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九十五章 风黄界消息

“这个矿要开,为什么不开?”陈太忠听说之后,大手一摆,很干脆地决定,“大不了咱不精炼,把矿石带走,回风黄界再炼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浩然派弟子愁眉苦脸地表示,“太占地方了啊。”

雪汞矿真的是炼制不易,小轿车那么大的矿石,大约也才能炼出黄豆大小的雪汞,此处的矿石含量还不高,把矿石带回去,这得占多少空间?

陈太忠扔出三只高级储物袋,“拿去用……不够再说。”

他最不缺的,就是各种储物袋,来到幽冥界后,又斩杀了几名玉仙,又得了几只大容量储物袋,浩然派的弟子要精打细算,他可完全没有压力。

对修者来说,储物袋未必是越大越好,但是此次前来幽冥界征战,就是抢资源来的,所以很多高阶修者,还是带了大容量的储物袋前来。

不过浩然派就没啥高阶修者,虽然宗门里,也有几只超大的储物袋,但不敢随便拿过来,等两边通道固定了,可以自由往来了,估计才会动用。

浩然派弟子接过储物袋,往里面探看一眼,登时就呆住了,“这么大?”

见惯了丈许大小的储物袋,乍一见到上万丈的储物袋,不惊讶才怪。

陈太忠呵呵一笑,“从玉仙手上抢的,怎么会小了?”

浩然派弟子顿时一脸的敬仰之色,不过气修的苦日子,实在过得太久了,接着他就支支吾吾地表示,“可是咱们这么大地方……还有很多矿要开啊。”

“还有储物袋,”陈太忠满不在乎地表示,“只要你们能开出矿来,储物袋不够就来找我。”

“有您这话就行,”浩然派弟子眉开眼笑地表示,“其实我们也有一些闲置的储物袋,但是不敢随便用。”

“有啥不敢随便用的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大不了把那些价值不高的东西,都丢在驻地里,也就是了……”

随着陈真人的回归,浩然派和集市的地面,越发地平静了,而集市那里挂着的五具天仙尸首,时刻提醒着大家,不守规矩的人会是什么下场。

不过陈太忠依旧深居简出,旁人很多时候,都难见到一面,比如说,第二次被抢劫的双方,找回来东西之后,很想面谢陈真人——一个黑市能做到这一点,真的不容易。

但是董毅转了一圈之后,表示他也找不到陈真人,并且奉劝对方没必要这么做:你们规规矩矩做生意,就是对陈真人最大的感谢了。

当然,他的回答,被大家认为是托词。

事实上,陈太忠还真的是很难找到,当真意宗来人,想见他的时候,浩然派弟子不得不捏碎了一块同心牌,来通知他。

在同心牌碎掉的十息之后,陈太忠现身于浩然派驻地,“什么事?”

“见过陈真人,”一名初阶玉仙抬手一拱,“权宗主有请。”

“原来是你!”陈太忠识得来人,正是被他抢过三才柱的利真人,他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你怎么也来了……跟权赋槽一起来的?”

真意宗第三批来人,应该是郝真人,据说简宗主也跟着来了,但是大家都没见到,而那时的风黄界,是权宗主负责的。

现在权赋槽来了幽冥界,显然算是第四批了。

你这厮,竟然对权宗主没有半点敬意,利真人听得是有点刺耳,不过他也早被陈太忠收拾怕了,这厮在天仙的时候,他就不是对手,更别说现在已经是玉仙了。

至于陈真人在幽冥界的战绩,那也是众所周知的,他都不用刻意去打听。

所以他勉力笑一笑,“第四批只来了数人,我有幸跟随权宗主前来。”

“坐吧,”陈太忠招呼一声,他对利真人没啥好印象,但是两人的梁子已经揭过,眼下在异位面,身为同宗修者,除了要对付异族,还要对付其他势力侵夺地盘,他也必须放下以往的一些纠葛,“老权找我什么事?”

越来越没大小了,利真人心里腹诽一句,脸上还不敢流露出来,“大约是为了赌斗,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……咱们不用坐了,赶紧动身吧?”

赌斗?陈太忠琢磨一下,也懒得细问,“什么时候开始?”

“约莫……约莫也就是这一两个月内的事吧,”利真人对具体情况也不是很清楚。

陈太忠一听,眉毛就竖起来了,“还有一两个月,你让我现在动身?”

利真人只有报之以苦笑了,对于这个管权宗主喊老权的家伙,他总不能说,权宗主召你是看得起你,你还不赶紧端正态度?

