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九十四章 疑云

改容易貌?陈太忠闻言侧头一看,果然如此,那瘦小的天仙尸首分离之后,样貌起了极大的变化,连身材都发生了变化——起码没那么瘦小了。

“我去,真是开眼了,”董毅见状,也倒吸一口凉气。

改容易貌之术,他只是听说过,还真没接触到过,不过,想到对方如此处心积虑抢夺集市,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,走上前狠狠踢了那头颅一脚,“老子跟你真有那么大仇吗?”

头颅骨碌碌地滚开,旁边却是有人轻声嘀咕,“这不像是改容易貌术啊,陈真人都制住此人气机了,再厉害的改容易貌术,也该失效了。”

嗯?陈太忠闻言,看此人一眼,他也是这么认为的,这应该不是改容易貌术,所以他没想到,人被杀死之后,竟然还出了这样的变化。

“老王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董毅识得此人,“莫非有别的说法?”

“倒也不是,”老王摇摇头,他是个中阶天仙,不过也不介意小董对他的称呼,“我觉得这应该是易容丸,而且时效长的那种,人死之后,药丸才会失效。”

易容丸在风黄界也不多见,据说一开始,是毒修炼制毒丸时,误打误撞研究出来的,非常少见,但是有门路的话,不需要多高身份也能买得到。

临时使用的易容丸,比较抢手,时效长的,市场并不大,易容是解决不时之需,三五年的易容药效……除非打算去当卧底。

不过这不在陈太忠琢磨的范围之内,他只需要知道,为什么自己下了禁制,对方还没现出原形即可。

倒是董毅又动了点心思,“陈真人,这个……要不要搜个魂?”

他问的是那还没被杀的高阶天仙。

他本以为,抢劫集市的家伙,可能是有组织的,但是上一次的搜魂说明,这些人只是一些利欲熏心的亡命徒,陈真人也不支持他的猜测。

但是看到对方竟然使用了罕见的易容丸,他忍不住就要动摇一下——真的没组织吗?

“除了陈真人出手,集市没谁搜得了他的魂,”还是那老王发话了,他是中阶天仙,当然能看到一些董毅这小灵仙看不到的东西,“这是高阶天仙。”

于是众人将目光又转向了陈太忠。

搜魂术并不是搜不了高阶修者,但是这种术法本身就不是特别稳定,高阶搜低阶都可能遭遇一些反噬,低阶搜高阶,反噬的可能就更大了,就算没反噬,搜不到有用的信息,也是白瞎了。

陈太忠自家人知道自家事,他一直就缺少对搜魂术的修炼,于是淡淡地一摆手,“杀了就是了,挂起来!”

这个命令,得到了不折不扣的执行,高阶天仙人头落地。

然后才有人猛地发现,“这个小个子,可不就是第一次抢劫的家伙吗?”

小个子服用了易容丸,脑袋又被陈太忠踢出老远,大家只知道此人用了易容丸,还真没几个人去端详相貌。

而第一次抢劫的家伙,抢的是一个摊贩,当时是抢了就跑,能认出他的,也寥寥无几。

听到有人嚷嚷,才有更多的人看过来,“我艹,果然是这厮!”

然后,就又有人认出了此人的来历,“这不是……这不是六眼盗吗?”

六眼盗是西疆数得着的抢盗好手,他的修为不算太高,大约就是中阶天仙,但是机敏异常,善于隐身、缩骨等各种手段,逃跑的速度也极快,在西疆做下了不少大案。

他在西疆肆虐了足有百年,无人能抓住他,有几次他被堵住,还是侥幸逃脱了。

不过人的自信心一旦爆棚,离出事就不远了,这家伙竟然去盗取鉴宝阁西疆分部的年供,真的是妥妥的作死。

鉴宝阁的年供,是每年向总部敬奉一些珍奇宝物,再由总部敬献给皇族,涉及到的物品之珍贵,怎么想像都不为过。

令人瞠目的是,这六眼盗区区的中阶天仙,在护送的真人的眼皮子底下,竟然真的将东西盗走了,虽然离开的时候被人发现,重伤而逃,但终究是得手了。

年供被盗,这性质可不是一般的严重,鉴宝阁马上通知了官府,撒下了天罗地网,要将此人捉拿归案。

六眼盗能在真人手下逃生,不仅用了遁术符箓,在接应的地点还用了传送,要不然他还真难从真人手中逃脱。

而护送的真人虽然没有留下他,却将他的相貌和气息记个正着,在通知官府的同时,也将消息传给了宗门,发出了巨额悬赏。

悬赏发出的很短时间内,这厮就被捉拿归案了,追回了所有的年供,不过他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惩罚,据说是捉拿他的人,有点怜惜他的身手,向皇族求情,希望能放过此人。

