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争取

七掌柜见陈太忠这样,就知道对方在讨价还价。

不过他对此也不算陌生,于是叹口气,“我打包票,能打探出来,这总行了吧?”

陈太忠斜睥着他,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你看,你这人就是属牙膏的,不挤不出货……你们内部行为,其实很好打听,非要跟我装。”

我怎么跟你装了?七掌柜越发地无语了,不过他也没办法计较,跟这不讲理的人,说再多也没用,“真不是内部行为……先说你这买卖有多大吧。”

陈太忠也不想跟他多费口舌,“此番赌斗,我赢了第七场。”

“这个我听说了,”七掌柜点点头,“据说你还能得到一成的分成,尚未恭喜陈真人。”

“是一成半,”陈太忠认真地纠正他,“但是,我没精力核对这一成半的具体内容。”

“果然是大买卖,一成半啊,”七掌柜一听这话,就知道商机何在了,他眼睛一亮,“没问题,核对内容的事,交给我鉴宝阁了,我们收取两成的管理费。”

“你鉴宝阁掉进钱眼了?”陈太忠很不开心地哼一声,“要说那天下商盟,费用更合理一些。”

“他们绝对不会低于两成,”七掌柜又激动了起来,振振有词地表示,“而且天下商盟对你的冒犯,我不相信你不清楚。”

“因为有冒犯,所以才好谈价钱,”陈太忠不紧不慢地回答,“生意就是生意,想拿这一单,你得付出诚意来,待我跟天下商盟谈妥,就没你什么事了……我可是很讨厌出尔反尔。”

这种生意经的口吻,最对七掌柜的思路,他也没有考虑陈真人会不会捏着鼻子答应天下商盟,他只知道,第七场的赌斗,资源极其丰富,虽然说一成半的两成,只有百分之三,但问题的关键是:这是白捡的钱啊。

以鉴宝阁跟西疆官府的关系,核对一些信息,真的是很常见的,对他来说不算难事。

他思索一下,很干脆地回答,“三天之内……最多五天,我替你打听清楚六眼盗的上家,不过两成是底线,不怕说句难听的,除了我鉴宝阁,没什么人能搞清楚第七场的具体资源。”

有了这样的逻辑,他的话越说越理直气壮,“跟我鉴宝阁合作,你才不会吃亏,省心省力,何乐而不为?”

陈太忠呆呆地看了他好一阵,然后哈哈一笑,“那我再问你一遍……你是通过何种方式,投放到幽冥界位面的?”

我艹,这两成赚得也太艰难了吧?七掌柜忍不住心里吐槽,没准你扣我屎盆子,就是想拿到这个投放的路径吧?

不过,他本来就有求于陈真人,想到还能得到一桩意外的生意,他就越发地心动了——我的态度,真的不能太强硬。

若是不能哄得对方开心,原本要谈的事,也谈不成了。

他想一想之后发话,“投放是单向的,只能来幽冥界,你想回去的话,恕我无能为力。”

陈太忠挑衅地看他一眼,“我还就是想回去。”

七掌柜稳稳地摇摇头,“抱歉,我做不到。”

回答这话的时候,他的身子一动不动,没有“掩面而走”的迹象。

陈太忠不擅观察生活中的细节——战斗中的细节例外,眼见不能狮子大张嘴,就只能退而求其次,“那是如何投放来的?”

“咱也别说这个了,”七掌柜虽然贪财了一些,却是个能做大事的,他非常干脆地发问,“你打算投放几个修者过来?”

“让我想一想……”陈太忠摸着下巴合计一下,“怎么也得投放三百人吧。”

“我去,是以百计算的?”七掌柜闻言,登时翻个白眼,“这得专门投放一次,不能夹带……我直说了吧,价格不会便宜了。”

“我投放这么多人,你不给我打折扣?”陈太忠闻言,眼睛一瞪。

“你若这么说,那你爱找谁找谁吧,”七掌柜很干脆地拒绝,“我不给你加价,就已经是很尊敬你了……现在位面投放,看得可紧。”

陈太忠闻言,出声请教,“幽冥界都已经胜利了,污魂位面也接近尾声了,为何还要看守得这么紧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”七掌柜规规矩矩地摇摇头,“也许是要防止意外?就像……防止第二次投放,被人算计那样?”

陈太忠见他说不出个所以然,终于面对现实,“投放一个人多少灵石?”

七掌柜伸出一只手来,五指大张,“一个人五十极灵。”

“我去,”陈太忠听得吓了一大跳,“三百人岂不是一万五千极灵?七掌柜你看我像个冤大头吗?”

