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真小人

赌博的盘口,是压官府和真意宗,至于说出场的修者是谁,很少有人在意——这就跟在地球上赌球,大多赌的是胜负,很少有人赌首发阵营一般。

大家都认定了,第六场出战的,定然是陈太忠,也应该是他。

没有人认为,真意宗会把战阵派出来——那是第七场要考虑的。

可是胡真人心里有丘壑,他通过佤真人知道,官府对这一场,是相当看重的。

甚至陈太忠有可能在这一战中栽跟头——可能性还很大。

要不然,官府不会提出那些针对性很强的要求,他们想赢陈太忠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佤青庞才会去找陈太忠商量,输掉这一场。

佤青庞的劝说,似乎没有奏效,但是胡真人还是想赌一把,官府不会轻易放弃这一场。

所以他将陈太忠的赔率,定得不是那么太高,他希望借此争取大家压真意宗。

甚至,他都知道官府那边打的是什么主意,来降低陈太忠的胜率——针对性很强的一些手段。

眼见真意宗竟然派出了战阵,他忍不住拿眼睛四处扫一下,想看一看佤青庞在哪里。

佤青庞就在距离他的不远处,似乎早就意识到他要看过来一般,还了一个冷笑。

尼玛……胡真人心里一沉,这一场战斗,我铁定要亏了。

严格说起来,芈真人的战阵,未必能比陈太忠的战力更强,但是在大多数人看来,这战阵出动,赢的概率肯定更大。

当然,这个时候,胡家已经停止接注了,否则投真意宗胜的会更多。

只有胡真人心里清楚,这一场战斗,官方假定的对手就是陈太忠,若是将陈太忠换成战阵的话,输的概率会极大地提高。

佤真人看到他眼中的慌乱,心里一阵爽快,战阵出动,就是他的功劳,若不是他跟权宗主言明那些,宗里绝对不会提前出动战阵。

佤家在官府中势力不小,尤其是西留公的后宅,目前就是佤家的女修说了算,所以他知道,官府为什么注重第六场。

第六场赌斗的资源中,有一处大裂谷,很多人猜测,根据大裂谷的地形地貌,里面可能埋藏了大量的阴晶。

但是官府的上层,有极为隐秘的消息,说这里会有万载冥火,甚至可能是冥火精华——出现冥属性火精的可能性都有。

跟万载冥火相比,阴晶就又不算什么了,至于说冥火精华,对于风黄界的修者来说,那是传说中的东西,只有阴属性位面才有,大家根本都没见过。

冥属性火精的话……真要有,简仙也不介意跟西留公做一场。

这东西未必能惊动高阶玄仙,但白燕舞若是想干预,真意宗的巅峰玄仙也不会坐视。

这个消息,真意宗原本是不知道的——西疆官府发现这可能之后,很果断地封锁了消息。

佤家女修在西疆官府内渗透得很深,知道这个情况之后,她辗转告知族人,努力介入对这个大裂谷的争夺中——最好是走官府的渠道。

所以佤青庞才会这么上蹿下跳,甚至不介意暴露自己的本心。

劝说不动陈太忠假输,佤真人心里就已经很不舒服了,接着遭遇胡真人过河拆桥,他登时就出离愤怒了:前期投资的是我,告诉你官府很重视第六场的,也是我。

你小子只是配合我做了一场戏,那戏做得还不够认真,就拿到了自己想得的消息,现在更是想将我甩开,独得赌场的利润——你做人敢更不讲究一点吗?

佤青庞是越想越气,想得越多,就越恼火胡真人当时配合的力道不够,到最后,他的一腔怒火全奔着胡家去了——我不好过,当然也不能让你好过!

于是他悄悄找到权宗主,将自己知道的消息,泄露了出来——大裂谷极可能有冥火精华!

佤青庞这种行径,实在首鼠两端得很,直接就将官府坑了,但是对他来说,劝说不动陈太忠假输,就无法跟官府讨价还价,无法获得大裂谷中的利益。

既然得不到利益,他又心恨胡真人,就想将此事搅黄,我得不到的,你也别想得到——你敢开盘口?我让你输个没够!

至于说官府会因此承受沉重的失败,对佤真人来说,这也不是问题,我本来就是真意宗客卿,从官府得不到好处,还不许我从真意宗得好处?

