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收缴储物袋

康剑曜也知道这些,但是他不得不苦笑一声,“这个寄生蜂虫卵,最早的治疗方法,就来自于小湖营地,我这么说……你们能否理解?”

原来如此!大家一听,就都理解了。

不过理解归理解,能不能接受,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,尤其是听说,陈太忠打算在这里再待四五个时辰,才肯动身,这群人又是一阵躁动——白真人真的耽误不得了。

一个浩然派弟子走过来,冷冷发话,“安静,陈真人说了,谁再聒噪……杀无赦!”

技不如人,那真的是什么话都不用说了,待休息够时间之后,众人上了战舟,继续旅程——泾渭分明的两拨人。

浩然派的弟子,已经全部换了装束,不过白真人的伴当也不是傻子,竖起耳朵细细听一听,大致能猜出——这应该是浩然派的弟子。

其实,猜出这一点很简单,二百名灵仙……整整二百名灵仙啊。

数遍幽冥界,能派出二百名灵仙的势力不少,但是这二百名灵仙,就没啥高阶修者伴随,只有一个真人带队——好吧,还有一个中阶的天仙,长了一张阴阳脸,从脸上新生出的红嫩肌肤也能看出,此人有过丰富的冒险经历。

总之,灵仙和高阶修者的数量,太不成比例了。

在风黄界,这样的组成结构是很正常的,但是在幽冥界,这样的结构是绝对不正常的。

众灵仙在幽冥界损失得太惨重了,惨重到有大规模灵仙出动的时候,必然会有相当数量的高阶修者护送。

那么,看来看去,这二百名灵仙,怎么看也只可能是浩然派的——就算有陈太忠带队,一般的势力派出这么多灵仙来,也不可能只有一名高阶修者随行。

因为这波人来自于皇家分支势力,很多内幕对他们来说并不是秘密,甚至有人猜到:这会不会是浩然派最近悄悄投放过来的修者?

天底下,就没有什么真正的隐秘!

当然,猜测归猜测,陈太忠不点明的话,也没谁敢明说,想一想初来时的趾高气昂,到现在的噤若寒蝉,不得不令人心生感慨。

过了两日,就到了黑凌河流域,其间长髯真人也服用了驱除寄生蜂虫卵的药物,但是这个东西治疗不治本,若份量不够的话,反倒能越发地感受到虫卵的蠕动,简直是生不如死。

哪怕浩然派那六个灵仙弟子,也没受了这罪,他们服食的药量很足,只等找个地方安顿下来,就可以安心驱毒了。

长髯真人心里肯定恨透了,但是他还不敢表现出来。

到了黑水河流域一带,陈太忠就选个地方,扎下营来,倒也不着急搭建驱除虫卵的房间,急得后来的这帮人抓耳挠腮,却又不敢催促。

陈太忠命令康剑曜值守营地,自己则是带了天仙战阵等人,又带了一干灵仙弟子,在黑凌河流域大肆寻找。

用了差不多两天的时间,明广智找到了他捡到储物袋的那片乱石处。

陈太忠想将营地迁过来,但是又一想,丢了储物袋的那家伙,没准还活着,就否决了这个想法,还是那句话,他不怕麻烦,但也不喜欢没事自找麻烦。

那肯定是要以这片石头为中心,四处寻找阴雷化石!

陈太忠盘算一下,觉得距离此处三千里外的营地,就很合适,可以考虑长呆一阵。

不过眼下就撒开人马寻找阴雷化石,也不合适,因为他并不能有效地控制长髯真人的这帮人,而这些人一旦散开,就容易出纰漏。

他算计一下,将人都召了过来,“今天先到这里,回营地。”

旁人心里疑惑,也不敢问,不过从他的反应上看,大家都猜到了,要找的矿,八成跟这片乱石有关。

大家飞回去之后,陈太忠找到康剑曜,要他将他们一群人召集到一起。

康真人心里疑惑,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,不过他也不敢多问,还是老实地将人招来,看他要做什么。

待人聚齐之后,陈太忠抖手打出一团焰火,远处两艘战舟升空,而他肩头的小白猪,也不见了去向。

这明显不是好路数!被围着的人,登时就忐忑了起来。

陈太忠也无意考虑他们的感受,背着手淡淡地发话,“把你们叫过来,是有个喜讯通知大家……你们想的没错,下面要开始探矿了。”

众人闻言神情各异,有个女修看了长髯真人一眼,显然考虑的是寄生蜂虫卵的问题。

更多的人,是脸上阴晴不定:这是意味着,我们即将开始被奴役?