打那之后,六眼盗就消失在了大家的视野中,是生是死,也没人说得清楚,但是江湖中传言,六眼盗是被捉拿他的人收为奴仆了,有人还信誓旦旦地说,在何时何地见过他。

其实能认得出六眼盗的人,还真的不多,自打出道以来,就没有人说得清他的相貌,相当地神秘,鉴宝阁当年的悬赏虽然震动了半个西疆,但是他很快地落网,就再没人关注了。

陈太忠的集市上,各种奇葩的人层出不穷,眼皮子也不是一般的驳杂,竟然能有人认出销声匿迹上百年的六眼盗,真是令人惊讶。

陈太忠虽然来西疆的时间不长,对这六眼盗的事迹,也不陌生,不过他真不知道这人长啥样,更别说此人还吞服了易容丸。

果然是杀得早了,陈太忠听说此人就是六眼盗之后,脑中冒出了这个念头。

此人此前的销声匿迹,证明他身后确实有人庇护,那么此人来集市盗抢,而且还是两次,那就绝对不会是单纯的行为。

想到董毅还真的猜对了,陈太忠心里多少有点烦躁:做点事儿怎么就这么难呢?

不过,杀了就杀了,他也没啥可后悔的,若是先对此人进行搜魂,然后再杀,他赶路的速度,就会暴露在大家面前。

若是那厮还有点不为人知的能力的话,保不准通天塔都会泄露出来。

不管怎么说,在集市兴风作浪的家伙,全部栽在了陈真人手下,这消息还是非常鼓舞人心的,甚至有人恭敬地发问,“陈真人,您怎么就知道这六眼盗,抢了两次呢?”

这就是被人为神话的结果了,大家认为,陈真人若不能确定这一点,肯定还会去追杀第一次抢劫的家伙,断断不可能这么快就回来。

你们的脑洞……好大啊!陈太忠有点无语,不过既然已经被推到神坛上了,他也不会主动跳下来,只是故作高深地哼一声,“有谁知道这厮的后台是谁吗?”

这个问题,让现场变得安静了许多,董毅见状,赶紧冲他使个眼色,“估计没人知道,此人身份煞是隐秘。”

陈太忠看懂了他的眼神:别说可能没人知道,就算有人知道,也未必合适当面说——消息传出去,很可能就得罪人了,还是小董我慢慢帮你打听吧。

一天之后,董毅求见陈真人,不过非常糟糕的是,哪怕他私下去打听了,也没打听到六眼盗的上家是谁。

须知陈太忠的集市里,看起来秩序井然、规规矩矩,但是用小董的话说,这些人中,最少有三成不是规矩人,最少有一成是遭遇过各种通缉的。

这些人游走于各个边缘地带,眼皮子和信息量,大得令人吃惊,连他们都不知道六眼盗的上家,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,此人效力于一个规矩森严的大势力,而且极为隐秘。

总结出这一点,也就难怪董毅愁眉苦脸了,“看来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。”

“倒也无须着急,”陈太忠淡淡地一摆手,“此事我自有分寸……你可知鉴宝阁位于何处?”

“这个真不知道,”董毅摇摇头。

陈太忠沉吟半天,最终丢出两个储物袋,“前两次被抢的东西……你自己找一下。”

董毅翻腾一阵,拿着被抢的东西走了,陈太忠则是来到了浩然派的驻地。

两块地方就紧邻着,浩然派弟子也知道陈真人回来了,更知道他大开杀戒,见他来驻地,马上将近期的情况汇报一下。

本派的地盘上,又发现一个雪汞矿,矿不大而且极为分散,采集不易精炼更不易,会耗费大量的人手不说,总共也精炼不出多少来。

但是雪汞此物,可用于制器、炼药及架设阵法,对灵气的传输,能起到很好的传导作用,在风黄界的价格极为昂贵。

这玩意儿不是制器的必需之物,但是加了雪汞,能提升法宝和战器的威能,只有极大的势力,才能消耗得起这种高端材料。

浩然派弟子请示:这个矿,咱们是开不开?

换给其他的势力,开这个矿是必然的,但是浩然派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:没人!

来到幽冥界的数百个称派宗门里,浩然派残存的弟子,大约是最少的,被这个矿牵制住的话,剩下的弟子,估计什么都干不了啦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