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四十章 滚还是死

程兆也伤得不轻,他仅仅是四级天仙的剑修,被四个天仙组成的四象阵围住,还要兼顾裹着的四名浩然派弟子,怎么可能不受伤?

正经是他要落实自己是发现此地的第一人,少不得站出来,直面立朝大公的势力。

已经付出那么多了,不争取一下,甘心吗?

“我们发现了什么矿,无须向你们解释,”中阶真人冷冷地发话,“我不管你们从哪里听来的消息,先到先得……就算风亲王跟陈太忠联手,我们英家也不惧。”

你信不信,我能斩绝你英家全族?陈太忠听到这话,还真是不服气了,不过这话……似乎不是很和谐?

明广智抢先回答,“陈真人早发现这矿了,你们若是识趣,早早退去,否则休怪我们刀下无情!”

“是啊,该设标志的是咱们,”风亲王的人大笑着发话,他们虽然受制于陈太忠,但那是实在打不过,实力使然,若是还要输给血旗公,真的有点没面子。

中阶真人不受这些干扰,而是深深地看陈太忠一眼,“陈真人,我英家跟飞云楚家是姻亲,这个矿……你就当让给楚家好了。”

陈太忠的眉头,登时就是一皱,飞云楚家的话……还真的令他感觉有点为难。

对方如何知道他跟楚家关系的,他暂时无暇考虑,不过真是姻亲的话,有些消息的泄露,也是必然了。

然而话说回来,事关雷系本源,就算飞云楚家亲至,也别指望他能轻易放手,更不要说对方只是楚家的姻亲了。

就在这时,程兆冷哼一声,“你英家跟楚家的关系,我们不知道,但是血沙侯郑家……功法也是得自于你英家,你敢否认吗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登时一皱,脸也刷地拉了下来,“此话当真?”

“此事知晓的人不多,”程兆轻声回答一句,“陈真人你且看他如何回答。”

在皇族的圈子里,这其实不是秘密,不过外人就很少知道了,哪怕是宗门中人,都很少知道这些内幕,圈子不同,有些消息真的封闭得很死。

就算在宗门的上层,大家说起血沙侯来,都是说此人从战场一个小兵做起,真刀实枪地打拼出了自己的天地,最高的时候,做到了北域的指挥副使,也就是军方二号人物。

但是这个时候,血沙侯急流勇退,求了一个封号的侯爵之后,毅然离开了军队,不过军队也不能任他说走就走,所以还留了一个副留守的虚衔。

其实血沙侯的经历,在风黄界是个相当励志的故事,平民而封侯,颇有点“朝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”的味道,不少人对此耳熟能详,并且津津乐道。

不过也有人指出,这样的晋阶,实在有点令人不可思议——一介小兵,居然能升至指挥副使,这显然不是个人努力能办得到的。

最明显的漏洞就是:普通的平民,根本不可能接触到可以晋阶到玉仙的功法。

平民中天才苗子无数,但是想悟真,必须要有系统的功法来培训,就算有大户子弟灵石比较多,想买这功法,可是……谁肯卖啊?

血沙侯的崛起,就伴随着这些谜团,平日里少有人细细琢磨,但是一旦被指出这蹊跷,听者自然会生出疑心。

陈太忠当然也不例外,更别说,他最是听不得“血沙侯”三个字的。

英家中阶真人闻言,脸色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了,好半天才冷哼一声,“那是我英家的叛徒,他跟陈真人你的恩怨,与我们无关。”

“怎么可能无关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手中长刀向前一指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“看在飞云楚家的面子上,我不计较你伤我弟子一事,现在我宣布……这里被我接管了,你英家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滚,要么死!”

他是个很护短的人,但是说实话,对于本派弟子被打伤一事,他还真没多少找场子的心思,原因很简单,刚才是在战斗厮杀,对方不收手也是正常的。

正经是本派这四名弟子,无故就要介入天仙之间的战斗,这可太自不量力了——以他的眼光来看,铁血堂的弟子,有点狂得过分了。

身为气修,当然要讲念头通达,但是没那实力还要狂妄,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了。

陈太忠也无意指责铁血堂弟子什么:让他们在战斗中成长就不错,不适当地吃点亏,他们也不会真正地成熟起来。

想一想他对于海河的态度,就能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,陈某人从来不认为,温室里能培养出参天大树,成长的过程中,有挫折才是好事。

只要对手不是明显的大欺小,他就不会刻意去找回场子。

当然,四个灵仙弟子的重伤,还是令他很恼火的,现在就正好拿出来,冲抵楚家的那份交情。

中阶真人一听这话,脸色就是一沉,不过他还是努力地解释,“我英家跟郑家,功法不尽相同,陈真人当同郑家交过手,他们使用气血的方式,跟我一样吗?”

