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真器对真器

大凶罩?陈太忠不知道头顶上这东西是干什么的,但是看起来……确实像胸罩。

总之,这不是好玩意儿,他头顶虚悬的灰色小钟,蓦地放大一些,约莫有三尺大小,护住周边,心说我倒要看看,一个区区的胸罩,怎能攻得动我真器元胎。

他一放出本命小钟,五行阵的攻击登时就意义不大了,对于战阵而言,这小钟的防御功效,丝毫不逊色于牧守锏,会令攻击的人绝望的。

不过陈太忠也没硬等着罩子罩住自己,堂堂男子汉,被胸罩罩住,成何体统?

有小灰钟护身,他倒也不怕在五行阵里乱闯……咄,且看我缩地踏云!

咦?竟然无效?我又缩地踏云……我缩……我继续缩……我缩缩缩……

这便是陈太忠的本命法宝吗?平牧守使的眼睛微微一眯。

他是听说过,陈太忠有本命法宝,似乎还可能是真器元胎炼制成的,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他都忍不住要对此人的好运咬牙切齿:那可是上古时都异常罕见的真器元胎啊。

不过,羡慕归羡慕,真器元胎一旦被炼化,就失去了抢夺的意义。

其实平剑磐对这本命法宝,也不是特别地担忧,再是真器元胎,不过是粗粗炼制的,才一级玉仙,能发挥出多大的威力?

正经是那大雄之罩,乃是前朝镇国真器之一,后来虽然损毁,也被本朝废物利用,炼化为顶尖的灵宝,位列九大灵宝之一,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挡得住的。

此罩能将修者罩住,徐徐炼化其境界,随着罩子的变小,修者的境界随之跌落,若是久了,甚至都不好恢复,能伤了根基。

对修者而言,战斗中遇到这样的灵宝,无疑是场噩梦,所以又被人叫做大凶之罩,简称大凶罩。

此物本来就是他从皇族借来,是西疆官府在此番赌斗中,最大的底牌。

此前的五场战斗,不值得他拿出来,第六场倒是能用了,但是这东西需要海量的灵气驱使,文真人若是用上此物,都坚持不到三两个时辰,定然会吐血昏迷。

不过第六场针对陈太忠,战术设计合理的话,完全没必要用大雄之罩,所以才留在了最后一场,做为翻盘的底牌。

哪曾想,领阵的玉仙见势不妙,直接就将此罩祭了起来,端的是果决。

事实上他的选择没错,战斗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,陈太忠的神魂攻击、束气成雷、奇妙身法加无意一刀,直接将五行阵中最重要的两人,震得气血翻涌,生出了内伤。

战阵中的修者,有气势的呼应,对伤势的容忍程度很高,但是不管怎么说,受伤就是受伤,铁定会影响战斗力的。

既然一开始就凶险万分,那就无须留手了。

待看到陈太忠努力转换身形,想要逃开大雄之罩,平牧守使忍不住咧一咧嘴,微笑着摇头……五行阵本就有禁锁空间的功效,此罩封禁空间的力量,更是强大,哪里是你逃得了的?

陈太忠连续四五个缩地踏云,发现不能移动足够的距离,心里就明白了,这胸罩——有空间封锁的能力。

他当然知道,战阵是有空间封锁能力的,否则的话,阵中的修者使出个好一点的身法,直接就能溜出阵去了。

但是战阵对空间封锁的能力,是通过气势和气血杀机来实现的,涉及到的空间规则并不多,他这么连续几个缩地踏云,竟然没什么反应,那肯定是跟胸罩有关了。

要不要用万里闲庭呢?他火速地思考了一下。

他身法的精妙,有不少人知道了,但是除了白燕舞几个顶尖的人物,还真没人知道,他还有涉及空间规则的步法。

但是眼下,围观的人实在太多了,明眼人也多,他一旦使出来,肯定会被人识出,而且瞬间就会传得众所周知。

只那么短短的一瞬,他就做出了决定:不用万里闲庭,硬生生跟对方拼一记。

于是他头顶的小灰钟又变大些许,将他整个身子都罩住,从外面看,他身上是有个虚影一般的灰色大钟,他在里面的动作,外面人也看不清楚,只能影影绰绰看到一个大概。

就在此刻,那褐色的木碗,已经飞到了陈太忠的头上,两只碗都涨大到丈许长短,微微一颤,两道金色的光束,就打在了灰色的小钟上。

围观的众人细细一看,才知道那两道金色的光芒,其实是无数条细小的丝线,似幻似真,紧紧地缠在了灰色的钟影上,往木碗里拉扯。

陈太忠肯定不答应它的拉扯,两边就僵持了起来。

要不说大雄之罩耗费灵气,这样的手段,怎么可能不耗费灵气?

