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九十七章 所谓不敬

利真人用了三天的时间,联系上了宗里,将陈太忠提的要求说了一遍。

副宗主权赋槽闻言,顿时大怒,“混蛋,小小的下派,什么时候也敢这样了?让利真人通知陈太忠,他这次不来,以后永远都别来了!”

利真人接到回信儿之后,登时傻眼,他都不敢直接通知陈太忠,心说我回去一趟吧,这里面别是有什么误会。

误会当然有一些,权宗主是尘埃落定之后,才来的幽冥界,而简宗主又回去对付污魂位面的入侵了,却是把他从风黄界调了过来,将郝无忌要走了。

对大部分修者而言,战后掠夺资源是一件美差,但是权赋槽绝对不是其中之一,他甚至感觉有一点耻辱:我堂堂的副宗主,代行宗主职责,竟然让我来做这种事?谁都干得了啊。

尤其是跟郝无忌一比,真的能让他无地自容:同为八级玉仙,郝真人是哪里危险往哪里跑,而他是哪里安全就去哪里,这……也算个准宗主的样子?

万事就怕个对比,真要说起来,他的战力差郝无忌一丝,而郝真人性情直率不懂得回旋,也不会对他接任宗主造成什么威胁,但是权宗主还就是偏偏不能忍。

当然,事情是简仙定下的,他不能抗拒,毕竟他是“暂代”宗主,简兴腾才是真正的宗主。

所以这个肥差,权赋槽是干得非常不开心,他胸口憋着气,就下定了决心:我一定要为真意宗争取到最大的利益!也让大家看一看我这副宗主的手段。

同时,也是因为憋着气,他对了解此前的战斗,兴趣不是很大——问得越多,越是提醒别人,他这个副宗主,是来享清福的。

当然,陈太忠的悍勇,权宗主也是听说了不少,不过他现在亟待做出点事情来,好展示他的能力,姓陈的那厮识趣还好,若是不识趣,他不介意辣手整顿。

你强煞了也不过一个人,能打又怎么样?

一个三才阵拿不下你,十个呢?堆也堆死你!

真意宗好久不发威,下面的这些小门派,惯得都有点没样子了。

命令发出去,他就将此事丢到了脑后,权宗主每天有多少大事要惦记,不会在这种小事上过分操心。

这天,他正跟几名真人议事,有弟子来报,“利真人回来了,在外面求见。”

“让他进来,”权宗主一摆手,待见到利真人之后,他眉头微微皱一下,“怎么回事,陈太忠没跟着你来?”

“我这次回来,是想落实一下,”利真人见诸多真人在场,也不好多说,“陈太忠想要有人帮他看守门户,否则拒绝征召,咱宗里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话没传到?权赋槽的眉头微微皱一下,“我已经着人传话给你,你告诉他,要不就马上过来,要不就永远别来,咱真意宗不惯他们毛病……还有问题吗?”

你确定要这么说?利真人怔怔地看着他,你要真确定的话,出了问题可不算我的。

不待他说话,却是有人先叫了起来,“啊?这么跟陈太忠说话?”

权赋槽扭头一看,发现说话的是简真人,眉头不引人注目地皱一下,“怎么,不可以?”

他也算宗中响当当的实权人物了,对于简仙的族人,该有的客气是要有,但是也没必要太迁就。

“这……这不太好吧?”简真人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陈太忠的战力极强,浩然派现在所处的位置,是在向外扩大中。”

五大域之间的相互侵蚀很常见,能向外扩张,对于同宗修者也是极大的鼓舞。

“他的扩张,得利最多的是浩然派,”权赋槽淡淡地回答。

他不怎么关心边界地带的变化,因为那里全是下门下派,真意本宗却是缩在后面。

这不是上宗不敢跟别宗接壤,而是存在一个章法问题,小弟必然要顶在前面的,不能小弟还没上,老大就光膀子冲出去,这成何体统?

而真意宗要争的资源也有,那是跟西疆官府扛膀子,这里面的利益就大得惊人,实在没必要再跟同为宗门体系的其他宗相争,反倒让官府坐收渔翁之利。

所以权宗主觉得,陈太忠抢得再多,浩然派对外再凶悍,跟本宗也没什么关系——大头可是下派拿走了。

同理,浩然派失利,权赋槽也不会太在意:地盘我给了你了,是你自己丢掉的,须怪不得本宗没给你空间。

这小简也不知道高兴个什么劲儿,还是年轻啊,意气用事,他抢下的东西是你的吗?

“你怎么……”简真人登时就无语,身为同一宗门修者,不得强调个集体荣誉感吗?

