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章 真仙之后

陈太忠点点头,他自己就没有逍遥宫,比逍遥宫更高级的小世界,他倒是有,可是实在不敢拿出来,就拿出抢夺自吴真人的逍遥宫。

盯着逍遥宫上青罡门的标志,简真人只有苦笑了,“现在大战已经结束,你就不要拿出这玩意儿了,别人看到了,总是不好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也是这个理儿,大家都是效力于同一上宗,他已经杀人夺宝了,此刻再拿出来卖弄,有点吸引仇恨,也有点目无上宗。

悻悻地收起逍遥宫,他直接拿出把阳伞来,往地上一扎,又放出了桌椅,“要不要来两杯茶?我请客。”

你这还真是不怕寒酸,简真人的嘴角抽动一下,不过再转念一想,此人飞升于末法位面,到了风黄界之后,先是混迹于散修中,然后加入了一个小小的没落门派,能有什么好东西?

当然,这个想法,他不可能表露出来,于是他笑一笑,“既是喝茶,自然是我请你了,真意宗的七叶针,我带了不少来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抬手一招,一个营帐处就飞来一名女性天仙,“简真人何事?”

“沏一壶七叶针,我要招待陈真人,”简真人淡淡地发话。

终究是风黄界五大宗之一,哪怕在没有灵气的幽冥界,真人们的生活,也是比较奢华的,虽然没有搞什么华丽的建筑,可是随身的逍遥宫和云舟,天仙级别的侍女,都少不了。

陈太忠见状,脸上生出点怪异的神色。

简真人不是很擅长察言观色,但还是发现了,“陈真人这是……想到了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”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,“我想起了前些日子,兽人买灵谷,竟然是为了酿酒,忍不住有点感慨。”

“獠人好酒,这谁也知道,”简真人满不在乎地回答,然后他就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。

想一想之后,他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,“咱人族哪里能像兽人一般?宗中的高阶修者,只是多少要维持点体面,不让外人小看了去。”

“也许吧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,也懒得跟他叫真,起码他接触的人族,没有买灵谷来酿酒的——当然,这也许是因为,人族没有兽人那么好酒。

“你有点愤世嫉俗,这可不好,”简真人满不在乎地发话。

不多时,七叶针就被冲泡好了,难得的是,那女性天仙,用的还是从真意宗带来的灵泉水,也是相当的奢侈了。

喝了一阵茶之后,远处一座逍遥宫开启,里面走出几个人来,打头的是一个初阶玉仙,面如傅粉齿白唇红,英俊到有些漂亮。

他随意地看了一下,直奔简真人而来,还没走近,就远远地打个招呼,声音极高,“哈哈,简真人来了,怎么会停在如此简陋之处?难道我的逍遥宫,就不能歇脚吗?”

简真人干笑一声,站起身来,“来来,我给你介绍一位奇人……这便是宗中新近崛起高手,浩然派陈太忠陈真人。”

“陈真人?”这初阶玉仙上下打量陈太忠两眼,抬起手来,很随意地拱一下,“陈真人近来,好大的名头,不过恕我直言……随身之物,却是简陋了一些。”

陈太忠看他一眼,翻个白眼,连回礼都没有,哥们儿身体内的灵气,也是随身之物,你若觉得简陋,咱们比划两下?

他这态度,令那初阶玉仙脸上闪过一道青芒,明显是有些不悦。

“这是胡真人,”简真人也不计较陈太忠的无礼,只当看不到了,“胡真人乃是宗门护法世家族人,二位以后多亲近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。

“咦?”这下胡真人不能淡定了,对方无视自己也就罢了,敢无视胡家,这是他不能忍的,“陈真人,既知我是护法世家族人,你怎么连个该有的礼数都没有?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你既知我简陋,那么……礼数也就简陋了吧。”

他是不肯吃半点亏的,心说咱俩完全不熟,初次见面就要说我简陋,我擦,哥们儿简陋不简陋,关你屁事。

真要比底蕴,我拿出通天塔来,还不得吓死你啊?

“你这是有意对我胡家不敬吗?”胡真人的脸色,越发地难看了。

这尼玛还真莫名其妙,陈太忠也火了,哥们儿支个阳伞喝茶,这是招谁惹谁了?他微微一笑,“是又如何?”

“那我就要请教高明了,”胡真人冷哼一声,又看向简真人,“简兄,这可不是我不给你面子,是他欺人太甚!”

