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九章 神通无意

佤真人离了陈太忠之后,一脸的懊恼,飞到一处僻静的场所,摸出了一只通讯鹤。

这是高端的通讯鹤,飞行时痕迹不显,关键是可以防人窃听。

通讯鹤放出,不多时,那边有了回应,“怎么样,那蠢货还是不肯答应?”

“看起来事情要糟糕,”佤真人郁闷地叹口气,“他似是跟宗中有了默契,未必愿意配合官府了。”

那边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才轻笑一声,“你能确定,他跟宗中谈好了条件?”

“这却不能,”佤真人越发地郁闷了,“打探这种消息,你比我在行。”

那边沉默一阵之后,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那就算了,合作到此为止,没什么大变动的话,你莫要再联系我了。”

“姓胡的,你敢更卑鄙一点吗?”佤真人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一直都是我在打探陈太忠的消息,现在我需要你告知确切消息,你却告诉我说,合作到此为止?”

“姓佤的你搞一搞清楚,”那边的声音,也变得冷厉了起来,“你是要从跟官府的合作牟利,我却为的是赌盘赔率,你我各取所需,方有此合作……你从官府那边得到的利益,会算我一份儿吗?”

佤真人报之以冷笑,“我从官府得到的利益,凭什么给你?莫非你的赌盘,我也能充个分子?”

胡真人冷哼一声,“正是如此,都不可能,那你现在还说什么?合作不成,罢手就是。”

“还不是怪你?”佤真人却不肯认账,此事操作不成的话,他不但要损失利益,前期投入也会打了水漂,“为难陈太忠时,你若用心一些,结局就肯定不一样了。”

“我只想开好赌场,没想把自己赔进去!”胡真人越发地恼火了,“万事适可而止……为难时用心一些?说得轻巧!你能你上啊,赚钱再多,也得有命花才行!”

佤真人登时语塞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你胡家一直就出产你这种霸道玩意儿!”

胡真人以牙还牙,“你佤家也就盛产你这种阴险东西!”

佤真人冷冷地发话,“我再次确认一下……你真的不合作了?”

这次撺掇陈太忠,是两家商量好的配合,有人唱红脸,有人唱白脸,而且两人获取利益的方式,也不一样。

胡家开赌放盘,最是希望见到各种冷门,陈太忠可是获胜的大热门,所以胡真人设计激怒陈太忠,而佤真人则负责游说此人,故意输给官府。

分工合作谈得好好的,但是现在这合作进行不下去了,放赌的胡真人没什么损失,充其量不过是让陈太忠不高兴了,而佤真人损失就比较大,尤其是他吃里扒外的行为,估计也被宗中知晓了。

佤青庞这问题,算是最后通牒了。

对他这个态度,胡真人也有点头疼,胡家在真意宗里的势力,比佤家强出很多,但是在官府那一方的影响力,佤家比胡家又强出不少。

他不想跟佤青庞合作下去了,但是考虑到对方在官府的影响力,只能强压怒火表示,“以后有机会,还是可以合作的。”

“这件事是不行了?”佤青庞重申一下问题,步步紧逼。

胡真人沉吟一下,很干脆地回答,“是的。”

泥人也有三分火性,而且胡家祖上是出过真仙的,大名鼎鼎的胡霸王,你佤家都没有人曾经证过真,我让你几分,你还真把我的客气,当做可欺了?

就算佤家有人证过真,胡真人也不打算继续合作下去,他原本就没有义务,把宗里的决定告知佤青庞。

姑且先不说,胡家是否打听得到宗中决定,只说胡家是开赌盘的,他们就不会把绝密内幕捅出去——大家都知道了,我挣什么?

“你会后悔的,”佤青庞淡淡地吐出五个字,一抬手,毁去了通讯鹤。

“切,”那边的胡真人嘴角一撇,不屑地哼一声,“自己眼高手低能力差,反倒怪我不主动找死,我呸……什么玩意儿!”

休整三天之后,第一场赌斗,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展开了。

这一战,真意宗出战的是一名剑修,而官府方面,出战的是西留公府上的刀修。

山谷里空出了百里方圆,供两人战斗,双方的高层,则是高踞山谷的一侧观战。

官府一方的主事者,是北域牧守使平剑磐,他是八级的玉仙,面如古铜浓眉大眼,脸上等闲没有什么表情。

场中两人战做一团,平牧守使看了一阵之后,微微摇头,“真意宗剑修,不外如是!”

