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狗咬狗

在第六场赌斗结束之后,胡真人是真的后悔了。

他没有后悔得罪佤青庞,恰恰相反的是,他后悔得罪佤青庞,得罪得太晚了,一开始,他就不该听从那厮的话,去挑衅陈太忠的。

没错,他真正后悔的,是得罪了陈太忠——若是没有得罪陈真人,现在去想办法弄点内幕消息,还不是简单得很?

事实证明,胡家和佤家,都没有进入真意宗真正的决策层。

诚然,胡家能了解的机密,从质量和数量上,要强于佤家,但就算是胡家,了不得也只是打听一下,陈太忠跟真意宗谈了分成没有,谈了几成的分成。

比一比简真人,那完全不够看,简真人甚至能在赌斗开始前,下十万极灵,押真意宗赢——须知他只是一个初阶真人,十万极灵根本不是能随随便便拿出来的。

想一想得罪了陈太忠的方啸钦真人,想赎回自己的三才柱,都舍不得拿五千灵晶出来。

随着对幽冥界战争的胜利,风黄界修者的腰包,都急速地膨胀了起来,但就算是如此,简真人拿出的这十万极灵,想必也是族中拼凑出来的。

敢拿十万极灵来豪赌,是因为人家能提前知道,宗中做出了调整,要派战阵上场了。

胡真人自问,自家再努力,想要得到那些决策层的消息,也是不可能的。

他收回这些感慨,又开始发呆:这个盘口,还该这样维持下去吗?

第六场赌斗,身为庄家,他输掉了六十多万的极灵,简真人和庞真人就赚走了二十多万,剩下的,则是因为他努力营造“真意宗会赢”的气氛,来鼓动那些不明真相的修者。

这是官府和宗门的赌斗,胡家本是更贴近真意宗的,又有老祖在宗中做护法,这种情况下,忽悠宗中弟子来“小赌怡情”,顺便支持一下宗门,还是很管用的。

所以大家就纷纷“上钩”了,手头不方便的,就是随便下那么七八个极灵,阔绰一些的,直接就是成百上千的极灵——做为战争的胜利者,收获了大批战争红利,钱来得容易,花起来自然也轻松。

但是到头来,胡真人蓦地发现,自己才是那个“不明真相的修者”。

说句实话,受此打击,他第七场的赌盘都不想开了,但是同时,他还心存侥幸,万一能多挣一点呢?须知第六场损失了六十多万的极灵,也让他伤筋动骨了,真的很想尽快找回来。

就算找不回来,第七场的注子他已经吃了一些,提前封盘或者退注的话,也算个选择,但是那样的话,别人会不会说……胡家输不起?

身为家族子弟,他对家族的荣耀异常看重,如若不然,他也不会那般小看陈太忠——虽然那只是做了一场戏,但是世家子弟对散修的歧视,是根深蒂固的,根本不用去刻意伪装。

胡家可以输,但不能丢人,也丢不起这个人。

那么……如果跟陈太忠关系不是很糟糕的话,他现在应该能开出更精准的盘。

可是去找陈太忠道歉,他也拉不下这张脸来,世家子弟的骄傲,不允许他这么做。

想来想去,他猛地又想起,简真人才赚了八万极灵,姓佤的那厮,可是赚了十六万!

他绝对不相信,佤青庞在宗里的消息,会比自己更灵通,而二十万极灵,对佤家来说,不是倾家荡产也差不多了。

佤青庞为何有这样的信心?那当然是卖出了官府的信息,从而得到了宗里会改派战阵出马的消息——姓佤的肯定被宗里看住了,但是通知族人买些赌注,应该还是没问题的。

知道该怎么跟陈太忠说了!胡真人又兴奋了起来。

他只是放不下架子,但若是有足够的理由,能让他找上门去,他也不介意放下身段。

于是他兴冲冲地向陈太忠那里走去——此刻距离下一场赌斗开场,还有十二个时辰。

陈真人的周边,已经围了不少的修者,不过只能在距离他七八里外的地方张头张脑,周边的秩序,由真意宗弟子维持,为了保护他在战前不受干扰,甚至还有两个战阵在待命。

赌斗听起来很公正,但是涉及这么大的利益,玩些盘外招是很常见的,从前六场赌斗的经过就可以看出,两边都不是什么规矩人。

就连双方的主事人,平牧守使和权宗主,也是在规则的周边游走。

最后一场了,保护陈太忠的安全,当然是重中之重。

不过,还是有些人,能进入警戒圈子之内,比如说,佤青庞就进去了。

真意宗弟子认识胡真人,态度倒还和蔼,“胡真人若无要事,等赌战结束,再见陈真人可好?”

