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乱战起

血旗公,位列本朝的立朝七大公,世袭罔替,资历尊贵无比,无人可超越。

此公在立朝战争中,以勇武出名,不善算计,运气极差,几乎场场血战,最后才成就了他的赫赫威名。

不过,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,立朝的七大公,早已经族诛了三家,两家削为勋爵,一家递退为侯爵,只有英家,目前还是公爵。

因为是世袭罔替的大公,所以英家就算出不了真仙,也照样能坐稳公爵的位子,而英家已经有三千多年没出过真仙了。

也有人说,英家有晋真仙的实力,甚至还可能藏有真仙,但是他们绝对不敢亮出这份实力——立朝七大公,现在仅余一公,再不知道收敛的话,下场不会比其他六家更好。

然而,立朝大公虽然是被皇族猜忌的,但是他们不犯错的话,一般人也不愿意招惹。

程兆听到是血旗公英家,也是脸色一变——对方的来头,果然是不小。

但是明广智想的就少了,他虽然捞的是偏门,最在意眉高眼低,但此刻是给陈真人办事,他怕得谁来?

于是他冷冷一哼,“此处乃无主之地,既然你们那么有兴趣撵别人走,那我也撵你们走,这里我们要了……英家的人,全部滚蛋,否则杀无赦!”

“好大的狗胆!”对方怒喝一声,紧接着,一条人影电射而至,一柄长剑凌厉无匹地斩了下了,“鼠辈,竟敢蔑视我英家,你死定了!”

“谁死定还不一定呢!”程兆冷哼一声,心意一动,手中长剑勇猛地迎了上去。

原本他是有点茫然,但是茫然之后,紧接着就是一阵狂喜:英家人肯定不可能无故地在这里,想来是发现那个矿了?

最早发现矿的,陈太忠是有奖励的!程兆马上就改变了态度。

他对陈太忠的观感不好,但是那厮行事,却是有口皆碑,程上人决定揽下这一功劳,也能争取到不少好处——起码他不能容忍自己拿着本命飞剑去挖矿。

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接下了对方剑修的一击,嘴里同时大喊,“放信号!”

不等他做出指示,浩然派的弟子已经将焰火打了出去,明广智则是摸出一张高阶宝符,在手里使劲地摇晃,却不着急激发。

对方来袭的,是一名高阶天仙的剑修,不过程兆的剑法极精,勉力能同他斗个旗鼓相当,仓促之间,他拿不下对手。

再加上旁边还有一个上人,手里拿着高阶宝符,做随时出手状,他心里也生出了烦躁,忍不住大喊一声,“战阵何在?”

远处有四名天仙,向这里飞来,应该就是战阵了。

“跟我们比战阵?”程兆闻言哈哈大笑。

他原本有一瞬,很不忿明广智不上来夹击,但是马上就反应了过来:明上人此时专注接应才是正理,先保证不要阴沟理翻船,再说其他。

所以他手上的攻势,越发地猛了,“有种就不要逃。”

“程上人,他们是逃不了的,”明广智跟着笑了起来,在一边凑趣,“英家将此处划为了禁地,怎能轻易离开?倒是你我……敌不过是可以跑的。”

那高阶剑修本来就战得郁闷,眼见对方有恃无恐的样子,忍不住出声发问,“你们究竟是何人?”

敢肆无忌惮拿出战阵的,定然是有根脚的,血旗公封爵大公,官府允许有百人护卫队,可习战阵,而一般的小势力敢修习战阵,等待他们的只有族诛。

“现在才想起问我们来历?晚了!”程兆厉喝一声,嘎嘎地狞笑着。

他对自己差点被灭仙弩击杀,很是恼火,真要说起来,他所效命的白真人,虽然只是亲王之子,却也不惧血旗公的名头——过气的大公,也不知道嚣张个什么。

哪怕没有陈太忠,程兆都有信心压制住对方,“敢用灭仙弩,咱们梁子结得大了!”

“是吗?”高阶剑修气得笑了,人已经得罪了,现在再说什么都晚了,于是他厉喝一声,“四象阵拿下这些狂徒……看他们是不是私习战阵!”

这话就是扣帽子了,战阵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用的,不过眼下他如此说,大抵还是希望,对方能主动泄露身份,他好决定应对方式——他都没敢下令诛杀对方。

原因无他,对手非常有恃无恐,而且还打出了示警焰火,英家现在的地位很微妙,不想招惹莫名其妙的强大仇家。

去求!程兆见四名天仙已经接近,下意识就想遁走,他是剑修,遁走还是很快的——明上人说了,没必要死战。

正好留下四名浩然弟子顶缸,若是这浩然弟子死了,英家必然要承担陈某人的怒火。

他想得很好,但是眼角的余光扫一下,发现那四名浩然弟子已经拿出兵器,打算作战了,一脸毫无畏惧的样子,心里登时一咯噔:我这样离开,陈太忠不会把气撒到我头上吧?

