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一十章 再看?

陈太忠能看出参战修者的刀法和剑法的境界,别人却未必了。

大多数人,还是被绚丽的神通对撞吸引了,不少人忍不住感叹,“不入玉仙,不得神通……神通的境界,果然精妙无比,令人叹服。”

舒真人身为高阶玉仙,其实也看出精妙了,不过她现在想的是,赌斗正酣,陈太忠你不看战斗,看我作甚?

再看?你再看?你还看?她的眼睛慢慢地眯了起来,目光中透出一份冷厉。

再看,信不信我把你吃掉——这似乎是来自地球界的一句话?

陈太忠哪里是在看她?他的目光茫然,正在考虑能不能将什么神通,融入无意中?

无意这一招,他运用得太浅薄了,所幸现在知道了,亡羊补牢为时未晚。

殊不知他这么想,其实也不对,他现在的感悟,是走了弯路。

待他回过神来,才发现舒真人的脸上,泛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红晕,还有意无意地拿眼来瞟自己,禁不住就是一愣:有如此精彩的战斗你不看,怎么反来看我?

下一刻,他就反应了过来:是啊,有如此精彩的战斗,我管你为什么脸红?

然后他将目光转移到战场上,却发现刀修和剑修,都已经战得鲜血淋漓,伤痕累累。

而此刻,刀修依旧占据着上风,真意宗的剑修左支右绌,异常地狼狈。

看台上,平剑磐忍不住冷冷一笑,“你看,我说什么了?修心剑的打成这样,还好意思坚持吗?起码有十七次机会,他没有抓住。”

“刚不可久柔不可守,”权赋槽并不在意,慢条斯理地回答,“刀修的一气呵成,也被浪费得差不多了……灵气可以补回来,失去的气势,夺得回来吗?”

“本没有失去,谈何夺回?”平剑磐依旧不跟他一般见识,他若无其事地发话,语气异常平稳,“他尚有无念一击,尚未使出……你觉得你家剑修扛得住吗?”

“无念?”权赋槽闻言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脸色也发生了变化,“中阶真人,竟然领悟了无念?平准证开得好大的玩笑。”

风黄界惯常的认识是,刀修剑修之类的器修,在进入玉仙之后,可修习无意,无锋门四千年前飞升的刀君,在天仙阶段,触摸到了无意的边缘,就是公认的天才了——那是无锋门四千年以来,唯一值得大书特书的天才。

楚惜刀被称为小刀君,被视作刀君的接班人,也是时下名动一时的天才,但就算是她,也没信心说,能在进入玉仙之后,无回刀意大成,马上开始修习无意。

修习和修习有所得,这还是一个巨大的鸿沟,就算有所得,什么时候能够修成,那还是不好说。

所以眼下这一场对战,旁人看到的,是神通对撼精彩异常,但是在真正明白的人眼里,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意味——好家伙,两个中阶玉仙,都无意大成,还引入了神通!

不愧是来参与赌斗的修者,往日里藏得太深了。

当然,这么说也不全对,很多修者的战力,在平时就显现不出来。

拿这真意宗的剑修为例,此人名唤方吟,参加过位面大战,可并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战绩,不是说比旁人差,但也没比旁人强到什么地方去。

严格来说,方真人不是战斗型选手,他修为高战力强,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战斗中他就是拿不下很多对手。

要是按地球界的划分来说,此人属于“比赛型”选手——这是很多宗门修者的通病,本身战力其实不弱,但是实战经验不是很多。

不是每一个修者,都能像陈太忠一样,遭遇那么多的死里求活的战斗。

在位面战争中,方吟的成绩一般,不过他的战力,是被真意宗高层都认可的,正是因为如此,他被招来参加此次赌斗。

七场赌斗的第一场,许胜不许败,而真意宗对此,也是信心满满。

所以当权赋槽听说,对方的刀修,竟然掌握了无念,心里忍不住一惊——这怎么可能?无念是真仙才能掌握的,念头所达之处,随心所欲。

处处是念头,那便相当于没有念头了,所以被称之为无念。

器修想要修无念,比其他修者要多占据点优势——可以想像一下,若是阵修也修无念,都没时间掌控阵法了,天下是阵,让别人怎么活?

然而,就算刀修和剑修修无念容易,但是能进入这种境界的,起码也是准证——不仅仅是高阶玉仙,还得是快到真仙的地步,真正的准证才行。

面前这刀修,不过是六级玉仙,竟然已经摸到了无念的门槛,并且能发出“一击”,怎能不令权赋槽惊骇?

