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牧守锏

第六场,真意宗出了三才战阵,对战官府中阶玉仙文真人。

个别押了官府的赌客,脸色登时就变得灰白——尼玛,咱不带这么玩人的!

押官府胜的,没有几个小博大的,一赔三的赔率也并不是很高,大家都是觉得,官府不会没有动作,就输掉这一场,他们希望官府能有一些应对措施。

事实上,七场比斗的要求和限制,在赌斗开始前就公布了,单看第六场的条件,就知道那是官府为陈太忠量身定做的。

这么想的人,肯定不能说是错了,但是看到真意宗出的是三才阵,还是芈真人领阵,场上登时就是一片嘘声——这还用得着打吗?

观战的修者,没几个是傻瓜,大家都知道,陈太忠虽然战力超群,但是万物有生克,再强横的修者,也怕被人惦记上。

但是文真人强煞了,也只是一个人,对陈太忠有应对手段,不代表他能扛得住真意宗三才阵的攻击——事实上,任何单个修者对上战阵,都是一场灾难。

更别说领阵的是芈真人,以此人对战阵的熟悉程度,不会给对方任何可乘之机。

估计官府要认输了!不止一个人心里这么想,虽然一场赌斗,涉及的资源无数,但是相较被人打成死狗一般,狼狈地输掉,倒不如洒脱一点退场。

有人已经失望得叫了起来,“真意宗你们敢更不要脸一点吗?”

然而,出乎大家意料的是,文真人站在那里没动,丝毫不见认输的样子,而官府中人虽然一个个面色凝重,却也没谁出声说话。

芈真人在出战之前,也做了心理准备,并不觉得战阵对上单独的修者,有任何的不妥——他接到的通知是,全力以赴拿下这一战!

所以战斗一开始,他就放出了神识攻击,以及符箓的攻击,保证己方先把三才阵搭起来。

文真人有防护神识攻击的宝物,也在第一时间发起了攻击。

单打独斗的话,芈真人和文真人不能马上分出胜负,但是芈真人有三个高阶天仙相助,还是很轻松地搭起了三才阵。

接下来,战局似乎就没什么悬念了,但事实上不然,文真人祭起了一条玉锏,稳稳地挡住了战阵的攻击。

权赋槽见状,好悬没把眼珠瞪出来,他侧头看一眼平剑磐,“牧守使大人,你的牧守锏都赐人了?”

牧守锏是皇族向牧守使赐下的高阶灵宝,五域的牧守使各有一柄,此锏一出,就代表官府无上的威严,紧急时刻是能当令牌来用的。

而这牧守锏本身,威力也极为强大,攻防兼备,配合战阵使用的话,理论上可以令真仙受伤。

但是每一任牧守使,都只有使用此锏的权力,没有资格永久拥有,一旦离任就要交回——须知凑齐了五柄牧守锏集中使用,威力甚至要超过初阶真器。

这宝物原本应该是牧守使从不离身的,现在平牧守使竟然借给了文真人用,一时间,权宗主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——有你这么不靠谱的牧守使吗?

“这本是皇家对我的信赖,由我暂时代为保管,我怎么有资格赏赐他人?”平剑磐冷冷地看他一眼,嘴角泛起一丝不屑,“原来权宗主连这种常识都不知道,简仙嘱你代管真意宗,看来也是所托非人啊。”

权赋槽也是冷冷一笑,“原来你也知道,这是皇家的信赖?可我看你根本不懂珍惜,此种军国重器,你竟然敢借给他人使用……此事我定然会向中州反应!”

“那也由你,”平剑磐满不在乎地回答,“我只是听闻陈太忠手段狠辣,将此宝借给文真人防身,牧守锏本有庇护子民之能……你觉得不妥,尽管向皇家汇报好了。”

他如此不在乎,权赋槽反倒是没招了,对方的歪理,倒也能站住一些脚,牧守使施出此锏,庇护子民的例子,也屡见不鲜。

但是在赌斗中使出此锏,却是未曾听闻——咱不带这么赖皮的。

顿了一顿之后,权宗主才阴笑一声,“牧守锏可庇护,也可伤人。”

此话当然也不错,牧守二字代表皇家威严,在皇家眼里,升斗小民易畏威而不怀德,所以更该强调的是威严,雷霆雨露皆是皇恩,雷霆须在雨露前。

“呵呵,”平剑磐微微一笑,白他一眼,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,“他能驱动牧守锏防身就不错了,怎可能发动攻击?”

