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输的理由

其实陈太忠也知道,三真坊在真意宗的地位,他早就听得耳朵起茧子了。

所谓三真,便是见真、悟真和证真,见真是登仙,悟真是成就真人,对修者来说,这都是一等一的大喜事。

遇到喜事怎么庆祝?当然要摆酒,摆酒去哪里?自然是三真坊!

证真的主儿,大多都是在自家的庭院内摆酒了,还要大开山门,昭告五域,不过证真之前,准证们也愿意去三真坊喝两次酒,图个好口彩。

真意宗的二代和三代宗主,都是在这个小酒坊喝过酒之后,回去闭关证真的。

同一时期,还有两名长老,也是在这里喝酒之后,证真的。

所以这酒坊就被叫做三真坊,跟浩然派的闻道谷一样,不仅仅是个酒坊了。

其实,仅从这酒坊的命名,就可以看出其在真意宗的超然地位,须知真意上宗内,三真坊的“真”字,是犯了忌讳的,其他店铺敢以“真”字命名,执法殿绝对会把店铺打个稀烂。

三真坊摆酒,真的是诚意十足了,可是陈太忠不认这个账。

是你主动找我麻烦的,然后你叫我喝酒,虽然是赔罪……我就得去?

其实真要去,他也是得了面子,但是陈太忠觉得,这还是有点屈就对方的意思——我既然没错,何必去屈就你?

陈某人认真起来,就是这么犟!

胡真人明白陈太忠的意思,心说这散修之怒,真的是嚣张啊,不过他也无意抵触对方,于是勉力笑一笑,“那我该如何做,还请陈真人示下。”

“你来求我原谅,反倒要我提条件?”陈太忠觉得十分可笑。

他提条件的时候也不少,但是上次的冲突,真的跟他半分关系都没有,纯粹的无妄之灾。

现在对方想求饶,倒也不是不行,可是让他提条件,反倒像是他要刻意为难,“这就是你的诚意?”

胡真人无言以对,好半天之后叹口气,“我还年轻,不太懂事,陈真人你见谅。”

“我比你还年轻,”陈太忠哼一声,哥们儿从地球界修炼开始,到现在也不足三百年,你怎么也超过三百岁了吧,跟我比年轻?

然而,他也懒得多说,“没别的事,你就走吧。”

你不懂事,你胡家应该还有懂事的,让他们自己考虑吧,我不理你了。

“还有一事,恳请陈真人指点,如能告知,感激不尽,”胡真人一咬牙,说出了来意,“不知陈真人对下一场的赌斗,有几许信心?”

“有几许信心?哈哈,”陈太忠仰天长笑一声,“我自然信心满满……换你来战,难道不是这样说?”

其实这“信心满满”四个字,他还真不是胡说的,因为在此前,权宗主已经将他召去,问过此事了。

一开始,他当然矫情得很,说我跟战阵打,鸭梨很大,没啥信心可言。

不过权宗主也知道他的战力,直接开出了一成五的分成——陈真人,咱真意宗历史上,没有过这么大的分成,我是很看好你的。

打平的话,就只有半成的分成了。

一成五的分成,比第六场的分成还高半成,陈太忠吐血也要赢下这一场!

打平就是输了,那半成宁可不要,哥们儿真丢不起那个人!

陈太忠现在的回答,是很含糊的,他不想节外生枝。

胡真人不能满意这个答案,“我在外面,开了个小小的赌局,在我看来,陈真人这一局,还是输掉的好……当然,我有点冒昧了。”

“滚!”陈太忠一摆手,懒得跟他多说——管起我的胜负来了,你以为你是谁?

“慢着,”简真人不答应了,他当然也希望陈太忠赢,但是对方敢当着大家的面,劝陈真人输,肯定是有缘故的,他的脸一沉,“胡真人你得把话说明白了。”

“这何须我说?”胡真人苦笑着一摊手,“前六场的赌斗,咱真意宗已经三胜两平一负了,输了也不过多一负,若是赢了……官府的颜面何在?”

若是赢了,真意宗的战绩就是四胜两平一负了。

这种结果,搁在平常的赌斗中,是很常见的,但是这赌斗涉及到海量财富的分配,对于两个相差仿佛的势力,是绝对不能容忍的。

七场赌斗,算十四份资源,真意宗四胜两平,就是得了十份资源,而西疆官府只有区区的四份。

七分之五的财富,被真意宗拿走了,换算成百分比,那是超过七成的财富。

而且最后两场,明显是资源比较丰厚的,那么就是说,陈太忠若是最后一场赢了,真意宗就赢得了超过七成五的财富!

