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六章 继续忽悠

简真人有了这样的认识,就认为继续谈下去,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。

所以他很干脆地发问,“你是一定要让这两家如愿了?不惜被人笑话?”

“简真人你这说的是什么话?”陈太忠不耐烦地一皱眉头,“其实从开始到现在,都是你在自说自话,我只是说……就算我有这样的想法,也未必会跟这两家商量。”

“就算?”简真人眉头一皱,不耐烦地发问,“你的意思是说,其实你没有这种想法?”

“我做人,还是有些底线的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若是你能答应分成,我绝对会更好地守住底线。”

“这话用你说?”简真人没好气地瞪他一眼,“我们若答应分成,你就有一份在其中了,你会不拼尽全力吗?”

“这可未必,”陈太忠闻言又笑,“没准对面能许我更多的分成,不过我这人做事讲究,对本宗也有感情,宁愿牺牲点个人利益了。”

尼玛,这也叫讲究?简真人听得哑口无言,如此厚颜无耻地坐地起价,竟然敢说讲究,那真不知道什么叫不讲究了。

不过,有些下限一旦突破,继续跌落一些,也是寻常了,没想陈太忠名声在外,却也不能免俗。

此刻的简真人,已经无力愤怒了,他淡淡地表示,“陈真人,你只是参与赌斗的修者之一,我们并不是没有其他选择了。”

本宗可以供着你,也可以换了你,这一点,你最好搞搞清楚。

“呵呵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那就换呗,我不出力,当然就不会要分成。”

换人……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,不光简真人知道这一点,他同样也知道——须知每一场赌斗,都涉及极大的利益。

简真人被整得彻底没脾气了,“陈真人,你换个条件吧,留一份情面好相见。”

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为难的话,就当我没说,换条件做什么?”

其实他对临时敲竹杠,也有些抗拒的,总觉得这么办事,有点不地道,那么,谈一谈条件,也是可以的。

但是他不擅长谈判,也不喜欢斤斤计较——太跌份儿了,而能替他谈判的人,并不在场。

更关键的是,他无法详细商量这件事,因为他答应了某人,要守口如瓶。

其实他的心里,对胡真人、佤真人和简真人,都有一些不满,区别只在于多或少罢了——你们都在自说自话,让我蒙在鼓里,这么做,也太欺负人了。

简真人见他油盐不进,也没了脾气,心一横,“那你要几成?”

陈太忠的嘴角,不可抑止地翘起一个圆弧,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他当然愿意跟真意宗谈条件,而不是跟官府商量自己该怎么输,“两成。”

“你想都别想!”简真人叫了起来,他真的忍无可忍了,“你知道你自己在要求什么吗?两成……权赋槽也不敢答应这条件,你不如全要了算了,左右你是吃不下。”

真意宗就整个幽冥界的西疆地盘上的资源,跟官府展开的赌斗,里面涉及的内容,真的太多太多了。

陈太忠闻言,却是不怒反喜,“你看,我就知道是可以分成的,简真人你不厚道。”

“尼玛,你也好意思说我不厚道?”简真人都快被他气死了,“出尔反尔的是谁?坐地起价的是谁?陈真人,我真没想到,你竟然是这么个人……半成!”

“半成不够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你明明知道,我可以争取更多的条件,竟然不提示我,你说你做得厚道吗?”

“我是真意宗的人,不是你浩然派的人!”简真人气得笑了,“难道我一定要吃里扒外,才能证明我厚道?这个厚道,我不如不要!”

“不管怎么说,总是欺负我信息不通畅,”陈太忠不为所动,不过他也确实不擅长谈判,“那就一成半,不能再少了。”

说句良心话,他是很想增强本派底蕴,但是他更在意的,是不被他人算计,这件事情里,他感觉自己太被动了,只能选择性地相信一方的说法,他非常不喜欢这种体验。

而现在,他能气得简真人跳脚,胡真人和佤真人的算计,也全部落空——其实他真不能断定,这两家是不是一伙的。

眼下有这个结果,他就已经很开心了,至于能为派里争取多少,反倒是其次的事了,所以他不介意稍微让一让——眼下争到的,都是白得的,人心没尽就不好了。

反倒是这些算计他的人,成全了他的意外收获,他相信,气得跳脚的不会是自己。

“一成半也不可能,”简真人再次断然拒绝,“你根本不知道,涉及了多少东西。”

“你不告诉我,我怎么知道?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“那你拉出单子来,给我看一看?”

