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复颜丸

面对七掌柜的问询,简真人无言以对。

确实,有点办法的,都在抢夺幽冥界的资源,而在风黄界硬扛的,不是在保卫老巢,无法离开,就是限于规矩,无法来幽冥界。

鉴宝阁愿意帮浩然派投放弟子,那是人家两家的交情,他凭什么说三道四?

说到底,官府和宗门,那是两个体系,陈太忠走得通鉴宝阁的路子,那是人家的本事。

他不说话,那两位也没心思看他的态度,陈太忠直接发问,“十天内投放……是投放到我浩然派的驻地吗?”

“陈真人你有点常识好不好?”七掌柜气得笑了,“自然是投放到我鉴宝阁总部了,若是能随处投放,且不说技术层面的问题,只说这么做,会平添多少弊端?还能控制吗?”

这话是不假,目前的位面投放,还是比较高端的技术,而且随意投放的话,不知道能有多少人悄悄投放过来了,鉴宝阁不会允许这个BUG的存在。

“那我岂不是还要到中州的地盘接人?”陈太忠有点头大。

“最好不要大规模走传送,”七掌柜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“一下出现这么多浩然派弟子,旁人问起来,也不好回答。”

因为投放的禁令,大部分势力还在苦苦等待风黄界来人,猛地发现一个小门派出现这么多人,还都是小小灵仙,可能引起的轰动,是鉴宝阁也不愿意面对的。

“知道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点点头,他原本还想托鉴宝阁将人送过来,猛地听到这个理由,知道自己不走一趟是不行了,忍不住叹口气,“这是……又得忙了啊。”

“我倒有个主意,”七掌柜看着陈太忠就笑,“你去一趟中州,顺便可以将在幽冥界的收获,托我鉴宝阁捎回风黄界,我们只收取少少的运费。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我说你这家伙,是掉进钱眼里了?什么时候都想着赚钱……这点东西,我自己能带回去!”

陈某人别的不多,就是储物袋多,而且他不怕储物袋没地方放。

“那随便你了,”七掌柜笑着点点头,又斜睥简真人一眼,“我鉴宝阁帮浩然派投放弟子一事,还请简真人不要外传。”

“哼,”简真人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你当我跟你这小天仙一样,没见识?”

此事办完之后,简真人离开了,倒是七掌柜不着急走,他打算跟陈太忠一起去一趟总部。

陈太忠有点放不下浩然派的驻地,也放不下他的集市——那帮家伙太能折腾了,只要他不在,就敢胡来。

七掌柜顺便就推荐了他的护卫,这是西疆分部派给他的内卫,一名高阶天仙的剑修,单纯论战力的话,应该还在七掌柜之上。

陈太忠对他的献殷勤,已经有点熟视无睹了,人就是这样,不管是什么事,习惯了就好了,于是他喊来董毅,将那高阶天仙介绍了过去,要他妥善使用。

然后陈真人高调地在集市上亮了一下相,彰显自己的存在。

原本他打算,接下来就悄悄离开了,不成想在逛集市的时候,他猛地又在一处摊点,发现了点异常。

那摊主是个五级天仙,脸上有很大一块伤疤,整个右耳和小半个下巴都不见了,看起来不但丑陋,也显出几分凶悍。

这伤应该是在幽冥界受的,陈太忠很清楚这一点,不过他也没在意,死在幽冥界的修者都多多少了,没死就算幸运的。

引起陈太忠注意的,是摊上一块很不起眼的石头,灰蒙蒙的,人头大小,他也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,但是这玩意儿能让他的心里,出现一些莫名的悸动。

于是他驻足发问,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”摊主赔着笑脸回答,不过他的样貌原本就骇人,这笑容缺少祥和之意,反倒是多了几分狰狞,“陈真人看着好,只管拿去。”

“切,我差这点灵石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开出个价格来。”

他在地球界看小说,主角总是各种捡漏,他也觉得那样很痛快,但是轮到他自己,却总是放不下身子骨去捡漏——他觉得那样很丢人,不够讲究。

更别说,这是在他的地盘上,他更不能仗势欺人了。

“这价格……”五级天仙苦笑一声,搓一搓手。

他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,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这东西不会太差,刚才说送给陈真人,也只是口头上的客气罢了——陈真人不喜欢占人便宜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。

