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无念出

中阶真人服下丹药之后,灵气迅速地回复,他所使用的回气丸,虽然比不上浩然宗的那么逆天,但也是效果惊人,属于市面上看不到的非卖品。

感觉体内灵气疯狂地增长,他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手里掐个法诀,“攻!”

两只木碗上的金色之气猛然一抖,不但加大了拉扯的力度,还有金色的丝线松开了灰色小钟,拐个弯直接向钟内探去,缠向陈太忠。

咦?有趣,陈太忠的嘴角,泛起一丝微笑,少不得加重了小灰钟的遮蔽效果,将纯良从通天塔中拎了出来,“纯良,有人欺负你老大。”

“敢欺负我家园丁?”纯良闻言大怒,然后一眼就扫到了金色的丝线,然后哈哈一笑,“小小的情丝金,也敢在我面前卖弄?”

中阶真人占据的是中央戊己土的方位,所以激发大雄之罩,生出就是土生金的金丝,他不是生不出其他属性的丝线了,但是生出金丝,最为耐久,攻击力也最强大。

尤其是西疆的五行阵,第二阵眼就是西方庚辛金,金丝在这样的五行阵中,有加成效果。

而这金丝似幻似真,缠绕为主,以情绪为主导,其实是虚化的,这样的丝,被人称作情丝。

纯良是玩火的专家,一眼就看出了金丝的根脚,一张嘴就喷了一团火出去。

火克金!

那情丝金遭遇麒麟真火,登时倒卷而回。

五行阵中也有火,但那是五名战阵修者衍化出的火,虽然也能将一些火攻,转为大阵的攻击力,可是这麒麟真火,真不是他们能吸收和利用的。

平剑磐看到此情,登时就恼了,“混蛋……它怎么也进去了?”

以他牧守一域的身份,当然知道陈太忠身边,跟着一只麒麟幼兽。

“陈太忠进阵的时候,没看到它啊,”旁边有人惶惑地回答,“定然是藏进兽囊了,真是卑鄙!”

陈太忠进阵的时候,将纯良藏进了通天塔,就是担心有人拿纯良的身份做文章。

他也没想到,纯良会被人遗忘,总是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你们既然没限定带宠物进去,那我就带悄悄它进去,你们也不能说什么。

为了防人发现通天塔,他还是在灰色小钟内将纯良拿出来的——反正以他现在的身家,有个兽袋不算什么,而且他身上也确实有兽袋。

别说,旁人还真忽视了这一点,知道纯良身份的平牧守使,心思不在这上面,看到陈太忠孤身进阵,也没有多想。

现在,平剑磐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——一个陈太忠就很难斗了,再加上一只麒麟幼兽……这一场也悬了!

于是他扭头看向权赋槽,淡淡地发话,“本来是陈太忠独斗五行阵,现在你们违规了,这场赌斗做不得数!”

权宗主对这场赌斗,也没有必得之心,他甚至有放弃的意思,但是众目睽睽之下,平牧守使这么说话,他却是不能退缩的。

于是他冷冷一笑,“这场赌斗,有说不得带宠物入内吗?我看还是输不起吧?”

“这尼玛,”平剑磐一指纯良,气得都冒出脏话了,“它能算是宠物?”

权宗主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它不是宠物,那是什么?”

“这这这,”平剑磐也不敢乱说话,气得都哆嗦了,“它是翡翠谷少谷主好吧?”

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,”权宗主冷冷地摇头,麒麟的存在,在风黄界是个禁忌话题,所以他否认得轻描淡写,“我倒是想知道,皇家九大灵宝之一,如何会出现在赌斗中?”

大家都做了点出格的事情,大哥就不要笑话二哥了。

吃了纯良一记麒麟真火,中央戊己土的中阶真人,脸色又白了一点,他吞服的回气丸够多,灵气倒是不虞匮乏,但是这一击也令他极不好受。

“合!”他厉喝一声,那大雄之罩不再用力拉扯灰色钟影,而是猛地向陈太忠压了下去——你不来就我,我且去就你!

有点意思啊,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这大雄之罩,眼中寒芒一闪——竟然想将我扣在妇人的胸罩中?

他冷哼一声,才待催动小钟,将它变得更大一点,纯良却及时出声,“且慢,这似乎是个什么真器,我好像听说过,不要硬碰。”

“真器?”陈太忠听得吓了一大跳,这时他也顾不得暴露底牌了,直接就是一个万里闲庭,哥们儿先蹿出去再说。

然而,非常不幸的是,他的万里闲庭,只蹿出去了丈许,根本就不是该有的水平。

陈太忠的脸彻底地黑了下来:这玩意儿,封锁空间的能力,还真是强啊。

似乎是受了他的空间之力的影响,那大雄之罩的下降速度陡然加快,眨眼之间,两个木碗就合在了一起,硬生生地将他罩在其中。

“咝,”周围的人见状,齐齐倒吸一口凉气——陈太忠,就这么被罩住了?

