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九十八章 投其所好

权赋槽闻言之后,嘿然不语,他算是彻底明白烈长老的意思了——千万别去对付陈太忠。

姓陈的本身就战力超群,想要惩治对方,真意宗估计要花费不少代价。

为宗门秩序考虑的话,代价什么的,真的不值一提,但是杀了陈太忠,苦的是真意宗,皇家却是要笑掉大牙了。

这种买卖可是不能做。

而且陈太忠本来就仅仅是浩然派的客卿,比较边缘,因为皇家暗暗封杀的缘故,这厮只会变得更边缘,惹得人家恼了,直接叛出浩然派去了,真意宗能得到什么?

正经是权赋槽还不敢杀陈太忠,别说有没有这个能力,有那能力,也没那胆子,最多不过将陈太忠囚禁起来,待浩然宗的东易名或者别的什么人找上门,再跟对方要个说法。

这么综合考虑下来,他要利真人代为转达的那些话,简直是愚蠢之极。

沉吟半天,他叹口气,“啧,可是这家伙的要求,也委实有点过分。”

烈真人不知道陈太忠提了什么要求,但是刚才利真人大致说了一下,他也猜得七七八八了,于是跟着叹口气,“权宗主,这陈太忠,咱们是能用一次,就尽量用一次。”

这话说得没头没脑,但是大家都听懂了,那厮以后要被边缘化了,趁着现在还能用,何不赶紧地用呢?用一次少一次。

权赋槽又想了一阵,颓然地叹口气,“唉,就依烈长老所言吧。”

这一刻,他是要多不舒服,就有多不舒服了,原本他是想通过敲打陈太忠,巩固自己在宗中的威信的,现在看起来,却是适得其反了。

其他人却顾不得嘲笑他,反而是默默地琢磨,这陈太忠,为什么是“必须杀了”异姓王,里面有什么说法呢?

涉及天工门的事情,从来都是隐秘中的隐秘,别说是一般人,利真人、马真人之类的初阶玉仙,都没有资格与闻。

当然,在以后的岁月中,他们或者能从别人的嘴里,听到那么一丝半缕的消息,慢慢将真相大体还原出来,但是这消息,注定是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。

良久,利真人出声发问,“那么,派何人过去,帮他看守呢?”

这显然又是一个问题,若是搁给一般下派,提出这个要求的话,派个中阶天仙去,那就绰绰有余了,高阶天仙的话,那就是太给面子了——一般下派里,了不得也就是高阶天仙。

但是陈太忠的要求,显然不是那么好满足的,若是派个高阶天仙去,那厮嘴里蹦出“不够”俩字的话,上宗也挺没面子的。

权赋槽思索一阵,看向利真人,“你带上三才战阵去……应该可以了吧?”

这尼玛……利真人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感到荣幸,反正他不认为这是个好差事,想一想之后,他叹口气,“可否将宗中灵宝七曜锏借于我?”

七曜锏只是初阶灵宝,但是配合真意宗修者强大的神魂,发出的术法几可迷惑中阶真人的神念,又有极强的攻击性,中阶真人在此锏下饮恨的,也不止三五人。

“你开什么玩笑?”权宗主不高兴了,白他一眼,“赌斗正要用到此锏,借出此锏,跟征召来陈太忠……差别很大吗?”

“很大,”利真人毫不犹豫地点点头,“我在浩然派,听闻陈太忠惊走了晓天宗庞长老,那可是高阶真人。”

“庞真人,”权赋槽又陷入了沉吟中,晓天宗姓庞的真人,不止一个,但是姓庞又是长老的,只有那一个,对上此人,权真人也只能说胜负七三开——当然,他是占七成的。

可是权宗主本人,已经是高阶玉仙了,赌斗中不得出手的!

其实他知道,陈太忠一旦出手,肯定真意宗稳赢一局,不过稳妥到这种程度,也是相当罕见了。

用七曜锏换一个稳赢的机会,合适不合适呢?有七曜锏,十有八九也能稳赢一场。

就在这时,烈真人又出声发问了,“小利,你觉得你加三才阵……还不够吗?”

要不说有时候,这倚老卖老的人,有点令人讨厌。

利真人的脸色白了又红,红了又紫,最后还是低声回答,“我觉得也够了,但是有点意外的话,那厮可能迁怒于我……那厮真的很不讲理。”

说到最后,他的声音低至几乎不可闻了,但是在场的都是真人,这点耳力还是有的。

听他这么说,大家相互交换一下眼神,眼中都是浓浓的惊骇。

倒是简真人长叹一口气,“如此人才,不能为我真意宗所用,这皇族……实在有点欺人!”

