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机关算尽

听到权赋槽的话,平牧守使并不以为然,他淡淡地回答,“文真人竟然有此宝物,我也不知情……哦,对了,他跟鉴宝阁的关系不错。”

严格来说,这种宝物还真对得起“鉴宝阁”三个字。

鉴宝阁的战斗,一向是以奢华著称,玉莲宝衣这路数,符合鉴宝阁的风格——没错,就是奢华。

“是吗?”权宗主冷笑一声,心说这种鸡肋玩意儿,我都不会去买,就别说一个军中的首席教授了,真是谁信谁傻逼。

说白了,此人穿上玉莲宝衣,就是要跟陈太忠拼灵气。

权宗主已然从佤真人那里知道,官府是打算从哪些方面下手,硬拼陈太忠了,但是目睹此情此景,仔细想一想,还真是冒出了一身冷汗。

若不是临时决定,用战阵替换上来,姓陈的遭遇这一战,败北的可能性真的极高。

首先说那牧守锏,平剑磐竟然借给人用来赌斗,这就是难得的奇景了,而牧守锏的防御能力,也真的远超一般的高阶防御灵宝——那是能大面积庇护子民的奇物,顶得上高阶防御阵了。

陈太忠的攻击力虽然强大,有刀法、音攻、雷攻等多种攻击手段,但是遇到牧守锏的防护,也只能徒呼奈何了,牧守锏的防护,是全方位的,就算雷系神通,也防得住大半。

能破了神通的,只有神通,但这只是说普通情况下,特殊情况例外。

此锏的持有者,为一域的牧守使,代表皇家牧守一方的仗恃!有皇族气运支撑的!

气运是老天安排的,最大啦。

所以陈太忠应该斩不开防御,而接下来,文真人会遇到另一个问题——牧守锏是很牛叉,但是灵气不够坚持到对方灵气耗尽,该怎么办?

眼前就有了答案:人家还准备了玉莲宝衣,就不怕灵气不够!

陈太忠你再觉得自己牛叉,在这种情况下,打得赢对手吗?

光一个不许吃丸药的限制,就注定陈真人只能在灵气耗尽之后,黯然地接受失败。

想明白这些,权赋槽对西疆官府,真是要多痛恨有多痛恨了:你种种规矩,都是冲着陈太忠去的,还不要脸地把牧守锏也借了出去,同时更无耻地穿上了玉莲宝衣。

尼玛……你有玉莲宝衣,当然不会允许别人吞服丸药了。

总算是我智慧超群应对得当,临时决定把战阵派了上来,权宗主心里暗暗庆幸,如此一来,西疆官府的种种算计,都化作了泡影:姓文的你肯定打不过三才阵!

三才阵的攻击效果,未必会强于陈太忠,但是他们的优点是:不怕灵气损耗!

严格来说,三才阵其实也有灵气损耗的,只有完美的战阵,才不会泄露灵气出去,但是“完美”这种状态,只存在于理论中,存在于理想状态下。

泄露了灵气,又没有灵气补充,打得过身上有玉莲宝衣的文真人吗?

文真人也不信这个邪,两大灵宝护身,他不会不战而退——这场赌斗,对官府来说太重要了。

你灵气损耗得小,终究是要有损耗的,而我有玉莲宝衣,想怎么补充灵气,就怎么补充!

但是前文也说了,对于对方可能采取拖延战术,真意宗心里非常地清楚——这要多谢佤真人,所以权宗主早早就做了安排:参战的修者,衣衫上要佩戴灵石!

这是战阵的一大特点,虽然不怕消耗灵气,但是战场上一旦动手,很可能就是十来八天的鏖战,这个时候,补充灵气也是很关键的一环。

所以一般的战阵,都会考虑到灵气补充的问题,盔甲上镶嵌了灵石,能随时补充战阵的损耗,这跟玉莲宝衣那种高档货不一样,能补充的灵石很有限,但是所幸的是,消耗也有限。

战阵有了这样的功能,才敢说什么我们阻敌十天或者二十天。

可以想像一下,在地球界,接了阻击或者断后任务的部队,若是连子弹都没有,谁会傻得留下来?

权赋槽是个心里做事的,知道对方的计划中,想消耗陈太忠的灵气,他就要考虑一下,战阵怎么做,才能保证更持久的攻击?

