,哪里来的矿石?”

陈太忠闻言,登时就是一怔,“矿石有异族守护?”

“你这可不是废话?”一名高阶天仙高声叫着,“天才地宝旁,哪里会没有守护?”

“聒噪!”陈太忠的神念一击,直接将此人击得从空中跌落下来,所幸的是,周围的英家天仙众多,有人马上出手将人救起。

陈太忠也不理会这些,而是沉声发话,“我上次前来,却没有发现有什么守护异族。”

上次是你前来的吗?只怕未必吧,中阶真人听到这话,心里暗暗嘀咕一句,不过凭良心说,这种情况也确实可能存在。

心灰意冷之下,他不想说太多,只是一摆手,“陈真人若是不信,且随我来。”

发现矿石的地方,距离此处并不远,也就是五六百里的样子。

还没有赶到近前,就听到前方一阵厮杀声,空中有三艘战舟,正在不住地向下轰击着,周边还围了七八十号修者,兵器齐全,随时准备出手厮杀。

远处的地上,还有七八名修者,身上带着血迹,正在一座灵气转换阵里打坐。

“就是这里了,”中阶真人淡淡地发话,语气中是掩饰不住的疲惫感,“陈真人且给我英家一点时间,让我们撤出队伍。”

陈太忠微微颔首,“我给你三个时辰,过时不候。”

英家此刻的攻击,是战舟为主,撤离战场还是比较方便的。

事实上,他们撤出战斗,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,然后连句话都没有,直接扬长而去,背影显得寂寥无比。

坑中的异族似乎打定主意死守了,并没有借机偷袭。

陈太忠这一方的修者,却都是铁石心肠,这种成王败寇的事情,大家平日里见得太多了,根本没有什么触动,恰恰相反,还有不少人心中遗憾,没有追究英家此前的冒犯。

用了半天的时间,大家在坑边休整,同时由放出警戒哨,严防有外人前来捣乱。

其实陈太忠他们的做法,跟英家别无二致,相差的只不过是实力罢了。

整顿完毕之后,陈太忠就待上前查探一下,看前方的坑中,有多少的异族,又是如何防卫的,竟然让大名鼎鼎的血旗公英家久攻不克。

明广智悄悄地出声劝阻,“陈真人,此等事让风亲王的人去做就好了,这帮人不可靠,很可能在关键时刻反水……尤其是在你遭受围攻的时候。”

他的话诚意很足,不过陈太忠并不以为然,一抖手中的长刀,陈真人淡淡地回答,“反水无所谓,看我的长刀能饮多少的鲜血吧。”

明广智登时无语,陈真人的自信心,未免太强了一点,不过这也正常了,所谓的天之骄子,谁不是这样目无余子呢?

不过他还是不想看陈太忠涉险,原因很简单,现在两人算是绑在一起了,若是陈真人出事,他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明上人久走江湖,各种保命的手段极多,但是他绝不认为,在这么一群天仙的围攻下,自己能有什么机会侥幸脱身。

于是他眼珠一转,“按说这矿,应该算是程兆发现的,他也一直想领取奖赏,陈真人何不让他前去侦查?”

陈太忠转念一想,确实是这个理儿,于是笑一声,“你这家伙,邪门歪道的点子倒是多。”

他不介意亲自查探,但是有合理的理由,为什么不让别人去做苦力呢?“不过,咱们的时间不多,你催那个程兆一下,让他抓紧了。”

“嗯?”明广智先是一怔,然后点点头,“倒也是,须防得英家找了强援,再来找回场子。”

陈太忠微微颔首,“你知道就好……这异族须得尽快消灭。”

程兆闻听这样的吩咐,也没有半分的不爽,在他看来,这简直是必然的,他们这些体系内的修者,早就习惯了高阶修者身在后方,遥控指挥低阶修者。

不过在探查的过程中,还是有两名天仙受伤,一名灵仙死在当场,然后大家发现,坑中最少有两名玉仙级别的异族,还有近五十名天仙异族。

这绝对是一只不小的力量,搁在位面大战正酣的时候,都够资格成为一支战队了,不过现在战争结束,它们也只能躲在一隅苟延残喘,连反击的心思都没有。

对于雷化石,陈太忠还是有足够的认识的,所以他也没有考虑留手,直接派出了纯良进攻,自己在一边接应。

纯良对此是相当地不满,不过考虑到陈太忠答应的,回到风黄界就会去翡翠谷种宝草,所以在众目睽睽之下,它还是飞身上前,吐出一大片的火海。

风亲王一方的修者看到这一幕,真的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,合着散修之怒肩头的小白猪,竟然是一只大妖?

想到自家在前不久,还想抢夺此人的矿藏,他们恨不得回去毒打一顿自己的主子:这样的人物,也是能随便招惹的?

纯良的麒麟真火,对异族有极大的杀伤,对雷化石造不成丝毫的影响,甚至异族的自爆,也无奈雷化石分毫——事实上,一名异族玉仙,果真是自爆了。

另一名异族玉仙,则是按捺不住火海的逼迫,冲出来袭击纯良,却被陈太忠一刀斩杀。

战争的失败者,也只有逞气血之勇这一条路可以走了。

不过能在这种状态下,还负隅顽抗的主儿,基本上都是豁出去了,纯良整整喷了五天的火,结果没有一只异族出来投降,全部活生生被烧死在坑中,连阴气石都被烧化了。

五天的火海之后,陈太忠的天眼已经感受不到其中有活物了,然后又等两天,待温度降低,他命令程兆冲进大坑中,看看是否还有残留的异族。

程上人对这个任务,有点头皮发麻,可是已经到了这一步,再拒绝的话,算是前功尽弃,所以他又邀约三名好友,组成四象阵下去探查。

用了一天的时间,四象阵对大坑探查完毕,程兆兴高采烈地上来汇报,“里面已经没有异族,倒是陈真人所说的矿石,见到不少……敢问可是这种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摸出了两块石头,递了过来,却是比明广智早先那块石头,还大了不少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