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接弟子

听到陈太忠这么问,明广智也愣住了,好半天之后才干笑一声,“听就听呗……有啥呢?”

你小子玩大发了吧?陈太忠有点不喜欢这货的好奇了,于是冷冷地发话,“这些阴雷化石,比较容易抽取本源……”

“噗通”一声,瘦高汉子登时跪下了,面色苍白地发话,“那个陈真人……我我我,我只是走得晚了一点,您没让我离开,我也不敢离开,我艹尼玛,你不跪啊?”

最后八个字,他是对着明广智吼出来的——这是抽取本源之术啊,你真的想被灭口不成?

明广智眨巴一下眼睛,也跪下了——像他们这种人物,都是在夹缝中生存,最是知道轻重缓急,抽取本源之术,这尼玛……好奇心太强,真不是好事啊。

“起来说话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又扫一下外面的人群,他只是隔绝了声音,这两位在做什么,外面的人可是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不管怎么说,三人谈话,两人直接跪下了,这响动实在太大了,外面人登时就看得傻了眼。

这两位闻听陈真人如此说,却是不敢多矫情,马上站起身来。

“这也没什么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我也不怕你们出去嚷嚷。”

他确实是这么想的,抽取本源之术虽然深奥,但是眼下的幽冥界,值得他忌惮的,还真没几个人,他本人就是真仙之下无敌了,再加上纯良助战,也只有姚仙和鹏尊这俩真仙,敢来找他麻烦。

但是抽取本源之术,需要强大的传承才行,这就又涉及到他身后的浩然宗了。

他相信,自己能抽取雷之本源的消息,也就是在回到风黄界之后,才会遇到点麻烦。

但是那个时候,他早就奉燕舞仙子的命,悄然消失了,到哪儿去找他的麻烦?

当然,他也不是一定要卖弄的,关键是明广智这厮一定要问,他就说了。

然而他没想到的是,他这话才出口,明广智马上表示,“我真的什么都没听到,我可以再起个誓,今天听到的一切,我都不会说出去……我艹,姓强的,你踏马在吃屎吗?”

“我我我,我也没听到,”瘦高汉子叫强高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名,反正在集市里,他叫这个名字,他忙不迭地表示,“我也能发誓!”

陈太忠也不管他们,就那么笑吟吟地看着。

结果这两位,还真就乖乖地发誓了,都是以风黄界诸生灵起誓的古老誓言。

“本来不至于弄成这个程度的,”陈太忠一抬手,撤去了声音的阻碍,他冷声发话,“你俩好自为之,要是再敢在集市里搞风搞雨,不要怪我无情。”

说完之后,他转身走了,只留下明广智和强高大眼瞪小眼。

旁边围观的人,则是一拥而上,“你俩可以啊,能跟陈真人直接对话。”

对大多数天仙来说,跟真人对话的机会,真的不多,尤其这俩才仅仅是中阶天仙。

也有人好奇心爆棚,“跟陈真人谈了点什么,怎么都跪下了?”

这世界从来不少八卦心强的主儿。

瘦高天仙——也就是强高,转头阴森森地看说话的人一眼,“你确定真的想知道……我们谈了些什么?”

“那……那又怎么样?”说话的这位,也是个不含糊的,猜到这里面水深了,但是都在集市里混,输人可以,不能输阵啊。

“那你跟着我去见陈真人吧,见了他,我才能说,”强高微微一笑,“那个啥……该安顿的事情,你安顿一下,不要措手不及,嗯,我保证,难为你的绝对不是我。”

“我就是随口一问,你至于这样吗?”这位登时就缩了——事情不妙啊,你俩都跪了,我硬要打听缘故,能囫囵着回来吗?

丑陋天仙明广智看他们一眼,不屑地一撇嘴,也不说话,收起摊子,拔脚就向陈太忠的背影追去。

“老明你干啥?”强高叫了起来,“还嫌麻烦不够?”

明广智回头,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老子还欠陈真人一个解释呢,混蛋……你倒是没事了。”

“老子没你那么强的好奇心,”强上人轻声嘟囔一句,见他离得远了,才又补充一句,“没那本事,好奇心还那么强,不是找不自在吗?”

有他这句话,旁边的人再想多问,都要掂量一下了。

明广智很快就追上了陈太忠,“陈真人留步,我那个消息,还没跟你说呢。”

“嗐,”陈太忠登时停下脚步,轻哼一声,“你俩气得我都糊涂了,对了……你要说这个阴雷化石的出处吧?”