想用牧守锏防身,是很简单的,无非就是高阶灵宝罢了,中阶真人就可以御使。

事实上,很多牧守使在庇护子民的时候,并不是亲自出手的,他们只须着人将牧守锏带了去,祭起来即可。

但是想要祭起牧守锏发出攻击,则是非牧守使不能为。

哪怕是去了职的牧守使,也无法拿牧守锏打人——这是属于皇家的灵宝,得到皇族的授权,才驱使得起来。

权赋槽嘿然不语,半天方才说一句,“此战过后,哪怕你输了,我也要将此事汇报上去。”

在他心里,认为纵然文真人有牧守锏防身,早晚还是要败的。

至于说为什么?原因很简单,御使牧守锏,是要耗费灵气的。

要说这牧守锏,当真是皇家的奇物,虽然是高阶灵宝,御使它的时候,有皇族气运加成,可以抽取天地间的灵气,御使者本身,需要付出的灵气是极少的。

不过非常糟糕的是,这里是幽冥界,虽然风黄界修者取得了位面大战的胜利,但是皇族气运的加成不大,更别说这里根本就没有天地灵气所抽取。

而文真人只是中阶真人,御使牧守锏这高阶灵宝,本来就是很辛苦的,纵然是他有秘诀法门,可体内的灵气,终究是用一点少一点。

此战有个规定,战斗双方不得动用丸药。

而与文真人对阵的,是芈真人所领的三才战阵,一般而言,驱动战阵的修者,更强调战意和气势,体内灵气损耗要慢得多。

被战阵围攻过的修者都知道,受阵法的气机牵引,修者发出的灵气,始终被战阵所控制,不存在逸散于天地间的问题,就算灵气攻击得不准,错过了对手,还可以用于下一次攻击。

所以在权赋槽看来,姓文的落败,只是一个时间问题——牧守锏是很厉害,很难破防,但是我三才阵攻击力极为持久,耗也耗死你了。

而且这三才阵,也有不通过丸药,就能回复灵气的手段,拖多久都不怕——这手段却是战阵自带的,也是战场上无数次的杀伐,总结出的经验。

想到这一仗能拿下,权宗主心里松了一口气,然而下一刻,他眼睛就是一瞪,“我艹,玉莲宝衣……你官府的修者,能要点脸吗?”

玉莲宝衣,就是文真人穿在身上的褐色对襟半臂,大约就是地球界短袖衬衣的模样。

此物也是极为难得,整个风黄界都没有几件,之所以唤作玉莲,却是因为一件玉色长裙,拖地裙袂翻起,呈莲花状。

此裙出自巧器门,为贺燕舞仙子悟真而献,除了可以做防御灵宝,最著名的作用便是,裙上有灵气转换阵。

只要镶嵌上灵石,御使其防御的话,不但无须灵气,还可以向裙主提供体内所需的灵气,却又不外泄——身着此衣,哪怕是行走在野外,都可以随时修炼。

后来有类似功能的宝衣,统称为玉莲宝衣,不过这样的类似宝衣,实在不多。

这东西是非常奢华的,想一想就知道,别说是衣衫上,哪怕是在地上摆灵气转换阵,一般修者也舍不得拿灵石转换为灵气来修炼。

而且这东西的制作难度也很高,越是高端的修者,战斗中需要的灵气也就越多,很多时候,灵石都不是以纯镶嵌的模式缀在衣服上,而是以一种亚空间的储物方式,将灵石存储到其中,需要使用的时候,灵石内的灵气无阻隔地从亚空间里输出。

也唯有这样的设计,才能让玉莲宝衣当得起“奢侈品”三字,毕竟够资格穿这种衣服的主儿,都是非富即贵,弄上一大堆灵石缀在衣服上,那铁铁是暴发户的感觉,还不够丢人的。

因为制造难度高,用起来也奢侈,而巧器门做生意又比较随意,所以风黄界的玉莲宝衣,应当不超过两掌之数,大部分落在了皇族手里。

以真意宗之大……严格说是以五大宗之大,还没听说有谁拥有玉莲宝衣。

当然,从某种角度上讲,这玉莲宝衣的实用意义不是很大,无非就是能比较方便地提供灵气罢了,聚灵阵就能提供灵气,实在不方便的话,还可以摆灵气转换阵。

至于说在战阵之上,玉莲宝衣能提供灵气给修者,回气丸一样做得到。

不但少见,而且很贵,还不是特别实用,这才叫奢侈品。

权赋槽的眼睛很毒——在他遇到异姓王马伯庸之前,大家都称他有一双慧眼。

他一眼就看出,文真人抵挡了几下战阵的攻击之后,身上那对襟半臂,开始有灵气向体内输入,忍不住大怒:尼玛,怪不得你们不让吃药,合着自家身上有玉莲宝衣!

算计得还真美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