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九十六章 力拒征召

位面战争胜利之后,掠夺异位面,是一件很爽的事,但是这里面的工作量,绝对不小。

很多时候,战争是一本万利的买卖,战胜者不但可以掠夺财富,还可以通过各种附属设施的建设,创造出许多赚取财富的机会来,风黄界是这样,地球界也是一样。

架设传送阵,只是其中的一项,风黄界的修者想将各种资源带回去,传送阵是必不可少的,当然,这里面也要讲个成本问题。

浩然派到白驼门的传送阵,没准是永远都不会有了,但是白驼门到真意宗的传送阵,一定得有,而且现在已经建成了,听说很多下门的传送阵尚未建立,可见白驼门在这点上还领先了。

而真意宗跟风黄界的传送通道,也在此列,小规模传送和大规模传送,以及日常传送,这完全是三个不同的概念。

小规模的传送很简单,有的真仙能直接撕裂空间过来——别人不好说,白燕舞是绝对有这个实力的。

大规模传送,就是第二批修者那种投放了,需要架设大阵,需要很多人关注,这跟小规模传送,绝对不是一个概念。

搁在地球界的话,用一个形象的比喻就是:实验室生产和规模化生产的区别。

实验室生产,是“我们能做出来”,而规模化生产是说,“我们想做多少就做多少”——这就是不把生产成本放在眼里了,是成熟的技术,可以推向市场。

日常传送,那又是另一个概念,“谁想做都可以做”——没有技术壁垒了。

利真人解释得不是很到位,但是陈太忠懂了。

既然知道,现在回风黄界不现实,他也就不琢磨这个了,反正现在的幽冥界,他也走不开——浩然派实在太缺人了。

若是他这个顶梁柱离开,很可能在一夜之间,浩然派的地盘,就会荡然无存。

风黄界讲究实力至上,没了陈某人的浩然派,只能任人宰割,没什么人情可言。

物竞天择适者生存,丛林法则从来就是这么残酷,地球界如此,风黄界亦然。

想到此处,陈太忠就发现个很严重的问题,“我去赌斗可以,但是……我这一摊怎么办?”

“什么怎么办?”利真人先是一愣,然后就想明白了其中缘故,说不得笑一笑,“现在只听说你抢别人了,谁敢到你的地盘上撒野?”

合着陈太忠在北域的地盘上搞风搞雨,真意宗也知道了一些,事实上,天幻门是最早试图跟真意宗沟通,阻止陈太忠抢地盘的势力。

不过真意宗对此不予理会,以往的位面大战结束之后,基本上也都是这么行事的,交界地带就是容易发生冲突,各凭本事抢占地盘,要不然真意宗把浩然派摆在这里,图了个啥?

上宗的协调,只是协调宗内的下属门派,不对外面宗派负责。

正经是陈太忠抢了地盘之后,马上就开出了催元沙矿,让真意宗的底气越发地足了——我宗下派也不是无理取闹,胡乱占据地方,明明是有矿脉在那里,你们找不到,还能挡着我宗下派开采不成?

这话听起来是有些道理,但是天幻门是宁可陈太忠开采不出来东西,胡乱霸占地方,也好过抢了地方就采矿,这基本上属于活生生地打脸。

而且催元沙,也是难得的好东西,不光天幻门,真意宗都看着眼红,换个不怎么强势的门派的话,没准宗里都会考虑插一杠子。

至于现在嘛,真意宗只能等到收取供奉的时候,浩然宗往上缴纳了——而这供奉还得让白驼门盘剥一道。

不过此事听起来可惜,事实上没那么严重,位面大战获得了胜利,战争红利实在太大了,浩然派这边屁大一点地方,都是各种矿藏,其他门派的地盘,也少不了这些东西。

催元沙再宝贵,强得过阴晶矿吗?

总之,真意宗对陈太忠的向外扩张,还是比较清楚的,当然,最近发生的事,他们未必清楚,反正浩然派冲出了划界的地盘,去抢外人的资源,宗里很是乐见其成。

“谁说没人捣乱?”陈太忠对利真人的信口开河,很是有点不满意,“我开的集市,最近被人连抢了三次。”

“你的集市被抢?这是怎么回事?”利真人眉毛一扬,很有兴趣听一听——你小子也有被人抢的一天?快说快说,把不开心的事说出来,让我们开开心。

待他听完之后,就明白陈真人的苦恼所在了,说句实话,对于这种抢一把就跑的主儿,谁都没有太好的办法,哪怕搁给简宗主这真仙,也不会太多的选择。

加强管理和建设是一方面,完善缉捕能力,是另一方面,但是幽冥界注定只是风黄界路过的风景,谁会舍得在这里大规模投入?