“这个嘛……我有办法,”烈真人沉吟一下发话,倚老卖老的家伙固然可恨,但是老家伙的智慧,也不能低估,“派那隆山派上来的马真人前去守着即可。”

“断臂的那厮?”有人觉得这个建议有点不靠谱,“他的战力,还不如利真人加三才阵吧?”

“浩然和隆山,关系很糟糕吧?”也有人置疑这一点。

烈真人却是见过马疯子和陈太忠交谈的,于是淡淡地发话,“两人投放到幽冥界之后,共同组建了小湖营地,关系好得很……陈太忠不会迁怒于他。”

“这就没问题了,”权赋槽点点头,“那厮虽然讨厌,但据说是念旧的。”

陈太忠在浩然派等答复,并不知道因为他的缘故,真意宗还慎重讨论了一场。

这一天,他见到马疯子来访,真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,“这真是稀客啊。”

“稀客个毛线,”马真人跟他也熟了,大大咧咧地回答,“受本宗调派,来帮你看守门户……你说你区区几十人,弄这么大地方做什么?”

“我去……派你来看守门户?”陈太忠登时就愕然了。

其实正如烈真人想的那样,派马真人前来,陈太忠真的放心不少,他跟老马接触比较多,知道这人的性子,虽然隆山和浩然关系很糟糕,老马却是个性情中人。

简而言之,马真人来看守门户,他是比较放心的,不用担心真意宗派其他真人来,不但可能出工不出力,还可能整出点幺蛾子。

而且马疯子虽然断了一臂,但是战力相当不俗,尤其他是剑修,对上那种抢一把就跑的家伙,最合适不过了……有几个跑得过剑修御剑的速度?

他心里挺高兴,但是嘴上却没啥好话,“这上宗也真是的,好歹也派个囫囵的过来啊,怎么弄了个残疾来?”

“嫌弃我?”马疯子眼睛一瞪,转身就走,“你等囫囵的来吧,爷我不伺候了!”

“算算算,给上宗个面子,”陈太忠赶紧拦住他,“你这膀子,有说法没有?”

“药材差不多凑齐了,炼一炉洪炉膏,”马疯子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不过青云观的洪炉膏重修复根骨,百花宫的洪炉膏重修复皮囊……听说你跟百花宫好多女修关系暧昧?”

“这才是胡说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我修铁裆童子功的,别瞎扯。”

“少来了,”马疯子哈哈一笑,“听说狐族三公主被你搞得珠胎暗结,有没有这回事?”

陈太忠肩头的小白猪,直接滚落到了地面,趴在地上抽搐不已。

陈太忠一抬脚,将纯良踢飞,然后轻咳一声,“这不是……想搞封号家族了吗?那个啥,这次赌斗赌的是什么?”

“封号家族……那也不能是跟兽修生啊,”马疯子面皮一绷,很严肃地看着他,“陈真人,这人兽大防……你不讲别人也要讲啊。”

“咱不说这事儿了行不?”陈太忠顺口胡说八道,只是不想别人猜到混元童子功。

按照马伯庸的话来说,气修修炼占据的资源太多,那么,能批量造就气修的混元童子功,也是不暴露的好一点。

正经是他想问点别的,“这次宗里的赌斗,是跟西疆的官府吗?”

这不是他消息灵通,而是闭着眼睛也能猜出来,其他四宗,不太可能跟真意宗掐起来,除了西疆官府,再没有一个势力,能让真意宗如此重视了。

马疯子点点头,“嗯,争一些资源。”

陈太忠有些好奇,“什么资源?”

马真人摇摇头,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级别不到那儿,人家不跟我说,要我说你也别问,老老实实参加赌斗去就算了。”

信息的垄断,是全方位的,而他在上宗修炼,早就习惯这种区别对待了。

但是陈太忠却不习惯,他有他的惦记,“不跟我说,那我赢了之后,也分不到这些资源?”

“应该分不到吧,”马疯子笑一笑,“不过上宗也不会让你白忙,赢了之后,肯定有一些奖励的。”

“我还真不把奖励看在眼里,”陈太忠很无所谓地回答,“浩然派的底蕴去得七七八八,我一直在抢资源,想不到帮上宗抢资源,居然拿不到分成。”

“还想啥呢,”马真人没好气地瞪他一眼,显然他考虑过这个问题,“上宗要争的资源,肯定是宝贵的,要是参与赌斗的,赢了的能拿分成,输了怎么算?”

“就算不说输了的,这个分成的口子一开,不知道有多少人打破头也要参加赌斗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