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租洞府

还是要先把聚灵阵搞起来!陈太忠拿定了主意。

不过,幽冥界搞聚灵阵,难度不是一般的大,小规模的聚灵阵,可以适当地使用部分灵石,但是大规模地用来修炼,这灵石的消耗,谁也承受不起。

大家来幽冥界是赚钱来了,不是装土豪摆阔来了。

也有小规模的聚灵阵,可以完全不使用灵石,不过对布阵的材料要求极高,对布阵手法也要求很高。

最关键的是,这种布阵方式,基本上属于实验室制取阶段,还没有到达规模化生产的阶段,基本上是不用考虑了。

陈太忠犹豫再三,方始叹口气,“唉,算了,先投放二百弟子来吧,三百太多了,容易影响弟子们修行……至于说派谁来,你让毛贡楠和南忘留做主吧。”

说起对派内事务的管理,那俩都要比他厉害,他也就懒得多事了。

“确实如此,”七掌柜深有同感地点点头,“这里修行,当真不易,别说灵仙,以天仙的寿数,也不想在这里多待……你需要租用洞府吗?”

“租用洞府?”陈太忠狐疑地看他一眼。

“我鉴宝阁提供洞府租用服务,”七掌柜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你和数百灵仙弟子,都可以在里面修炼,就是这个价格……有点小贵。”

“是大贵吧?”陈太忠没好气哼一声,“租用洞府……一听就知道不便宜。”

“总比你使用灵气转换阵修炼,要便宜很多,”七掌柜面不改色,没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不妥,“时间长了,还可以打折扣。”

“嗤,”陈太忠很不以为然地喷一下鼻子,“那我不如去找些狐修和蛟修,帮我搭个聚灵阵,用洞府修炼……我还真没那么土豪。”

“陈真人你来幽冥界都赚多少了,不要太委屈自己行不行?”七掌柜叫了起来,“你已经悟真,是有身份的人了,不要那么小家子气。”

“我是为浩然派打下万年的基业,”陈太忠不受他激,“灵石再多,也要省着花。”

“其实……其实租用洞府的价格也不贵,”七掌柜沉吟一下,继续诱惑他,“一百名灵仙加上你这个初阶真人,用不了多少。”

陈太忠听得有点不对劲,“你鉴宝阁的洞府挺多,着急出租?”

“怎么会?”七掌柜气得眼睛一瞪,“在幽冥界,洞府根本不够用,我看你是长期用户,才愿意跟你好好谈一谈……旁人想租都租不到!”

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陈太忠眼睛转一下,“这样的洞府,一天得多少钱?”

“一天十个极灵,吐血价了,”七掌柜一摊双手,“你若是在官府租用过洞府,就知道这价格有多公道,而且他们那是晋阶用的固定洞府,我们这是随身的洞府!”

对官府洞府的收费,陈太忠还真知道,他曾经在官方洞府晋阶,收费那是相当昂贵。

他现在已经忘了,当时一天是几个极灵,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,那是绝对是一个让他肉疼的价格——要知道那时,他已经得了驭兽门的密库,口袋里不差钱了。

所以他一个初阶真人,加一百个灵仙弟子,在洞府中修炼,一天只需要十个极灵的话,那真的是便宜至极,一年下来,也才三千多极灵,十年三万多极灵。

要知道,他将两百名灵仙弟子投放到幽冥界位面,也要花一万的极灵。

而这些弟子能起到的作用,则是巨大的,两百名弟子,哪怕就算四班倒,五十名弟子起码能看守十五个矿。

每个矿看得紧一点,不要被人动了手脚,一年起码也能多出千八百的极灵来,十五个矿就绝对过万了,就算任务不饱满,只有十个矿值得看守,那也是万块极灵左右。

而他需要付出的,只是三千多极灵的租用成本,划算得很。

要不说,万事就经不住琢磨,他一琢磨,居然发现此事真的能操作。

但是,他还有一点不解,“随身洞府,你愿意这么低的价格租给我?”

“要不说我这人做买卖有诚意呢?”七掌柜重重一拍胸脯,然后嘿嘿一笑,“其实洞府这东西,把灵气用得少了,带回风黄界补充一番就行,不需要花灵石的,我们还是赚了。”

我说嘛,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鉴宝阁怎么可能做赔本的买卖?“你把洞府带回去的时候,我们怎么修炼?”

