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香饽饽

虎修的“合作方式”,令左相的人头大不已,他们甚至向北域官府控诉,说虎修太过霸道。

以他们理解的人兽合作方式,应该是虎修放开地盘,由人族去采矿,虎修收取管理费即可。

但是这个想法,委实有点一厢情愿了,虎族自己就不答应,凭什么只能你来采我的矿,你的矿,我就插不上手?

你们确实插不上手啊,左相的人如此表示,虎族不以炼器为长,精炼不了矿石,只让你挖矿,你肯定不干嘛。

我虎族炼器不行,打架却是可以的,虎妖如此表示——矿场的安全,交给我了。

事情的原委,就是这么回事,左相的人很不满,但是他们也没辙。

尤其是左相对风黄界的大势,还有点想法,他不想跟兽族把关系搞得太僵——这不仅仅是虎修的事,也是其他兽修都关注的,幽冥界真的没血食。

左相身为人族,并不一定是要讨好兽修,但是他总不能将兽族逼到自己的对立面去。

所以,陈太忠和虎修合作,拿下了两个矿的保护权,两成的保护费,一家一成。

官府的人对此,是相当不满意,他们恨不得虎修把左相的矿全部抢去,但是虎妖那厮说了:我是来寻合作的,不是来抢劫的,你再多叨叨,小心我去找你合作。

抢第三个矿的时候,对方埋伏了人手和阵法,打了虎妖一个冷不防,虎修损失不小。

虎妖二话不说,尽起精锐去找场子,还喊上了陈太忠。

采矿的人早就吓得跑了,事实上,这个阴火石矿,已经采得七七八八了,对方弃了也不心疼——打虎修一顿,关键是要出一口气。

但是虎妖接手这个矿之后,从集市上请来了专业队伍继续发掘,很快就发现,小矿的深处,还藏着大矿。

虎妖乐得嘴都合不拢了,这可是比光收保护费强多了。

但是同时它也知道,这矿估计不会太平,于是邀请陈太忠长驻这里,随时得准备大打。

陈太忠得了这矿的一半收益,也不能不闻不问,虽然继续不现身,可是大半的时间,还是耗在了这个矿上。

不过他的关注,真的是起到了不小的作用,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,这个矿接连受到了两拨修者的袭击。

因为有所准备,两拨修者都损兵折将而去,第二波的修者中,甚至有一个七星战阵,被陈太忠打残了。

左相专程请托了东莽清阳宗玉屏门的八级天仙童芸荔前来,跟陈太忠商量:同为人族,你何苦为兽修卖命?

陈太忠眼里哪有童芸荔?这女人当初还跟他很不对眼呢,于是淡淡地表示,北域若肯交出血沙侯的人头,接下来的事,我就不参与了。

北域当然不可能交出血沙侯的人头,他们说你跟血沙侯的事,我们不清楚,而且血沙侯现在也不在幽冥界,他是皇家册封的侯爵,你若想杀他,去跟皇族商量吧。

陈太忠其实也不想借别人的手,杀掉自己的仇家,那样太不过瘾了,他只是随口一说而已,对方不同意,那就是谈不妥了。

就在他回绝童芸荔的第三天,浩然派驻地的同心牌裂了,这里距离驻地几达万里,浩然派的通讯鹤,不能如此远地传递精准消息。

陈太忠二话不说拔脚走人,在服用了一颗回气丸之后,于一炷香的时间,就赶了回去,心里有点小激动:莫非是本派的弟子到了?

来到驻地,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七掌柜,正说自己猜得不错,不成想又看到,不远处的简真人黑着一张脸。

他忍不住讶然发问,“简真人来了?这真是稀客,有什么事?”

简真人一脸的哀怨,他不无苦涩地发问,“陈真人,你答应将第七场赌斗的资源的监管权,交给鉴宝阁了?”

“那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我顾不过来,总要委托一个人,我还允了他们两成的管理费。”

这个两成,当然是他自己那一成半的两成,也就是总资源的百分之三,他相信对方听不错。

“你这又是何必呢?”简真人叫了起来,“你想要人帮忙管理,真意宗里有的是人,你何必……何必去找鉴宝阁的人?”

七掌柜听着他俩说话,面上带着微笑,仿佛说的不是自己一般。

“我在真意宗,熟人不多,”陈太忠一摊双手,淡淡地回答,“你让我在真意宗内找人,该找谁……找你?”

简真人登时语塞,好半天才回答,“找我也行啊,我何时亏过你?”