那他自然会想到,在己方修者身上镶嵌灵石,我不管你们是怎么想的,这灵石镶嵌,我是必然要强调的。

于是,第六场比斗,就成了不折不扣的拉锯战,真意宗的三才阵,对着文真人狂轰滥炸,而文真人躲在牧守锏下,又有玉莲宝衣提供灵气,就稳稳地接着。

时不时地,他还发出一些攻击,令三才阵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戒备。

所幸的是,三才阵做为真意宗最负盛名的阵法,不但攻击力强大,防御的力量也很强大,不会为他所乘。

不过久而久之,文真人还是有点扛不住了,在打了一天一夜之后,他的神情明显地委顿了,光挨打,不能做出有效的还击,这不是个事儿啊。

权赋槽也看出了玄机,少不得又要出声讥讽,“平准证你先看着,我去旁边睡一觉,不到精疲力竭,你家不肯认输的。”

“嘿,”平剑磐冷哼一声,“不用精疲力竭,你真意宗攻破牧守锏的防御,不就完了?”

“五域牧守锏,哪里是那么好攻破的?”权赋槽闻言就笑,中阶玉仙之下的战阵,打不过皇家的牧守锏,那实在太正常了,打得过才是不正常——到时候,就该皇家提心吊胆了。

但是他想做的,不仅仅是示弱,还有挑衅,“文真人攻击力强大的话,也可以击穿我们的战阵嘛……怎么不见他强力出击呢?啧啧,打得真是难看。”

文真人若是能击穿你们的战阵,早就出手了!平剑磐的嘴角抽动一下。

要说起来,文真人的应对方式,是西疆官府一手策划的,是智慧的结晶,断不可能忽视攻击的手段。

然而,事情的悲哀,也就在这里了,他们制定的作战方案,是针对陈太忠而言的——没错,攻击的手段,都是针对陈太忠的。

文真人手上,其实还有异宝,黑暗荔枝帐,此帐也是攻守兼具的宝物,攻击的话幻术无双,杀伤力惊人,黑暗荔枝是传说中忘川河畔的产物,最是能令人神魂颠倒,生出种种异象。

想灵石的,会看到灵石;想美女的,会看到美女;想权势的,会看到君临天下;想忘情的,则会看到红粉骷髅!

但是然而怎奈,这个黑暗荔枝帐,攻击力不算太强大,道心坚定者,不会受到太大影响,而真意宗专修神魂,自然也不会轻易入彀。

这黑暗荔枝帐,是专门针对陈太忠设计的——虽然这么说,会令很多人非常不爽。

但是事实确是如此,西疆官府准备了此物,是看重其的阴柔效果:缠绵!

消息灵通的修者都知道,陈太忠最强的攻击手段,是其刀法,至于说束气成雷什么的,一柄牧守锏,尽可以挡得下。

文真人想防御是很简单的,有牧守锏和玉莲宝衣,尽可挡得下,但是官府做了这么多准备,当然不会以打平为目的,他们还想获胜,而要反击,必须破其刀法。

黑暗荔枝帐就承担了反击的重任,柔能克刚,无坚不摧的刚猛刀法,最不喜欢遭遇至柔的对手。

此帐的特征,是缠绵,是缠绵,是缠绵——重要的话要说三遍。

同时,此帐困人也最是拿手,陈太忠的防御也是出名的强悍,文真人将人困住之后,会尝试用各种手段击破对方的防御。

当然,若是实在击不破,那就以平局罢手——也正是因为破局不易,官府才会积极地争取陈太忠假输。

反正这种种算计,都是以陈太忠为假想敌的,结果真意宗换了战阵上来,官府的人登时就抓瞎了——怎么可以这样?

文真人心里也很郁闷,想要反击,黑暗荔枝帐是用不上了,这玩意儿对上战阵,真是屁用没有,而他也没有太多强大的攻击手段。

可是只挨打不反击,也不是个事儿啊,刚不可久柔不可守,这都是老话说死的。

于是在打斗了接近二十个时辰,观众们都看得有些哈欠连连的时候,猛然间,场上爆出一团黑雾,直取芈真人。

芈真人随手打出一道青光,将此物击开,然后冷笑一声,“终于忍不下去了?小心对方声东击西!”

话没说完,文真人又打出三道符箓,分别是红色、绿色和蓝色的光芒,直取三名守阵的天仙。

芈真人气得笑了起来,心说你竟然用三道剑符,组成三才毁灭之光,对付我三才阵,真是好大的胆子。

三才毁灭之光和三才阵,法出同源,难说谁强谁弱,不过战阵变幻灵活,毁灭之光则是直指本源的术法,杀伤力巨大。

然而,文真人使出的,并不是真正的毁灭之光,只是三道剑符,带有一些三才毁灭真意,这东西,三才阵根本不看在眼里——本战阵发出的毁灭之光,都要强于你!

但是不看在眼里是一方面,小心应对也是必须的,毕竟这是三张高阶玉符,还是杀伤力强大的剑符,一对一的话,芈真人也不敢说,就能毫发无伤地接下来。

战阵全力发动,登时将那三才剑符裹挟得扭曲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