他对权宗主很敬畏——体制中人大抵如此,但是不能要求别人也这样,尤其是眼前这位,是出了名的桀骜不驯,于是只能婉转地解释,“这不是还要赶路吗?”

浩然派的地盘,距离真意宗大本营,大约有五六万里路,距离是不近,但是陈太忠不这么看,“我赶到白驼门走传送就行了,再说了,直接飞到真意宗,也用不了这么久吧?”

你小子,就是个态度不端正了,利真人苦笑一声,“早点去,商量一下对策也是好的。”

“商量对策跟我无关,”陈太忠淡淡地一摆手,“最难打的交给我就行了。”

这话给别人说,那就是狂到没边儿了,但是他说得却是非常自然,都让人生不出置疑的勇气来。

“唉,”利真人重重地叹口气,“陈真人,说句交浅言深的话,你多少考虑一下别人的观感,这对你有好处。”

“观感?观感能挡住白燕舞吗?”陈太忠不屑地一哼,郝真人等人,为他的遭遇抱不平,但是也没谁表示说,要为他出头。

反正陈某人独来独往习惯了,也习惯了自己承担后果,既然努力了之后,都融入不了主流,那也没必要强求。

“燕舞仙子?”利真人登时就石化了,尼玛……你又招惹了皇族第一高手?

“屁的仙子,长得那叫个对不起观众,”陈太忠不屑地一哼。

“不可能吧?”利真人叫了起来,“燕舞仙子,可是号称皇族第一美女的!”

他完全不能想象,陈太忠你……你居然见过燕舞仙子?

“扔到人堆里,你绝对认不出她来,”陈太忠脸上,依旧是不屑的表情,“第一美女……切,那是你们捧皇族高手的臭脚!”

与此同时,风黄界的皇家园林内,一名宫装丽人打个喷嚏,缓缓睁开眼睛,疑惑地四下看一眼,“奇怪,好端端的,怎么会有……会有这般感觉?”

然后她又闭上美目,几根雪白而又修长的指头捏在一起,来回掐一掐,低声嘀咕,“当是……当是幽冥界的戾念,有些根脚,难道是冥王?”

不过陈太忠也无意继续这个话题,“你既然来自风黄界,说一说浩然派的情况吧。”

“浩然派……”利真人迟疑一下,有心不想说实话,可是看到对方咄咄逼人的眼神,终是不敢冒险,“花姓客卿的本命牌碎了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心里有点不舒服,不过这个结果,他是早有心理准备。

花捷竺好歹是天仙,连皇甫这样经受重伤的灵仙,都已经归建了,花上人若是还活着,也该早就回来,这么久不回来,结果不用问的……战争,原本就是这样。

他收拾一下心情,“还有呢?”

“四长老重伤,身体已经移入万载玄冰阵保存,”利真人嘬一下牙花子,“二长老和三长老轻伤……总之,浩然派五上人还都活着,战力端的不俗。”

“万载玄冰阵,”陈太忠低声嘟囔一句,也跟着嘬一下牙花子。

万载玄冰阵,是他出发前,浩然派正在架设的一个阵法,跟地球界的冷冻活人,是一个概念,暂时无法治疗的人,就先冻起来。

按说这个阵法,在浩然派新得的冰洞里,架设起来更容易,但是当时南忘留建议,在派里也搞一个——万一冰洞失守了呢?

现在看来,冰洞肯定是失守了,起码也是呆在那里不够安全了,所以乔任女被放到了万载玄冰阵中,联系到以前听说的,周遭黎庶都涌入了浩然派的山门,陈太忠忍不住叹口气。

本土作战,对本地的伤害,真的是太大了啊。

一直以来,他都很想知道浩然派的情况,但是当他听到,一死一重伤两轻伤的时候,心里还真不是滋味,我闲得没事,问这些干啥呢?

至于说五上人无恙,利真人称赞浩然派的战力,陈太忠也没觉得,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。

没错,风黄界遭遇污魂位面的偷袭,损失惨重,天仙和玉仙陨落了不少,但是我所在的门派……怎么能死人呢?

而且乔任女被放入万载玄冰阵,十有八九是不得活了。

这些消息,实在让他太不爽了,他强忍着痛打利真人一顿的念头,“什么时候,两个位面的通道就能建立起来?”

“这些东西,得一点一点完善啊,”利真人苦笑着回答,他何尝看不出,陈太忠的表情不对?所以只能小心翼翼地解释,“真意宗跟各下门的传送阵,还没有全部架设完毕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