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说黑手

陈太忠最终还是没有跟七掌柜达成协议。

于是他通过传送阵,回了浩然派的驻地,而七掌柜也不敢怠慢,马上联系白凤鸣。

白凤鸣是从南荒调入总部的,此番位面大战,传说他是得了燕舞仙子的青睐,所以眼下幽冥界的鉴宝阁势力,他能做了一半主。

听说此事之后,白准证也陷入了沉思,好半天才出声发问,“据你的了解,西疆第七场的赌斗,涉及的资源价值几何?”

“保守的估计,应该在两千万极灵以上,”七掌柜对这些数据,还是相当熟悉的,“最终可能达到五千万甚至更多……平剑磐可能隐瞒了一些东西,他不会那么老实。”

白真人再度沉吟片刻,然后表示,“告诉陈太忠,一人五十极灵的价钱不变,不过咱们允许赊欠……从第七场赌斗的资源中扣除就行。”

“白准证高见,”七掌柜马上拍一记马屁——这种变通,他也能想到,但是他无权做出决定,所以只能乖乖地奉承上司。

“这也算高见?”白凤鸣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都是明白人,虚套的东西没必要多说,“没别的事儿就先这样了。”

“陈太忠问昔年六眼盗的真相,”七掌柜马上见缝插针,“他想知道谁收容了六眼盗。”

“尼玛,”白凤鸣轻声吐出两个字来,“他这是……管得太多了吧?”

六眼盗对鉴宝阁年供的影响,是相当巨大的,白真人其时在南荒公干,却也知道这一桩,闻听这个话题,真是有点忍不住。

七掌柜闻言,赶紧出声解释,“他的集市,前一阵总被六眼盗骚扰,最后六眼盗死在他手里,但是他不肯干休,一定要问谁在背后算计他。”

白凤鸣沉吟半晌,终于长叹一声,“唉,这群不长眼的混蛋……”

陈太忠回到驻地之后,马真人洋洋得意地迎了上来,“陈真人,帮你看家也很辛苦啊,斩杀了高阶天仙一人……有点啥表示没有?”

原来,在陈真人离开之后,又有宵小在集市里做那抢夺的勾当——此前集市被抢了三次,已经成为了大家眼中的肥肉,听得陈真人参加赌斗去了,于是又有人铤而走险。

不过非常不幸的是,马真人在看场子,马疯子断了一臂,战斗力不算太强大,但他终究是剑修,御剑追人的水平,那是不用怀疑的。

他斩杀的这名高阶天仙,也是剑修,逃跑的速度和实力,都是数得着的,但是遭遇到他,也只能怪运气不好了——被全方位地碾压。

马真人斩杀了此人和另一帮凶之外,也有样学样,让人将首级挂了起来,如此一来,集市就恢复了太平。

这番功劳,他当然是要跟陈太忠说一说的。

“高阶天仙?”陈太忠想一想,随手丢给他一块四级阴气石,“就当你杀了一只异族好了。”

陈某人一向是不在意身外之物的,这不是穷大方,关键是他认为,自己赚这些东西并不难,钱赚来可不就是花的?

“太忠你这么搞,可不就见外了?”马真人用独臂抓住阴气石,笑眯眯地塞进了储物袋,“那啥,你回来了,要我再多呆几天吗?”

“想呆的话,好酒好肉管够,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不过再多也没有了,我浩然派终究是小门小户,只能按斩杀的人头算。”

“小气,谁不知道你赢了第七场,得了好大的富贵?”马疯子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陈真人在第七场使出了无念,破开皇族九大灵宝之一的大凶罩,这事在短短的几天之内,已经传得众所周知。

一边说,他一边就压低了声音,“再去北域抢地盘,算我一个,你看成吗?”

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算你一个……算到谁头上?隆山剑派?”

马疯子这时候当然不能说隆山剑派——浩然派跟隆山派的关系,没有几十年上百年时间,根本缓和不过来,只能干咳一声,“算到我个人头上。”

“省省吧你,”陈太忠淡淡地一摆手,毫不客气地发话,“身后没势力,一个光杆初阶真人,也好意思分赃?”

