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胜

闻名风黄界的皇族九大灵宝之一,威名赫赫的大雄之罩,在众目睽睽之下,被陈太忠强行破开了!

这个结果,大出其他人所料,这得是怎样的手段,才破得开这巅峰的灵宝,曾经的真器?

然而,不等他们惊呼出声,陈太忠已经再次出手,一招无念斩向了对方。

中央戊己土的中阶真人,对这个结果倒并不奇怪,他负责掌控大雄之罩,当然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不但陈太忠的刀法凌厉,陈真人肩头的小猪,也能喷出令人骇然的火焰,那火焰精纯无比不说,小猪的灵气,也极为雄浑绵长——这分明就是一只大妖!

他自问,自己的手段没出什么问题,但是对方的实力,实在太令他震撼,以他的实力,根本不足以御使大雄之罩,炼化两人。

不是大雄之罩不够厉害,而是他驱使的大雄之罩,不能发挥全部的威力,所以才会被对方硬生生地破开。

一个陈太忠已经很可怕了,再加上一个大妖修为的兽修,不是他们五个人能承受得住的。

事实上,五行战阵的威力,在于阵法和气势的运用,并不是说五个人合力御使一件灵宝,也能发挥超强的战力。

当然,战阵合击的灵气,还是强过普通方式的叠加,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这点加成,远远不足以挡住陈太忠和纯良在里面的攻击。

大雄之罩一破,中阶真人噗地就喷了一口血出来,不过他也是悍勇之辈,大锤一晃,就迎上了空中的长刀,“休得狂妄!我去……是傲凰破阵真意的无念?”

他的眼力真的不差,竟然认出了这一刀的根脚。

不过,不差的眼力,并不能提高他的战力,只听得嗵地一声大响,那中阶玉仙直接被斩得跌出去十余丈。

就这,还是亏得他被战阵气势保护,若是孤身一人吃了这一刀,不死也要重伤。

“休得张狂!”庚辛金位的巅峰天仙大吼一声,狠狠一戟砸来,他双眼通红,大戟在他的手中,也变得大了一号,戟头更是生出了淡淡的红雾。

这便是战阵的“燃血”状态了,属于透支气血的大招,因战阵的气势和杀机浓重,短期内提高战力是无妨的,但是时间长的话,对战阵修者的伤害也很大。

上一战,文真人始终没有将真意宗逼到“燃血”三才阵,可陈太忠现在就做到了。

不仅仅是庚辛金位燃血了,其他的壬癸水、甲乙木、丙丁火统统燃血,戊己土的玉仙虽然没有燃血,但也加大了输出。

不过陈太忠被“胸罩”罩住,心中实在是恼火不已,一刀无念斩退戊己土,根本没有丝毫的停留,反手一刀撩向庚辛金,嗵地一声大响,又将此人斩得退出十余丈。

两刀出去,整个五行阵已经几近崩溃,没办法,陈某人破罩而出之际,五人就遭受了不小的反噬,阵脚有些乱了,再加上两刀无念,更是将庚辛金和戊己土两大阵眼斩离了方位。

他在斗场上威风八面,旁观的人却是惊呼不已——无念,真的是传说中的无念啊。

明眼人其实不少,就像中央戊己土,能一眼看出,这无念是借鉴了皇族傲凰破阵枪,但是不管怎么说,陈太忠是当着大家的面,轻松而且连续地使出了无念。

而他仅仅只是一个初阶玉仙,甚至只是一个一级玉仙,这种修为能掌握无念境界的,后无来者不敢说,前无古人是可以肯定的。

这一战,陈真人惊才绝艳的刀术,定然会天下皆知。

第一场出战的、西留公门下的刀修也在场,他被人斩断了本命长刀,才刚刚醒转,但是他宁可不休养,也要拖着重伤的身子,来看这场高水平的赌斗。

他对自己的刀法,是相当自傲的,毕竟是中阶玉仙,就摸到了无念的皮毛,这在风黄界的历史上,也不多见,但是有传言说,陈真人可能也掌握了无念,他必须要看一看。

待他看到那长刀的虚影,整个人都呆住,待看到初阶玉仙不住斩出的无念,他忍不住浑身一震,嘴里低声嘟囔着,“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?”

等他看到,陈太忠一刀将庚辛金斩得晕过去之后,他的眼睛一亮,“如此人物,竟然是如此人物……哈哈,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!”