陈真人虚虚地站在空中,稳若泰山,比灵气多寡,谁怕谁?

不过,必须指出一点,那就是跟他抗衡的,不仅仅是中阶玉仙的灵气,五行战阵是一体的,中央戊己土更是五行阵的通用阵眼,调集其他修者的灵气甚至杀气,真的不要太轻松。

一时间,其他四名高阶天仙的灵气,源源不断地向中央戊己土方位涌去。

当然,涌去的不是全部的灵气,大雄之罩是主攻方向,但是五行阵还要继续发挥攻击的威力,起到牵制作用,要令陈太忠顾此失彼。

这就是以众凌寡的优势,也就是往常说的一加一大于二,眼下是五个一相加大于五。

陈太忠有本命法宝做防御,一点都不介意对方的牵制,反倒是透过小钟的虚影,细细地感受各种气机的变化。

五行阵,他也勉强布得出来,只是成本较高,但是五行战阵,他还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死阵变活阵的奥妙,是官方的不传之秘——风黄界铁律,敢私下修习战阵的,族诛!

所以对他来说,现在也是个难得的契机,偷师的契机。

他躲在小钟里不还手,外面可就热闹了,五行阵围着他,打得乒乒乓乓,头顶的木碗,还在极力地拉扯着小钟。

“我去,”围观的人中,有人失望地叫了起来,“又是这样,跟第六场一样,不会又打二十个时辰吧?”

第六场的文真人,顶着牧守锏,硬生生捱打,现在陈太忠也是如此。

也有人关心的其他,“这小钟是何来历,竟然不逊于牧守锏?”

“此乃气修的本命法宝,”有自诩渊博者,为大家解惑,“陈太忠可不就是气修?”

“但他只是初阶真人,本命法宝怎能如此强悍?”围观的人中,眼力高明者极多,“这法宝能力扛五行阵和高阶灵宝,怎么也得是个高阶灵宝吧?”

“你这可不是胡说?陈真人只是初阶,哪里祭得起高阶灵宝?”

“我只是说这法宝可当高阶灵宝,又没说就是高阶灵宝,再说了,气修一向强悍,就算祭得起高阶灵宝,也不算什么。”

“气修的本命法宝都这么强的话,大家都去修浩然正气去算了。”

就在众人的喧嚷中,有几个眼力高明的,已经想到了一些可能,舒真人更是微微颔首,若有所思。

“真人可否想到了什么?”本观的西门长老出声发问。

“我感觉……大约是真器元胎,”舒真人用一种不确定的语气发话,不过下一刻,她又微微摇头,觉得这猜测实在有点不靠谱,“西门,你的眼力应该没问题。”

西门长老就是负责鉴定的,在专业上,可媲美鉴宝阁的修者,青钟冠和九阳棍,她都参与了鉴定。

“九成可能是真器元胎,就是不知道他从哪里得到的,”她缓缓发话,“真器元胎也不该有这么大的威力……感觉是融合进了青钟冠。”

“哦,”舒真人微微颔首,顿一顿之后,才又出声,“果然好大手笔……不愧是气修。”

风黄界最高端的修者,都对气修的凋敝有些了解,知道他们是以挥霍资源而闻名的。

西门长老迟疑一下,又说一句,“这真器元胎,也该是顶级的,否则难当大雄之罩。”

大雄之罩位列皇族九大灵宝之一,但因是前朝遗物,名头不显,不为人所熟知,不过她是搞鉴定的,知道这灵宝的威力。

“浩然宗果然大手笔,”舒真人轻喟一声,她可不认为,陈太忠这散修能得到顶级的真器元胎,所以直接将账记到了浩然宗头上。

“真器元胎之名,端的不可小看,”西门长老眼睛发亮,她是搞考据的,早就听说了真器元胎,却无缘一见,眼下见到了实物,真的是百爪挠心,“你看陈太忠没事,五行阵倒是开始吞服回气的丹药了。”

正像她所说的那样,中央戊己土的中阶玉仙,已经开始摸出大把的回气丸,往嘴里塞。

其实对中阶玉仙来说,他体内的灵气才耗去一半,但就算是一半,对修习战阵的修者来说,也太恐怖了——什么时候战阵这么耗费灵气了?

所以他必须开始服食丹药了,要不然万一出现什么变故,体内剩下的一半灵气,很可能不敷使用了。

他必须未虑胜先虑败。

其他四名天仙,跟他的状态也差不多,见他服食丸药,其他人也摸出丹药服食。

陈太忠呆在灰蒙蒙的钟罩内,淡淡地看着他们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