权赋槽淡淡地看着他,也不说话,心里有几分不高兴。

等了一阵,见简真人也不说话,他暗哼一声,心说你眼里终得有我这个副宗主才行,于是扭头看一眼利真人,眉头一皱,“怎么?需要我亲自去……”

“权宗主,”又有人出声,打断了他的话,发言的正是九级玉仙烈真人,他微微摇头,“对陈太忠,可不能这么做。”

“嗯?”权赋槽的眉头皱得更紧了,心里也是越发地不高兴,不过烈长老的修为高于他,资格也比他老得多,宗中事务他能说了算,但是烈真人既然说话,他也不能无视。

于是他又淡淡地发问,“烈长老这是何意?”

“陈太忠原本够了入上门的条件,甚至可以入本宗了,”烈长老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前些日子简宗主在,也没有擢拔他,你道为何?”

嗯?权赋槽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,不过下派里不得有玉仙,是宗中的规矩,他想一想之后发问,“莫非是因为,浩然派天仙以上的修者,只得他一个?”

“是,但不全是,”烈真人点点头,“此人恶了皇族,燕舞仙子对他极为恼火,有封杀他之意。”

“恶了皇族……封杀?”权真人的眉头紧皱,努力消化这段信息。

“果真如此,”利真人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他同我提起了燕舞仙子,言语中诸多不敬……两人大约是见过面。”

“诸多不敬?”权赋槽忍不住出声重复一遍,尼玛,这陈太忠也胆子太大了吧?

别看他是副宗主,还暂代真意宗诸事,但是见到白燕舞,他估计连大气都不敢出——八级玉仙和巅峰玄仙,这差距实在太大了。

简仙见了燕舞仙子,大约还能公平地对话,但也绝对不敢随意冒犯,燕舞仙子随手一击,杀不了简仙,也足以令他休养百年以上。

“如何不敬?”烈真人老也老了,八卦心倒是十足。

利真人想了想,摇摇头,“简仙不在,我不敢说。”

说真仙的坏话,是要冒很大风险的,若没有其他真仙帮忙遮蔽,万一被对方察觉,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

“算了,”权赋槽也知道这事儿的危险性,他可不想莫名其妙地惹上皇家第一高手。

不过,想到陈太忠敢肆无忌惮地对真仙不敬,自己这个副宗主反倒要畏首畏尾,他心里是越发地不平衡了——没文化果然可怕啊。

可是,这也不能成为他答应陈太忠的理由,浩然派要求宗里出人帮忙看守门户,这请求实在过分了,我真意宗数十下派,答允了你,要不要答允别人?

他正为难中,猛地听烈长老再次发话,“权宗主可知,陈太忠因何恶了皇家?”

权赋槽看他一眼,“可是北域大营的事发了?”

他对陈太忠,还是有不少了解的,这么耀眼个人物,就算他无心打听,也有不少人在说。

“呵呵,”烈长老笑了起来,笑得有点莫名其妙。

这下权赋槽不高兴了,心说你个老家伙,我很尊重你了,你一直让我猜,我就很配合地猜,你还跟我卖关子——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?

他的战力,比之郝无忌也不遑多让,更别说还有副宗主执掌的高阶灵宝,虽然修为比烈真人低一级,但是真要动手,烈真人绝对不是对手。

“说起来真是好笑,”烈长老却不是笑他,而是觉得陈太忠遇到的事情,比较滑稽,“你可知道,异姓王死在了陈太忠手里?”

“马……”权真人闻言,登时倒吸一口凉气,眼中满是骇然,“这,你开什么玩笑?”

说起来,这也是很令他恼火的一件事,因为马王爵最后是从真意宗来的幽冥界,而他身为副宗主,还跟其有些交往,也受到了来自九重天的问询。

所以他非常清楚,那位是因何而死,又是怎么死的,而且他跟着受到了一些牵连,说起来也是一肚子的火气。

现在听说马伯庸是死在陈太忠的手上,他的表情,真是要多怪异有多怪异了。

烈真人大有深意地看着他,“他必须得死在陈太忠的手上啊。”

“明白了,”权宗主一拍大腿,点点头,他是真的明白了,虽然修者最注重的是提升修为,但是他一把年纪了,又执掌真意宗大事,这点因果,郝真人都听得明白,何况是他?

正是因为明白了,他反倒有点迟疑了,“这陈太忠……端的是一等一的闯祸高手!”

“是啊,”烈长老叹口气,又点点头,“你想把他推出去,他就正好出去了……你若对他动手,肯定有外人在笑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