说完这句话,他张嘴猛地喷一口血,身子一抖,再次昏厥了。

当陈太忠决定使用无念的时候,整个赌斗就没了什么悬念,尤其是对方五人已经受伤,而他身体外还有灰色的钟影,根本是只有他打别人,别人根本打不了他。

庚辛金是第一个倒霉的,他本来就是个副阵眼位置,而他手中的大戟,也很好地发挥了领头的作用,势大力沉威猛雄浑,正该在战阵中充当先锋。

那么陈太忠第一个对付的,肯定也是他,战阵冲杀中,伤人十指不如断其一指,打废一个,要强过重伤五个。

至于说那中阶玉仙的中央戊己土,他倒不着急下手,那厮虽然修为最高,但体内灵气大起大落,已经极其紊乱,只要不能祭起那个什么胸罩,对他也构不成威胁。

反倒是这庚辛金,大马金刀冲杀在前,这个气焰必须打掉。

长刀大戟的碰撞,雄浑无比威猛异常,一时间,导致斗场的气机都发生了变化,众人一时间觉得,似乎是身陷在千军对阵的战场,只那气势,就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

陈太忠只用了两刀,就将此人击得口吐鲜血,昏迷了过去——此人一直在硬碰硬地跟他打,手中的大戟又是异常厚重结实,他的长刀没有斩断大戟,反倒是靠着充足灵气和修为,将此人活生生震晕。

庚辛金在吐血昏迷前的一瞬间,抖手打出一片金芒,“神砂起……”

起字只说了一半,他就晕了过去,不过其他四人见状,也打出了光芒,有青色的、黑色的、黄色的、白色的……正是五行大阵的最后大招,五行神砂!

五行神砂,也是相当霸道的存在,虽然比不上三色毁灭之光,所到之处无物不毁,但是神砂到处,无物不陷,用来拿人,也是一等一的好用。

怎奈陈太忠有本命法宝护身,而庚辛神砂没了人掌控,威力要稍微弱一些,所以这五行大阵的杀招,并没阻碍他半分。

解决了此人,陈太忠一转身,冲着中央戊己土就冲了过去,空中巨大的刀影还没消散,就又凝实了起来,重重地一刀斩下。

中阶玉仙用尽手段,也只堪堪挡住了这一刀,待见到下一刀斩来之时,一时间魂飞魄散——我命休矣!

就在此时,空中出现一道锏影,迎了上来,刀影碰撞上锏影,空间似乎都微微地扭曲了一下。

“嘿,”陈太忠火了,丢两颗回气丸入口,又是一招无念,狠狠地斩了过去,嘴里长笑一声,“牧守锏就很大吗?”

他也见识过牧守锏的防御能力,不过他还真的不服气,只要他能吞服回气丸,五域牧守锏,他有信心将其变成四域牧守锏!

“休得无礼!”就在这时,平牧守使的声音传来,异常地肃穆,“此锏代表皇族,牧守一域,莫非你还想抗拒皇族威严?”

切,皇族威严?陈太忠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“战斗正酣,牧守使贸然出手,是个什么意思?”

他收起了长刀,但是看向平剑磐的眼中,很有点跃跃欲试——你要亲自下场吗?

真要是那样,哥们儿不介意让你知道,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。

牧守使持牧守锏作战的话,战力有极大的加成,但是陈太忠还真不怕,只要不是真仙出马,他就不怕——哥们儿可是号称真仙之下第一人,怕了你,还配叫第一人吗?

“陈真人莫要无礼,”关键时刻,权宗主出声了,他笑眯眯地发话,“牧守使出手,就是代表这一战认输,哪怕有些极端手段,也不欲再施展。”

真意宗又胜了一阵,他心情大好,就不怕拍一下对方的马屁,人家可能有极端的手段,但是不对你用——其实这话他自己都不信。

不过胜利者的心情,大家都懂的,口头上的些许谦让,算得了什么?又不会掉一块肉。

陈太忠狐疑地看一眼平剑磐,“平准证,可是这样?”

平剑磐出手,当然是这意思,因为他心里清楚得很,此战是输定了,旁人或者想到,官府没准还有底牌没出,但是平准证想的是:我底牌再大,对方还有麒麟幼兽呢。

纯良今天露了两小手,不过一次是在小灰钟内部,烧掉了那些情丝金,外人看不太分明,另一次则是在大雄之罩内,除了中央戊己土,其他人都不知情。

但是平准证知道,真的打不下去了,没必要拼到两败俱伤,自打大雄之罩被破,这场战斗就已经结束了——继续拼下去,只能更难看。

面对陈太忠的疑问,平剑磐是不好正面回答的,于是沉着脸发话,“算你领先,你肩头这厮,可是你的宠物?”

陈太忠当然不能承认这是宠物,纯良还认为他是园丁呢,两人之间相处,是很平等的。

但是,他还不能这么说,否则难免人奸之嫌,只能含糊地回答,“这是我的战斗伙伴。”

纯良的小蹄子,在他肩头敲一下,以示对这个称呼的满意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