“当然不会一样,”这时,中阶真人身后又站出一人来,是个高阶天仙,他气呼呼地发话,“郑家只盗走了皮毛,没盗走我英家精髓,我敢打赌,郑家的血沙功法,绝对挡不住陈真人的束气成雷!”

陈太忠很是不想听这些废话,但令他苦恼的是,对方说的这些,他真的非常好奇,于是他冷笑一声,“原来你英家,真以为自己挡得住我的束气成雷?”

“我英家功法至正至阳,陈真人的神通,也是至阳至刚的雷电,所以才会引起雷电激荡,对血旗不无小补,”这天仙还真是口无遮拦,直接把陈太忠想听的说了出来。

当然,他并不认为,自己是在泄露秘密,他根本没反应过来,陈某人纵然已经是博览群书了,但是在某些方面,还是相当无知的。

所以他理直气壮地反问,“血沙侯郑家的气血,挡得住束气成雷?”

“你跟我说这些,没用,”陈太忠听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东西,登时面皮翻转,“我现在就问你们一句,是滚,还是死?”

“陈太忠你莫要太过张狂,”中阶真人眼睛一瞪,眼中满是血色,他厉声发话,“这是我英家先发现的矿藏,只有死战不退的血旗门下,没有怯战的英家……我可以跟你拼个两败俱伤,不知道你信也不信?”

“凭你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不屑地撇一撇嘴,“你可以试一试。”

中阶真人的脸色,是红了又紫,紫了又白,最后才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阁下何必苦苦相逼?”

“我逼你?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声音也大了起来,“你英家擅划禁区,谁逼你们了?你英家用灭仙弩偷袭,谁逼你们了?你英家天仙战阵,在战场上对灵仙下手,又是谁逼你们了?”

说到最后,他放声大笑,“说白了,无非是实力使然,此前你觉得自己有实力,可以任意欺负弱小,现在遇到比你更有实力的,你就要开始讲道理了?”

“血旗公好歹也是一代人杰,后续子孙如此地不争气,真是令人齿冷!”

“你!”中阶真人气得脸红脖子粗,有心上前拼命,却又下不了这个狠心——光是眼前的陈太忠,就够他喝一壶了,要命的是,姓陈的身边,还跟了风亲王的人。

这种局面,就算血旗公后人骁勇异常,也要掂量一下。

“谁说是你血旗公英家第一个发现此处的?”就在此刻,一个声音在陈太忠背后响起,正是明广智出声发话,“陈真人,你不是早就发现这里的矿了吗?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摸出那块阴雷化石,在手中抛一抛,斜睥着对方,“就算是谁先发现谁先得,这地方也该是我的!”

“你居然……”英真人见到这雷化石,倒吸一口凉气,脸色又是一变。

他一直以为,对方是因为被己方伏击了,所以才临时生出抢矿的心思,但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来人还真的是冲雷化石矿来的。

严格来说,雷化石不能算是矿,应该算天地奇物,英家修习的功法,需要一些雷电的资源,否则无法施展出血旗中至刚至阳的煞气。

正是因为如此,英家发现这里可能有雷化石之后,派出了异常强大的队伍来夺取,同时划了禁区,敢来这里队伍,一律驱逐走,否则就杀无赦。

但是现在,陈太忠伙同风亲王的人,有针对性地前来夺取雷化石矿,这让他心中的侥幸,登时化为了泡影。

然而,这雷化石对英家,真的很重要,他犹豫再三,方始艰涩地发问,“既然如此,你我两家共同开发,如何?”

“若是你们一开始,没有发射灭仙弩的话,此事未尝不能商量,”陈太忠哈哈一笑,头顶一柄长刀幻化了出来,“但是现在,我最后问一遍……是滚,还是死?”

其实,他早就下决心要独吞此矿了,不过对方行事霸道,就给了他正大光明的理由——不是哥们儿不讲究,是你们欺人太甚啊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