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铁血初战

陈太忠拿来的小塔,还真是七掌柜给他的,并不是他的通天塔。

七掌柜去总部办事,其中一桩就是将洞府取来,租给陈太忠。

他并没有要求陈真人留什么契约,鉴宝阁一方,别说白凤鸣了,连个真人都没出现,就直接将洞府借给了陈真人。

陈太忠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他甚至都没往这方面去想——凭我陈某人的修为,凭我陈某人的口碑,这样租借很正常。

反倒是他对这个小塔的造型,有点微词,“哎呀,原来是个小塔。”

“这小塔相当了不得,是通天塔的仿制品,”七掌柜一本正经地解释,“虽然仿制得不是很成功,可是一到九层,可以针对不同的修者,提供不同的灵气支持……若不是跟陈真人谈了笔买卖,真的不可能借出来。”

通天塔的仿制品?陈太忠听到这话,多少多出了点兴趣,不过他仔细感受一下,也没觉得跟普通洞府有什么差别,于是就生出了请教的心思,“七掌柜,咱们还一路随行吗?”

“我尚有其他事情,”七掌柜出声婉拒,“陈真人若是能在此地等我三日,咱们可以汇合了之后再走。”

“算了,不等你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哥们儿的时间,可不是这么浪费的,你不随行也好,我正好去黑凌河走一趟……

待众弟子收拾好之后,陈真人收起洞府,摸出两艘战舟来,交给李晓柳,“你们乘坐战舟,跟着我们前行即可。”

此番前行,就是明广智带路了,鉴宝阁的总部,距离黑凌河也不算远,满打满算,不到五万里,一路飞过去便是。

明上人的飞行速度,也颇值得称道,事实上他们这些做无本买卖的,别的本事或者稀松,跑得快是一定的。

不过明广智的快速飞行,对灵气的需求极大,飞出不到三千里,他就开始摸出回气丸,大把大把地往嘴里塞。

陈太忠冷眼看着他,也不出声——本来嘛,我带你去发财,你总得体现出点诚意。

浩然派弟子操纵的两艘战舟,完全跟得上明广智的飞行速度。

于是偶尔途经的修者,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:一个天仙没命地在前面贴地飞着,后面有两艘战舟,也是紧紧贴地跟随,而两艘战舟中间,有一个真人在护卫,真人肩头有一只白色的小猪。

之所以贴地飞行,完全是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,陈太忠此次是在中州地盘的核心区域找矿,当然是越低调越好。

这番心思,瞒不过那些修者的眼睛——大家现在找矿,都找红了眼,眼见这一行人行迹鬼祟,少不得就要远远地跟随在后。

陈太忠飞了一阵之后,觉得这不行啊,少不得身子一隐,来到身后这群人旁边,强大的神识重重地轰出,直接将人从空中轰到了地面。

追踪的人也不是一个势力的,被人从空中打下来,登时摔个鼻青脸肿,重者就是骨断筋折,于是就有人嚷嚷,“混蛋,敢擅起战端?你且等我喊人来!”

嚷嚷的人不少,默默离开的更多——前方那一行人,摆明了是警告己方,再不识趣离开的话,下一次就未必是神识攻击了。

就这样,陈太忠等人飞出了差不多三万里,不但要时不时地解决屁股后面的小虫子,还要对付遇到的流浪异族。

在飞出三万里的时候,他们就遇到了一支异族队伍的偷袭,原本那里是十几块零散的伊藤生长的地方,还有两群寄生蜂。

这是一个典型的异族小据点,拔除起来不是很难,但是也很有一点麻烦。

伊藤产出的资源,并没有多珍贵,而寄生蜂的存在,总是令风黄界的修者头皮发麻——虽然已经大家有驱除虫卵的手段了,可这玩意儿终究是很膈应人的,驱虫药也得花灵石去买。

高阶修者对上这种小据点,就是砍瓜切菜,但是现在幽冥界已经开始了大开发,高阶修者的目光,全在矿场的开发上,没心思对付这种小东西。

而对修为差一点的修者来说,这是一个硬骨头,虽然可以啃,但是成本有点高,不是特别划算,倒不如避开这里,四处去探矿,找到一个好矿,就发财了。

类似的小据点,其实是很多的,很可能十来八年之内都会存在,不过此次不同的是,这个小据点里,竟然还埋伏了一支异族的流浪队伍。

见到陈太忠一行人大喇喇地路过,藏在伊藤中的比目兽发出了号令,对这一支队伍展开了攻击。

所幸的是,陈太忠并没有降低警惕性,一路上时不时地打开天眼观察,当他看到前方阴气紊乱的时候,大喊一声,“明广智你小心!”