这话有理,但是马疯子一听就急了,“那有什么不可以,你不也是这样吗?当我是散修好了。”

“跟我比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你还真没个比的了。”

马真人的嘴角扯动一下,虽然他心里很是不甘,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,自己跟陈真人,还真没什么可比性。

不过他也没着急离开,赶着回去,也没什么事。

要知道他已经不是隆山的人了,直接被上门送到了上宗去,而在上宗里,他也没什么熟识的人,宗里有什么行动,他也得不到多少好处。

马家也有个小家族,但是家族的根基在白驼门,他入了上宗之后,能适当照顾家族一二,不过再多也没有了。

所以对马疯子而言,此刻的幽冥界虽然遍地是灵石,可他还真就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——什么都能做,什么都能赚灵石,但是什么都赚不了太多的灵石。

简而言之,他找不准自己的定位。

反正赚不到太多的灵石,他也就不着急回去,在浩然派的地盘休养几天。

结果休养了没两天,七掌柜赶了过来,扯着陈真人说事。

陈太忠听说,鉴宝阁愿意先将人投送过来,灵石可以慢慢扣,登时就眉开眼笑了,“你看看,要不是我坚持,你就又打算蒙哄我了。”

“蒙哄你啥?这根本不是我能做主的好吧?”七掌柜苦着脸回答,“这是总部凤鸣长老亲口答应的,我才敢来跟你说。”

“白凤鸣?”陈太忠的脸,刷地就拉了下来,他对白凤鸣没啥好印象。

其实白真人对他,倒也没什么不敬的地方,关键是他一想到白凤鸣,就忍不住想起强势的燕舞仙子——白燕舞混入集市的时候,就是白凤鸣打的掩护。

想到这个扫兴的人,他就从兴奋中醒来,“六眼盗的上家是谁?”

你可以不问吗?七掌柜犹豫一下,方始回答,“当初为他说项的,是青罡门。”

“青罡门,”陈太忠咬牙切齿地咀嚼一下这三个字,深深地吸一口气,好半天才出声发问,“你确定?”

“确实如此,”七掌柜点点头,他打听出的消息,其实不止这一点,得到这个答案的时候,他也有点震惊——区区青罡门,能让咱鉴宝阁卖面子,放过一个劫持年供的贼子?

但是白凤鸣回答得很明白:在咱鉴宝阁眼里,青罡门屁都不是,可这么卖个面子,相当于在真意宗楔进去一个钉子。

就像真意宗的简真人,从来都不忘记给官府添乱一般,官府也是一样,从来没有放弃过试图瓦解宗门体系,相较这种大局,轻轻放过一个蟊贼,并不是多严重的事。

反正赃物已经追回来了,六眼盗也不会再出现在风黄界,这点面子,卖也就卖了。

陈太忠却是气得鼻孔生烟,青罡门为何为难他,这是不用说的,他也能理解。

他接受不了的是,这些人不敢正大光明地来找他麻烦,就用那些鬼蜮手段,从其他方面打击他——堂堂男子汉,敢做不敢当,真的令人齿冷。

不过,他一旦出手,这就是真意宗的内讧了,所以他不得不再三地确认——终究鉴宝阁是皇家的势力,“可是你鉴宝阁,何须买青罡门的面子?”

这个问题,就接近“不能说”的核心了,遗憾的是,陈太忠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

而七掌柜,也有意避讳这一点,他苦笑一声,“那都是百年前的事情了,具体细节,我哪里能弄得那么清楚?”

“哦,”陈太忠不疑有他,若有所思地点头,然后眼睛一眯,狞笑一声,“青罡门如此厚待于我,那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“这是你的事,不要跟我说,”七掌柜一摆手,很有节操地发话,“那么,咱们就该谈一谈,你打算送来些什么样的灵仙弟子?我也好在风黄界那边安排。”

这鉴宝阁,果然拽得很,陈太忠听到他能自如地传递消息,心里忍不住又生出了些羡慕嫉妒恨,“我真不能投放回去吗?”

七掌柜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“陈真人,你这出尔反尔的,有意思吗?”

陈某人堂堂的真人,被一个上人这么说,也有点挂不住,于是哼一声,“那你把乔任女……唉,算了,她来了这里,我也没办法替她治疗。”

“贵派四长老,真是难得地悍勇,”七掌柜点点头,他跟浩然派接触比较多,而浩然派这次,确实出了些风头,“据说白驼门方掌门正在延请高人为她治疗,不过……也要等灭杀污魂之后了。”

方清之还算懂事,陈太忠微微颔首,下一刻,他就将注意力放到了目前:若是将派中弟子招来,幽冥界不能修炼,这还是个大问题。

须知风黄界在幽冥界,有三百年的开采时间,而灵仙的寿数也不过才三百载,那些弟子来了之后,若不能修炼,那岂不是来送死的?

就算搞成轮换,十年或者二十年一换,那在轮岗期间不能修炼,也是很影响人的,毕竟对灵仙来说,登仙才是一等一重要的事情,耽误这么一段时间,也是不能忍受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