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意外

第二场赌斗,依旧是以双方倒地而宣告结束。

不过真意宗的毒修并没有昏迷,他只是没有想到,对方打出的黄色烟雾不但有毒,跟场中的一些毒物接触之后,还产生了爆炸。

他避开了侵蚀,却没有避开爆炸的冲击波,被炸得跌落地面,然后顺势盘腿打坐,压制体内的毒性。

坐观他的对手,因为被打得昏迷了过去,连体内的毒性都压制不住,在地上不住地痉挛着、抽搐着,脸色也逐渐变得灰暗。

胜负已分,平剑磐忍不住冷哼一声,“你真意宗真是舍得下血本啊……连七曜锏都赐人了。”

七曜锏是宗中之物,他敲定赐人,其实不怀好意——成了个人物品,别人就能垂涎了。

不过对方若是敢说并未赐人,他就好好说道说道,这“友好的切磋”,你如何要将宗中之物,借给修者使用?

说来说去,他不想坦然接受失败——大家都说好不用盘外招了,你这借出宝物,算怎么回事?

其实在以往的赌斗中,这种事挺常见,但是也容易引起争议。

权赋槽却是有恃无恐,“宗中宝物,只是出借。”

“出借?”平牧守使眉头一皱,打算不讲理,“那这场的胜负,就要好好议一议了。”

“我方胜了,这没什么可说的,”权宗主一摆手,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
“哪有这样的道理?”平剑磐身边的九级玉仙聒噪了起来,摆明要胡搅蛮缠,“他如果没有七曜锏在手,谁胜谁负还很难说。”

“死的一方,当然是输了,”权赋槽淡淡地回答,“修行不存在如果,想要逆转时空,待你到了太霄天再说吧。”

太霄天是九重天中的上九天,能位居其中的,在九重天也是一等一的大能。

死的一方,就是输了,短短的八个字,道尽了赌斗的残酷。

事实上也是如此,斗毒输了的修者,旁人都不敢随便接近,生怕自己也沾染了,西疆官府若是有真仙在场,当然是不惧的,但没有真仙的话,谁敢轻易上前?

而那昏迷了的己方修者,已经失去了自己解毒的能力,体内的毒性压制不住,就此一命呜呼的可能性极大。

平剑磐的脸色,急剧地变幻了起来,一个初阶玉仙,他是牺牲得起的,但是到了这一境界的修者,对官府而言,也是相当宝贵的。

他若狠心放弃此人,别的修者看在眼中,自然会心寒,对接下来的赌斗极为不利。

而且,就算他放弃,坐视毒修陨落,那这一阵还是输了——死了的,肯定输了。

所以最终,他重重地叹口气,“若能为我方解毒,那便……算你真意宗赢了!”

真意宗赢了这一场,但代价也不小,对方的毒修,被真意宗的毒修救活了,但是那毒修只是去了毒性,人还在昏迷着。

如此一来,真意宗的毒修就惨了,他自己中的毒,对方不能解,所以还得自己硬生生地扛着。

前两场战斗,真意宗一胜一和,接下来的三场,却是一胜一和一负,负的那场,是白驼门的杜长老,比斗驭兽,输给了官府的人。

这实在有点出乎大家的意料,真意宗甚至以为,官府的人临时请了外援来,不过调查之后,他们才发现,原来西疆官府,竟然在悄然重建战兽队伍。

重建战兽队伍,对官府来说不算太大的秘密,不过能不让宗门体系知晓,自然就不需要明说,这次为了赢得赌斗,官府主动爆出了一张底牌。

但官府主动提出,要比赛驭兽的时候,真意宗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——你不知道,白驼门的驭兽之能,在整个风黄界都是位列前三吗?

他们也猜到了,对方可能有阴谋,却没有想到,对方白驼派曾经的老冤家,驭兽世家洪家——洪家已经被白驼派基本灭门了,不成想有后代在中州成长了起来。

洪家后人入了皇族法眼,又有人被派回来,帮助组建战兽部队,着实是打了白驼门一个冷不防。

对于此人的出现,白驼门显然是相当头疼的——原本是旧怨,现在对方有人悟真了,又被官府所网罗,想下手也不方便。

此事暂且不提,这三场里打得最惨的,还是那一和,这一场是真意宗的强项,神魂对撼,不得有护具,可是那官府的修者神魂不弱,又使用了秘术,直接拼了一个两败俱伤。

使用秘术的结果就是,此人识海被毁,从此成为了白痴,但是他的拼死一击,也成功地令真意宗的修者昏迷了过去,故此算平。

真意宗肯定不想答应,但是比斗之前,双方重新做了约定,这时候再不甘心,也是没用了。

官府为了打平,居然专门废了一个中阶玉仙,此事看起来有点不可思议,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们从真意宗必胜的领域内,分了一半资源走,完全可以满意了。

