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百战铁军

“污魂肆虐,非铁血杀伐不能取胜,”李晓柳咽一口唾沫,深吸一口气,缓缓发话,“派中公议,设铁血、正气两堂,主动出击,斩获……巨大!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嘬一下牙花子,想到这可能就是为了支援官府和其他门派,特设的堂口了,“斩获巨大,损失也不小吧?”

幽冥界的战斗固然惨烈,但是风黄界跟污魂的战斗,也是位面之战,而且那是保卫家乡之战,羁绊甚多,想来斗得也很艰苦。

“四长老乃是铁血堂堂主,”李晓柳的眼神一黯,“她身负重伤,三长老是正气堂堂主,情况也不是很好……”

“这些我都知晓了,”陈太忠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不用再说了,既然来了幽冥界,先把眼前的事做好,知道此来是要做什么吧?”

“鉴宝阁的人说了,”李晓柳点点头,“陈真人扬浩然声名于异域,派中弟子都深受鼓舞,愿来幽冥界为真人前驱。”

“其实就是抢地盘,看护好地盘上的出产,照顾好派里财富,”陈太忠随口解释一句。

他还想问一问浩然派的近况,不过转念一想,就算得了消息,他也不能有什么应对手段,问得再多,也不过是徒乱人意。

反正南忘留和毛贡楠都是打理事务的好手,他对自己说,然后就将这份纠结,抛在了脑后。

倒是派中其他的弟子,初次来到大名鼎鼎的幽冥界,忍不住东张西望一阵,脸上也难掩兴奋之色。

不过这次来的弟子,终究都是跟污魂战斗了十余年的,虽然极为兴奋,却也相当地稳重,行止间颇有章法,跟十余年前陈太忠看到的浩然派弟子,截然不同。

果然战争才是最锻炼人的啊!陈太忠心里忍不住感慨:看这帮弟子的精气神,再有数十年,定然能成长为我浩然一脉的栋梁。

“陈真人,”就在这时,弟子中跑出来一个矮胖的身影,不是别人,正是内堂副堂主辛古,十余年不见,他也晋阶为七级灵仙,而且精气神十足,看起来晋阶不远了。

“辛堂主修为大进,可以考虑登仙了,”陈太忠笑着跟他打个招呼,“此番怎不是你带队?”

辛堂主在中阶灵仙停留了很久,一度都失去了见真的动力,哪曾想一场位面大战打下来,竟然晋阶了,还有了登仙的可能,也算是他的造化。

“多亏了东上人的闻道谷,”辛古见他如此说,笑得眼睛都眯缝了起来,“我只是负责内堂事务,真论战力,尚不如李堂主,她主事更为稳妥。”

陈太忠闻言,侧头看一眼李晓柳,讶然发话,“这就……李堂主了?”

“战事频繁,”李晓柳一拱手,一本正经地回答,“刀剑无眼……晓柳不敢后人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心里越发感叹战争对人的磨砺。

“此次前来幽冥界,不知多久能轮换一次?”辛古一本正经发问,“南长老担心,若是久了,可能影响弟子们的修行。”

“无妨,”陈太忠随意一摆手,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此事我有安排,已经同鉴宝阁租用了洞府,没有任务的弟子,可以在洞府内潜修。”

“洞府?”诸多弟子闻言大哗。

对修者来说,没人不知道洞府,但是这个名词,离大家实在太遥远了,浩然派虽然最近很出了些风头,但终究凋敝得太久了,这些弟子中,还真没几个见识过洞府的。

“如此就好,”辛古闻言长出一口气,笑着点点头,“陈真人有如此安排,大家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。”

“一路赶来辛苦,”陈太忠一抬手,将逍遥宫放了出来,“先进来歇息一阵吧。”

“逍遥宫?”辛堂主见状,又是一愣,“这也是从鉴宝阁的租的?”

浩然派在风黄界,对陈太忠的消息知道得也不多,像他大杀四方,并且悟真玉仙,这些消息错不过,但是具体的事迹,就不是很清楚了。

鉴宝阁此次,也跟浩然派讲述了陈太忠赢得第七场胜利一事,但是其他事情,他们也不会多讲。

“是从青罡门吴真人那里夺的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“他来找我的碴,被我杀了示众,储物袋为我所得。”

“青罡门吴真人……”众弟子闻言,登时就无语了,吴真人的名头,在浩然派不是一般地响亮,毕竟那是曾经埋伏在浩然派门口,打算出手偷袭的积年真人。

正是因为如此,浩然派弟子对此人的观感不好,但是同时,他们也不认为陈太忠一定打不过吴真人——恰恰相反,浩然弟子大多认为,陈上人晋阶为陈真人之后,两者若是相遇,只可能是姓吴的吃不了兜着走。