“我跟你没熟到那个份儿上,”陈太忠很不给面子地回答,“而且真意宗内部,也没那么和睦,你当我不知道,胡家和佤家都做了些什么?”

“那……那都是护法的家族,”简真人此时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说那俩家族的坏话吧,旁边还有鉴宝阁的人看着,只能没命地干咳一声,“我是不一样的,咱们合作过。”

陈太忠深深地看他一眼,“简真人,我这次是从真意宗嘴里抢饭吃,说句不客气的……你跟真意宗的牵扯太深,我没法用你!”

“那你就宁愿相信鉴宝阁的?”简真人怒气上头,也顾不得身边有鉴宝阁的人了,“你知道第六场文真人身上的玉莲宝衣是哪里来的吗?就是从鉴宝阁租来的,不信你问一问七掌柜……七掌柜,我说得对也不对?”

“这个,”七掌柜憨憨一笑,“我才来幽冥界不久,这些事情我真不知情。”

简真人白他一眼,“真不知情?我看你是真不害臊!”

七掌柜继续报之以憨笑,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。

“好了,我就是因为鉴宝阁跟咱真意宗不是一路,才请他们管理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,他觉得这也没啥不能说的,“请你们管理,我不放心!”

“你!”简真人气呼呼地瞪他一眼,想要说点什么吧,实在没办法开口——其实若是请真意宗的人管理,里面可能的弊端,是明摆着的。

“阵营是阵营,生意是生意,”七掌柜慢悠悠地开口,还是一脸的笑意,“我若有类似的生意,也愿意找陈真人来做……我俩是老熟人了,他信得过我,我自然也信得过他。”

“我其实也不是很信得过你,关键是没有更好的选择了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瞪他一眼,“你小子算计得太狠,我并不喜欢。”

“咱真意宗内部,算计得可很开明的,”简真人有气无力地说一句,摆明了就是要垂死挣扎的意思,“陈真人你再考虑一下呗。”

“考虑个毛线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我决定了的事情,从来不喜欢改……你要是为劝我回心转意,现在可以离开了。”

“我是来落实你们的约定的!”简真人哼一声,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的,“你授予他监督的权力,宗里怎么可能只听他一面之词?万一你被鉴宝阁囚禁了,所言非出本意呢?”

陈太忠听到这话,嘴角抽动一下,“你……能不埋汰人吗?就凭小小鉴宝阁,也敢约束我?”

这话真难听,七掌柜耷拉下了眼皮,其实他知道,陈太忠有资格说这个话,但是听到他耳中,还是非常地不舒服。

简真人幸灾乐祸地看他一眼,心说你跟陈太忠合作,就准备遭受这种欺凌吧。

不过,想到真意宗要被鉴宝阁监督,他心里也高兴不起来,于是闷声发话,“陈真人,兹事体大,我代表咱真意宗过来确认一下,顺便搞个契约……这么大的事情,不能你俩说了就算,要有见证。”

“那就……契约吧,”陈太忠不认为这是过分的要求,毕竟名正才能言顺。

以他的估计,他要求分润的利润,到手怎么也该有上百万极灵——真意宗和官府争夺的资源,涉及的面太广了,怎么也该有上千万的极灵,他占一成半,还能不上百万?

所以,这是个严肃的事儿。

简真人此来,也没存了力挽狂澜的决心,大抵是能挡一下就挡一下,能添点乱就添点乱,眼见陈太忠坚持,虽然他心内不喜,也只能将契约签订。

契约一式三份,三家各执一份,签了契约之后,七掌柜展颜一笑,也不顾忌简真人在一边,“陈真人,浩然派那里的弟子已然选好,十天内,就将投放过来。”

简真人听得又是一愣,“此刻投放修者过来?谁让你鉴宝阁这么做的?”

他这个质问,是有原因的,须知风黄界同时遭遇两个位面的战斗,本有顾此失彼的顾忌,但是因为幽冥界的战争结束得较早,目前风黄界本土,主要注意力,是集中在对付污魂上。

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:对付污魂,是要有死伤的,而幽冥界虽然没有灵气,不合适修者生存,可此刻已然是收获的季节了。

在风黄界死战污魂好,还是来幽冥界收获大批胜利果实的好……只要是个智商合格的修者,想必都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吧?

正是因为如此,风黄界往幽冥界投放修者,是被严厉禁止的——大家都来抢灵石了,谁来保卫家乡?

面对简真人的呵斥,七掌柜只是冷冷一笑,“这是我鉴宝阁跟陈真人的约定,简真人,你就莫要多事了……有点办法的,谁不在这么做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