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九十九章 去上宗报到

待陈太忠听说,赢了拿不到分成,他对这个赌斗,就变得兴趣缺缺了。

不过怎么说呢?身为下派中人,还是要听从上宗调遣的,就算当作任务,也得完成。

所以陈太忠离开浩然派驻地之后,晃荡了半个月,去白驼门报到。

这半个月的时间,他就在通天塔里呆着了,反正驻地和集市有马疯子看着,他并不担心,而董毅非常会来事,将马真人巴结得极好。

到后来,马真人听说这厮就是率先反水隆山剑派的主儿,都生不出太多的怨恨,没办法,人是感情动物,而马某人也被隆山派伤过,现在又调到了上宗,这些事就都看得淡了。

白驼门的事务,还是由杜长老掌管着,掌门方清之在风黄界,正跟污魂位面作战呢。

杜真人再次见到陈太忠,是越发地客气了,以前的恩怨,是再也不肯提起,现在陈真人不找他麻烦,他就可以烧高香了。

陈太忠也无意难为他,此前他跟残雪双柱叫板的时候,杜长老虽然有倾向性,但最终没光膀子跳出来,也算是保留了一丝颜面。

杜真人也跟他说了一些风黄界的情况,尤其是浩然派的。

陈太忠这才知道,此次污魂位面入侵,在抵抗过程中,本派是出了大力的。

浩然派弟子的修为,普遍不高,但是身为气修,修的浩然之气和不平之气,这种气场,对于污魂位面有很大的克制——严格说也不算克制,只是比其他修者更能承受污魂的攻击。

所以浩然弟子在很多场合,是被当作救火队员来用的,不但白驼门征调了不少,白驼的其他下派,也缠着借走了不少人。

别看都是些灵仙弟子,在下派里,主要战力就是灵仙,天仙不会超过五个,还有差不多一半来了幽冥界,剩下的天仙,还要坐镇山门,动手的可不就都是灵仙?

所以在抵抗污魂位面的进攻中,浩然派在小范围里,很是出了一些风头。

不止是灵仙出风头,浩然五上人更是如此,派中有如此数量的天仙,又是可以克制污魂的气修,风光程度可以想得到的。

像四长老乔任女,就是在驰援神木派的途中,遭遇了大股污魂,身受重伤的,跟她同行的灵仙弟子,也折损了大半,所幸的是三长老言笑梦斩杀了领头的污魂,这才打退了对方。

总之,浩然派全体缩进了山门,是为了腾出更多的人手,支援其他门派,也确实打出了气修的气势。

不过风光的背后,代价也是惨重的,为了保护好气修苗子,让本派重新发扬光大,浩然派来幽冥界的弟子数量之少,简直是令人发指——绝对是称派宗门里最少的,没有之一。

然而留在风黄界的弟子,终究是没逃过位面战争,折损很厉害。

陈太忠听说之后,心里也很是不平静,搁在经历幽冥界的位面战争之前,他可能不太会接受这个现实,但是经历的战争多了,多少就看得开了一些——成功的修者,都是从累累尸骨中走出来的。

其实杜长老的话,有些不怀好意,他想暗示,是因为方清之的缘故,浩然派弟子才会被上门征调去作战,才会不住四下的驰援——方掌门用浩然派用得太狠了。

但是对陈太忠而言,这个眼药纯粹无效,他不是个有大局感的人,但是小集体主义情节浓厚,人族遭受异族的侵略,相互支援是必然的。

在他看来,污魂位面的入侵,跟远征幽冥界,这是两个概念,人家都主动打上门来了,不想打也得打,从战略的角度上讲,所谓唇亡齿寒,邻居遭受攻击,能不管吗?

从立场上讲,说到底,大家都是人族啊。

所以,陈太忠的心情确实有点糟糕,但是气修打出了自己的气势,他又是欣慰的。

聊了一天之后,杜长老送陈真人走传送,顺口问一句,这赌斗都快开始了吧?你倒是轻松。

能赶上就行了,陈太忠满不在乎地回答,上宗又不给我分成,我着什么急?

这个回答,颇令杜真人无语,能给你点奖励就不错了,你这心思……还真是大啊。

陈太忠一直都不喜欢走传送,而这次的乘坐体验,也是相当地糟糕——这些传送阵,都是用来运输战利品的,了不得用三百年,还未必用得了那么长时间,搞那么好做什么?

不过,在走出传送阵之后,他还是忍不住心生感慨:以后在风黄界里,也不知道还能坐几次传送,白燕舞要我自己消失,还得继续做边缘人啊。

他正感慨呢,旁边的宗中弟子已经放了一团焰火出去,通知宗里:有重要人物来了!