“啧,”简真人无可奈何地咂巴一下嘴,皱一下眉头,“一点口舌之争罢了,再说了,你又打不过他……陈真人来宗里,是参加赌斗的。”

“打不过也得打,”胡真人傲然发话,“胡家不能容忍被人轻慢,陈太忠,若不想我用战阵教训你,你最好老老实实道歉。”

陈太忠皱着眉头,用一种很怪异的眼光看着对方,似乎是在看一个傻瓜。

“好了,有完没完了你?”简真人眉头一皱,呵斥胡真人,“赌斗在即,你捣什么乱?”

看得出来,胡真人对简真人,还是很忌惮的,他漂亮的脸蛋扭曲一阵,最终悻悻地哼一声,转身离开了。

“陈真人莫要在意,”简真人看一眼陈太忠,很无奈地发话,“这家伙是被惯坏了。”

陈太忠沉吟一下,方才发问,“霸王真仙之后?”

真意宗的历史上,出了一些有名的护法,最出名的胡姓护法,人称胡霸王,性情暴躁战力超群,战死于第二次魔修之乱。

通常来说,高阶玉仙便可成为大宗护法,毕竟真仙这玩意儿实在太少,而且一旦成为真仙,就少问世事,以简仙为例,若不是遭逢位面大战,他肯定还躲在某一处,默默地修炼。

所以高阶玉仙的战力,对宗门来说,就算得上是超级打手了,真仙级的护法,真的是少之又少。

而胡霸王那一战,也算是为真意宗立下了大功勋,那么他的后人狂妄一点,真的很好理解,事实上,现在的胡家也还有高阶玉仙,默默地维护着宗门。

所谓护法,只有在宗门遭遇灭顶之灾的时候,才会出手,不但平常不会过问宗中之事,位面之战一般都请不动,这也是胡家只来了一个初阶玉仙的原因。

“呵呵,”简真人歉然一笑,“胡家威名太盛,我也不好多呵斥他,霸王真仙若未战陨,现在应该还活着的。”

知道此人的来历,陈太忠也就懒得多计较了,风黄界的修者,非常看重家族和传承,有这种莫名其妙优越感的人,也实在太多,“早知道这里这么复杂,我不如再晚来两天。”

这里驻扎的真人,怕不有二十人,像胡真人这样的主儿,估计也不止一个,大家都是天之骄子,身份相仿,两句话不对,就能引发冲突。

“唉,”简真人苦恼地叹口气,别看他是根正苗红的真意宗弟子,更是宗主简仙的后辈,但是这二十名真人里,有资格不买他账的,也很有那么几个。

别说那些根脚深厚的,只说陈太忠,撇开浩然宗这一层搞不清的背景不说,只说其真仙之下无敌的战力,也有资格令他头疼。

所以简真人也就只能努力和稀泥,“再来晚了,路上遇到点意外,没准真赶不上了,你可是宗中寄予厚望的底牌,不要受那些闲杂因素的影响。”

这厮此次的态度,热情了许多啊,陈太忠看他一眼,想起两人此前共同开集市,简真人可没有这么好说话,心里少不得生出点疑惑,“你这么看好我?”

“岂止是我看好你?”简真人笑一笑,“此次赌斗,你可是宗中的杀手锏,不要被这些不相干的人,影响了情绪。”

原来像胡真人这些主儿,是不参加赌斗的,但是眼下真意宗聚集这么多真人,其中很多还是强行招来的,就是为了在赌斗当场摇旗呐喊。

比如说陈太忠见过两面的雪峰观的舒真人,也离开雪峰观的驻地,来到了这里,她已经是七级玉仙,没资格参与赌斗的。

可是赌斗所决定的资源,太多也太重要了,真意宗自然要尽起高手,前来围观,也借此告诫西疆官府:愿赌服输,不要不认。

这种情况下的赌斗,不认的可能性很小,但是在历史上,也不乏翻脸的先例,真意宗不想节外生枝,那么,组织一支庞大的队伍,就很有必要了。

陈太忠听他解说完毕,才知道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的真人,想一想之后,他才问一句,“到底是赌些什么,这么郑重其事?”

“最少是有九幽阴水的,”简真人看他一眼,眼神中大有深意,“你也知道这东西的宝贵……听说你还弄了不少?”

“凝练本命法宝,全部用掉了,”陈太忠给他一个很干脆的回答,你就别瞎惦记了。

简真人其实也知道,陈真人炼出了本命法宝,此人跟女杀神一战的细节,还是由玉衢宗传出了一些。

玉衢宗的人不敢说皇家失了两件灵宝,这个消息太恐怖了,传播出去的后果也太严重。

他们宗里有少数人知情就行了。

但是陈太忠凝练出了本命法宝,这消息却是可以说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