“现在还没有明细的单子呢,”简真人不耐烦地一摆手,不过下一刻,他就意识到,这个态度对陈太忠,是不妥当的,于是又解释一句,“别的不说,第六场起码涉及到了,整个西疆采出阴晶的三成……整个西疆,三成的阴晶。”

“三成的一成半……那才是百分之四点五,”陈太忠算一下,很是有点不理解,“这个要求不高吧?”

“不高,整个西疆的天仙,你浩然派占了还远不到百分之一!”简真人竖起一根手指,气得大喊,“而且涉及的资源,并不仅仅是阴晶,明白不?”

“不明白,”陈太忠断然摇头,他的算数其实可以,但是他不想把脑子耗费在这种事情上,他只知道,自己看到对方暴跳如雷,心里就很开心——让你们再藏着掖着。

你不给我透露信息,还指望我体谅你的苦衷?拉倒吧,哥们儿也不想体谅了之后,反倒让你们认为,我是个好糊弄的傻逼,“就是一成五了,反正你们也有别的选择……对吧?”

大不了就是不让我参加赌斗,了不得是个啥也没有,我稀罕吗?

但是他可以这么想,简真人不能同意这么做,“一成,太忠真人,这是我能开出的最高价格了。”

“一成就是百分之三的阴晶,相当于三十三个人分,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不怒而威地发话,“咱不说天仙,说玉仙……麻烦你在西疆找出来三十三个打得过我的玉仙,不,三十二个就行。”

不用说三十二个,有三个打得过你的玉仙,只要其中一个是中阶修为的,都轮不到你得瑟啊,简真人心里,也是要多无奈有多无奈了。

不过谈判还要继续,“西疆的真仙也不止三个,一个真仙打十个你这样的,没问题吧?”

“有问题,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“一两个我,打不过真仙,这是对的,但是十个我打不过真仙,我还真是不服!”

“少扯那些淡了,反正陈太忠只有一个,”简真人一摆手,他无意讨论那些不可能的假设,虽然他心里,也同意这个猜测——真意宗四个玉仙的三才阵,绝对困得住玄仙。

那么十个陈太忠乱战一个玄仙,结果还真难说,哪怕不用战阵。

他直接指向争论的本源,“就是一成,你同意不同意吧?”

陈太忠犹豫半天,最终还是点点头,“哥们儿不是特别看重这种身外之物,图的就是个气儿顺,好了……成交!”

“成交?你想得倒美!”简真人没好气地哼一声,待见到陈真人的脸色有点变化,他忙不迭地解释,“我根本没权力答应你这条件,得向上汇报,没准还要过宗事会!”

你早说自己没这能力,我瞎耽误啥功夫呢?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陈太忠轻声嘟囔一句,“那你还说那么多,真当哥们儿很闲?”

简真人才离开,佤真人就又从灵舟里走了出来,到了近前,笑着打一声招呼,“考虑得怎么样?”

这时,陈太忠对他的观感,就发生了变化,再也不会单纯地认为,这是一个急公好义的修者,其实想一想,也是这个道理,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多好心人?

他没有完全相信简真人的话,也不认为佤青庞一定就有多么阴险——他一向很有主见,并不喜欢人云亦云。

不过他也可以肯定,对方身为真意宗客卿,却撺掇宗中战力跟官府交易,如此行事,起码是人品上有问题。

所以他这次的态度,就很一般了,只是淡淡地点头,“正在考虑跟宗中要分成。”

“这个……倒也是条路子,”佤真人的笑容微微一滞,犹豫一下点点头,“能得到宗中的分成,确实省心不少,他们给你多少分成?”

陈太忠当然不会实话实说,他沉吟一下,不答反问,“往常都是什么比率?”

“往常啊,我想一想,”佤青庞抬头向天看看,缓缓地回答,“大约都是三到四成的模样,再低的话,就太不尊重人了。”

我艹你大爷,陈太忠心里怒骂一句,姓佤的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,要这么忽悠我?

哪怕他刚才没有跟简真人谈分成,也不会认为,堂堂真意宗能答应一个初阶玉仙,三到四成的分成,陈某人算是个敢开口的了,也才开价两成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