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四章 摇摆不定

陈太忠心里纵然有千般算计,闻听此言也忍不住一笑,“呵呵,你出面的话,力道有点小吧?”

这不是置疑对方联系不上官府——事实上,佤青庞说得出这些,就绝对联系得上官府。

敢劝说他陈某人放水,并且做出承诺,联络人的级别都不会太低。

陈太忠说的力道小,是佤真人做为中间人,不足以承担他的全部信任。

不是信不过这个人,是信不过他的实力——你若答应我好好的,事毕之后兑现不了,而你的实力,制约不了西疆,也不能给我一个交待,到时候我岂不是白输了?

陈某人难得主动输一场,这种非常败坏名声的事情,若是他得不到足够的回报,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,到时候……说句难听话,杀绝佤家上下老小,也难洗那份耻辱。

佤青庞当然听出了话里的意思,不过他原本就是为打抱不平而来,自是不会有太大的反应,“我只是考虑你亲自出面,难免尴尬,信不过我那就算了,我无所谓的。”

陈太忠听他这么一说,反而是有点不好意思了,于是摇摇头,“倒也不是信不过你,实在是……我这人不习惯输,输了还得不到大量回报,划不来。”

“不习惯输最好了,正好借此狮子大张嘴,由不得他们不答应,”佤青庞听得眼睛就是一亮,这厮真的是有点做买卖的天才。

下一刻,他也意识到,自己的实力,实在不足以令陈太忠寄托这份信任,于是颓然地叹口气,又摇摇头,“这样吧,你若有意,我可以帮你撮合一下,条件你们谈。”

他没说自己能得到什么,不过很显然,撮合成功一桩大买卖,双方都不会亏待了他。

“嗯,”陈太忠听到这条件,忍不住就又开始犹豫了,但是最后,他还是迟疑地表示,“这种事,我真没做过,你容我好好想一想。”

佤真人深深地看他一眼,默默地点点头,“是该好好考虑一下,但是……时间也不多了。”

“我明白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,撵走了对方。

此刻他的心里真的很乱,以输掉战斗获得巨大利润,这种事,以前他从来没做过——太跌份儿了,他甚至都没考虑过这种可能,现在真的是令他困惑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面前飘来一朵青云,却是一名青色服饰的真意宗女弟子,来到了他的面前,她手执一瓯清泉,笑着发话,“陈真人可是要喝茶?简真人嘱我侍奉好您。”

这女性天仙,正是前两日为他冲泡茶水之人,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“嗯。”

冲泡好茶水之后,她看他一眼,笑吟吟地发话,“您……还有别的需求吗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抬眼看她一眼,看到对方流转的眼波,就想到了别的需求是指什么。

他是练童子功的,对易萱也有不破功的承诺,倒是没生出什么绮念,但是,他忍不住就想起初入浩然派之时,别院中的女弟子,也是这般任人予取予求的模样。

原因无他,技不如人耳。

念及此处,他的心里忍不住一揪:哥们儿好歹是浩然宗第十四任宗主,而浩然派也是宗中苗裔,为了个人的些许名声,放弃增强宗门底蕴的机会,真的……好吗?

他心不在焉地一摆手,语气也出气地柔和,“与你无关,退下吧。”

女天仙却是没有退下,她犹豫一下,低声发话,“真人若有烦恼,何不找简真人一试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又抬起头来,深深地看她一眼。

女天仙却是没有回避他的目光,也正正地迎了上来。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他觉得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,“你通知他来,还是我去寻他?”

真意宗将诸真人留在这里,并没有限制出入的意思,他们只是希望真人们在参加赌斗之前,能有个相对清净的地方,调整一下状态——这里等闲不许外人进入是真的。

不过随着日期临近,其他真人都不怎么出去了。

而陈太忠来得晚不说,在真意宗也没啥朋友,唯一能说上几句话的马疯子,却是在帮他看守浩然派的地盘,所以他也没有出去的打算。

女天仙被他笑得脸色微微一变,不过最终,还是恭恭敬敬地回答,“您若出去,我可为真人带路,若是不欲走动,我也可以秉明简真人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微微颔首,“那你就跟简真人说一声吧。”

简真人来得很快,女天仙放出通讯鹤之后,不到一炷香的功夫,他就飞了过来,落地之后,他笑着点点头,“陈真人有事?”

