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偶然的必然

文真人发出的三张剑符,给三才阵造成了一些影响。

芈真人四人,手忙脚乱了好一阵,才再次稳住了阵型。

芈真人冷笑一声,“只有你有三才毁灭之光吗,竖子欺人太甚!且看我真意宗三才……”

“我认输!”文真人大喝一声,中气十足,竟然盖住了他的声音。

“强弩之末,”芈真人不屑地一笑,心说你不认输,那就等着掉境界吧,于是他吩咐一声,“维持运转即可。”

三才阵还在维持着运转,不过已经不发出攻击了——人家都认输了。

权宗主看一眼平剑磐,那目光的意思很明显——平准证你怎么看?

“唉,”平牧守使叹一口气,黯然地一摆手:那就算输了吧。

“说清楚,”权赋槽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输赢怎么算,你得表个态!”

按说这种档次的战斗,输赢都是很默契的,没必要直说,但是涉及了巨额利益,他一定要对方明确表态,以免节外生枝,倒不是要对方难看。

平牧守使狠狠瞪他一眼,“文真人都认输了,你拿战阵欺负人,很有成就感吗?”

“总是找你确认一下才好,”权赋槽干笑一声,“事关重大。”

芈真人撤去三才阵,文真人电射至平剑磐面前,单膝点地跪了下来,“属下无能,请牧守使责罚。”

在大家看来,此人确实该责罚,此战是赌斗的第六场,前五场根本没有谁认输,总是要打到最少是昏迷为止。

平牧守使看他一眼,眼中的表情异常丰富,然后一挥手,轻叹一声,“此战你已经尽力,怪你不得,是我算错了。”

这是假输吧?观战的修者忍不住了,纷纷交头接耳,但是也有很多人,只是微笑不语。

平准证的话刚说完,异变突生,文真人口中喷出一口鲜血,仰面朝天摔倒在地,昏了过去。

“哼,”芈真人站在远处,冷眼地看着这一幕,没有丝毫的意外。

“这也太假了一点吧?”有人高叫了起来,“他有牧守锏和玉莲宝衣,怎么能认输,还伤成这样?”

打了这么久,观者也都看出了文真人能力敌三才阵,是身具宝物,你一言我一语之下,就挖出了此人身上宝物的根脚,到最后可以说是路人皆知。

“蠢货!”旁边有人冷冷地反驳,“成也玉莲宝衣,败也玉莲宝衣……灵气转换阵补充灵气,他的经脉早寸断了!”

这么一解释,不懂的人也清楚了,灵气转换阵,从来都不是修者补充灵气最好的选择,只是快捷方便罢了。

尤其是在战场上,急剧地回复灵气,会对经脉造成极大的隐患。

打个简单的比方,陈太忠手中的浩然宗回气丸,补充灵气很牛逼吧?但是以陈某人的皮糙肉厚,也不敢一边大量输出灵气,一边没命地吞服。

就像他抽取阴风夔真仙阴雷本源的时候,灵气使用过度,服用回气丸过多,直接自己就把自己整得半残了。

文真人也面临这个问题,他是有玉莲宝衣,但是真意宗的三才阵真的太强大了,虽然伤不得他,但是消耗他的灵气,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将近二十个时辰的持久战打下来,他补充了无数的灵气,体内经脉早就乱得不成样子了。

文真人希望,对方也大量补充灵气,好让他能找到反击的时机。

但是非常糟糕的是,虽然组成三才阵的天仙,也在补充灵气,可是他们灵气耗费得非常少,也很缓慢,所以补充得不多,短期内不存在自废武功的可能。

熬不到对方崩溃,自己却是快扛不住了,所以文真人冒险发起绝地反击,打算强行赌一把。

越阶激发三张高阶玉符,这是他搏命一击了,一见没有效果,马上认输。

这种情况,平牧守使心里清楚得很,当然不会怪罪文真人。

而芈真人也考虑到了这种因果,对此一点都不意外。

经受我三才阵狂轰滥炸近二十个时辰,你若还能完好无损,倒是我芈某人无能了!

事实上,芈真人心里也憋着气,我的战阵只攻击一个中阶玉仙,宗里搞的什么玩意儿!

也只有对方口喷鲜血,他才找回来一点平衡:你要不吐血,我就得郁闷的吐血了。

不管怎么说,这一战,是真意宗赢了,佤真人拿着凭单,去赌场兑换。

胡真人的脸色,早就不成个体统了,这一战让他赔惨了,百分之八十五押真意宗获胜的赌注,让他分外地不解: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下注呢?