他本身就是剑修,修的是心剑,而真意宗擅长的也是心剑,所以他看得很明白,这鄙夷的话,真的是发自内心。

“平准证接着看下去便是,”权赋槽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光靠嘴皮子,是赢不了战斗的。”

这话说得老大不客气,尤其是……权宗主的身份,其实比牧守使还要差一点。

在官府和宗门的往来中,牧守使是可以直接对话宗主的主儿,像权赋槽这样的副宗主,正该牧守副使来对应。

不过事实上又不然,一般来说,牧守使的地位,稍微比宗主低一点。

终究五大宗的宗主,是可以跟皇族顶级高手对话的,牧守使虽然也能对话,却不能用平等的身份——牧守使终归是皇族指派,并且为皇族服务的。

当然,若是牧守使身为真仙,宗主身为高阶玉仙的话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同为八级玉仙,平剑磐的身份,要高出权赋槽不少。

至于说战力,平牧守使也绝不会逊色于权宗主,甚至应该是更高,他有皇族御赐的五域牧守锏在手,可战真仙。

既然如此,面对权赋槽的不敬,平剑磐冷哼一声,“不懂便是不懂,以你的眼光,看不出来是正常的。”

官府体系的高层,对上宗门体系的高层,通常的交流,都是这种语气。

“无非是以力胜巧罢了,”权赋槽不以为然地一笑,“平准证继续看下去即可,修心养性,本来就是证真的门槛。”

他语带嘲讽,平牧守使也没办法计较——跟权宗主叫真的,该是牧守副使才对,他若计较就失身份了。

不过战斗也正像两人说的那样,官府的刀修悍勇无比,一直是在压着真意宗的剑修打,而剑修身法飘忽出剑轻灵,虽然位居下风,却是未见丝毫慌乱。

刀修和剑修打,本来就是一方仗着勇猛,另一方走锋锐路子,而此刀修出身官府,战场上杀出来的,最是擅长气势压人,对上剑修,有很明显的加成效果。

而真意宗剑修,走的是心剑路数,在这种攻击下,抵挡得就很辛苦——若是重剑路子的话,当不至于此。

所幸的是,此人的基本功扎实,剑出轻灵,倒也不见败像。

刀修越打气势越旺,随着一刀斩出,他大喝一声,“授首!”

这一刀凌厉无匹,而那一声喊,又有音攻神通的效果,两者叠加相得益彰,空中又有风雷之声,显然不是那么容易挡得住的。

陈太忠在不远处看着,心里叹一声——好一招无意,不愧是参加赌斗的修者。

对他来说,无意是刀法,但是对刀修来说,无意是一种境界,此刀修刀出无意,又修出了风雷之声,只说这一刀,就相当于一记神通了。

而与此同时,此人又使出了音攻神通,这样的对手,就算陈某人亲自出手,也能战得酣畅淋漓。

撇开彼此的阵营不谈,只说这刀修的一刀,足以令陈太忠惊艳——当然,也仅仅是单纯的惊艳,若论战力,这厮肯定打不过他的。

不过真意宗的剑修,也着实了得,身子漾起一阵波纹,化去了部分音攻的威力,同时长剑一颤,也是一招凌厉无匹的剑招迎了上去。

那长剑在空中嗡嗡地震颤着,发出了诡异的波动,有震撼神魂的感觉。

很显然,这一记剑招,也是带了神通的效果——能抵挡神通的,就只有神通。

可是陈太忠又是倒吸一口凉气,“我去……这是撼神之意神通的无意?”

他也是刀修,天仙阶段就领悟了无意,觉得自己很不含糊了,但是现在亲眼见到两人战斗,才知道什么叫无意——附带了属性神通的无意,才是真正的无意。

两者对比一下,他用纯刀法演绎出的无意,不能说不着调,多少有点……暴殄天物。

双方都拿出了神通,显然是打出了真火,不过这也正是众多观众希望看到的——玉仙之间的战斗,不用神通的话,那能叫玉仙吗?

众人纷纷叫好之际,陈太忠侧头看一眼不远处的舒真人,他是忍不住想起了楚惜刀——你若是能看到这样的无意,想必会为咱俩当初的战斗,而感到羞愧吧?

两人当时不知道天高地厚,直接就是比试刀法招数,但是眼下看来,陈某人所习的刀法,差距还很多——不能佐以神通的无意,真的算无意?

而楚惜刀……差得也很远。

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,舒真人微微一侧头,正正地与他相对。

此刻的战场上,争斗正酣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