陈太忠沉吟一下,出声发问,“猛地想起,我对对手的情况不太熟悉,总觉得心里有点不踏实……我可能迎战什么人?”

简真人怔怔地看着他,迟疑了约莫四五息,一抬手,放出一股氤氲之气,笼罩在两人身边,然后才笑着发话,“陈真人想问的,恐怕未必是对手情况吧?”

陈太忠感受一下这股氤氲之气,发现有阻断感知的效果,于是就笑了起来,“那你觉得,我想问什么呢?”

“我不知道你想问什么,”简真人一摊双手,脸上没什么表情,“但是我猜得到,你问这些,是先为自己输掉赌斗……做铺垫吧?”

咦?陈太忠闻言,心里一时间大奇,不过他脸上倒是没什么反应,只是淡淡地发问,“简真人为什么会这么认为?”

“这很难猜吗?”简真人反问一句,“以你力战女杀神的实力,怕是眼角都扫不到中阶真人,竟然猛地问我对手情况,你的骄傲不允许你这么做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这个马屁拍得他非常舒爽,不过他还是象征性地否认了一下,“知己知彼,方能百战不殆,我没有你想的那么狂妄,也可能会输。”

简真人大有深意地看他一眼,“恐怕不是可能会输,而是你愿意不愿意输吧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听得又笑,这次,他就没有否认的意思了,心说你也知道薄待了我,那么就识相点,不要逼我去做那尴尬的事,大家都不好。

简真人深吸一口气,缓缓发话,“我也知道你是痛快人,咱们也不拐弯抹角了……是不是佤青庞撺掇了你什么?”

原来……佤青庞在对方眼里,是挂了号的?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一时间有点明白,为什么佤真人才离开自己,那负责服侍的女天仙,就主动走过来冲茶。

隔着淡淡的氤氲之气,他下意识地看那女天仙一眼,那女天仙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注意,冲着他甜甜一笑,眼波还有微微的流转。

他收回目光,淡淡地回答,“你觉得他会撺掇我什么呢?”

陈某人不喜欢拐弯抹角地说话,眼下如此反问,证明他已经积聚了相当的怒火。

简真人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情绪,终于不再是一张橡皮脸,而是勉力挤出一个笑容,“我真不知道他会撺掇你什么,不过我能确定,他会影响你的心情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。

简真人等了一等,见他没有反应,苦恼地叹口气,“好吧,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?”

陈太忠缓缓地摇头,“我已经答应他了,不会把他说的话传出去。”

“我去,”简真人低声嘟囔一句,看起来有点沮丧,过了一阵,他才强打精神,“这样吧,我真意宗要如何做,你才能保证赌斗的胜利?”

“胜利?这我没办法保证,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既然有放水的打算,那就不可能像以前一样,把话说满,“只能努力。”

“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”简真人明显地着急了,“你能不能赢,咱们都清楚得很,对付中阶真人,对你来说没有任何难度,我现在是很有诚意地问你……你想得到什么?”

“得到跟别人一样的待遇,嫡系待遇,”陈太忠慢吞吞地回答,“他们能得到什么,我就要得到什么,这要求不过分吧?”

“我对你的态度也不错了吧?”简真人真是急了,滔滔不绝地发话。

“你的话,我完全不懂……你浩然派能获得地盘,别的门派没这待遇,你想要见真丹,我给不了你,但是我能保证,宗里不会插手闻道谷,也不会干涉你放电影。”

闻道谷和放电影,原本是浩然派自己的事,但是随着影响越来越大,真意宗的插手,也是必然的——此前是为了应对位面大战,顾不上管,战争结束之后,肯定要有所变化。

区别只是在于插手的力度,以及参与的方式。

在简真人看来,能承诺继续无视闻道谷和放电影,也算体现宗中的诚意了。

所以他非常奇怪,“我到底还需要做些什么,你才能保证胜利?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我要的是嫡系的待遇,你自己心里清楚。”

“你不说明白,我怎么能清楚?”简真人的声音略略地高了一点,他又是气愤,又有点无奈,“下派客卿和本宗真传弟子,待遇不同的地方太多了……你说得出来,我才能帮忙,对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