对真意宗来说,也是赤裸裸的打脸。

与此相较,毁掉一个中阶玉仙,完全划得来。

至此,五场的战斗,真意宗两胜两平一负,尚算令人满意,权宗主也很开心。

第六场的赌斗,规矩不是很多,无非是不得带宠物入场,不能用毒,不能服食丸药,其他手段,可以尽情施展。

很明显,这是针对陈太忠而提出的要求。

不得带宠物就不用说了——消息灵通者,都知道了纯良的根脚,而陈真人战力虽强,但是修为在那里摆着,体内灵气应该不多,再限制一下不能用毒,西疆官府应该还有胜的希望。

真意宗知道,这个条件对己方不利,但是赌斗之中,要求不用毒是很合理的条件,毒修在风黄界,一向也都是非主流。

至于说不服丹药,这要求也很正常,身为修者,都希望看到一场精彩而公正的打斗,涉及丸药的话,总是会有些不合适——回气丸是有好有坏的,有些丸药,还是可以透支气血的。

不过就算是这样,陈太忠获胜的呼声依旧很高。

看到大家积极地投注陈太忠,放赌的胡真人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在他的盘口上,真意宗获胜的赔率是一赔一点八,输的概率是一赔三,和的概率是一赔二点六。

这么看起来,他还是最看好陈太忠的,压陈太忠的人也很多,但是真正操心的人才会觉得有点不妥:以陈真人的呼声,一赔一点八……你这不得赔死啊?

以陈太忠的口碑,应该是一赔一点三甚至一赔一点二,庄家才可能比较安全。

事实上也是如此,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赌注,都压在了真意宗这一方。

但是胡真人做梦也没有想到,在赌斗之前,佤青庞找到权宗主,私下密谈了很久……

第二天,众修者早早地等候在那里,期待看到一场龙虎斗。

毕竟这一场的限制比较少,不让带宠物和施毒,那都是很正常的,不限制其他,也就是刀法、术法、符箓、神通和身法,都能尽情地使出。

官府这边上来的,是一个面目黢黑的汉子,六级玉仙巅峰,气息却不是很稳,随时都能冲击七级的样子。

不少人识得此人,是西疆指挥使下属的教授首领文真人,于是忍不住纷纷嘀咕,“文真人不是不是在风黄界吗?怎么就来了幽冥界?”

文真人在西疆,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,属于那种无所不精的主儿,体内灵气也极为绵长,第二批修者投放的时候,他没有来,据说是在闭关冲击高阶玉仙。

此刻他被西疆官府特意从风黄界招来,显然是极为重视这一战。

不过大家也没觉得有什么意外,在战前,众人就一直猜测,官府会派出什么样的人来跟陈真人赌斗,而符合条件的,也无非就那么几个人。

文真人就是其中之一,不是说他就一定胜得了陈太忠,而是说,他出面的话,理论上还有一战的可能。

只有胡真人心里轻笑——陈太忠,还真的未必赢啊。

任何一场赌斗,都涉及到了太多的资源分配,陈某人再厉害,又怎么能让人生出放弃争斗的可能?

须知官府为了抢夺一场平局,直接废了一个中阶真人——虽然那人寿数无几,此来也是为族中后辈抢夺资源的,但终究是中阶真人啊。

就在众人的议论声中,真意宗参加赌斗的修者出场了。

大家一看,登时大哗,“我了个去的,真意宗的三才阵……有没有搞错?”

真意宗出场的,是四个人,打头的是中阶玉仙芈真人,身后跟着三个高阶天仙,一脸的肃穆,一看就是三才阵的架势。

西疆的修者,对芈真人都不陌生……甚至官府的修者都很清楚,这是号称真意宗的阵术天才!

芈家在真意宗,也是根脚深厚,始终位列四大世家之一,能跟冯家、方家相媲美。

就像大家一致公认,陈太忠会出现在第六场一样,所有人也知道,第七场负责战阵对撼的,必然是芈真人的三才阵!

现在芈真人出现在第六场,大家忍不住要猜测一下:真意宗要放弃第七场了吗?

胡真人的嘴角,狠狠地抽动了一下:尼玛,这次真意宗若是能赢,我可就亏大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