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零一章 排名

简真人对气修的本命法宝,也是有所耳闻。

毕竟气修曾是风黄界最顶尖的势力,虽然没落了,但是谁不知道他们曾经的辉煌?

气修的本命法宝,也多有人知晓,起码玉仙这个层次的,大多对此不陌生。

而简真人家学渊源,又有个真仙的长辈,对此就更为清楚了。

气修凝练本命法宝,九幽阴水是最合适的原材料一,而陈太忠冲冥族大肆勒索九幽阴水,也瞒不过有心人。

他是否用完了到手的九幽阴水,这一点没人清楚,但是大家都清楚,到了陈太忠手里的九幽阴水,最好不要去强行讨要。

为什么?因为气修对这个的需求很大,风黄界里,不仅浩然派是气修,浩然宗也是气修!

胡来的后果,就是可能引出浩然宗。

浩然宗对风黄界的修者,一向友善,但是这不代表你强抢人家的东西,人家还会友善。

所以对于陈太忠可能抢到很多的九幽阴水,真意宗直接就无视了。

至于说西疆官府,他们倒是想冲陈太忠伸手,但是燕舞仙子的师尊女杀神,在陈某人手里都没讨了好,而白燕舞仙降幽冥界,也没有去寻陈太忠的晦气,这足以说明问题了。

官府和宗门体系,对陈太忠在幽冥界的收获,保持了相同的观点:可以抢浩然派的地盘,但是陈某人身上的东西,最好不要去动。

简真人也深知轻重,试探着问了一句,就不再提了,此刻是在真意宗的驻地,再问下去,难免有倚仗宗门欺人之嫌。

他若是真想买九幽阴水,可以等到回了风黄界,找陈太忠私下商量,那时候能不能买到,什么样的价格,就都可以商量了。

然而,这次跟官府争的资源里,就有九幽阴水的额度划分,对简真人来说,真意宗有了,其实就相当于是他有了——或者保障不了他的朋友,但是保障他的需求,是没问题的。

所以,他就没有必要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,“还有一些其他之物,也是较为罕见的……对了,你想得点什么奖励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缓缓发话,“能多给些见真丹吗?”

“你倒好大胃口,”简真人闻言,吓了一大跳,见真丹是帮助灵仙登仙的,效果没有帮助游仙冲击灵仙的破障丹那么好,但终究是有一定效果的。

然而,一旦登仙,就由蝼蚁升级为上人,见真丹一向被各大势力死死地把持着,每一颗的流向,都是被登记在案的,属于极其重要的战略物资。

当然,服用见真丹登仙的天仙,通常的发展潜力,要逊色于靠自身实力登仙的,可一旦基数大了,变数自然也就多了。

这种丹药,根本不是区区浩然派能够惦记的,而且浩然派现在五个天仙的名额已满,再有人登仙,就要往上门输送了,要见真丹也只能囤积起来,将来帮派里的好苗子登仙。

所以简真人明确地拒绝,“你浩然派已然有了闻道谷,效果不差于见真丹……要见真丹可以,闻道谷归于真意宗,你看可好?”

对陈太忠来说,闻道谷还真是很扯淡的地方,可是随着那里一步步地被神话,在强烈的心理暗示之下,那里的晋阶效果也非常好。

真意宗不缺明白人,闻道谷的真正效果,有不少人看出来了,所以在一开始,上宗才没有纳入有效管理,现在都成口碑了,那最好能收入上宗。

在风黄界,很多人还是相信一些神秘力量的,修行一事,本身就是比较唯心的。

“闻道谷就不用想了,”陈太忠最终还是拒绝了这个交换,“那就多给点风黄界的地盘吧,据说我浩然派在同污魂作战中,损失极大。”

“这却是好说,”简真人点点头,然后纳闷地咦一声,“你就不需要为自己争取点什么?”

“我的发展,并不需要太多帮助,”陈太忠傲然回答,背靠浩然宗的宝库,他还真不在意这些,而且他本身也是个极为骄傲的人,“若不是为了本派的发展,我真是没什么动力来。”

他也有一些需求,但是没法讲出口——我想要子午阴阳谷的原理图,敢张嘴吗?