收灵石赌注的时候,他也关注到了这一点,但是没往心里去,可是真的兑现的时候,才反应过来:这样下注的比例……不正常啊!

但是当下面人报上来,简真人来拿十八万极灵的时候,他反应过来了:人家早有内幕消息,知道出战的是战阵,而不是陈太忠。

不过,听说佤青庞手执二十万极灵的单子,要兑换三十六万极灵的时候,他终于忍不住了,匆匆走到兑换处,冷冷地发话,“佤青庞……好,你很好!”

佤青庞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我好不好,关你什么事?我是来兑现的,别跟我说那么多。”

胡真人阴森森地看他一眼,“贫儿乍富,你可小心……莫要走夜路。”

“你还是多操心一下自己吧,”佤真人冷笑着回答,“这一场,损失了百万极灵吧?希望你下一场开对赌注哈。”

说实话,胡真人很想问一问他,赌注该怎么开,但是这百万极灵,赔得他肝儿疼,都不知道回家怎么跟家族交待,恼怒之下,他也顾不得许多,“那你把这三十六万下进来,看我敢不敢吃!”

“哈哈,”佤青庞仰天大笑,一转身走了,“待你开出盘口,我再说下不下吧。”

胡真人冷冷地看着他的背影,好半天之后,才咬牙切齿地吐出四个字,“小人!”

不过这小人的话,倒是提醒了他一些:下一场的赌注,是不是该调整一下了?

原本他开的盘口,是真意宗赢一赔一点八,官府赢一赔一点九,打平的话,一赔二点五,但是现在出场的人都变了,赔率自然要调整。

陈太忠对上官方的五行战阵,胜的概率有多大呢?

这是一个令他非常头疼的问题。

身为赌盘的庄家,胡真人对陈真人的实力,还是相当了解的,他可以看不起对方出身下界,但绝对不会低估其战力。

没错,他不会浅薄到认为陈太忠一定输,事实上,他认为陈太忠赢的概率还不小!

起码不会比赢了文真人的概率低。

其实,一看文真人身上宝物的功效,大家就都知道,这原本是用来算计陈太忠的,只不过真意宗太滑头,直接派了战阵出来,导致官府功亏一篑。

而第七场的战斗,基本上没有任何限制,只有一个约束,就是不得用毒。

这一点,却不是官府要防陈太忠,而是双方早就达成了共识——来一场专门的毒修比斗,其他场合,你我双方直属修者的战斗,就不要用毒了。

这么商量也是为了减少麻烦,要不然,毒修不但可以赌斗毒术,也可以销售毒,接下来大家可就有得忙了。

这么约定一下,能省很多麻烦,当然,这对陈太忠有点不公平——他的抗毒能力,可是一等一的强悍。

不过真意宗没觉得有什么不公平,陈真人的毒,名头也不小,但是据说是来自狐族的馈赠,他本人是不修毒的。

不修毒,那就意味着抗毒的能力差,所以真意宗不打算修改条款——陈真人你不能毒对方,但是对方也不能毒你了不是?

当然,就算他们想要修改条款,平牧守使也得答应才行。

平剑磐会答应吗?绝对不会!战阵主要靠攻击和气势伤人,要不要毒都无所谓,正经是很多战阵有镇邪的功效,能压制毒药的发挥。

事实上,平牧守使此刻正在指使人缠着真意宗要说法:说好的最后一场战阵对决,你们提前使用战阵,对阵单独的修者,还要不要脸?

真意宗也有说法,说你们把牧守锏都拿出来了,不让服用丸药,自家却是准备了玉莲宝衣,到底是谁更不要脸一点?

而且,没谁规定,最后一场必须得战阵上,只不过通常而言,最后一场涉及到的财富最多,战阵往往会用在这里就是了。

所以真意宗的人冷冷地表示,你们觉得我们是以多欺少,最后一场,可是轮到你们以多打少了!

就是不知道,你们赢得过赢不过?

这话,真是气得官府的人肝儿疼,修者独斗战阵,也敢这么嚣张?

不过这也没办法,谁让真意宗有个公认的变态呢?陈某人的战力之强,早就名震幽冥界,西疆官府当然也清楚。

反正双方第六场都不是很规矩,却又很克制地游走在规则的边缘,相互指责是必然的,结果应该也是不会被改变的,更不可能影响第七场的赌斗。

陈太忠对不能用毒的规定,根本无所谓——我不用毒,对方也就不能用毒。

正好,哥们儿还不想暴露抗毒的能力呢,底牌这东西,能少暴露,还是少暴露一点的好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