陈真人现在真意宗,也是排得上号的狠人了,很多弟子将他的样貌记在了心里,一见他驾到,马上向上汇报。

真意大营离传送阵不远,就是几十里地——为了安全起见,这传送阵没有建在大营里。

几息之后,一道人影电射而至,来的是简真人,一见面,他就笑嘻嘻地打招呼,“陈真人你总算是来了,真的很难请啊。”

“我也没耽误时间吧?”陈太忠有点不习惯这仙二代的热情,“赶得上就行。”

“正排阵呢,”简真人哭笑不得地回答,“你倒是真沉得住气。”

“就算赢了,又没有我浩然派的分成,”陈太忠无所谓地笑一笑,“来尽个义务而已。”

这话一出口,旁边真意宗弟子的脸色,是要多古怪有多古怪了,来上宗参加赌斗,你还敢惦记着分成,你这心得有多大?

简真人闻言也是一怔,然后笑了起来,“怎么,抢外面人抢惯了,连上宗的买卖也敢惦记?”

“马疯子跟我说了规矩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“我也明白,不过真没动力早来。”

在他看来,自己有什么想法,完全可以大明大方地说出来,反正他没打算坏规矩,但你总不能不让我这么想吧?

简真人对这话,也是颇为无语,陈真人这么想,当然没错,不过在本宗驻地直接说出来,也是有些不敬。

有本事的人,总有些脾气的,他无意计较太多,所以笑着发话,“你有这个想法,我可以帮你转达,同时也争取帮你多争取点奖励。”

“奖励还能争取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。

简真人一抬手,笑着拍一拍他的肩头,“别人不能争取,你绝对没问题。”

说着话,两人就去得远了,留下两名看守弟子面面相觑,“简真人今天真好说话啊。”

“那是陈太忠,有目空一切的实力,简真人才会如此客气。”

接了陈太忠之后,简真人带着他前行片刻,不多时来到了一处灵气氤氲的大殿,正是一座洞府。

陈太忠对此没什么反应,他见过易萱的洞府,自己也有通天塔,早就免疫了。

简真人也没奇怪他的态度,而是笑着介绍,“这便是本宗的战时行在大殿了,来,我带你去见权宗主和其他人。”

大殿里面别有洞天,穿过门口的殿堂,里面是个不小的院子,差不多有十来亩,院子里有巍峨的正殿,两侧有两排偏殿。

正殿和偏殿的衔接处,有两个月亮门,门后显然还有洞天,其中一扇月亮门是开着的,能看到里面浓郁的绿意,一角飞檐在绿意中隐约闪现。

这战时行在,端的是气魄不凡,易萱的洞府不但面积比不上,气势上也差了很多。

若说她的洞府,是小巧精致的私人别院的话,战时行在就是威武雄浑的点将台,不但庄严,而且厚重,更隐约透出几分金戈铁马的杀气来。

战时行在大殿,算是亚真器级别的宝物了,因为是战争利器,催动起来甚至可以媲美真器,真意宗一般不会将其拿出来,也就是在这异位面中,有副宗主坐镇,才带来了此宝。

权赋槽和烈真人正在大殿里商量着什么,见到陈太忠进来,点个头打声招呼,就要简真人去安排了,也没问他为什么晚来之类的话。

陈太忠见到权宗主,也忍不住想起某个连名字都不能说的宗门弟子,心里难免多出点说不出的感觉,却没有注意到,对方对他的态度,有点不太正常。

战时行在大殿,一般是不允许修者居停的,简真人领着陈太忠出了大殿,来到了不远处的一片山中。

这山有点像月球上的环形山,周围一圈极高,中间凹下去一块,却是较为平整,约莫有百里方圆,有零散的几个营帐,还有几处逍遥宫,也有云舟停驻在这里。

陈太忠一眼就看出来了,这里是玉仙汇聚之所,有约莫二十名玉仙在这里驻扎,逍遥宫和云舟这些,基本上都是真人的随身之物。

“都是宗中真人,”简真人笑着发话,“陈真人若是喜欢交际,我可为你代为引荐一二。”

“我对交际的兴趣不大,”陈太忠摇摇头,摸出了一个逍遥宫,旁人的居所都有几分气派,他自然也不能弱了浩然派名头。

“且慢,”简真人低声喊一句,他盯着那逍遥宫,嘴角泛起一丝苦笑,“你这逍遥宫,可是得自青罡门吴真人的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