明上人吃得了打家劫舍这一碗饭,当然也是相当不俗的,闻言身子冒出一股红雾,整个人登时消失在原地——竟然是果断地使出了血遁。

就在他身子消失的同时,陈太忠嘴巴一张,吐出数道白光,“给!我!去!死!”

这一支异族的流浪队伍,最高也不过才高阶天仙,至于土著的伊藤和寄生蜂,最高才是初阶天仙,陈太忠几道束气成雷打出去,对方知道撞正了大板,登时土崩瓦解地散去。

“追击!”陈太忠发出了号令,这样的对手,正好磨练新来的浩然派弟子。

顿了一顿之后,他又说一句,“能捉活的最好,咱派里的矿上,还少一些奴隶。”

很快地,他就为自己这句话后悔不已。

战舟降下,浩然弟子纷纷冲出战舟,扑向了异族,他们憋了许久,端的杀气十足勇猛无比,而那两艘战舟也很快地腾空,为弟子们拔除钉子,做战术上的掩护。

这些手段都没有错,但是异族早熟悉了跟人族修者的战斗,眼见撞正了大板,又知道逃跑不易,纷纷使出了各种手段来对抗。

陈太忠目力所及,就知道起码三人被寄生蜂感染了,还有四人被异族的自爆伤到了,一时间气得只想跺脚骂娘——我是要锤炼你们,不是让你们上去找死啊!

但是,他还真不能骂娘,这些弟子是很莽撞,但是面对敌手,敢悍然冲上去相博,这份血勇之气,是值得鼓励的——浩然派是气修,修的就是胸中一口不平之气。

都是些好苗子,就是太稚嫩了,他忍不住冷哼一声,“你们小心寄生蜂的寄生,这些常识,来的时候,派里没跟你们说过?”

“不是有驱除的药剂吗?”有人高喊一声,“狭路相逢,退让的怎能是咱们气修?”

“狭路相逢勇者胜,地球界电影里有讲,”还有人高声附和,“跟污魂打,也是这样,要先气势上压制住对手,要不然这仗……不用打就输了。”

合着这些灵仙弟子,把对付污魂那一套,搬到了幽冥界。

我擦,这能一样吗?陈太忠痛苦得只想撞墙,经验主义害死人啊——位面战争和位面战争,也是不尽相同的,好不好啊啊啊啊啊?

尼玛,这仗打得,他嘴角抽动一下,去求,由着他们来吧……不经历风雨,怎么见彩虹?这跟头摔啊摔的,就摔出经验来了,别人教导,总不如切身之痛来得深刻。

战斗大概持续了三个时辰,打扫战场又用了一个多时辰,弟子们活捉的异族并不多,以赤獒和噬脑石猴为主。

这也是正常的,寄生蜂会飞,浩然派的弟子是一色的灵仙,腿短捉不到寄生蜂,而坚持到此时还不投降的异族,基本上也都是死硬份子。

所以大部分的寄生蜂,被明广智和两艘战舟击杀,那些不会飞的异族,也多战死了。

铁血堂的弟子没有人战死,重伤的却很有几个,众弟子也不以为然,没什么哀伤,反倒围着刚收获的几块阴气石,兴高采烈地讨论着——原来这就是阴气石啊。

这样可不行,陈太忠抬手招过李晓柳,要她安排弟子们的九阳石检测。

浩然派并不缺九阳石,李晓柳随手拿出一块来,安排弟子们做检查。

这一检查,大家才愕然发现,竟然有六人中招,被寄生蜂虫卵污染了。

不过此次来的这批弟子,神经还真是强大,被污染的那六个人,都表示这不是什么大事,驱除了就行了,跟被污魂所污染,这算得了什么?

哪怕是陈太忠,也不得不感叹这批弟子的战意之高,但是他不得不强调一下,你们勇于作战,这个很好,但是作战之前,咱们最好核算一下成本!

现在这六名弟子,就算暂时废掉了,还会影响咱们办事的效率。

寄生蜂虫卵入体,不尽快驱除的话,情况很容易恶化。

总算是在这十余年里,风黄界修者对寄生蜂虫卵污染,也找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——哪怕不能马上驱除,但是通过服食一些药物,可以有效地压制住虫卵的活动。

如此一来,战队不会被个别修者拖后腿,只不过这么做,被污染者会觉得有点膈应。

所幸的是,铁血堂的弟子,心性足够坚毅,表示这不算什么事。

陈太忠给了他们控制的药物之后,考虑到明广智在这三天里没好好地休息,最后还使出了血遁,就说咱们索性在这里休整一天,然后接着前进。

同时,他把预防虫卵污染的药物,发下去一批——此前着急赶路,他也没有想到,会遭遇寄生蜂,此刻看来,却是他为弟子们考虑得少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