不过,那名逃跑不成反被杀的天仙,只是个例,在场的人都很清楚,若是我们此刻有异常举动,别说跑得掉的可能性不大,就算可能性很大,也没谁敢赌。

白真人的命运,决定着大家的命运,若是因为他们的逃跑,导致白真人遭致不幸,皇族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——倒是始作俑者陈太忠,很可能被放过。

其实,哪怕白真人无恙,他们若是敢跑,也会被白真人记在心上——我生死未卜之际,你们竟然敢逃跑?

那么,将来等待他们的,依旧是非常恐怖的下场。

众人都敢怒不敢言,陈太忠却也不理会,只是祭出小灰钟,重重地一敲,然后趁着众人神智一晕的工夫,绕着大家奇快地转了一圈,然后又敲一声。

待众人从恍惚中醒转,陈真人已经回到了原处,背着双手淡淡地发话,“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,我刚才已经给你们下了毒……嗯,我是一番好意!”

天可怜见,真没有人能把“下毒”和“好意”两个词连在一起,不过他说得这么自然,大家反倒是愣住了,好半天之后,才有女修尖叫一声,“你竟然下毒?”

陈太忠根本懒得理她,继续发话,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微笑,“下毒之后,大家就是一家人了,你们……算是初步获得了我的信任。”

这样的信任,我们宁可不要了!好几个人嘴角抽动一下,想说出这话,最终还是没敢做声:被下了毒,命都到了人家的手上,现在还想展示风骨,给谁看呢?

康剑曜沉吟片刻,代表大家问一句,“这毒是要探矿之后解呢,还是挖矿之后?”

“这两者相差不大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,然后一拍双手,“现在……我命令你们,把储物袋放在面前,后退十丈。”

还要交出储物袋?众人又是一惊,这个要求,真的是令人忍无可忍!

对修者而言,交出储物袋绝对是最耻辱的事情之一,这不但证明他们身份低下,更是将还击的可能都拱手让了出来——没有储物袋,拿什么跟对方拼命?

更别说,此刻是在幽冥界,刚结束的位面大战,让修者们都收获了不少好东西,尤其是像他们这种敢于打别人主意的势力,储物袋里好东西更多。

若是换个人要他们交出储物袋,这些人绝对二话不说就开打了。

然而说这话的是陈太忠,他们的主心骨也被对方扣着,这就让他们不敢第一时间跳起来。

当然,也可以说是陈太忠一直在咄咄逼人,才导致了眼下这个局面——已经退让了那么多了,再退让一些,也无所谓了。

妥协也是有惯性的,让着让着就习惯了。

场面上是死一般的沉寂,没有人出声反对,但也没有人真的将储物袋放下,倒是有人已经将储物袋拿在了手中,正打算放下的时候,发现别人都没放,手就悬空在了那里。

陈太忠等了一等之后,发现竟然是这种情况,忍不住眼睛一眯,嘴角一翘,就待说话。

“陈真人,”一名高阶天仙果断地出声,经过这段时间观察,大家已经发现了,很多事情,不能等陈太忠拿主意,因为他一旦决定的事情,就再没有更改的余地了。

所以他主动发话,“我们的储物袋中,有一些战功记录,还有一些身份证明资料……”

“我让你说话的了吗?”陈太忠的神识重重一击,将此人击得满地打滚。

其实他也知道,对方的顾虑在哪儿,他完全可以做出保证,但是眼下,他可不打算先做保证——我不惯你们那些毛病!

你们强取豪夺别人的时候,考虑过对方的感受吗?说穿了,还是个实力的问题。

于是他冷哼一声,“三息之内,不听从的人,我会强行出手夺下储物袋……你们放心,我不会杀人,谁让我是讲究人呢?”

紧接着,他一呲牙,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“但是不听话的,我是不会给他解药的!”

顿了一顿,他猛地大喝一声,有若一道惊雷掠过,“听到没有?”

“听到了,”十几个人下意识地回答,他们的气势,已然被陈太忠所夺。

“听到了就照做,等着我请你们吃饭?”陈太忠冲着前方一指,皱着眉头厉喝,“莫非还真等我数三息不成?”

这一嗓子出去,众人有若惊弓之鸟,忙不迭地放下储物袋,然后后退,有人放得慢一点,发现自己落后了,忙不迭丢下储物袋,转身向后跑。

陈太忠的嘴角,泛起一丝不屑的微笑:这种怂包,也敢惦记出门抢夺矿藏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