“再租给你另一座洞府修炼就是了,”七掌柜回答得干脆利落。

“你会那么好心?”陈太忠狐疑地看着他,心说这里面定然有一些我不知道的缘故。

“我怎么有胆子算计你?”七掌柜苦笑一声回答,“反正你不用着急付灵石,拿分成的资源顶就行,我也不怕你拖欠,”

这条件其实不是他开的,是白凤鸣开出的条件,七掌柜并不清楚条件之后的用意,不过白真人要他暗中操心陈太忠的修为进境,大概这就是目的了。

七掌柜当然知道,燕舞仙子跟陈太忠不是很对付——严格来说,是她看他不顺眼,陈某人一个区区初阶真人,还没资格跟真仙不对付。

那么,白真人把一个洞府,用近乎于白送的价格租出去,来搞清楚陈太忠的修炼速度,就很正常了,对于皇族潜在的敌人,重视一点并不为过。

甚至七掌柜都猜到,这件事情应该是白凤鸣自己决定的,并没有获得燕舞仙子的授意——皇族的第一高手,还不至于闲到那个程度。

不过他心里猜测再多,面对陈太忠,也只能装不知道。

陈太忠并没想到,自己竟然会被皇族如此惦记,他觉得鉴宝阁的条件真的太好了,好到有点不对劲,可是仔细想一想,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损失。

于是他微微颔首,“那就谢谢七掌柜了,我浩然派地盘上的矿产,你若看上了什么,尽管开口,什么都能谈。”

什么都能谈,这还是陈太忠的风格,事实上,他原本是想把物资都带回浩然派的,不过对方既然给了他这个面子,他也不会白占便宜。

陈某人一向相信便宜莫贪,否则将来鉴宝阁万一提出什么不合理的要求,他也不好拒绝,吃了人的嘴软拿了人的手短。

倒不如现在让点便宜出去,一旦需要翻脸,他也毫无压力。

七掌柜是做老了生意的,哪里会想不到他的忌惮?不过对于这些,他也只做不知了,心里对此人,倒是多了几分敬佩。

他笑着点点头,“采购是没问题的,不过说句实话……呵呵,得货好才行,我鉴宝阁的眼光,你也是清楚的。”

“那随便你吧,”陈太忠摆摆手,将此事抛在了脑后,“我浩然派的弟子,什么时候能投放过来?”

“这我可不敢保证,”七掌柜摇摇头,“最快也得十天,慢的话,一两个月也正常……你浩然派那边愿意不愿意配合,还是两说呢。”

“这还……算算,”陈太忠叹口气,他还想去找青罡门的麻烦呢,想到派里随时可能来人,只得按下了那份心思——先在周遭呆俩月吧。

接下来的日子,他就安安生生地呆在驻地,偶尔去一趟北域,露一小脸之后,又继续消失。

他这么神出鬼没,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,大家都不知道他藏身何处,集市那边消停,北域那里也没什么意外。

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单调地过下去,马疯子停留了十来日之后,孤身离开了。

陈太忠要他装点雪汞的矿粉走,也算是捎带点土特产,马真人呲牙咧嘴好一阵,才迟疑地拒绝了,“这东西太占地方了,给点秘银矿吧。”

秘银要昂贵很多,但是给也就给了,这跟进了果园免费吃桃子,是一个意思,秘银矿的产地,送点秘银出去不算什么——只要不是按比例分成,真是无所谓的。

这么说吧,甚至现在很多的秘银矿渣里,还能提取出不少秘银,但是成本有点高,不太经济,所以矿渣就在那里扔着。

外面的人想捡些矿渣可以,想全拉走的话,那绝对不行——到了无矿可开的时候,这些还能废物利用。

马真人走了之后,陈太忠又收到虎妖的邀请,连着去抢了两个左相的矿。

虎族和陈太忠已经约定了合作方式:以虎修的名义去收保护费,一旦双方动起手来,虎妖就会呼叫陈太忠做外援。

这种行径,令左相的人十分不爽,若是陈太忠直接出面的话,北域官府有文章可做,可是兽族来收保护费,人族官府也无可奈何——大家可是商量好的,共同开发幽冥界。

而虎修并不是一开始就抢矿,它们只收保护费,不给就各种捣乱,搞得左相的人计较不是,不计较也不是。

有的矿主受不了气,要干硬仗,那虎妖就正好借机夺矿,若是想通过赌斗,确认收保护费的权力,陈太忠可不是白给的。

总之这种事儿,弄得左相的人头都是大的,他们倒是想跟虎修翻脸开战,但是还真不敢,因为虎尊已经表示过了,幽冥界没血食,我的孩儿们又不太擅长制器,大家须得紧密合作,把幽冥界的战争潜力耗尽。

更要命的是,虎尊的话,得到了其他兽族的支持,兽族在位面大战中死伤不少,面对一个没什么血食的位面,它们想获得足够的战利品,也只能跟人族“合作”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