战斗中的四名天仙见状,齐齐停止了阵法运转,继续攻击下去,就是攻击大凶罩了,等于是自己打自己。

不过他们也没放弃戒备,只是各守阵位,警惕地看着那褐色的木碗。

“不可能吧?”观战的西门长老轻声嘀咕一句,“陈太忠就这么轻易地被制住了?”

“那有什么不可能?”远处一名玉仙轻哼一声,“大雄之罩最擅捕捉空间之力,陈太忠若不跑,此战还有得一看,现在嘛……还没听说哪个玉仙,能在此罩中侥幸的。”

西门长老白他一眼,也懒得解释太多,“此大雄之罩,已非彼大雄之罩。”

然而,说话的这位玉仙,对大雄之罩的隐秘也很清楚,闻言冷笑一声,“那也是皇族九大之一,想凭身法逃脱,只是自取其辱。”

这就属于绝顶的辛秘了,周围的人闻言,都是竖起耳朵倾听,仔细听对方点评。

就连西门长老也不例外,她是搞考据的,最喜欢听到各种隐秘了——至于说这隐秘到底靠谱不靠谱,她是要自行甄别的,绝不会人云亦云。

不过说话的是玉仙,应该不至于太不靠谱吧?

就在这时,舒真人冷哼一声,“就算罩住陈真人又何妨?你看他们的样子,像是炼化得了吗?”

这话还真没说错,中央戊己土的玉仙,脸色越发地白了,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珠,身体在微微地颤动着。

显然,驱使大雄之罩炼化陈太忠,耗费了他太多的神魂和灵气。

下一刻,他摸出一把回气丸,再次塞进嘴里,其他四名天仙也是大把地吞吃着回气丸。

“胜负已分,”平牧守使哼一声,嘴巴一撇,“好了,此战结束。”

“话不能这么说,”权宗主大声发话。

其实他已经决定,放弃这一场了,但是众目睽睽之下,就这么结束的话,他也挂不住,该有的场面,他必须把持住,“你焉知陈真人不能破出此罩?”

“你在开玩笑吧?”平剑磐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被大雄之罩困住的,有谁能逃脱?”

“还是早些收手,不要让陈真人跌落了境界,”旁边有人帮腔说话。

“笑话,”权宗主不屑地哼一声,“三才阵攻击文真人之际,我也没断定文真人就扛不住了,还不是坐等他翻盘?”

他也不能确定,陈太忠是不是一定能翻盘,但是三才阵让文真人坚持了近二十个时辰,他不可能让陈太忠才陷入困境,就被宣布为输——传出去,他真的会威严扫地。

正经是陈太忠会不会跌落境界,这跟他无关,保得住境界固然好,跌落了境界,于真意宗也无大损。

“陈太忠区区一下界散修,也想翻盘?”平牧守使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。

“皇族九宝,在我看来也未必是无敌的,”权宗主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要不这样,跟我宗行在大殿碰一碰?”

平剑磐冷哼一声,“你非要看他跌落境界,却也由你!”

权宗主还真存了这个心思,不过他当然不能让人这么说自己,于是冷笑一声,“先稍安勿躁,大凶罩好大的名头,我却不信他能困住真仙之下无敌的陈真人。”

他嘴里说得轻松,反正别人家的孩子,死不完的。

但是围观者就觉得有点扫兴了,“这不是又要干等十来个时辰吧?”

他们希望看到一场精彩的打斗,而大凶罩的炼化过程,大家都看不明白,所以难免遗憾。

“却也未必,”有人眼尖,又有人修了天目术,“中央戊己土的灵气,折损得厉害。”

就在大家的议论声中,大凶罩剧烈地抖动了起来,有点崩溃的迹象。

而中央戊己土的玉仙,面色也异常地难看,显然炼化已经到了关键时刻。

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,那大凶罩猛地颤动两下,猛地崩裂了开来,漫天的金丝狂舞。

金色的丝线中,蓦地出现一条人影,那人影还被罩在一个灰色的钟影中,而人影的肩头,多了一个白乎乎的小家伙。

下一刻,天地间气机一阵变化,凝出了一柄硕大的长刀,怕不足有十余丈长。

刀影逐渐地凝实。

楚惜刀见状,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尖声叫了起来,“无、无、无……无念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