不过,他前一阵上蹿下跳得太厉害,被宗里的几个高阶修者看在眼中,此番去打小报告,一来需要拉下面皮,二来就是要考虑,宗里的修者对他有几分信任。

拉下面皮此事好说,佤真人身在真意宗,都敢悄悄勾结官府,可知他的节操指数是多少了——他认为自己是在为佤家的中兴积蓄力量。

人就是这样奇怪的动物,只要能说服自己,再低的底线都能突破。

然而,宗里的信任,那可就真的难得了。

所幸的是,权赋槽不愧是想做大事的人,没有因为此人低微的修为和恶劣的口碑,就不予理会,还是耐心地接见了他。

待副宗主听说大裂谷可能有冥火精华,脸色登时就是一变。

权赋槽代行宗主职权,可不是简仙拍脑门子的决定,而是他真有这个能力,宗中很多长老也这么认为——权准证的各项综合指标,都比较均衡。

以他的见识,略略分析一下,就知道此事的可能性极大,于是马上招来了宗中擅于探查天机的真人,请其推演。

推演的对象,就是大裂谷,推演的关键字,则是“万载冥火”和“冥火精华”。

这种针对性极强的推演,还是很容易奏效的。

当然,若是将幽冥界设为对象,一点一点地,用所有关键字推演,整个幽冥界对修者来说,就没有任何秘密了。

然而,这样的运算量实在太过惊人了,而且尤为关键的一点是——懂天机的修者,不会这么不珍惜自己的精血和寿数。

也只有针对性很强的推演,才值得出手。

推演没有得出结果,但也等于得出了结果——天机显示,那里似乎有点状况,须得加大推演的力度,才能更好地分析。

但是权宗主是何许人?直接吩咐不用继续推演了——他用屁股想,都能想得到,这是官府稍微遮蔽了一下天机。

天机这东西,从来都不是容易遮蔽的,须知强中自有强中手,官府遮蔽天机太狠的话,反倒没准会引起怀疑。

所以官府就微微遮蔽一下,尽量低调,而此前真意宗也派出了修者,前去探查那里的情况,也真没发现什么不妥。

此刻真意宗若是想强行推演,也能破开遮蔽获得结果,但是这么做,成本有点高不说,也相当于告诉对方:我们发现这里的问题了。

权赋槽一点都不想惊动对方——蒙了我们这么久,轮也轮到了我们阴你一次了。

他已经六成相信,佤青庞说的是实情了,但是这还不够,所以他又问,若是派陈太忠上场,官府打算怎样对待?

佤真人也很乖觉,将对方可能使用的手段,一一说明。

听完之后,权宗主坐不住了,他觉得按照这么搞的话,陈太忠输的概率要大很多。

陈某人确实是真仙之下战力无双,关于这一点,权赋槽很清楚,但是官府有针对性地制定计划的话,再强的修者,也经不住集体的智慧结晶。

而这个万载冥火——尤其是可能的冥火精华,对真意宗来说,实在太重要了,容不得有失。

幽冥界可能有这样产出的地方,还有四处,但是那四处全不在西疆的范围内,也就是说,真意宗想要获得这东西,只能拿下这一仗。

否则将来想要获得此物,只能忍受其他势力的高价盘剥了。

所以,权宗主召集了两个长老之后,三人低头讨论一番,得出一个结论来——必须找陈太忠问一问,可能抵得住五行阵否?

第六场固然重要,但是第七场是战阵对决的战利品,也是不容有失的。

当然,若是加上冥火精华的话,第六场和第七场基本上相差无几——七战赌资源,赌注不可能差得太多。

陈太忠是在阳伞下接受问询的,发问的是简真人,简真人再次使出了隔绝感知的烟雾。

对于这个问题,陈真人有点微微的意外,“五行战阵,是西疆的五行战阵吗?”

五行战阵是风黄界较为常见的战阵,但是五域不同,战阵的布设,也不完全相同,西疆的战阵,首重的是金位——西方庚辛金,主锋锐杀伐!

“没错,”简真人点点头,他甚至很明确地表示,“庚辛金位,会是中阶玉仙,其他则是高阶天仙。”

陈太忠心里虽然有猜测,闻言也忍不住一惊,“果然是让我战第七场……此为何故?”

简真人老老实实地回答,“是否让你战第七场,我也不知道,权宗主和烈长老只想知道,你自认胜率几何?”

我自认九成九的胜率,陈太忠的嘴角一撇,才要发话,猛地想起一件事来,于是轻咳一声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这个胜率嘛……倒是好商量,主要是看动力啦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