“此前我跟陈真人有些误会,”胡真人一本正经地回答,“可能会影响他的临战发挥,此次我专程前来道歉,希望他道心圆满,能更好地发挥实力。”

“真的吗?”这弟子狐疑地看着他。

“胡真人一心为宗里,是值得敬佩的,”这时,旁边一个初阶天仙的弟子发话,“上一场他力推本宗能获胜,一赔一点八的盘口,师兄弟们都赚了不少,大涨我方志气。”

你确定不是话里有话吗?胡真人扫这初阶天仙弟子一眼,发现此人一脸的钦佩,心里真不是滋味,尼玛,什么话难听,你捡什么话说啊。

可是表面上,他还得强撑着,只能爽朗地哈哈一笑,“宗门兴旺,正是你我之辈的心愿,区区小事不足挂齿!”

于是他很轻松地进来了,来到陈太忠面前,他笑眯眯地抬手一拱,“见过陈真人!”

陈太忠身边,也有几个人,包括简真人和舒真人——这俩也算是贴身护卫他。

他侧头一看,眉头忍不住微微一皱,轻轻吐出一个字来,“滚!”

“我此前的诸多不敬,是受了此人的蛊惑,”胡真人抬手一指佤青庞。

他知道陈太忠对自己的观感十分糟糕,而他能表达诚意的时间,是有限的,所以直接开始撕逼,“他约我设套,得罪阁下,好让您假输!”

陈太忠纵然对此人十分不满,听到这话,也是一怔,对于某些迷惑和猜测,此刻他终于得到了答案。

“哈哈,”佤真人笑了起来,一脸的得意。

很多事情,是有时效性的,过去了就是过去了,你现在说,毛用不顶啊。

正经是对方气急败坏的样子,让他心里十分地舒畅——我让你再中止跟我合作,你不是牛逼吗?你不是觉得我的投入损失了,跟你无关吗?

他是赚了十六万极灵,但是他前期投入的极灵也不少——很多隐秘的消息,是要花灵石购买的,很多门路,也是需要灵石打点的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会很决然地大坑胡家一把,此种犯忌的行为,在世家之间,一般很少出现——太招人记恨了。

不过此刻,他当然不会承认,所以笑着反驳,“我不过是赚了你点灵石,胡真人,输不起的话,可以私下跟我商量,但是这么败坏我的名声,那真是让我小看你……有胡护法撑腰,你也不能胡说八道吧。”

“你!”胡真人登时涨得脸色通红,但是随着第六场赌斗的结束,佤真人跟他说的很多消息,都已经是过去时了,比如说官方打算耗费陈真人你的灵气——这话现在说出来,一点印证的意义都没有。

可是此刻,双方已经撕破脸了,哪怕是有简真人和舒真人在场,他也不怕明说,“你说官府打算给陈真人三成分润,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分成,真当官府都是傻子不成?”

“无非是欺负陈真人飞升自下界,消息不通畅,是土棍……这俩字是你说的,”他越说越气,“陈真人得了青罡门的逍遥宫,难道我不知道?我犯得着笑话他没有逍遥宫?”

“嘿嘿,真是莫名其妙,”佤真人笑眯眯地一摊手,一点都不见着恼,“我知道上一场你输了不少,但是……何至于迁怒于我?变换出场人选的,是权宗主,你无须如此拐弯抹角,直接攻击权宗主好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无耻!”胡真人的脸,越发地红了,声音也大了许多——让我攻击权宗主,姓佤的,咱俩没完。

“好了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打断了两人的话,他心里已经明白,到底是怎么回事了。

他的心眼从来不大,对胡真人的怨念也极深,虽然此刻确定,佤青庞也不是什么好鸟,不过,这于他何干?正经是两人都想算计自己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于是他淡淡地看胡真人一眼,“你的话说完了吗?说完了就可以滚了!”

“我真的无意得罪陈真人,”胡真人一拱手,铁青着脸发话,他现在大部分的仇恨,都被佤青庞吸引走了,“待来日回了风黄界,愿在宗内‘三真坊’摆酒,同陈真人化解前愆!”

三真坊摆酒,那是有相当大的诚意了,须知那是真意宗本宗之内,最有名的酒坊。

陈太忠哈哈一笑,“我根本没招惹你,你就像疯狗一样扑过来冲我吠叫,让我喝酒我就去……我呸,你算什么东西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