赢是好事,但是赢得太多,就不是好事了。

这个成绩,足以逼得平剑磐铤而走险,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——要不然他没办法交差。

这个成绩,也足以让西疆官府深恨真意宗,深恨陈太忠。

所以他的意思是,咱赢了就行了,适可而止,超出太多的话,后果会很严重。

胡真人并不是想左右赌战胜负,他这么说,纯粹是指出此战胜利之后的利弊,想借此交好陈太忠——若是能弄到点其他消息,就更好了。

“切,”陈太忠听了之后,不屑地哼一声,当哥们儿是吓大的?

不过简真人的脸色,就不太好看了,他当然听明白了这话里的意思,一时间有点犹豫,“胡真人你这话……是平剑磐的意思?”

“绝对不是!”胡真人断然回答,开什么玩笑?这个节骨眼上,他必须撇清该撇清的东西,“我只是觉得……咱真意宗该有如此考虑。”

“真的不是?”简真人狐疑地看他一眼,想一想之后,轻笑一声,“这不是咱们该考虑的……你还不离开?”

胡真人再不想走,也必须走了,不光陈真人撵他,就连简真人都撵人了。

不过他离开之后,也没走远,就在那里静静地看着,然后他就发现,佤真人紧跟着被撵了出来,心里不由得大快:我让你装好人,我倒霉,你也别想好过!

接下来,他并没有离开,果然不出他所料,过不多时简真人也离开了,直奔权赋槽的方向而去,显然是要汇报这个情况。

权宗主听说简真人有要事相商,马上召见,不过听完之后,他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,他就任副宗主,已经数百年了,见识过的事情,真的不要太多。

“切,他自家不争气,还要怪到咱真意宗身上?此事无妨……你且去吧,告诉陈太忠,专心赌斗,不要将这种事放在心上。”

简真人犹豫一下,还是做出了建议,“那咱们要不要加强戒备?防官府狗急跳墙?”

“狗急跳墙,他们还不敢,”权赋槽信心满满地回答,“昔年他们赌斗胜利,也没有见好就收,咱真意宗又做过什么来?”

简真人嘴角撇一撇,悻悻地离去了——姓权的果然是个意气用事之辈,当不得大任!

他离开了,权宗主身后走出了烈真人,“赋槽,这一点,却也不得不防啊。”

权赋槽端起桌上的茶水,轻啜一口,眼神却极为深邃,游离不定,“烈长老,就算他说得有理,纵敌的话,也不可能从我这个副宗主的口中说出。”

“唉,”烈长老叹口气,也有点无可奈何,“那加强戒备,总是不错的吧?”

“这是自然,”权宗主微微颔首,顿了一顿之后,才又发话,“你转告一下平剑磐,我不希望在第七场,见到重复使用的灵宝,否则定不答应。”

按赌斗的规矩说,赌斗者使用的灵宝,都应该是修者自己拥有的,但是这规矩早就被各种借口打破了,比如说真意宗借出了七曜锏,平牧守使借出了牧守锏。

甚至文真人用的玉莲宝衣,估计也是花了不菲的代价,从哪里租借来的。

然而,还有一个底线,是不能破的,就是赌斗时借来的灵宝,不能重复出现在斗场,要不然,这七场的赌斗中,每一场都出现牧守锏,真意宗的修者真的不用打了,直接跪了就行。

烈真人想一想,出声问一句,“你是要特指牧守锏吗?”

“不用特指,”权宗主淡淡地摇头,“你就泛泛地说,他想得到想不到,是他的事。”

烈真人思索一下,又出声发问,“若是牧守锏再出,咱们真的不阻拦?”

“阻拦……为何阻拦?”权赋槽面无表情地反问一句,“我定然是要讥讽他的,但是出手的话,未免太沉不住气了……你要相信陈太忠。”

烈真人早有猜测,估计权宗主有放弃这一场的意思,可又不好明说,以免坏了自家的口碑,但是听到副宗主亲口承认,心里还是忍不住一沉。

第七场赌斗的资源,也是很巨大的,要让真意宗放弃,那真得有足够的果决,他想一想之后又问,“陈太忠那里,需要暗示一下吗?”

“那个夯货,暗示他作甚?”权赋槽的嘴角,泛起一丝不经意的微笑,“那厮可是有一成五的分成呢,暗示……有用吗?”

这句话,就将他的心思道得明明白白,真意宗若是输了第七场,也不是输了所有的资源,只是输了八成五而已,剩下的一成五——那不是真意宗的。

当然,这话是不能明说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