简真人咂巴一下嘴巴,心说这厮还真是狂得可以啊。

陈太忠没兴趣再多谈此事,“这个赌斗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赌斗在四日后进行,一共分七场,每一场的胜负,都决定了一些资源的归属,不是七战四胜制,理论上讲,不会存在哪一方被剃了光头的说法。

大致的效果,还是哪一方实力强,就能多占一些资源。

参与赌斗的修者,当然是中阶玉仙之下的修为,事实上姚仙制定这样的规矩,是有道理的,高阶玉仙基本上都是大势力的巅峰战力了,不宜随便出手,有些损伤总是不好。

中阶玉仙之下,是相当考验中坚战力的,也代表了那个势力的发展趋势,虽然一般的大势力,对于其他势力的天才,都有隐藏的敌意,但是表面上,大家还得认为,这是人族的希望。

事实上,用阴谋论来解释此决定,也行得通,通过中坚战力的赌斗,更能逼出对方的天才修者,如此一来……起码比较方便关注了。

争取赢得资源,和隐藏天才苗子,两者不可兼得。

陈太忠并不是很明白其间关窍,但是他听懂了赌斗安排,“这每一场赌的是什么……我们不可能知道,对吧?”

“没错,”简真人很痛快地点点头,“其实我也不知道,大事不与众闻,习惯了就好了。”

“切,”陈太忠不服气地哼一声,不过没办法,风黄界就是这么个风气,对消息的垄断,异常地看重,这是统治的需要。

其实搁在地球界,哪怕是信息爆炸的时代,依旧存在消息垄断,以陈某人所在的国家为例,今天这个领导被抓了,明天那个领导被规了,老百姓哪里能知道因为什么?

倒是各种谣言会满天飞,大抵也是知道的不说,不知道的乱说。

不过陈太忠也知道,自己不太可能改变这种现象,于是又问,“那我是排在第七?”

以哥们儿的战力,必然是最后一个出场的嘛。

“你……应该是排在第六,”简真人的嘴角抽动一下。

“我去,”陈太忠觉得脸上挂不住了,咱不带这么打脸的哈。

不过,文无第一武无第二,他虽然觉得自己真仙之下无敌,可也不能就这么直说,于是干咳一声,眉头一扬,“排在第七的,是哪位啊?”

“呵呵,”简真人笑了起来,笑得百花齐放一般,“排在第七的,是三才战阵……双方有一场玉仙领阵的战阵对决。”

“我擦,你不早说,”陈太忠一听说,自己是排在战阵之前,心里就平衡了许多,战阵这东西,那真不是单个修者能抵抗的,人家把我摆在第六,也是认哥们儿单打独斗实力第一。

然而,想一想之后,他又有点不平衡了,玉仙领阵的三才阵,就很牛吗?

若是高阶玉仙领衔的三才阵,那也罢了,估计能缠住真仙,但是中阶玉仙,基本上是不可能缠住真仙的。

陈太忠跟真仙交过手,知道真仙有多么可怕,中阶玉仙这种修为,想要缠住真仙,都轮不到考虑战力——体内灵气就差得太多。

他抽取个本源,就抽得差点自己玩死自己,倒不信哪个中阶玉仙的灵气,还能强过他。

于是他又问一句,“这战阵领阵的,最多也就是中阶真人吗?”

“那当然了,”简真人很干脆地回答,“高阶玉仙领阵的话,可困住真仙……甚至可以诛杀,咱真意宗来的第二批修者,就有诛真仙的打算啊。”

他的话听起来,有个逻辑不能自洽之处,困真仙和诛真仙,这根本是两个概念。

但是他的话没说错,真意宗确实有诛真仙的打算,凭着高阶玉仙的三才阵。

这里面的误区在于,打算诛杀真仙的战阵,不但是高阶玉仙领阵,其他的三名修者,也得是玉仙才行,要不然根本不可能诛仙。

而高阶玉仙领着三个天仙的话,那也就只能困住真仙,诛仙是想都不用想。

此番赌斗,第七场便是真意宗的中阶玉仙,领着三名天仙组成的战阵,同西疆官府的战阵碰撞,这样的战阵,威力不可能困住真仙。

想到这里,陈太忠又有点不服气,中阶玉仙主持的三才阵,就一定比我的战力厉害吗?

不过他也没兴趣强出头,首先,他是被征召来赌斗的,浩然派又拿不到分成,不是自己的事,他没必要计较太多。

其次就是,他是被排在第六个出场,最后一场是战阵,也就是说,他是被视作中阶玉仙之下第一人,虽然他认为,自己对上高阶玉仙也稳赢,但是……这不是高阶玉仙不能出手吗?

不管怎么说,这是真意宗官方对他战力的认可,虽然那么有点小缺憾,也无所谓了。

基于这两个原因,所以他也只是不屑地撇一撇嘴,并没有再说什么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