“我也是猜测,”明广智现在,再也不见刚才的桀骜,恭恭敬敬地回答,“我得这个阴雷化石,是在黑凌河上游……嗯,是个无主的储物袋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“有主无主的,你觉得跟我说这个,有意思吗?”

“有意思,”明广智一本正经地回答,“我真是捡到的储物袋,那时我在无尽深渊旁游猎,猛地发现,一块石头下,露出了储物袋的一角……”

他说的是个很常见的故事,起码陈太忠在地球界的网文里,经常看到类似的桥段——主角总是会莫名其妙地捡到好东西。

当然,明上人想要表示的,就是说他没有谋财害命,虽然那可能是玉仙的储物袋。

“……那个地方,很可能离出阴雷化石的地方不远,我愿意为陈真人带路。”

这事儿……还越来越多啊,陈太忠听得有点无语,不过此人愿意带路,他是不会排斥的,“黑凌河在哪里?”

“距离无尽深渊万余里左右,”明广智恭恭敬敬地回答,无尽深渊现在是中州的地盘。

“那你……”陈太忠想一想,直接拿定了主意,“你若是不用回去收拾,可以跟我一起去。”

“都收拾好了,”明上人犹豫一下,然后一拍储物袋,“随时可以走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又问一句,“给我带路,你想得到什么?”

“陈真人你随便给了,”明广智回答得很有眼色,不过最后,他还是迟疑地表示,“若是有阴雷化石,我也想碰碰运气。”

“好胆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你竟然敢惦记这个,跟哥们儿抢机缘?

不过,他也不介意对方有这心思,人家既然带路,得点好处是应该的——除非那阴雷化石太少,“那你先把复颜丸用了,恢复了相貌。”

带上这么丑陋的家伙,想不引人注目都很难。

“这个……我打算给别人,”明广智扭捏一下,才低声回答,“我先去给了她复颜丸,就来找陈真人。”

陈太忠登时愕然,顿了一顿才发问,“女修?”

“嗯,”明广智不好意思地点点头,“我欠她良多……到时候我再寻了阴雷化石,可以跟陈真人你再交换复颜丸,你应该还有吧?”

尼玛,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,又丢给他一粒复颜丸,“你去拿给她,算你提前支取的,别说你要跟我走。”

“明白,”明广智点点头,一溜烟地走了。

两天之后,陈太忠出现在北域的范围,在催元沙矿点露了一面,然后就带着明广智,悄然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中。

这次中州之行,还是比较便捷的,因为跟百花宫有合作关系,陈太忠带着七掌柜等人,借用了百花宫的传送阵,直接传送到了晓天宗的驻地。

晓天宗的弟子还没看清楚出来的人,陈太忠就放出战舟,带着七掌柜等人破空而去。

好半天之后,看守的弟子才愕然发话,“这是……陈太忠来了咱们的地盘?”

另一名弟子赶忙翻看记录,然后长出一口气,“还好,是从百花宫传送来的,有那群骚娘们儿在前面顶着,咱们的责任就小了很多。”

“据说那群骚娘们儿,在跟陈太忠合作呢,”前一名弟子也挺八卦的,一边说,他一边取出一只通讯鹤,“应该不至于来这么远抢矿,不过……肯定要报给宗中知晓。”

到了晓天宗,距离鉴宝阁的总部就不远了,一共六万多里的样子,陈太忠催动战舟猛赶,用了三天多时间,来到了地方。

他来得正是时候,浩然派的弟子刚刚投放过来,闻听陈真人来接,鉴宝阁派出一艘大灵舟,将人送到了两百里之外。

此次大批量投放灵仙,鉴宝阁也不想让人知道——甚至要瞒着阁中一些人,以防攀咬。

所以灵舟将人放下就走了,从始至终,鉴宝阁的人并不多言。

“陈真人先在此处逗留一两日,”七掌柜打一声招呼,“我得去办点事。”

陈太忠也只能由他,转头看一看来自浩然派的弟子,禁不住感触良多:十余年不见,大家都成长起来了啊。

此次来的修者,是李晓柳带队,她已经晋阶五级灵仙,还是五级巅峰的样子,而她的脸上,也不复做侍女时那般的娇柔,而是一脸的精悍之色,目光中也隐隐带着杀气。

“见过陈真人,”李晓柳走上前一拱手,“浩然派铁血堂弟子二百名,听候差遣。”

“铁血堂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“派中什么时候,出来这么一个堂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