真意宗中的剑修,也没谁在中阶真人的时候,就能领悟无念的,在后起之秀中,倒是有人有点希望,小刀君楚惜刀就是其中之一,不过她尚未悟真,离得还太远。

就在他半信半疑之际,猛然间觉得,天地之间似乎蓦地多出了一点说不分明的味道。

权宗主也是见多识广之辈,登时倒吸一口凉气,“这是……”

正在观战的陈太忠,眉头也猛地一皱,“咝,竟然是……无念?”

他也在修习无念,虽然只是变通地使用,可是他在燕舞仙子的刺激下,曾经使出过无念,所以对于这种无念的气息,分外地敏感。

此刻那刀修使出的无念,其实差得很多,别说不如他曾经使出的无念,就算跟他借鉴了“傲凰破阵枪”的无念相比,也是远远不如。

然而不管怎么说,无念就是无念,那种无处不在的刀意,是真切存在的,哪怕只有极其微弱的一点。

他身边的简真人闻言,讶异地扫他一眼,心说你真的能确定,那是无念?

他家学渊源,自是知道无念是何等境界,不过终究是修为尚浅,想要辨识出来,却是不可能。

不过他还真的有点不相信,陈太忠能识出无念,在他的印象中,陈真人的战力是极其可怕的,但是没听谁说过,陈真人还有超强的眼力。

他也知道,散修之怒刀法惊人,据说已经修成无意,但是修成无意和无意大成,是有差别的,而无意大成和初涉无念,其间的差距,简直可以用鸿沟来衡量。

不到高阶玉仙,基本上是不用想无念的,而陈真人只是初阶玉仙,估计对无意的体悟,也未臻大成,能有如此强悍战力,应该是跟气修的功法有关。

就在他看陈太忠的时候,舒真人觉得气机有什么不对,心意一动,也是一眼看来。

两人相距甚远,但是她正正地看到了他的口型,一时间也是一怔,“竟然……是无念?”

雪峰观的功法,能令修者极敏锐地感受到一些气机,但是她们的刀修和剑修,没有特别出色的地方,以舒真人高阶玉仙的修为,也认不出无念。

看到陈太忠说这是无念,她想也不想,马上低声发话,告诫身边同来的弟子,“用心体会,这可是无念!”

她根本没考虑到,陈太忠可能说得不对,而身边的众弟子闻言,也越发地专注了起来。

事实证明,这份信任是非常正确的,下一瞬间,就有人高声叫了起来,语气中满是惊喜,“这是……无念?”

出声的是官府里一个七级玉仙,他也是剑修,琢磨无念日久,终是没有所得,但是就像陈太忠第一次使出无念的时候,就能确定自己用出了无念一般,他也非常能确定,自己看到的这一刀,绝对是无念。

这种惊喜,源自于对己方阵营唾手可得的胜利,更是因为,他终于能够近距离地感受无念了,这对他将来剑术的提高,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。

与他心思相仿的,也很有几个修者,在刚才观看战斗的过程中,双方的刀修和剑修,就已经有了不小的心得,尤其是双方都使出了带有神通韵味的无意,真的是太令人开眼界了。

观看高阶修者的战斗,就有这么一个好处,也正是因为如此,上面一召集,下面的真人就纷纷赶来,除了责任使然,再有就是可以大开眼界。

不过这里面的精妙,修为低一点的,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,比如说双方都使出的无意,基本上只有真人才看得懂,高阶天仙里能有收获的,都寥寥无几。

像现在,能看懂无念的,就更少了,而修为低一点的,纵然知道无念的可贵,也不敢强行去体会——真人打斗的细节,哪里是那么随便能体悟的?

遭遇反噬,那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了,一不小心,都有陨落的可能。

刚才有修者要强行琢磨无意,直接看得自己都昏迷了过去。

与旁人不一样的是,剑修方吟见到这一招,眼睛登时就是一亮,嘴角泛起一丝笑意,“果然有意外之喜……如此,甚好!”

他也是无意大成,正苦苦寻觅无念的时候,眼见自己竟然成为无念的攻击对象,真的是喜不自胜。

他并不能判断,对方对无念掌握得有多深,但是这一刻,他也终于掀出了自己的底牌。

方真人的眉心,爆出一道闪亮的白芒,下一刻,他的长剑蓦地一分为六,化作了一座森严的剑阵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