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七章 有来有往

真当我是傻瓜了?陈太忠心里暗哼,脸上却不动声色,“三到四成……有点高了吧?凭什么?”

“凭什么?就凭你陈太忠三个字!”佤青庞竖起个大拇指来,一脸的钦佩,“凭你的名字,就值这么多,赌斗赢了,他们会得到六到七成,没有你,他们一成都得不到,你说值不值?”

陈太忠若不是跟简真人争过一场,这连番的马屁拍下来,没准他还真有点晕。

但是现在,他是不可能晕了,反倒是越发地怀疑起佤青庞的动机——当然,他也承认,这样的马屁,还是令他很开心的。

他沉吟一下,做出明显犹豫的样子,“若是真意宗不肯答应这么多,官府会不会同意?”

“当然可以,”佤青庞很干脆地回答,没有丝毫的犹豫,“只要你答应,三成我包了,能不能争取到四成,那就要看情况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陈太忠脸上的纠结,越发地明显了,“哎呀,你还是让我考虑一下吧,三成还是有点少。”

三成还少?真是土包子!佤青庞心里暗哼,脸也沉了下来,“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,无非是货卖两家争取一个好价位,但是你这么做,小心最后吃亏的是自己。”

“我吃亏?”陈太忠愕然了,“货卖你两家,我才能卖得起价格啊。”

“若是真意宗拒绝答应你三成的要求,你想要别人答应,也不可能了,”佤真人耐心地解释,“在宗里拒绝之前,你的价值是处于最顶峰……这个时候,最好还是不要犹豫。”

“不讨价还价一场,就决定加入官府?”陈太忠一脸的讶异,“这我不甘心啊。”

“讨价还价的结果,是你可能价值降低,”佤真人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先选择了阵营,就能证明你的诚意,这会对你有好处。”

陈太忠迟疑一下,期期艾艾地发问,“可是,真意宗也可能答应我三成啊。”

“那你就试一试吧,”佤青庞很无奈地一摊双手,“他们若是拒绝了,官府这边想再争取这么好的条件,可就费劲了。”

忽悠,你就接着忽悠吧,陈太忠心里暗哼,可恨,这真是欺负哥们儿信息不通畅吖。

然而,他表面上却是迟疑着发问,“那我要答应了……他们可以给我立个契约吗?”

“这东西怎么立契约?”佤青庞白了他一眼,“契约也不能保证你的收益,传出去还是麻烦。”

陈太忠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“那到时候,他们毁约怎么办?我找谁说理去?反正你是不够资格担保。”

“这不是问题,”佤青庞一摆手,胸有成竹地回答,“我会把你引见给官府负责人,毁约之类的事宜,你们自己谈,不关我的事……他若真毁约,你可以去找他麻烦嘛。”

陈太忠犹豫一下,还是摇摇头,“你让我考虑一下。”

“可以,”佤青庞很痛快地站起身,“但是你记住,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,若是你真被真意宗拒绝,你的价码可是会掉的……抓紧时间吧。”

他离开了,陈太忠的眼睛微微一眯:若是哥们儿没点主见,早被你们忽悠得找不到北了。

可恨啊,这些人,我只想参加一场赌斗,硬生生被牵扯进这样的漩涡中。

他只顾抱怨了,就没想到,若不是他自己起了贪心,麻烦也不会找上他。

陈太忠一侧头,注视着桌上的茶壶,轻声嘀咕一句,“三成呢,我该不该答应?”

“咦,你发现这个茶壶的秘密了?”茶壶上出现一缕极细的神识波动,“果然不愧是真仙之下第一人。”

“其实我只是好奇,”陈太忠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容,也轻微抖动神识,发出一股意念,“看他们还能做点什么,你恰好听到了,也能帮我解惑。”

他的神识是极其强大的,虽然真意宗也以神识强大著称,但是简真人的神识,比他还稍微差一点,所以简真人将一个小神识附着在茶壶上的时候,他还是注意到了。

他甚至感觉得出,这个神识不是简真人的。

“那就……答允他们好了,”这个神识又抖动两下,“我们这边,只能答允你一成,但是这一成,是有保障的,也能跟你立契约。”

“我宁可要这一成了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表示,“我不喜欢假输……你是烈真人?”

“你对神识波动,感知很强啊,”烈真人也微微有点意外,“我们知道,你会选择这一成,但是……你还是先答应他好了。”

“这是……要我做卧底?”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,喂喂,这画风明显不对啊,我只是过来参加赌斗的,现在不但卷入了麻烦中,还要上演无间道?