但就算是这样,陈太忠将其斩杀,并且抢夺了储物袋的行为,还是令大多浩然弟子震撼。

首先要指出的是,真人是很难被杀的,打不过总逃得了。

更令人吃惊的一点在于:陈真人斩杀吴真人,是在位面战场上,这种地方,是严禁修者内讧的——一切往日的恩怨,都要为位面战争让路,否则绝对难逃执法者的制裁。

这种情况下,陈太忠不但斩杀了吴真人,还大模大样地使用此人的逍遥宫,不怕任何的惩治,这实在令浩然派弟子震惊。

辛古点点头,不再说话,安排弟子们进逍遥宫歇息,逮个空子才悄声问一句,“斩杀了吴真人,真意宗没说惩治你?”

“是他自己寻死,怪得谁来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真意宗若是要惩治我,怎么会让我参加赌斗?此事已经过去了,你就不要再挂念了。”

辛古愣了一愣,才重重地叹口气,“没事就好。”

“能有什么事?我杀了也不止一个真人,”陈太忠毫不在意地回答,“这年头,什么都是假的,有实力才是真的,若不是我杀掉了足够多的异族真人,谁会放过我?”

“杀了不止一个真人?”李晓柳闻言,也禁不住愕然,“这样也行?”

吴真人的逍遥宫并不大,也就是六七亩地的样子,二百名灵仙弟子进来,虽然不是很拥挤,但是也不算宽敞,不止一个人听到了他俩的对话——更别说陈太忠原本也无意隐瞒。

众弟子闻听这话,越发地震惊了,倒是辛古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又长叹一声,“原来幽冥界的战斗,竟然如此惨烈。”

这话听起来没头没尾,其实逻辑很清楚,若不是战斗足够惨烈,像陈太忠这种滥杀人族同胞的修者,早就被真意宗执法殿镇压了。

正是因为太惨烈了,而陈真人杀异族的能力强悍,才令执法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其实他猜得并不完全正确,陈太忠没被追究责任,是多方面因素导致的。

陈太忠也无意多解释,要他们好好休息,自己则是带着纯良和明广智,走出了逍遥宫,为他们戒备护法。

他才一走出去,就有弟子低声发话,“原来幽冥界,打得真有这么惨?”

铁血堂是新设的堂口,弟子都是在跟污魂的战斗中,刀山火海里冲杀出来的,经历过不知道多少生死考验,骨子里都生出了淡淡的傲气——百战铁军,打也打出这份自信了。

有了傲气,对于远征幽冥界的同门,铁血堂弟子并不是特别地信服。

远征军遭遇了空间扰动,损失惨重,二百五十人只剩下八十多人,固然是值得同情,但是真比起打仗来,咱们留在风黄界的弟子,也就未必差于他们。

尤其是他们在风黄界,还肩负着救火队员的重任,哪里情势紧张,就被派去哪里,以往那些高高在上的天仙上人,见了浩然弟子也是客客气气,就惯出了他们的骄气。

但是眼下众弟子听说,陈真人斩杀了不止一个真人,都没受到任何的惩处,无疑是往他们头上浇了一瓢凉水。

连玉仙真人,都可能被自己人斩杀,而杀人者根本没有任何后果——这战争是得有多么残酷?

良久,李晓柳才哼一声,冷冷地发话,“打坐休息,养精蓄锐,咱铁血堂弟子,在风黄界战功彪炳,来了幽冥界,也绝不能弱了名头……听到没有?”

“谨遵李堂主谕令,”弟子们齐齐应一声,轰然散开,各自寻地方打坐去了。

两百名灵仙修炼,需要的灵气也是海量的,尤其很多弟子,就在广场上修炼,相互间隔不过三五丈,没有足够的灵气,相互之间很容易干扰。

所幸的是,这逍遥宫乃是真人之物,供应他们修炼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修炼了十来个时辰,陈太忠从外面走了进来,手里端着个小塔,一抛一抛的,“好了,洞府已经借到了,大家收拾一下,准备出发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就将小塔抛给李晓柳,“收好了,这玩意儿可贵重得很。”

李堂主打量一下手上的小塔,“这便是……鉴宝阁的洞府?”

众弟子闻言,也纷纷收功起身,来到李晓柳不远处,探头探脑地观看小塔——没办法,所谓吊丝就是这样了,都没见过洞府啊。

总算是李晓柳这十来年,在战争中杀伐果断悍勇无比,也闯下了偌大的威名,众弟子不敢凑得太近,以免招来李堂主的呵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