大规模投入的设施,只有传送阵,这是关系到能不能把战利品运回家的问题,其他的……真的不用多考虑。

而浩然派这里,拿得出手的战力,只有陈太忠一人,虽然这战力极其强横,但是说到底也只有一人,此人离开,倒是不用担心其他势力强行吞并此处,可人家搞一搞抢了就跑的把戏,那真是没辙。

就算把简真仙搁在这里,同样是没辙。

所以听完之后,利真人表示爱莫能助,“没办法,位面开发,这种事情不可避免。”

“我的意思是,我既然去赌斗,就要有人帮浩然派看守地盘,”陈太忠提出了自己的条件,“要不然,我损失的货物倒还在其次,损失的名誉……算谁的?”

开黑市的,最在意的就是一个口碑,而陈某人尤其好面子,哪怕让黑市关张,利益受损,他也不能忍受名誉受损。

“帮你看守地盘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利真人气得笑了,“这种事情防不胜防,谁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,答允你一家好办,其他家都要求这么做,宗里怎么办?”

这也是很现实的问题,眼下幽冥界的情况确实复杂,别说这种打一枪就走的强盗,还有残存的异族没有肃清呢,浩然派人手不多,其他门派可也损失惨重,谁会觉得自家人手多?

“我跟他们不一样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浩然派跟其他门派,也不一样。”

“这不能成为理由,”利真人摇摇头,“你浩然派高端战力不多,那是因为都在风黄界……五上人无一损失,数你浩然派运气最好了。”

那叫没有损失吗?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,想到派里的损失,他也懒得多说,“既然不能满足我这个条件,我就拒绝被征召了。”

“拒……拒绝征召?”利真人登时就目瞪口呆,你怎么能这样?怎么敢这样?

陈太忠眉头一皱,有点想发火,但最后还是忍住了,“我虽然是受上宗所辖,但是本质上讲,我首先要考虑的,是本派的利益……这个道理,走到哪里我也不怕说。”

确实也是这么回事,真意宗虽然大,强调本宗的核心利益,可也不能完全无视各下门下派的利益,要不然人心就散了。

上宗可以强行征召,但是强征陈太忠,成本未免有点太高,而且浩然派其他的修者,也确实拿不出手,不能很好地维护本派的利益。

至于说浩然派是派来的高端修者少了,所以落到眼下这步田地,这个说法也不能完全成立,其实浩然派也派了两名天仙前来。

称派宗门,一般也就是五个天仙,浩然派最惨的时候,总共才两个天仙,后来发展成五加二,达到了称派宗门的鼎盛,远胜于一般的小派。

七个天仙里,来了俩,死了一个还剩一个,可以说是浩然派底蕴变得深厚了,不能说浩然派做得比其他派差。

利真人对这些都很清楚,所以当他听说,陈太忠拒绝被征召的时候,先是一怔,然后就是头皮一炸,我擦,这事情还真不好办了。

下派不服从上门或者上宗的征召,这是很严重的事情,性质非常恶劣,宗门甚至可以使用铁血手段来处理,以震慑他人。

但是下派占了足够多的理由,其情可悯的时候,一味地使用铁血手段,就不能服众了。

当然,宗门足够强势的话,可以不考虑下门或者下派的其情可悯,但是眼下真意宗在幽冥界,高阶修者的实力也很一般,甚至很有可能,都找不出一个能跟陈太忠对抗的修者。

这种情况,肯定就要区别对待了。

尤其是陈真人不是不愿意出手,他只希望宗门能帮着把家看好,这是人之常情。

总之,利真人就是各种凌乱了,好半天之后才表示,“这个事情,你待我向上汇报一下。”

他困惑的,不仅仅是陈太忠的头难剃,事实上,他非常明白,此番赌斗的意义——尽管他跟陈太忠说,我不知道真意宗征召你是为了何事。

此番真意宗的赌斗,涉及了极大的利益分配,赌斗者的展示出的实力,关碍甚大。

所以说,陈太忠不参加赌斗的话,且不说真意宗方便不方便惩治,惩治要花费多么大的代价,只说宗中可能遭受的损失,就是他区区一个初阶真人做不了主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