“我们也很好奇,官府那边,做了什么样的准备,”烈真人并不隐瞒自己的用意。

“抱歉,我没兴趣,”陈太忠直接拒绝,“我这人不但不喜欢假输,也不喜欢出尔反尔。”

“这仅仅是一个策略,”烈真人试图说服他,“丝毫不影响我们对你的观感。”

“你们对我的观感,有个屁的意义,”陈太忠报之以冷笑,“北域大营诋毁我,众口铄金的时候,也没见你们站出来帮我辩驳,白燕舞说我杀马伯庸,谁又说我是无辜的了?”

烈真人被他挤兑得无话可说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明白的,自然就明白……其实身为修者,何必在意那些世俗蝼蚁的看法?你既为玉仙,当知真人之下,皆为蝼蚁。”

说得好听,陈太忠的冷笑,越发地明显了,“你却忘了体制的力量,回到风黄界后,我不可能走任何的官府传送阵,小小灵仙也能阻止我。”

这是实情,燕舞仙子既然要求他隐姓埋名,他若敢不听,高调去走传送阵,自然会被认为,是对皇族第一高手的挑衅。

烈真人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说一句,“你若不配合,这契约可是不好签。”

“呵呵,随便,”陈太忠不屑地表示,“我这人最讲念头通达,为了念头通达,我很可能做出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——须知你的要求是很过分的。”

“唉,”烈真人轻叹一声,中止了对那一缕神念的操控。

他将注意力转回来,面对权赋槽,很无奈地撇一撇嘴,“这小子软硬不吃……”

听完他的转述之后,权宗主的脸色也不是很好,“这家伙还真是桀骜不驯,他把上宗看成什么了?”

烈真人也不好说什么,半天才嘀咕一句,“下界之人嘛,蛮荒之地来的。”

“真想换下他,”权赋槽冷哼一声,不过他也知道,这仅仅是一厢情愿,所以又看向简真人,“你有什么建议?”

简真人想一想,缓缓发话,“他跟官府,本来也就不对,希冀他套出官府的安排,很不现实……人家必然防着他。”

权赋槽嘿然不语,好一阵之后才发话,“能不能把那佤家的混蛋抓来,细细拷问一番?”

他身为副宗主,高高在上,还不能耽误了自身的修行,一般很少接触太小的事情。

“难,”烈真人先摇摇头,“佤护法死得壮烈,宗里对他有愧疚,两名上仙都知情……他本不至于死的。”

能被真人唤为上仙的,只能是真仙了。

简真人也苦笑一声,“佤家女修在西留公府,掌管内宅事务。”

权赋槽登时愕然,“那佤家岂不是比胡家还……还那啥?”

“权宗主慎言,”烈真人马上开口阻拦,“胡护法对我宗一向忠心耿耿……不可冷其心。”

简真人也适时发话,“佤家胡家,一向抱团取暖,不过这两家也有龃龉,这一点可以利用。”

“真的也有龃龉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。

简真人能在茶壶上下神识,他当然不会客气,也甩了一个小神识到对方身上——这怪不得哥们儿,是你先不讲究的。

他的小神识,竟然没被对方发现,他心里对这些真人,也就越发地看不在眼里了,真仙之下第一人,哥们儿还真不是白叫的。

听到胡佤两家的关系,他忍不住走个神,他真的很想搞清楚,到底是谁在算计自己,又是打算怎么算计自己。

待他回过神来,再关注那小神识,却发现简真人已经离开了议事厅——他不知道此后还发生了什么事。

不过,他大致还是摸清了真意宗上层的意思,于是不动声色地收回了小神识。

两天之后,参与赌斗的玉仙集合,加上随行的天仙和灵仙,足足有近千人,通过传送阵,来到了清风谷的地盘。

这里只是中转,紧接着战舟腾空,黑压压足有近五十艘,向远方疾驰而去。

陈太忠没有取出战舟,就打算靠肉身飞行了,反正他在别人眼中,已经是个穷鬼了,他也不想矫正别人的观念。

战舟飞行,总也要有天仙和玉仙护送的。

不过,他身为参战的种子选手,还是被简真人请入了一艘战舟内,以节省体力。

好死不死的是,佤真人也在这艘战舟上,两人还是挨着坐的。

战舟飞行了约莫半个时辰,佤真人递给他一个眼神:你考虑得怎么样了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