七掌柜无奈地一摊双手,“就是这行情,投放一个上人过来,五十极灵不算贵啊,他在幽冥界辛苦上十来二十天,肯定就回本了。”

十来二十天回本,还是夸张了一点,不过这是鉴宝阁掌柜的眼界,倒也能理解。

事实上,现在的幽冥界遍地是财富,只要肯下功夫,对于一个上人而言,一个月赚取五十极灵是轻而易举的——刨去成本的净利润。

其实七掌柜挺委屈的,“也就是你陈真人的面子,搁给别人,一百五十极灵一位,咱也不答应投放……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的人,海了去啦。”

“我投放的都是灵仙!”陈太忠的脸有些发黑,若是天仙的话,我还跟你墨迹这些?“我是要从派里弄些人手过来,看好浩然派的地盘!”

“灵仙……”七掌柜重复一遍这两个字,脸上也露出了蛋疼的表情,“灵仙弄过来……真没啥用,何必呢?”

“浩然派总共才几个天仙?”陈太忠无奈地翻一翻白眼,“我找灵仙过来,就是摆样子看家的,真要打仗,还得我上。”

七掌柜的眉头,皱得越发地紧了,“有你坐镇,谁还敢去你浩然派的地盘找麻烦不成?”

“我的集市都有人敢找麻烦,何况是浩然派的地盘?”陈太忠不满意地白他一眼,然后又不无得意地发话,“我抢地盘,已经抢到北域了,实在分身乏术,需要派里弟子支援。”

七掌柜沉吟一下发问,“第二次投放,你浩然派来了多少弟子?”

“前两次一共来了两百五十人,还有一个天仙,”陈太忠闷闷地回答,“那个天仙陨落了,派中弟子也只剩下了八十余名。”

七掌柜闻听他以“十”做计数单位,忍不住点点头,“这个确实少了一点。”

“是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斜睥他一眼,“我在北域,抢的矿可都是左相的。”

左相的……七掌柜登时就无语了,左相支持的是天下商盟,鉴宝阁是皇族势力,这种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?

但是在鉴宝阁,这是一个不便说出口的忌讳,高层在私下里能说,但是对外,一般不会提及这种事,一个是不想乱了人心,一个就是不想被左相的探子打听到什么。

没错,鉴宝阁里肯定有左相的探子,肆无忌惮谈论的话,总会泄露点东西出去的。

总之,这个信息是封锁的,若不是陈太忠主动提起,七掌柜能做的,最多也就是暗示,而不是明说。

现在陈太忠明说了,七掌柜就不能再回避,他想一想之后发问,“抢的都是左相的?”

“前期还抢了点洞霄宗和官府的,”陈太忠也不怕明说,“但是下一步的目的,就是左相的矿,我这人不说假话。”

得到这个答案,七掌柜是真正地陷入了沉吟中,好半天之后,他才又出声,“何不聘用我鉴宝阁的护卫?”

“太贵!”陈太忠很不耐烦地一摆手,“我就赚俩辛苦钱,给浩然派攒家底儿呢,你就说,能给我优惠到什么程度吧。”

“这个……我得请示一下了,”七掌柜终于不敢大包大揽了,“你要是确定,把第七场的监管托付给我鉴宝阁的话,我马上问。”

“那你也得抽成合理不是?两成实在太多了,”陈太忠紧咬着不松口,“你抽成的那些,肯定远远不止一万五千块极灵!”

“你跟任何人合作,都可能坑你,只有我鉴宝阁不会坑你,”七掌柜也急眼了,“你愿意跟那些心怀叵测的家伙打交道?他们跟西疆官府同流合污的话,算计你太轻松了。”

“我可以从真意宗得到消息,”陈太忠傲然回答。

不过,看到七掌柜嘴角忍不住翘起,他就知道,对方估计也明白,自己跟真意宗的关系,实在不那么融洽,于是他又说一句,“你鉴宝阁难道会牺牲西疆官府的利益?”

七掌柜轻咳一声,郑重其事地发话,“有一点,我是必须要强调一下,西疆官府是官府,我鉴宝阁是为皇族服务的,什么时候官府等于皇族了?”

陈太忠闻言,登时恍然大悟,“原来是这样!”

皇族掌控地方,是通过官府、军队和封爵,而官府负责行政,收到的利益,不可能完全上交给皇族,他们还有自己的开销。

站在皇族的角度上讲,鉴宝阁显然更值得支持——这是皇族自己的事业,有什么收益,可以直接拿来用,不用考虑其他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