他心意一转,且战且退,然后猛地大袖一甩,将四名灵仙弟子裹住,没命地御剑而逃,嘴里大喊,“你英家就等着后悔吧。”

他还指望着明广智能上前牵制一下对手,侧头一看,差点没把鼻子气歪:明上人跑得比他还快,已经飞出去近百里了。

高阶剑修冷冷地一指他,嘴里吩咐着,“留下这几人……我去追那逃走的!”

程兆裹着四名灵仙,虽然剑修御剑飞行的速度极快,可是有了拖累,就要慢很多。

四象阵向程上人扑去,高阶剑修则是化作一道白光,直取明广智。

明上人虽然跑得比较早,但是真不敢用血遁脱身,一来血遁未必能逃过高阶剑修的追踪,二来就是,他抛下浩然弟子逃命,已经是不该了,若是逃得过远,不能及时杀回救援,陈太忠将来也饶不了他——陈真人有多么护短,他心里太清楚了。

明广智闯荡江湖这么久,并不介意牺牲别人成全自己,在他眼中,四名浩然派的灵仙弟子,加在一起也不及他自身安危的百分之一。

可是有陈太忠在,他还真不敢把这四名灵仙彻底地丢掉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高阶剑修已然追了上来,跟他乒乒乓乓战做了一处。

明广智的战力不算太高,不过像他这种人,有各种保命手段,一时半刻倒也不会输了。

但是程兆那边的局势,就极度地糟糕了,四象阵一围,片刻功夫,程上人就落了下风,左支右绌异常狼狈,还有两个浩然弟子,受了重创。

铁血堂的弟子,勇猛是够勇猛了,但是战力相差太过悬殊了——天仙组成的战阵,岂是灵仙的气血之勇能挡得住的?

而偏偏地,这四个弟子荣誉感极高,死战不退,搞得两人重伤,两人轻伤,总算是英家的战阵得了嘱咐,没有痛下杀手。

程兆见状,好悬没有一口血喷出来:你们四个,不知道稍微避让一下吗?

你们这么做,让我怎么跟陈真人交待?早知道是这样的话,我倒不如独力逃生了。

不过现在这样抱怨,也不赶趟了,他自己都被圈进了战阵里,刚才想逃还逃得了,现在他自己都要自求多福了。

就在此刻,只听得远处传来一声长啸,“谁敢动我风亲王的门下,莫非想满门抄斩?”

随着这一声长啸,一道白光迅疾无比地冲了过来,却是其他组的天仙见到焰火,匆忙赶了过来。

那高阶剑修力战明广智,眼见取得了上风,猛地听到这一声长啸,心里忍不住一惊,“我去,竟然是风亲王的门下?”

风亲王是皇族嫡系,传承到现在,是第二代,高阶玉仙,若是下一代还不出真仙,是要降等的,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都是皇家嫡系。

血旗公惹得起亲王吗?当然惹不起,除非是立朝时的血旗公,还能跟亲王拼一拼。

围攻程兆的战阵听到这一声,也登时放缓了攻势,不过他们并没有完全放手——你自称是风亲王,就真是风亲王了?

而且风亲王的门下,也有远近之分,若仅仅是客卿之类的队伍,英家也没必要太过忍让——己方好歹也是世袭罔替的立朝大公,对方也要考虑一下后果。

就在缠斗中,又有几支小组赶来,而血旗公一方发现不妙,有一名中阶真人带着七八名天仙赶到,大喊一声,“都给我住手!”

他说住手,风亲王府的人哪里肯听他的?刚才人少也就算了,现在己方人多了,还能任由对方猖狂?

起码有十余名天仙,身处混战中,还有十余名在分别戒备对方,那英家的中阶真人见自己的命令被无视,登时大怒,“混蛋,竟然敢不听上位者的话?”

话音未落,他就掣出一杆血色的大旗,一抖旗杆,旗面噼啪作响,竟然隐隐有风雷之声。

然后他一撒手,血色大旗化作一片血浪,汹涌地向前方卷了过去。

“血涛弥天……”有人识得这一招,脸色登时一变,“是英家真传!”

同为血旗公麾下势力,英家真传和普通子弟,当然也是不一样的。

“给我……滚!”就在此刻,极远的地方传来一声吼。

来人的速度奇快,说给字的时候,似乎还在百里开外,待说到滚字的时候,人已经来到了十余里外。

这声音异常地洪亮,气势也浩瀚无匹,“滚”之一字,在天地间久久回荡,不肯散去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