比如说那麒麟草的种子,说陈真人原本可以捡漏,但却还是花灵石买了下来,事后,集市里的摊主甚至专门讨论了一番:陈真人买麒麟草种子的价格,是贵了还是便宜了。

单从麒麟草种子的罕见程度上讲,陈真人的购买价格不算高,一下买光了种子,也不无垄断之嫌。

但是必须强调的是……种子这东西,种下就能收获,别人不认识的种子,他买下一两颗的话,就可以闷声发大财了,不需要花那么多灵石。

当然,陈真人不差灵石,买了这些也无所谓,但是必须指出的是,培育种子的手段,似乎只有陈真人会……别人就算知道那是麒麟草种子,买了去也是无用的。

这是卖种子的人亲口说的。

所以说,陈太忠不爱贪便宜,这是大家都能确认的。

这位摊主也知道这传言,乐得大方一下,当然,陈真人若是不顾面皮,硬要拿走,他也只能认了——反正惹不起,还能不认?

可是现在陈太忠让他开价,他是彻底地不会了,于是眼珠四下扫一下,抬手猛地一指某个瘦高天仙,“他……他知道这是什么东西!”

瘦高天仙也是中阶,正站在人群中张头张脑看热闹,见他指过来,只能苦笑一声,“我说,我只是想买你的石头,没说我认识这是什么啊。”

“扯淡不是?”丑陋的天仙冷哼一声,伤口处一阵蠕动,“你打算十块极灵买我石头,这是大家都看到的,我问你这是什么,你不告诉我,我才不卖的!”

“十块极灵你都肯买,证明你知道这是什么!”

瘦高天仙登时就哑口无言了,目光转动一下,可怜兮兮地看向陈太忠。

陈真人淡淡地看着他,也不说话。

瘦高天仙咽口唾沫,因为周遭寂静得吓人,大家都能清楚地听到那“咕噜”一声。

见是躲不过去了,他艰涩地发话,“陈真人,您曾经说过,在这里买卖东西,各凭眼力,买定就要认不能找后账……是这样的吧?”

“唔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也不说话,就那么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

瘦高天仙的脸色,越发地难看了,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识得这石头是什么,也没必要在这阴阳脸,您说对吧?”

“唔,”陈真人又点点头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其实你是想说,‘我识得这东西,但是凭什么告诉你姓陈的?’是这样吧?”

“不敢,”瘦高天仙脸色一变,忙不迭地摆手,“真人有疑惑,我自当细细分说,但是周围这些人……”

他四下扫一眼,脸上露出了明显的为难——跟你说没问题,我不想给他们听啊。

“那就算了,”陈太忠意兴索然地一摆手,他挺想知道这是什么,但是身为讲究人,他也不想逼迫对方说出宝贵的知识,心说左右要去鉴宝阁,还愁别人认不出来?

然后他转头过来,对着卖家发话,“他出十块极灵买你的石头,当有赚头,我二十极灵买你的,你看可好?”

那丑陋汉子看瘦高天仙一眼,咬牙发话,“真人如此抬爱,我怎敢不从?不过我宁可只要十个极灵,也想知道自己卖出了什么东西,还请真人做主。”

“你这不是扯淡吗?人家的见识和阅历,也不是随便得来的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我自己的地盘,我当然更要守规矩,怎么能随便欺负人?”

他知道这丑陋汉子还是有点不甘心,想弄清楚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,相较而言,那区区的十个极灵的差价,就不算什么了。

但是规矩不好破,他沉吟一下,然后又发话,“这样吧,我看你也不是个在意灵石的,我出复颜丸一颗,同你交换这石头,到底谁赚了谁亏了,那是买定离手,谁都不能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那丑陋汉子就打断了他的话,“可是东莽玉屏门的复颜丸?”

他的神情异常地激动,竟然敢打断真人的话,可见对复颜丸的看重。

陈太忠微微颔首,“没错。”

“成交!”丑陋天仙毫不犹豫地拿起石头,双手奉献了上来。

他的双手,甚至在微微地颤抖,“如此说来,我还占了大便宜。”

“价钱谈妥,就不说便宜与否了,”陈太忠摸出一个玉瓶丢给他,“咱俩谁也没占谁的便宜,公平买卖……你验货吧。”

“陈真人说是复颜丸,那还能有假?”丑陋天仙高兴地咧着大嘴笑,虽然他的笑容极其地难看,但是那发自内心的欣喜,还是感染了围观的人。

一时间,众人也不觉得,此人的笑脸有多难看了。

“且慢,”就在这时,那瘦高天仙出声发话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